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八十八章 董设计信口雌黄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刚吃完晚饭,宁俊琦来了电话,并解释说刚才出去忘了带手机了,回来看见楚天齐的未接来电,就回过来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边接听着电话,边走出了宿舍,来到操场上。两人照例说了一些各自的工作、学习情况。

    宁俊琦忽然问道:“天齐,你打了好几次电话,是不是有什么当紧的事?”

    楚天齐看看四外没人,这才低声道:“我,我就是想你了,想的好苦好苦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,天齐,你怎么说话这么酸?不是喝酒说醉话吧?”宁俊琦笑着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着情话:“唉,没想到一片痴心却换来你的调笑,我伤心死了,心都快碎了。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然后传来宁俊琦的声音:“天齐,我也想你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低,但是听在楚天齐的耳朵里却是那样的清晰。他赶快说道:“俊琦,你这周能来看我吗?”

    “看你?你不是再有一个月就学完了?那时我们不就又见面了吗?”宁俊琦回道,然后声音一软,“天齐,我这周末还要加班,准备到县里开会的发言稿,肯定是去不了了。这样,我争取在下周或下下周去一次吧,不过我可不敢保证,你也不要寄希望太大。”

    “有希望就好。”楚天齐忙不迭的说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:“对了,天齐,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你,请你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接道:“你是说你的家庭吗?我当然不会怪罪,到了该说的时候你自然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,谢谢你!我说的不是这件事,是另一件事,但我现在不能说,因为,因为我承诺过别人。”宁俊琦声音幽幽的。

    “另一件事?”楚天齐先是一楞,继而说道,“没什么,只要不是你瞒着我找了男朋友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净胡说八道,你把我说成什么人了?讨厌。我看八成是你心里动了别的女孩歪主意了,也说不准正有女孩对你发动猛烈攻势呢。”宁俊琦嗔道,然后口气异常严厉,“我可告诉你,你一旦有这种事的话,一定要向组织交待,否则有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“格噔”一下,就像被人说中了心思一样。但他很快就坦然了,反正我心里只有你,你也不用诈我。于是,自信的道:“我对你的心永远不变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!”宁俊琦的情绪似乎低落了很多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说话,手机里又传来宁俊琦压低的声音:“有人敲门,我先挂了。”话音刚落,手机里传来“嘟嘟”的挂断声音。

    收起手机,楚天齐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员们很快得到了董梓萱回到沃原市的消息,在向田馨证实后,人们开始纷纷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认为,董梓萱之所以离开党校,她的病是次要的,主要还是因为她无颜面对全班同学,更无颜面对楚天齐。

    在第一次班会上,董梓萱就对楚天齐大肆攻击,没几天,更是传出了关于楚天齐的谣言。后来,谣言被揭穿,从种种迹象表明,都应该是董梓萱所为。而且人们还知道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在四年前,为了一个省教育厅的优秀名额,她竟然向楚天齐下了黑手,给省教育厅写了匿名诬告信,而她顺利拿了那个“优秀”。

    自从肖婉婷和岳佳妮揭穿谣言后,大家都不愿意与这个狠毒的女人为伍,但也不敢得罪她,生怕这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,对自己下手。人们对她是是敬而远之,就象躲瘟疫一样。

    董梓萱从那件事后,也忽然像变了一个人,每天都是谨言慎行,独来独往,就连着装也朴素了好多。但细心的人还会从她的眼光中发现一些东西,这种东西叫仇恨,不知是她对楚天齐的仇恨,还是对别人的仇恨。

    拓展训练那天,是董梓萱近一段表现最活跃的一次。她可能也想在那次活动中,向大家展示她做为班长的能力,也或者是想获得别人的一些好感。但事与愿违,她在最不该晕倒的时候晕倒了,而在这个时候救她的,却是她一直耿耿于怀,又频下毒手的人——楚天齐。

    事情就是这么巧合,也这么具有讽刺性。试想,发生这种事,董梓萱还有什么颜面当这个班长,也还有什么颜面和大家一直学习。所以,人们都认为她是因为没脸混下去,才回的沃原市。

    其实,楚天齐也认为董梓萱是因为不好面对大家,尤其是不好面对自己,才回的沃原市。至于她回去的原因,楚天齐倒不怎么关心,他更在意这个女人会不会继续与自己为敌,会不会继续给自己无中生有的泼脏水。按说,她经过了这件事,不应该再做不该做的事了,但是人心叵测,谁知她还会不会继续做伤害自己的事,楚天齐心里还是多少有一些不踏实。

    人们还发现,自从董梓萱走后,班长一职就空着。有的人不禁议论:“为什么不让楚天齐当班长?”

    肖婉婷一句话,给出了答案:“谁会稀罕捡别人剩下的?”

    虽然不是楚天齐亲自所说,但人们并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,好多人都认为肖婉婷和楚天齐关系不一般,她说的话肯定就是楚天齐的意思了。而且大家也理解,理解楚天齐这么做并没错。

    其实,楚天齐根本就没说过这样的话,更没对肖婉婷授权这么说,人们所有的结论都是基于猜测。肖婉婷说出这样的话,是她基于猜测,而说出了她自己的想法。其他人又是根据猜测的二人关系,认同了这样的话,这句话也与大部分人心中的想法相符,所以大家都选择了相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于董梓萱的离开,人们议论了两天,就平复下来了。对大多数人来说,她的离开没有什么影响,对于楚天齐来说,最起码消停了许多。要说最兴奋的,就数肖婉婷了,因为董梓萱的离开,就相当于给楚天齐减少了一个隐患,她当然要高兴了。

    没有干扰的日子,显着过的更快。转眼就到星期五了,上完上午的课程,下午又没有选修课,就相当于直接到周末了。

    上午的课程,是由董设计讲授。他今天的讲授依然不错,同学们都听的津津有味,就在离下课还有十多分钟的时候,董设计今天的课程讲完了。他没有像往次上课那样,让大家温习一下刚刚讲过的内容,而是提到了课程以外的事情:“今天喊起立的人怎么变了?”

    面对董设计的提问,同学们都没有搭茬,其实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却没人愿意回答他的问题。本来一开始的时候,是组宣委员杨崇举喊起立,后来董设计指示让班长做这件事,就变成了董梓萱来喊。这次董梓萱回了沃原,田馨仍然让杨崇举喊起立,杨崇举就应承下来。但在董设计今天上课的时候,杨崇举是犹豫了一下才喊的,不知他是故意的,还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到没人回答问题,董设计显得很是生气,就大声的说道:“学习委员,你怎么不喊起立?”

    姜云生没想到,董副校长会点到自己的头上,于是赶忙说道:“董校长,董梓萱同学回沃原后,班主任田老师指定让组宣委员喊。”

    “组萱委员?”董设计说着,轻蔑的看了杨崇举一眼,继续说道:“怎么连规矩都不懂?喊起立本来就是班长的工作,班长不在时,理应由学习委员来做,你们班怎么能这么安排?”

    大家听的出来,董设计明着是对姜云生说话,其实他就是在指责田馨,也顺便敲打杨崇举不懂规矩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班的风气就有问题,一切都不按规矩办。在竞选班委的时候,就是花样百出,后来更是传言满天飞,真不知道某些人是怎么被选上的,更不知道负责报到的老师和班主任又是怎么把的关。”董设计口气严厉的道,“我听说,表现积极、极负责任的班长也被欺负走了,这可不应该啊。做这事的人就没有扪心自问吗?你这样做对得起组织对你的信任吗?对得起单位和党校的培养吗?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?一个大男人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,你可真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董设计是直接在批评田馨了,也在变相的点那个欺负人的人。他口中说的那个男人其实就是在指的楚天齐。大家听的出来,楚天齐当然也听得出来。但听的出来,和直接被点出名字又不一样,总不能直接张口应对对方的挑衅吧。

    只是让楚天齐纳闷的是,为什么董设计要这么讲,是董梓萱要他这么讲的,还是董设计自己非要这么说的。如果是董梓萱让董设计这么讲的,那么她的良心就坏透了,她这不是故意颠倒黑白、混淆事非吗?如果是董设计自己要这么说,那么他又为什么要信口雌黄?他是为了针对田馨,还是主要为了针对自己?但显然他是为了给董梓萱“报仇”。

    董设计没有继续再说什么,当他看到现场众人都低头不语时,三角眼里闪出两道寒光,转身走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尽管心中不快,也只能暗气暗憋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