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子不老实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日子过的飞快,转眼间已经六月上旬。

    这一天,楚天齐准备处理一下手头工作,然后就乘黄书记的车到县城,司机小黄要去县城接黄敬祖。楚天齐这次去县城,是要和重点办的龚主任一起到市里,去看一下市发展计划委对报告的审核情况。司机小黄还没接到黄敬祖的电话,因此楚天齐也就只得先在办公室等着,等小黄到时候叫自己。

    正这时,“笃笃”声传来,有人敲门。楚天齐说了声“请进”,门一开,一个女人走了进来。她对着楚天齐道:“忙着哪。”随手带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头一看,原来是王晓英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,只好随便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自从春节前发生那次的事后,王晓英一次也没有登楚天齐的门。就是平时,王晓英在乡里的时间也很少,两人离着很远就会避开,实在避不开的时候,也是低头匆匆而过,没有任何形式的交流。但防人之心不可无,楚天齐仍然每天晚上都把门上的双插销插上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万一王晓英再给自己来个霸王硬上功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但对方既然上门了,自己也不能显得太没气度,于是又补充了一句:“你可真是稀客,欢迎,欢迎。”确实是稀客,一个单位同事,又墙挨墙住着,王晓英已经有将近四个月没有光顾楚天齐办公室了,当然楚天齐更不会去她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王晓英嘴角上扬,带着一丝笑意,说道:“是吗?你的意思是我来的太少了,对吧?那你真的欢迎我吗?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一说,楚天齐只得“嘿嘿”干笑了两声,红着脸道:“当然,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哦?说的那么不自信,你敢对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吗?”王晓英目不转睛的看着楚天齐,略带挑逗的说道。

    *,真是骚*货,给点阳光就想灿烂,楚天齐心中暗道。看来真是江山易改,秉性难移,大白天就来骚扰我,真他*不是什么好鸟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话不说两遍。”楚天齐用调侃掩饰着自己的尴尬,然后站起身向门口走去,嘴里说着,“真热。”抬手打开了房门。然后又重新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热,衣服都穿不住了。”王晓英说着,走到楚天齐桌子对面的椅子旁。身体前倾,把肩头的半袖披肩向下拉了拉,顿时浑圆的肩头露了出来,胸前的波涛汹涌也是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尽管低着头,但鼻子里依然充斥着浓浓的香水味,而且白花花的肉不时在眼前晃悠,搅的楚天齐心神不宁。他只好装作什么事也没有,就那样低着头,看着桌子上的资料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终于,香水味淡了一些。楚天齐微微抬头,偷偷瞟了一眼,他发现王晓英已经背对着自己,向门口走去。楚天齐心中一松:她总算要出去了。

    忽然,她猛的转回了头,冲着他微微一笑:“你是不是特别盼我走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被他盯的有些不自在,垂着头,眼睛盯着桌面道:“哪有的事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不盼我走了。”王晓英自言自语道。然后,她又迈动脚步,转到了办公桌前,“你忙你的,别管我,我自己待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暗叫苦:见过脸皮厚的,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,这脸皮比城墙拐弯处还厚的多。

    楚天齐只好低头处理手头的工作,不再和王晓英说话。对于她的提问,也只是以“嗯”或“啊”回应,只希望她能识趣点,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王晓英还真不是一般人,就在对方明显已经不待见的情况下,不但没有立刻去,反而在屋里转来转去。她还不时的找理由凑近楚天齐,这时他就只好屏气凝神的对着桌子上的资料,一遍遍的看来看去。

    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,“忍字头上一把刀”,在楚天齐承受了莫大煎熬、痛苦忍耐下,王晓英终于要走了。走之前,还不忘凑近他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楚副乡长,俗话说,‘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’。我今天又总结出一条,看君办公室,收获胜十年啊!佩服,佩服!好啊,好啊!”王晓英说完,故意大幅度扭着她那浑圆的屁股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根本就没在意她的那些屁话,而是长舒了一口气,心说话:可走了。他站起身,走到门口,打开了房门。他要让王晓英的气味尽快从这里散去,否则,浓烈的香水味让他一个劲的头疼,也不由得会想到那个讨厌的女人。

    司机小黄敲门进来了,进门就说:“楚乡长,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收拾一下东西,马上就去。”楚天齐说道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,那我先去车上等你了。”小黄回道。说完,先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起已经收拾齐全的资料,准备锁抽屉,这才发现钥匙没在身上。四外看了一下,原来钥匙就挂在五节档案柜二层柜子的门上,这肯定是刚才找资料的时候,忘了锁了。但他还是习惯性的拉开半掩的柜子看了一下,几个常用档案盒整齐的放在里面。欧阳玉娜送给自己带包装盒的手机,也安静的趟在柜子里。

    锁好档案柜,取下钥匙,正准备锁抽屉柜,手机响了。楚天齐取出手机一看,上面号码正是县发展计划委重点办龚主任的电话。他知道肯定是龚主任在催问自己几点能到了县城。

    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,恭敬的说道:“龚主任,您好,我现在马上就出发。……哦,不去啦?……换人了,还没到位?……好吧,等你电话……再见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本来已经和龚主任商量好,准备今天赶到市发展计划委,约投资管理科科长出来坐一坐,沟通一下感情。现在既然龚主任说新科长还没到位,那自己就不用去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告诉了司机小黄一声,说自己不去县城了,小黄直接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下午,楚天齐骑上自己的摩托车,去小营村了,他要去看一下新型经济合作社注册成功后,运行的怎么样,存在哪些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敬祖回到乡里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他进到办公室后,没有开灯,直接坐到椅子上,想着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这次去县里,一共参加了大大小小的六个会议,光会就开了整整四天。在开会的间隙,他还重点打听了一件事情,就是楚天齐究竟有什么背景。

    冯志国那里是不能继续打听了,上次已经被他撸了一通。尤其是这几天开会时,几次遇到冯志国,冯志国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现在还是离他远点吧,不能再自找不自在了。

    所以,冯志国只得和一些还算聊得来的人,侧面打探了一下楚天齐的背景。大家对楚天齐的关系众说纷纭,但都坚信一点,这个楚天齐肯定大有来头。否则,才工作一年,好事怎么就全让他赶上了。

    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楚天齐又是“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”,又是由乡长助理升任乡党委委员、副乡长的,还两次上了省报。而且还受到过县委书记、县长的多次接见,更是在参加市里颁奖时,由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、副市长董建设亲自给其颁奖,董建设是当天现场出席会议的最大领导了。如果没有背景,凭什么好事都落到他的头上。一件两件的话,还能说的过去,这么多好事都让他赶上了,这也太巧了吧。要说他完全是靠自己的本事取得,鬼才相信,在现在官场,没有关系的话,那可是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虽然众人都没有直接的证据,但黄敬祖已经不怀疑楚天齐的硬背景了。所以,他决定,还是要交好这个小子。于是,他在半路给楚天齐打了电话,以和他研究一份资料为由,约他到办公室随便谈一谈,他准备直接从他的嘴里套一套话。

    怎么楚天齐还没到呢?黄敬祖正想着,传来门锁响动的声音,他知道应该是她来了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高跟鞋声音响起,紧跟着屋里的灯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老黄,你在啊?怎么不开灯?”她说道。

    黄敬祖淡淡的道:“没什么,还没来的及开。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事情办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来到他的身后,俯下身子说道:“你一点也不关心我,就知道问你的事,可惜我的一片痴情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如此说,他知道她肯定是有所收获了。于是,黄敬祖说道:“你这可是冤枉我了,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,我是茶不思饭不想的,人都消瘦多了。我是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虽然知道你说的是假话,但我还是很高兴。女人都愿意被哄,尤其是像我这样痴情的女人。”她故意声音嗲嗲的,还一屁股坐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说的话,句句是实,你可冤枉死我了。”黄敬祖也学着他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信你了,总行了吧?黄书记。”她有意把“书记”前面那个字说的重重的,还用手在他的下面撩拨了一下,“小黄书记想不想啊,我可给你哥哥带来好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宝贝。快说说。”黄敬祖在她的脸上“叭”的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最盼望的事,已经有了眉目,他明确答应帮你这个忙。”她摸着他的脸颊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真的?”黄敬祖激动地说道,同时嘴和手都向她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意外收获,我要告诉你,楚天齐根本没有所谓的靠山,前几天的事另有隐情。”她又说道。

    黄敬祖停止了自己的侵犯动作,惊讶的问道:“哦,你是说那小子不老实,揣着明白装糊涂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