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二百三十二章 麻烦来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接近零点的时候,楚天齐返回了宾馆。宾馆就在市发展计划委附近,方便明天去取《工可研报告》的批复文件。

    两人在分手的时候,没有说什么甜言密语,而是谈了好多朋友之间的话题。楚天齐和孟玉玲都意识到了要面对现实,现实就是两人只能做朋友了。孟玉玲的情绪好了很多,尤其是当她确认楚天齐没有恨她的时候,她更是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头。只是她内心的愧疚更深,她后悔自己走错了路,真是应了那句话:一步错,步步错。

    回到宾馆的时候,楚天齐顿时感到饥肠辘辘。他从前台买了两个桶面,一包榨菜,两根小火腿。回到客房,用开水冲泡后,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白半袖已经被孟玉玲的鼻涕、眼泪弄脏了,于是先把半袖洗净,晾在了衣架上。在卫生间冲了一澡后,楚天齐躺到床*上。尽管已经过了零点,但大脑仍然没有疲倦,他靠在床头,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能和孟玉玲再次相遇,并深谈四个多小时,楚天齐内心的一个心结也随之打开。他一直认为孟玉玲转投他人怀抱,就是典型的嫌贫爱富、爱慕虚荣。通过今天的谈话与接触,他觉得她并不是那样的薄情寡意,她当初做出那样的选择,肯定是有不得以的苦衷,虽然她没有说出来,但他能感受的到。

    孟玉玲能守着咖啡厅门口三天,就为寻找那枚戒指,而且现在还一直保存着,说明她很珍视这段感情,只是因为造化弄人,才让自己和她劳燕分飞。楚天齐相信她说的这个事,因为她现在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向他撒谎,他们现在只是朋友,充其量是比普通朋友能说一些更深层次的话而已。

    看孟玉玲现在的状态,并通过她的言行话语,可以知道她生活的不幸福,很不幸福。她的丈夫对她只有索取没有奉献,对她只有猜忌没有尊重,对她只有粗暴没有柔情,是个地地道道的混蛋,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当初弃教从政,就是为了有更好的发展,从而在她面前活出尊严,让她看一看自己不是孬种。通过今天的会面,他的这种心思已经没有了,但他要在仕途上有一番作为的心理反而更强烈了。因为他要让那个张老板,也就是孟玉玲现在的丈夫,在自己面前相形见绌。为自己,为孟玉玲,也为被他伤害的其他人,找回尊严。

    楚天齐睡着的时候,已经不早了,但他这一觉睡的很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快八点的时候,楚天齐才起床。洗漱完毕,没有吃早点,就直接到了市发展计划委,找到了投资管理科。科长孟玉玲没有上班,她安排一个小伙子把批复件交给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没有其他事情要办,楚天齐给龚主任打了一个电话,就坐上了回玉赤县班车。一路上,在班车的颠簸、摇晃下,他睡了一觉又一觉。中午时分,楚天齐到了玉赤县汽车站。他正要给龚主任打电话,来接站的雷鹏看到了他。从雷鹏的口中得知,龚主任的父亲突然发病,幸亏被及时送到了医院,否则恐怕生命都要危险了。雷鹏告诉楚天齐,他姨夫很快就会赶到他们吃饭的饭馆。

    在等待龚主任的时候,两人聊起了“狗二横”、聊起了贩毒集团,也聊起了“超哥”,当然也聊起了各自的工作。现在哥俩都负责着一大摊子事,平时没事的时候,电话很少,即使打电话,说的也不多。今天正好借一起吃饭的机会,好好聊聊。

    当饭菜刚刚上桌的时候,龚主任到了。才不到一天时间,龚主任的样子有了很大变化,他的胡子更加浓密,本来就不多的几根头发显得更是稀疏,大眼袋也垂了下来,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有十岁左右。

    楚天齐询问了龚主任父亲的病情,并掏出二百元慰问金,给龚主任父亲。龚主任自是一再推辞,在雷鹏的劝说下,他才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过楚天齐递过来的批复件,龚主任认真看了起来,他对每句话甚至每个字都看的非常仔细,只到他确认消息准确无误后,才把批复件放进了身旁的手包中。

    “小楚,你可真行。这么快就拿上了。按说怎么的也得两个多月,现在可才二十来天,听说新到的科长到任还不到一周,这也太神速了。你有什么决窍吗?”龚主任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自然不会说他和孟玉玲的一档子事,他笑着道:“我也不清楚,今天去市发展计划委的时候,就直接拿上批复件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谁给你的?新上任的孟科长可是很严谨的,我和她以前只见过一面,还从来没有打过交道。”龚主任问道,“昨天你约到她了吗?今天我听朋友说,这个女科长可是几乎从不接受这种邀请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约到科长,她没有接我的电话,今天在投资管理科也没有见到她,只见到了她的一个男下属。”楚天齐继续编着瞎话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雷鹏接了话,“你们刚才说什么孟科长,还是个女的,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人。她是不是以前在发展计划委做办公室副主任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龚主任有些惊奇的说道:“雷鹏,你认识她?她以前就是市计划委办公室副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对了。”雷鹏看着楚天齐似笑非笑的道,“不是我认识她,而是有人和她熟,关系还不一般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被雷鹏看的不自在,说道:“看我*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装了,我可是听说,有一个人的前女友在市计划委做办公室副主任的,名字就叫孟玉玲。”雷鹏仍旧盯着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龚主任看看雷鹏,又看了看楚天齐,他也笑了:“小楚,你真没见到她?”

    “没见到。”楚天齐暗骂雷鹏多事,但只得继续装下去,“真没见到,我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雷鹏诡秘的笑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龚主任点了点头:“不管怎么说,孟科长是给特事特办了。否则,光是等着上单位的主任办公会,就得排几周呢。即使你没和孟科长见面,她在报告上面也会发现你的名字,所以她给尽心催办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能这么快批复,百分之百是因为她和你熟。”说到这里,龚主任笑哈哈的道,“小楚,你有这种关系,可不要小器,要给我引见引见,我也想再进步呢。”

    龚主任显然不相信楚天齐没有见过孟玉玲,但他也理解楚天齐为什么没有承认,毕竟是“前”女友嘛!

    听龚主任这么一说,楚天齐只得说道:“一定,一定引见。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雷鹏说的那个人,当然,人家也要卖我的面子才行,毕竟好几年不联系了。”楚天齐反问道:“一个科长能对你的进步有什么帮助?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只要能给引见就好。你是不知道,那个位置相当重要。科长说句话,比市计划委一般的副主任还要管用,因为手里有实权。”龚主任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再次说道:“一定引见,一定引见。”

    一顿午饭,在雷鹏和龚主任的调侃下,小小的屋子里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过午饭,楚天齐坐上了下午一点半的过境班车,预计四点钟左右可以到达青牛峪。从班车启动的那一刻,楚天齐就在盼着班车能早点到达,因为他一直记着和她的约定。现在离六月底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,而《工可研报告》已经批复下来了,该是兑现约定的时候了。按宁俊琦的说法,是楚天齐自己出题,自己做题,自己判题,又自己要的奖励。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宁俊琦并没有明确提出不承认这个约定。

    他在想着,如果宁俊琦让自己说一些话,自己该说什么?她又想听什么?自己如果说出的话不太适合的话,她会怎么反应?会不会回到原来对立的状态。如果她对自己说话,会说什么?楚天齐的内心既期盼,又忐忑,紧张不已。越是紧张,他就越是想不好该和她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离青牛峪乡越来越近了,再有不到半个小时就该到了,楚天齐的心紧紧揪在一起,他知道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确实有一场考验在等着他,但却不是他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楚天齐拿出手机,一看上边显示的号码,是乡长办公室电话。

    迅速按下接听键,楚天齐有些激动的说道:“乡长,你找我,我马上就到,到时,我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来再说吧,直接到我办公室。”宁俊琦打断了他的话,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能感受到她平静的话音中,透着一丝激动,因为她的声音稍微有一些抖动。虽然很细微,但他却感受到了。他心中暗道:还跟我装,指不定有多期待,多激动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班车到了青牛峪。

    楚天齐下了车,向宁俊琦办公室走去。走到乡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,他停下脚步,抑制了一下激动的心情,抬手敲响了屋门。这时,他的左耳毫无征兆的动了几下,这让他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请进”,屋子里传出宁俊琦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轻轻推开屋门,走了进去,他边走边从包里往外拿着批复件。楚天齐一共拿到两份批复件原件,一份给了县发展计划委,一份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同志,有人找。”宁俊琦指着沙发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顺着宁俊琦手指方向望去,当他看清楚沙发上的人后,心中“咯登”了一下:麻烦来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