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二百三十三章 纪委问话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沙发上坐着三个人,其中有一人,楚天齐认识,这个人就是县纪委党风廉政监督室主任牛正国。看着三人,楚天齐既疑惑又忐忑:纪委找我能有什么事?

    牛正国站起来,没有例行的握手环节,而是面色阴沉,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:“楚天齐同志,市纪委的同志找你,有事情向你了解,去你办公室谈吧。”说完,向门口走去,其余两人也站起来,走在牛正国后面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和纪委人员没有讨价还价余地,于是点点头,说了一声:“好的。”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出屋门的时候,楚天齐停下脚步,扭回头望向屋子里面的宁俊琦。此时,她已站了起来,正一脸焦急看着楚天齐,眼中写满了关切。楚天齐抿着嘴,冲她重重点了点头,向外走去。宁俊琦顿时感觉身子发软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鼻翼迅速涌上了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看到跟上来的楚天齐,市纪委两个人站到了楚天齐左右两侧的后方,把楚天齐夹在了中间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迎面遇到单位同事,大家都是用一种奇怪眼神,看着楚天齐等四人。有见过牛正国的人,更是惊恐的睁大了眼睛,心里胡乱猜测着。遇到熟人时,楚天齐没有说话,而是冲对方一笑。他此时的微笑,在对方眼里是那样不自然,那样的尴尬,以致让人不得不产生遐想。

    面对楚天齐的微笑,好几个人选择了视而不见,甚至把脸看向别处,生怕被纪委的人看出自己和楚天齐有什么瓜葛。只有半路遇到的郝晓燕,脸上是一副关心和疑问表情,她张口要说话,刚说了“楚副”两个字,就在楚天齐摇头示意下,生生咽下了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到楚天齐办公室的路很短,在楚天齐还没有想出一点头绪的时候,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打开办公室门后,纪委人员和楚天齐一同走了进去,走在最后面的年青人迅速拉上窗帘,然后退到门外,关上了房门。屋里只剩下牛正国、楚天齐和一名微胖男子了。

    微胖男子从随身包里,拿出了自己的证件,向楚天齐展示了一下。楚天齐只看到了市纪委字样,知道这个人姓金,好像是一个什么主任。牛正国也按照程序,把证件向楚天齐做了展示。

    金主任直接坐到楚天齐平时办公的椅子上,牛正国从旁边拿过一个小凳,坐到了金主任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坐那儿。”金主任一指桌子对面的椅子,对着楚天齐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依言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,金主任清了清嗓子,严肃的说道:“楚天齐同志,市纪委接到对你举报,指派我和小刘到这里来调查核实。本着对同志负责的态度,我们代表市纪委,就有关问题向你询问,请你认真对待。你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说道:“能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下面开始问话,在问话之前,请交出你的手机,给我们保管。”金主任认真的说道,“你的回答,将会被录音,请你一定要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只好掏出手机,放到办公桌上。牛正国用戴着白手套的右手,拿起手机,关机后放进一个透明塑料袋,然后装进了随身包里。

    “姓名?”金主任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楚天齐。”

    “性别?”

    “男。”

    “年龄?”

    “二十五周岁。”

    “职务?”

    “青牛峪乡党委委员、副乡长。”

    “月工资?”

    “四百五十八块五。”

    “有无其他收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问你,有没有从事其它副业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年限?”

    “总共四年,其中到乡里工作一年半。”

    “家庭人员情况?”

    “父亲、母亲、弟弟。姐姐已经出嫁。父亲是赤脚医生,母亲、弟弟务农。”

    “家庭收入情况?”

    “没有统计,刚够维持家庭生活。”

    金主任鼻子哼了一下:“从你消费情况看,可不像没钱人,这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说明白一些,你刚刚拿出的这款手机价值三千多,按你的工资收入算,大概你上班这几年总共积蓄也不过就这么多吧?你能解释一下吗?”金主任看着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觉得这没有什么可隐瞒的,就说道:“我朋友送的旧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哦,送的?”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不回答吗?”

    金主任看似大度的说道:“可以,但你需要解释他送你手机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斟酌着用词:“他是我最要好的大学同学,他的妈妈是大公司老总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,那他送你一部这样的手机,确实很正常。”金主任点了点头,“就你现在的工资,买身上的半袖衬衫恐怕也得两个月不吃不喝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道,看来纪委的人眼睛是毒。他反问道:“金主任一件衬衫也要查吗?这也是朋友送的,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准备说出这件衬衫是宁俊琦送的,因为自己的工资买这样的衬衫已经被人怀疑,那同样挣工资的宁俊琦买这样的衬衫也会引起猜疑的。他总不能也说宁俊琦的父母是大公司老总吧,而且两人又在一个单位上班,把宁俊琦再牵扯进来的话,对她包括对自己都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金主任哈哈一笑:“楚副乡长,你太敏感了。我这只是随便问问,也是好奇嘛!一个月挣四百块钱,就穿八百多半袖衬衫,难道不值得别人猜疑吗?”金主任在说最后一句话时,语气很是严厉。

    楚天齐苦笑了一下,心说“还不知道是谁敏感呢!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同志,看来你的朋友都很舍得嘛!”金主任的话不软不硬,但明显透着一丝怀疑味道。然后,他忽然语气一缓,说道,“不过,谁没有几个好朋友呢,互相送点东西倒也无可厚非,你再想想,还有朋友送你东西吗?我是指比较贵重的。”

    金主任说完,眼睛紧紧盯着楚天齐,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的。楚天齐觉得金主任眼神怪怪的,却说不清到底是什么。同时他心里也在思量着,思量着如何回答对方的问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停思索着,对面的金主任也很有耐性的没有追问。见楚天齐还没有回答问话,金主任拿出包里香烟,抽*出一支,递向牛正国,牛正国摆手示意不吸。金主任把这支香烟叼在自己嘴上,取过打火机,“啪”的一声点着了,顿时,一股烟草燃烧的味道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过了很长时间,楚天齐答道:“没有你说的贵重礼物了,平时都是朋友送的一些不值钱的小物件,顶多也就百八十块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你再好好想想,看你平时分管这么多项工作,而且都是很重要的事,会不会一时忙的忘记了?尽量想的全面一些,万一你因为疏忽或是忘记了,过后又有证人提出来了,那样的话,你就会很被动。做为我们这些经办人员也会受到质疑的。”金主任不急不缓的说着,然后转向牛正国,看似征询意见的说道,“老牛,你说呢?”

    牛正国“嗯”了一声,点点头,表示认同金主任的说法。牛正国自来到楚天齐办公室后,就一言不发,负责记录,刚才的“嗯”字是他第一次发出声音。看情形他只是配合,或者说是为市纪委同志负责引领而已。

    楚天齐面对金主任再次的提示,摇了摇头,说出三个字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,没有了。那你想好了就行。”金主任看似很随便的说道,又对着牛正国道,“老牛,你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    牛正国回答了两个字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老牛,你把询问笔录给楚天齐同志看看,让他确认一下。”金主任吩咐道。

    牛正国依言把询问笔录,递给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接过笔录,楚天齐认真看了起来。这可不能马虎,要认真去看每一个字。一旦疏忽,要是多或少一个字,说不准就会留下天大隐患。这些纪委人员可不是吃干饭的,就是没事,说不准都能给整出事来,更何况是自己留下漏洞呢。

    楚天齐逐字逐句看着,看了一遍又一遍,整整看了三遍,确信没有什么偏差了,这才说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在上面签字吧。”金主任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在牛正国的指引下,在最后一页签上了“以上内容为我真实意思的表述”的字样,并签上了名字和年月日。又在另外几页纸也签了名字和日期。最后用大拇指沾着印泥,在每一处签字的地方,按下了红红的手印。

    牛正国把笔录看过后,又递给了金主任。

    金主任随便翻看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牛正国把笔录收了起来,并开始收起录音设施。

    金主任站起身,向楚天齐伸出了手,脸上带着笑容,说道:“楚天齐同志,我们也是职责所在,例行公事,请多理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握着金主任的手,说道:“金主任您客气了,配合调查是我们公职人员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“好,能理解就好。”金主任松开手,说道,“老牛,咱们走吧。”说完,从桌子后走出来。牛正国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楚天齐起身相送,心中松了一大口气:总算没事了。虽然楚天齐清楚自己没有任何违法乱纪行为,但和纪委人员以这种形式交往,心中不免还是忐忑不已。

    就在金主任拉开房门的瞬间,他忽然扭回头,对着牛正国道:“老牛,有一个小程序疏忽了,是不是应该看看楚天齐同志屋子里的东西呀?”

    牛正国停顿了一下,说道:“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合适的吧?我们就是随便看看嘛!你说呢?”金主任说着,已返身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同志,那就打开柜子、抽屉,让我们看看。”牛正国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明白,自己这种情况,纪委是否可以走这个程序。但他还是依言去做了,谁让人家嘴大呢!

    金主任在桌上翻了翻,又在打开的抽屉里随便划拉了几下,然后走到打开的五节档案柜前,从最上面一节开始看起。忽然,他从第二节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盒子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