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六十一章 从了我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送走几位老者后,楚天齐提着两瓶白酒和两盒点心离开了办公室,锁上屋门,出了政府大院。他这是要去刘文韬家吃饭,刘文韬家是两顿饭,所以下午吃的要早一些。

    今天是最后一天值班,上午楚天齐已经打电话告诉了刘文韬要去吃饭。其实,初八那天,刘文韬就让楚天齐去家里吃饭,当时楚天齐考虑值班期间怕有什么事,就给推了。

    刚进到刘文韬家的院子,一个男孩子迎了上来:“楚叔叔好。”说话的是刘文韬的儿子刘博宇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衣服口袋掏出一百元钱,递给刘博宇:“博宇,这是给你的压岁钱。”

    刘博宇推迟不收。

    刘文韬已从屋子里迎了出来,他知道楚天齐肯定要给这个钱,就对着儿子说:“博宇,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刘博宇收下了压岁钱,楚天齐随着刘文韬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和刘文韬一家已经很熟,楚天齐对着正在做饭的刘文韬媳妇说了一声“嫂子好”,刘文韬的媳妇回了一句“饭一会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随刘文韬进了里屋,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柜子上。互相客气了两句,两人聊到了工作。

    “小楚,葫芦沟的事,处理的怎么样了?”刘文韬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色道:“还没有最终结果,我和赵刚统一了处理意见。对于行凶者卢三赖,一定要给与其教训,但他毕竟法律意识淡薄,而且也没有对受害人造成实质性伤害,所以尽量不要让其坐牢。当然,前提是卢三赖必须求得胡小刚谅解,不再追诉,而且胡、卢两姓要化解前仇,否则同样的事可能还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嗯,很好。做基层工作,要注重原则性,但更不能忽然灵活性。在保持法律严肃性的前提下,尽量考虑情和理,这样的方案才是比较科学的,也是有生命力的。”刘文韬说的很直接。楚天齐和刘文韬平时相处的很亲近,所以刘文韬以老大哥的口气说话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 刘文韬忽然问道:“小楚,你自己的事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?什么事?”楚天齐不明白。

    刘文韬观察了一会楚天齐的表情,说道:“小楚,记住,该争的必须要争,只要注意手段别破坏了官场规则就行。大哥支持你,大哥不会挡你的道。”

    对于刘文韬这句话的意思,楚天齐没听明白,但刘文韬对自己的支持态度却是表露无疑,楚天齐从内心感激不已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正谈的兴起的时候,饭菜已经上桌,二人停止了谈话。

    吃饭期间没有再谈工作上的事,大家只是说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。刘文韬一家听说楚天齐的父亲已经醒来,全家人都替楚天齐高兴,并希望楚大叔的身体尽快康复。

    整顿饭吃的其乐融融,楚天齐和刘文韬每人各喝了六、七两的白酒。

    吃完饭,楚天齐向刘家三口告辞,直接回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今天喝的白酒,是刘文韬珍藏了好几年的一坛酒。一坛酒三斤左右,这一顿就被喝掉了一半。

    白酒口感绵柔醇厚,喝起来很舒服。只是后劲很大,喝的时候还不觉得,一回到办公室就感觉晕乎乎的,有些上头。急忙泡了一杯浓茶,喝了很多茶水还是不太管用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不到八点,睡觉还有些早,坐着又有些迷糊。楚天齐于是脱掉外套和厚重的毛衣毛裤,只留下秋衣秋裤,上到床*上,钻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躺在床*上,想到刘文韬今天说的话,楚天齐感觉似乎明白又不太明白。刘文韬说的“该争的必须争”指的是什么,听他的意思应该是指仕途上的事,可自己现在能争什么呢?

    自己上班不到一年,就从乡长助理升成了副乡长,而且还是党委委员。现在要争的话,争什么。争常务?争乡长?这绝对不可能,如果自己要争的话,是不是太自不量力了。

    想到争常务这个事,楚天齐又想起了宁俊琦对自己说起的一件事。她当时说武副部长建议自己多接手一些温斌手头的工作,这算不算是一种暗示呢?可赵书记和当时的郑部长找自己谈话时,也并没有什么暗示,只是进行了一些鼓励,领导找下属谈话,鼓励几句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就连赵书记都说自己工作时间太短,也就是说提成副乡长已经有些破例了,更不要说是常务了。

    刘乡长提示自己要“争”,也只能算是一种鼓励吧,或者说是对自己以后走仕途的一个建议吧!至于他说的不挡自己的道,也只能算是一种交心的表态而已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眼皮直打架,楚天齐睡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蓝天,白云,阳光,山峦,绿树,鲜花。

    一条小路,蜿蜒伸向山上。楚天齐健步如飞走在前面,不一会就到了山顶。他停下脚步,向前方望去。

    脚下不远处,就是断涯的边缘,探头望去,顿有眩晕的感觉。脚下云雾缭绕,苍松脆柏若隐若现,不时有白色天鹅从面前飞过,仿若置身仙境之中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头望去,不禁心神摇荡。蜿蜒曲折的山间小路上,七位美女正在拾阶而上,赤橙青绿黄蓝紫七色衣服正被她们幻化着,演绎出不同色调的彩虹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是身穿黄颜色衣服的宁俊琦,宁俊琦穿了一套黄颜色休闲服装,脚上的运动鞋也是黄颜色的,在阳光的照射下,周身一片金黄耀眼。宁俊琦头上扎着马尾辫,一个蝴蝶形状的小包斜挎在身上,马尾辫随着身体的动作而不断的跳动着,整个人看上青春洋溢、活力十足。这和她平时的装束有很大不同,她平时经常是一身职业套装,既庄重又严谨,但是却少了一些女孩该有的妩媚。

    宁俊琦已经在向自己招手了,似乎还向自己做了一个飞吻的手势。他也毫不客气的回了一个飞吻,引得宁俊琦和身后的一帮女孩嘻笑不已,楚天齐更喜欢宁俊琦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紧随宁俊琦身后的是欧阳玉娜,她的身上穿着一身绿色的衣服,既像古代大家闺秀穿着的华服,又像电视剧里走出的人。一袭绿色在微风中灵动飘逸,虽然衣服宽大却看不到一点牵绊,欧阳玉娜就像在驾云行走一般。看不到她脚步移动,却是速度奇快,她已经紧随在宁俊琦的后面了,仿佛马上就能超越过去一样。

    走在第三个位置的是柳文丽,文丽身着一身淡紫色衣服。衣服的样式不像宁俊琦穿的那样现代,也不像欧阳玉娜穿的那样宽大,整个一个短衣襟、小打扮。就见她举手投足间,也似有一丝侠女的影子。

    后面跟着的四位美女,楚天齐看不真切,但又似乎有些面熟。她们分别身穿赤橙青蓝四色衣服,衣服的款式既有古典的,也有现代的。

    七位美女忽而驻足,忽而嬉戏,忽而轻抚瑶琴,忽而又吹奏管弦。尽力展示着各自的风采,以博得山顶之人的欢欣。

    眨眼间,七位美女已经来到自己面前,而且都换成了衣襟飘飘的宽大丝质礼服。她们手中托着托盘,托盘里盛放着各式各样的东西,有美酒、有水果、还有其它各种吃食。

    忽然,自己面前出现了一张硕大的桌子,众美女纷纷把手中的物品放在桌子上。不多时,桌子上已经摆了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“请陛下慢慢享用,奴婢们在一旁侍候。”七美女飘飘下拜,清脆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陛下?陛下不就是皇上吗?我现在成皇上了?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惊异,低头去看。眼前桌面上立刻飘浮起一面巨大的铜镜,铜镜里出现了一个古人的形象:头戴冕旒冠,身穿赭黄袍,腰横玉带,足登朝靴。此时,冕旒冠上的一条条珠串轻轻摇摆,赭黄袍上的金龙也在云海中翻腾、飞舞。

    楚天齐用目观看,只见此人身高过丈,方脸微须,耳阔目朗,看上去十分眼熟。再仔细一看,可不是眼熟吗?这不就是自己嘛——楚天齐。再看自己的装束,自己不是“陛下”吗?怪不得他们大礼参拜呢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是“陛下”了,楚天齐坐在了身后的龙椅上,气度威严的说道:“免礼平身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。”七美女同声回答,说完,依然没有起身,还在施着礼。

    “今日,朕龙心大悦,众妃不必拘礼,在一旁陪朕用膳。”“陛下”说着,右手轻抬,众女这才直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忽然,仙乐响起,众女子纷纷随着韵律舞蹈起来。她们或婀娜,或优雅,或华贵,只看得“陛下”眼睛发直。

    一道紫光来到“陛下”面前,柳美人轻舒玉*臂,从御案上取下一枚仙果,轻轻放入“陛下”口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宁美人飘然而至,醇香御酒已经送到唇边,“陛下”自是笑纳了美意。

    欧阳美人也不甘落后,直接来到“陛下”身后,玉手轻捶在“陛下”背上,“陛下”顿感浑身舒适。

    七大美人不再舞蹈,纷纷来到“陛下”面前献着殷勤,“陛下”坦然受之。

    忽然,众美人做出了出格的举动,一齐上前给“陛下”宽衣。“陛下”感到此时身处山顶不宜宽衣,隧怒喝道“退下”,然后众美并没有停手,依然在撕扯着“陛下”的龙袍。

    “陛下”暴怒,大手挥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美不见了,四周一片漆黑,楚天齐知道自己又做梦了,现在梦醒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觉出了不对,因为自己的衣服还在被人撕扯着。难道梦还没醒?

    不对,不是梦,床前明明有一个人影,一边撕扯自己的衣服,一边嘴里还发出梦呓一般的声音:“楚弟弟,我,我太喜欢你了,你就从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啊?有人要奸自己,这是楚天齐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不容多想,楚天齐伸手推向了那个人影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