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五十五章 欢天喜地过大年1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送走众乡亲,楚天齐和弟弟回到了西屋。母亲盘腿坐在炕上,两只手握着父亲的右手,一边用手来回摸挲,一边讲着以前发生的事情。父亲乖顺的任老伴揉搓*着手臂,眼睛盯在老伴脸上,不时的眨一眨,像是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进来的兄弟二人,母亲轻声说道:“你们去看电视吧,我和你爸多待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妈,让我来吧”楚天齐走上前,眼睛看着父亲,对母亲说道。

    母亲尤春梅还没答话,父亲却嘴唇噏动,略显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:“天-齐。”

    “妈,妈,你看我爸又喊我了,还是让我陪着他吧。”楚天齐神情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尤春梅认真的说道:“还是我来吧,你没见他看到你时的激动样吗?他刚才醒来时,看到你就激动了半天,刚刚平静下来。要是让你再看着他,还不知道他会激动成什么样呢?他现在身体太虚弱,总这么激动的话,肯定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和弟弟一起去了东屋。

    姐姐楚礼娟和外甥女妞妞在看春节联欢晚会,妞妞被电视上的小品逗的前仰后合,一边笑着,一边还在嘴里说着:“真好玩,太逗了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坐下来,也开始看小品。小品演的是一个大妈到一个小店里给老伴买衣服,男店主把身上穿着的一件样品卖给了她。等她回去后发现衣服兜里有一沓钱,就到店里来准备退给店主。正赶上男店主外出,店主媳妇以为客人是来退货,因为她听丈夫交待过这是一件残次品,所以千方百计不承认货是从这里买的。只到大妈说明是来送钱时,店主媳妇才又要百般证明货是这里的,大妈把店主媳妇曾经说过的话原物奉还。最后男店主急切赶回,大妈把钱给了店主,店主也坦诚的说了衣服上的残次。没想到大妈以一句“我老头吧,是脑血栓后遗症,正好是一个胳膊长,一个胳膊短,再见”,买走了这件残次品。

    小品的结局是皆大欢喜,故事既讲了大妈的善良、诚信,也反映了小店主既带着一丝小商人的狡黠,又不失善良本性的鲜活个性。小品人物形象鲜明,语言风趣幽默,故事冲突合理又巧妙,恰如其分的反映了故事的核心内容“将心比心”。

    小品演完了,外甥女妞妞还在笑个不停,不断的学说着刚才小品中的台词。

    楚天齐却从这个小品中想到了另一件事。在父亲受伤昏迷的这件事中,自己全家人当然是身心疲惫、焦虑不安。而还有两个人也是牵挂不已,这件事已经成了他们的心结。父亲醒来了,自己全家欣喜不已,正在欢欢喜喜过大年,可他们却仍在忍受着内心的煎熬。“将心比心”讲的太好了,现在自己必须把这件事告诉他们,也让他们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。

    楚天齐想到就要做到,和弟弟楚礼瑞说了一声“我出去打个电话”,就走出了家门。很快,楚天齐来到了柳大年家。

    看到副乡长登门,柳大年非常高兴,急忙把楚天齐让进屋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先向柳大年一家拜了年,接着说明了来意:想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在国家实施的“村村通”工程中,村里好多家都安装了程控电话。当时柳大年也想给楚天齐家安,还专门给他打过电话。考虑到父亲住院欠了外债,而且后续治疗还需要费用,楚天齐当时就委婉的回绝了。

    柳大年一听楚天齐要打电话,自然是满口应承,并理解的询问“用不用回避”。楚天齐自然回答不用回避。

    拿起话筒,楚天齐拨出了一串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甘沟村小学,常文一家三口正在看春节联欢晚会,刚才的小品把全家人逗的欢欣不已,女儿更是“咯咯”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看着父母开心的笑容,女儿激动的说:“爸,妈,你们好久都没这么开心过了,我都以为你们不会笑了呢!”

    听着女儿说出的话,本来还笑声连连的夫妻二人顿时又换上了一副愁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哎,乖女儿,爸妈何尝不想开心的过日子,可是,可是……我们又怎么高兴的起来。”小张老师抚摸着女儿的头发,叹着气说道。

    常文也在一旁哎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妈,我爸的腿不是已经越来越好了吗?你们应该高兴才对呀。”女儿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孩子,平时我们不愿意和你谈起烦恼的事,今天既然你问起来了,我就和你说一说吧。”小张老师看着女儿说道,“给你爸爸治腿的楚爷爷,你知道吧?他受伤的事你也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楚爷爷是因为给爸爸采药才摔下来的。可,可也不是我们让他来的,他也不能全怪我们呀。”女儿天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女儿的话,常文瞪着眼喝斥道:“混帐东西,有你这样的吗?竟然能说出这么没良心的话?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常,注意你的态度,毕竟是小孩子吗,有好多事她还弄不清楚呢。”小张老师及时喝止了丈夫的话,又看着已经在哭泣的女儿说道,“乖女儿,不是你想的那样的,我们可不能这么说话。楚爷爷因为给你爸采药,从山上摔下来,流了好多血,至今还昏迷不醒。而且还花了好多钱,我听说光治病就欠了好多外债呢。按道理,这事因你爸而起,我们总应该负担一些费用,可我们就这个现状,既使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呀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!”女孩低声的抽泣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曾经向你的楚叔叔表示过‘适当承担一点’,可楚叔叔根本不这么想。他一点没有赖我们的意思,还说‘一切都是自愿的’,并说住院的费用他有办法解决,不用我们担心。还反过来安慰我们,并且经常关心你爸的恢复情况。你说,要是你楚爷爷一直不醒来的话,可怎么办?”小张老师讲述着。

    “妈妈我明白了,你们是既纠结在楚爷爷花钱的事上出不上力,又感动楚叔叔一家的善良和宽厚,同时更担心楚爷爷的病情,所以反而内心更纠结了。”女儿说出的话,正是夫妻二人的心结所在。

    常文夫妇点了点头,一家人都陷入了沉默,尽管晚会节目很精彩,三口人却都没心思看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,常文夫妻二人心中都是一悸:不会有什么事吧。

    电话是村里为了常文联系方便,专门由村委会出钱给安的。

    三人对望了一眼,小张老师走过去,拿起了电话听筒:“喂,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,楚天齐。”话筒里传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楚-乡长。”小张老师一边应着,一边又看着丈夫,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张老师,给你们全家拜年。”话筒里,楚天齐的声音很清晰,“另外,就是告诉你们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小张老师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。在旁边听着的常文和女儿也屏住了呼吸,等待着楚天齐口中说出的那件事。大家心中都忐忑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爸醒来了。”话筒里,楚天齐的声音又提高了许多,听得出话中的喜悦之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常文三人在一楞之后,都说出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小张老师更是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你,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我爸醒来了。”话筒里传出楚天齐一字一顿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哇”的一声,小张老师哭了出来,不停的喊着:“苍天有眼,苍天有眼哪!”手一松,电话听筒掉在柜子上。

    常文嘴唇蠕动,喃喃自语:“这下好了,这下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喂,说话呀。”电话听筒里,传出楚天齐焦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女儿常继文听到电话听筒里还有声音传出,急忙跳下地,来到柜子旁。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拿起话筒说道:“楚叔叔,我是继文。”

    “继文啊,新年快乐!我今天打电话,就是告诉你们,我爸醒来了。我想,这个消息一定能让你爸妈你们全家都高兴起来,希望你们能够欢天喜地的过个大年。”楚天齐的声音同样透着巨大的欣喜。

    “嗯,楚叔叔,爸爸妈妈都高兴坏了,我也特别高兴,谢谢你!祝你全家新年快乐,祝楚爷爷身体一天更比一天好。”常继文说着说着,也哽咽起来,“楚叔叔,谢谢你!再见。”她已经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话筒那边的楚天齐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到了传来的“嘟嘟”声。他“扑哧”一笑,把话筒放到了话机上。就从衣服口袋里,往外掏钱,准备给电话费。

    “大侄,你这是骂我呢吧?乡里乡亲的,这样就太见外了。”柳大年抓*住楚天齐往外拿钱的手,面红耳赤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看柳大年这个样子,只好做罢。告别柳大年一家,楚天齐向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为楚天齐的电话,常文两口子欣喜不已,全家人又哭又笑,不知道怎么表达激动的心情。但他们肯定能够欢欢喜喜的过年了,这正和楚天齐的预料一样。

    楚天齐所不知道的是,他的一个电话也让甘沟村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常继文挂掉楚天齐电话后,脸上还挂着喜悦的泪水。她看看爸爸,又看看妈妈,调皮的道:“爸,妈,你们是怎么了?不会是神经受刺激了吧?”

    听到女儿的话,夫妻二人才停止了哭笑。

    “快,快,把电话拿过来。我要打电话。”常文看着妻子,激动的说道。小张老师依言把电话拿到了常文面前。

    常文颤抖着双手,拨出了一串号码。电话“嘟嘟”响了两声后,就接通了:“喂,谁呀?”听筒里传出常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村长,我是常文。楚乡长的父亲醒来了,楚大叔醒来了。”常文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发颤。

    对方停顿了一下,才传出常海兴奋的声音:“楚大叔醒来了?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说完,“咔嗒”一声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不一会,村委会喇叭里传出了常海激动的声音:“大家注意了,大家注意了。给常文治病的楚大夫醒了,楚大叔醒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村子里响起了密集的炮竹声音,各色炫丽的彩色花朵在空中绽放。

    常文父子两代为甘沟村做的贡献,大家都记在心里,常文父子就是村里的恩人。楚玉良因为给常文治病才导致昏迷不醒,在甘沟人心中楚玉良就是常文的恩人。现在,恩人的恩人苏醒了,善良的村民自然要用这种淳朴的方式表达庆贺之意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