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二百二十章 全票通过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和宁俊琦谈话还在继续,还是谈论和冯俊飞的事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他还真有这个嫌疑。但是,事情已经过去了,而且你也可以说是“因祸得福”,不但没有像冯俊飞预料的那样一事无成,而且还成了年轻的党委委员、副乡长,你就不应该再计较这个事了。”宁俊琦开导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笑,说道:“我当然不会那么狭隘,我早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抛到脑后了,尤其是到乡里工作一年多的时间里,我更明白了一个道理:一切向前看。可他却未必这样想啊,我俩现在只要一碰面,他就是阴阳怪气、冷嘲热讽的,而且有些事他也有背后使坏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接话道:“也不尽然吧?也许冯副书记看你不上眼,还有其他原因。会不会是真的得罪过他,也或者是为其他人而出手呢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楚天齐摇摇头道,“我和冯副书记没有任何纠葛,以前连话也没说过,我认识人家,人家未必认得我。你说,他有什么理由和我过不去呢?要说他替其他人出手的话,在他眼里,魏龙、温斌根本就不够格。只有他这个儿子,纠正一下,是侄儿冯俊飞能左右他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点指着楚天齐,笑道:“你小子现在越来越坏了,竟然给领导传八卦。记住“祸从口出”,年纪轻轻的就被人家给骟了,岂不是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乡长,你怎么说话那么粗俗呀?还说什么‘骟了’,这明显不符合你的气质和身份呀。”楚天齐揶揄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脸一下子红了,支吾着道:“你,你……还不是被你给拐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拐你了吗?我怎么没觉得呢?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忽然换上了色咪*咪的神情:“嗯,姿色、线条、气质,都令小生倾慕,看来我还真得拐你一拐了。”

    “流氓,你去死吧?”宁俊琦“大怒”,把几本书劈头盖脸扔了过来。怎耐距离稍远,再加上楚天齐及时躲避,这些书都落在了地上。她被“气”的俏面羞红,而他却是嘻皮笑脸。

    宁俊琦干脆拿着手中“武器”冲了过来,楚天齐一看情形不对,赶忙连连告饶,宁俊琦不吃他这一套,直接用“武器”在他身上惩罚起来。

    “乡长,乡长,注意形象,一旦有人进来,成何体统?”楚天齐“善意”提醒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办法果然奏效,宁俊琦把“武器”直接摔在他的身上,重新坐回到座位上,红着脸,“扑哧、扑哧”直乐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楚天齐坐到了宁俊琦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。宁俊琦拿起手中的一本书,正要继续惩罚他,他却面色一正,举起双手,说道:“乡长,不要,不要。我现在要跟你谈正事。”

    看他面色严肃,不像是在调笑,宁俊琦放下书本,调整了情绪,尽量平静的看着他,等着他汇报正事。

    正这时,楚天齐的手机响了,他拿出一看,对着宁俊琦道:“乡长,邹副主任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工可研的事?”宁俊琦说道,“接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,并按了免提,手机里面传出邹副主任的声音:“楚乡长,刚开过常委会,研究了你们乡工可研的事。今天的会开的挺突然的,所以我也没来得及向你提前通气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听,就知道坏了,没想到工可研的事提前上会了。这次的结果肯定也好不到哪里。他一时走神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事,你听明白了没?”邹副主任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上会了。”楚天齐有气无力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我刚才说工可研通过了。”邹副主任高声说道,“你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啊?通过了?是吗?”楚天齐有点不相信,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啦?一惊一乍的。通过了,而且是全票通过,你是怎么做工作的?我一直没有想明白。”邹副主任的声音也透着兴奋。

    “全票通过?你没听错吧?”楚天齐更觉得不可思异。

    邹副主任看似埋怨的打趣道:“不想说,算了,楚乡长现在也学会装了。常委会还没结束,我得回去,我是借上厕所的机会给你打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!。”楚天齐机械的说着。此时手机里已传出挂断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楚天齐说着,用手在腿上掐了一下,疼的他一个劲的呲牙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呀,你还挺能装的,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宁俊琦也假装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没装,真不知道。”楚天齐一闪,躲开了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冯俊飞还在屋子里发泄着,结果越骂越来气,越骂越火大。他一边骂着“是谁瞎了狗眼”,顺手把桌上烟灰缸扔到了地上,“叭”的一声清脆响声,烟灰缸碎裂开来,碎块飞溅。

    身后忽然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:“冯俊飞,你干什么?疯了吗?”

    冯俊飞扭头看去,身后站着一个讨厌的家伙:常务副部长武进忠。

    武进忠用手指了指冯俊飞,又指了指满地的狼藉,愤怒的说道:“冯俊飞,你以为这是你的家吗?这是县委组织部。你是综合干部科副科长,不是街上小混混,也不是神经病,你……你给我一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听到武进忠的喝斥,冯俊飞才从近乎疯狂的状态中,回过神来。是啊,这是办公室,不是自己的家。对面站着的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,不是自己的母亲,也不是自己那个假大伯。

    “噢,武部长,我,我……我是被气的,被一件事气的。”冯俊飞一边支吾着,一边大脑飞快的转动着。

    “气的?这就是你拿公物撒气的理由?这就是你一个副科长应做的事情?你负责的是管理干部的综合干部科,你更要以身做则。”武进忠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部长,我现在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我纵使有再多理由,也不应该在办公室这么做。我和您说一下这个让我生气的事,您肯定也会非常生气的。部长,您要听吗?”冯俊飞看似态度诚恳的说道。

    武进忠没有说话,就那样看着冯俊飞,意思就是说“给我一个理由”。

    “部长,我刚才接到我一个朋友的电话,说的是我一个初中同学的事。这个同学在咱们省的一个名牌大学毕业,现在在做副乡长。可是,他对自己的老同学,却背后使刀子。而且他这个人道德败坏,欺男霸女。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还被表彰,被提拔,自己还被树为先进。我听了就气不打一处来,忍不住大骂他,骂着骂着,就做的有些出格,请部长原谅。我要和您讲这事,不是为了给自己犯的错误找理由,只是向您倾诉一下。”冯俊飞面带怒容的讲着,就像真的似的。

    武进忠也真佩服这个冯俊飞的脑子反应快,因为刚才他在门口的时候,已经听到冯俊飞说到楚天齐的名字了,而且武进忠也大概明白了他骂楚天齐的原因。没想到冯俊飞却把自己的胡作非为、毁物泄愤,给说出了义愤填膺、行为失当,也真是个人才,尤其还杜撰出了一个“坏人”。

    “噢,有这样的人?是哪个乡的?我们组织部是不是应该调查一下,如果情况属实的话,应该对他进行严肃处理。”武进忠看着冯俊飞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武进忠会有这么一问,冯俊飞脑筋快速转动,支吾着说:“不是我们县的,是外地的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当然不能说了,因为他说的那个人根本不存在,是他在楚天齐经历的基础上进行故意扭曲后虚构出来的人物,自然经不起推敲。

    “哦?不是我们县的。这样,你和我说一下究竟是哪里的,说不准我在其他地方的朋友能管得了他,还反了他了?”武进忠愤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*”,冯俊飞心中暗骂了一句,没想到碰到这么难缠的一个家伙。自己该怎么回答呢?如果自己说是某某县,说不准这个老武肯定会问“是哪个乡的”,自己就是说某市或某省,说不准他也会打破砂锅问到底,干脆自己就模糊回答吧。

    冯俊飞用手扣了几下头部,假装想了很久。最后无奈的说道:“我那个朋友也没说清,可能是外地的吧,也可能……反正我那个朋友就是颠三倒四的,我下来再想想,或者再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。”武进忠自语道,然后立刻又换上了一副怒容,把手中的一份报表摔在了桌上,“冯俊飞,你看看,你是怎么做工作的?这么一张表你就错了三处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看了一眼武进忠,拿起了这张报表,这是他今天早上刚报给武进忠的。

    武进忠用手指着报表,说道:“我真服了你的,你看看这儿,全县直属委办局科级干部二万八千人。开什么玩笑?”

    冯俊飞顺着武进忠手指方向看去,然后嗫嚅道:“多打了两个零。”

    “再看这儿,看这儿。”武进忠又用手指了两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里填错小数点位置了,这儿……”冯俊飞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”,武进忠气的从冯俊飞手中夺过报表,再一次摔到桌子上。用手指着报表,看着冯俊飞道:“半小时内,马上重新修正,给我报过来。一会儿开完会,赵书记要看。你就感谢今天临时开的常委会吧,否则,恐怕现在这张表已经在书记办公桌上了,你会知道后果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冯俊飞急忙应道。

    武进忠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冲着武进忠消失的方向,冯俊飞做了一个“呸”的动作,当然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嘴形没有收拢的时候,武进忠又回来了,严肃的说道:“写份深刻的检查,今天下午下班前交到我办公室。另外,你刚才说的那件气愤的事,有了确切结果的话,就告诉我。”然后不等冯俊飞回答,就走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