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五十三章 小陆也要走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急忙伸手抓过了手机,一看上面的号码,顿时来了精神。马上接通了电话:“喂,您好,这个时候打电话,是需要下属侍寝吗?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出宁俊琦银玲般的笑声:“咯咯咯,好啊,那女皇就给你一个接近的机会,在办公室走廊里候上一晚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太惨了吧?”楚天齐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太监不都是这样的吗?呵呵呵……”宁俊琦说到“太监”这个词又忍不住笑了起来,待她笑够了才又说道,“对了,桌上的信是小陆送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忘了和你说了。”楚天齐回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疑问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你没有看信的内容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正经的说道:“哪能呢?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宁俊琦声音忽然严肃起来,“她向我反映,说你骚扰她,有这事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急道:“这不是胡说八道吗?没想到她竟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这些没用,明天再找你算帐。”宁俊琦的声音依然很严肃,“我警告你,不许找小陆报复,否则罪加一等。”说完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着手机,疑惑不已,不明白陆娇娇为什么要污蔑自己。他真想马上找陆娇娇当面对质,但一想到宁俊琦的警示,又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况且,如果这个时间点找陆娇娇的话,真就有骚扰的嫌疑了,那时真就是“黄糕掉在裤裆里,不是屎也是屎了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只得叹了一声:“他*妈的,我怎么这么能犯小人呀。”然后,在忐忑许久后才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王晓英媚眼如丝,双颊泛红,倚靠在黄敬祖的胸前,翻过眼皮看着黄敬祖道:“老黄,你今天这是怎么啦?开始跳的挺欢,等真正开始的时候又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喝酒误事呀!都是喝酒弄的吧,以前也出过这种情况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黄敬祖满脸通红,喷着酒气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,我以为你在想着那个小妮子马上就会搬过来,会躺在这张床*上,心里激动的呢。”王晓英的话泛着酸水。

    黄敬祖在她的背上轻拍了一下,笑呵呵的道:“真能瞎想。我老黄就吃定你了,以后别的女人再也不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说话可要算数。”王晓英在黄敬祖的脸上亲了一下,说道。

    “算数。”黄敬祖说完,轻叹了一声,“哎,这屋待了十年了,这一下子要搬走,还怪留恋呢!”

    “我也怪想这里,在这三年里,我的很多美好时光也是在这里度过的。”王晓英说着,又给黄敬祖抛了个媚眼。

    黄敬祖哈哈一笑:“人挪活,树挪死,这是早晚的事。等我到县里后,你就经常去那儿,我们在那儿不是更自由、更快活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”,王晓英羞赧的道,“好是好,不过我要在县城重找一套房子,再不去你们那里了。一想到那间屋子我就会想起你的母老虎,也会想起那天晚上的事,想起来就让人害怕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尴尬的道:“是,是,重找房子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现在你我都升职了,以后我们还要再往上走,以后我们的眼界也要更宽一些,从前的恩恩怨怨能过去就让它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乖巧的点了点头:“嗯,听你的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不过有一个人,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,永远不会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叹了口气:“哎,何必呢。现在我们已经如愿获得了新职务,尤其你更是排名到了他的前面,这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王晓英像是看陌生人似的看着黄敬祖,说道:“老黄,你难道刚升了半级就满足了,就萎*缩不前了?你的斗志哪去了?你忘了他给你造成的创伤了?你这不是过河拆桥吧?我可告诉你,董老师也看不惯他,我们不能这么快就忘恩负义吧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急忙道:“不会,我怎么会忘恩负义呢?我能谋到这个副处级职位,全靠董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王晓英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也不是拿这件事在要挟你,但董老师对我们有恩,他的事我们必须要当做自己的事去办,甚至要超过对自己事情的重视才对。”说到这里,她语气一软,“我也不是非盯着他不放,主要是他对我的伤害让我不能忘怀。但愿时间能冲淡一切吧。不过,我不抱任何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这些了。”黄敬祖赶快打着圆场,“这是我们在这间屋子的最后一晚了,让我们尽情享受这二人世界吧!”

    “嗯”,王晓英温柔的说道,“老黄你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,当然行了,你试试就知道了。”黄敬祖说着,已经把她紧紧的箍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是早上七点起的床,洗漱完毕后,到食堂吃了早餐,就直接到了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敲门进去后,楚天齐发现,更有早来人,新任乡长冯俊飞已经在屋子里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冲着楚天齐点了点头,示意他坐下。然后,继续同冯俊飞说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他没有选择坐在中间的长沙发上,而是坐在了紧挨长沙发的单人沙发上,因为长沙发上坐着冯俊飞,他不想离对方太近。

    “冯乡长,这两天乡里事情比较多,首先是后天有签意向协议的事,另外有好多人需要交接工作,我们俩的工作交接就放到八号以后吧。”宁俊琦看着冯俊飞说道,“你先熟悉一下乡里的基本情况,具体工作待我们交接以后再说。你说呢?”

    听了宁俊琦的话,冯俊飞是一百个不乐意。他这几天一直在庆幸,庆幸自己来的正是时候,正好赶上签意向协议的事。这可是露脸的事,也是政绩落到头上的时候。谁曾想,宁俊琦竟直接把自己排斥在外。她这是要干什么?是要架空自己吗?于是,语气有些不善的道:“书记都这么安排了,我能说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一笑:“冯乡长,你好像有情绪呀?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乡政府的这摊工作交出去,可这是县委的意思。”接着,又补充道,“也是冯副书记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听到宁俊琦这么一说,冯俊飞尽管心里还不痛快,但马上笑着说:“书记,哪能呢?我怎么会有情绪?只是我这个人忙惯了,一时闲下来还有些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闲着的,我昨天给你的那些文件就够你看几天了。”宁俊琦表情严肃的道,“要想做好乡镇工作,不熟悉一些基本情况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宁俊琦一副前辈的口吻,冯俊飞很是不舒服。心中暗道:一个黄毛丫头而已,别以为自己了不起,我参加工作的时候,你恐怕还在学一加一等于二吧。他这么一想,心里舒服了很多。

    冯俊飞又想到了大伯的嘱咐“要谦虚、谨慎,刚到乡里工作要多看、多学、少说。我会和宁书记打招呼的。”再结合刚才宁俊琦的话,看来,大伯还真是和她说了。于是,马上站起身,谦卑的说道:“书记,您说的是,我先熟悉熟悉情况。你忙,我就不打扰您了。”说完,冲着宁俊琦微笑着点了点头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冯俊飞拉开屋门的时候,宁俊琦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:“冯乡长,黄书记的屋子到时你用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冯俊飞心中一喜:那可是一把手一直用的屋子呀,难道她不知道。他马上扭回头说道:“书记,那怎么行,我怎么能用那间屋子呢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在哪都是办公,主要是我懒的搬来搬去的。”宁俊琦说道,“等我俩工作交接后,你就搬到那间屋子去,现在先在客房将就几天。另外,签约那天你也要参加。”说完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冯俊飞一听,顿时心花怒放:自己不单要到书记办公室办公,还能参加签约仪式,看来宁俊琦并没有对自己有成见,可能是自己想的太多了。想到这里,他再次冲宁俊琦微笑的点了点头,说了声“好的。”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实,宁俊琦不想搬到所谓的“书记办公室”,主要是因为,她想到黄敬祖和王晓英经常在里面干苟且之事,就恶心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一直观察着冯俊飞的表现,见对方一会*阴云密布,一会又喜笑颜开,不禁暗道:这家伙工作这么多年,怎么还不成熟?大概是一直有他大伯护着的缘故吧,这家伙就是一棵温室中的小花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笑的诡秘,宁俊琦笑着问道:“你这家伙笑的那么邪恶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想,什么都没想。”楚天齐笑着摇头道,然后话题一转,“陆娇娇信里到底写什么啦?”

    “怎么,心虚了?不会你真做什么了吧?”宁俊琦似笑非笑的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举起右手说道:“天地良心,我对着外面的太阳发誓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这些没用,先看看信吧。”宁俊琦说着,拿过桌上的信封扬了扬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走过去,拿到手中,迫不急待的抽*出信纸看了起来。信纸上三个大字印入眼帘:辞职信。他心中不免疑惑,继续看着下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这封辞职信内容很简单,陆娇娇表示自己被分配到了沃原市商务局,需要在三月十五日之前报到。她在辞职信中表示,参加完签协议仪式,第二天就走。在信的最后,她还向宁俊琦道歉,为她故意气宁俊琦而道歉。

    看完辞职信,楚天齐知道,小陆也要走了。不禁有一些留恋,朋友间的那种留恋,不掺杂一点不纯洁的留恋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