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四十二章 如意算盘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哈哈”,黄敬祖及时打了个哈哈,算是为要主任暂时解了围。接着,黄敬祖看着宁俊琦,“语重心长”的说道:“宁乡长,不必这么较真吧?”

    “很有必要,这是原则。”宁俊琦毫不含糊的说道。

    真是个倔驴,还是个小母驴,黄敬祖心里暗道。

    “有个性,宁乡长有个性。”黄敬祖边说边看向要主任:“老要,那你就如实记录吧。哎……”说完,还长叹一声,很惋惜的样子。

    听到“旨意”,要主任如释重负,边记录边说:“只要书记、乡长意见统一,我就好做了。”

    要主任本意是两边讨好,谁也不得罪,可当他记录完抬起头的时候,却发现书记和乡长都瞪了他一眼,以表达对这个“墙头草”、“两面派”的不满。要主任肠子都悔青了,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。他暗骂自己嘴欠,心中唏嘘不已:真是老公公背儿媳妇,受累不讨好。

    “宁乡长,现在已经把你们的意见记录在案了,没有其它的要求或是意见了吧?”黄敬祖今天的姿态非常到位,他自己已经达到目的了,所以也就不吝啬对她的牵就了。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了。”宁俊琦只回答了五个字。

    听到宁俊琦的回答,楚天齐感觉到自己刚才是理会错了她的意思了,他以为她还要有什么说法呢,看来她已经认了。可自己不能就这样认了,不能眼睁睁看着风险这么大的事就发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,而且是自己分管的业务范畴之内,于是,他开口说道:“黄书记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楚天齐说完,宁俊琦急忙打断了他的话:“楚副乡长,不要节外生枝了。刚才你也看到了,就只有咱们两人举手不赞同全面种植,要尊重民意。你明白吗?”她盯着楚天齐,眼眉不经意的挑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感觉宁俊琦刚才说话的口气有点不一样,她在说话中,加重了“民意”的读音。而且她在说“你明白吗”时,不光是加重了语气,还向他挑了挑眉毛。再联想到她抢着截断自己的话,那么她一定是有深意的,于是,他不再说话,同时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现在,会议室内八个人的样子非常有意思。有的人昂首挺胸,而带笑容,不时扫视着现场。有的人眼望前方,目不斜视。而宁俊琦和楚天齐就像两只斗败的鸡一样,低着头,木然的望着面前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哈哈,年青人还是太嫩,只不过这么点挫折,就蔫头耷脑啦?毕竟是只有二十来岁的人,经见的事少多了,抗压差一点也正常。自己的孩子也二十岁了,还不如对面两位呢,遇到屁大点的事,就得自己出面呢。想到这些,黄敬祖觉得很有成就感:都说年轻就是资本,现在看来*经验更是实力呀。

    “既然宁乡长没意见了,那咱们议议下一步的工作计划吧。”黄敬祖郑重其事的说道,“宁乡长,要不你先谈谈?”

    宁俊琦摇摇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黄敬祖微微一笑,笑容中似乎带着轻蔑,又似乎带着嘲弄,甚至还带着一丝“对方根本不是自己对手”的失落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随意谈谈。”黄敬祖平静的说道。平静的外表下,是内心极度的满足和得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黄敬祖放话了,王晓英当仁不让的说道:“这次青牛峪乡全面种植‘有机西芹三号’蔬菜,将是青牛峪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事件,会在青牛峪经济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我们的带头人黄书记也将载入史册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有些过了,过了。”黄敬祖插话道。

    王晓英喜笑颜开的看着黄敬祖道:“书记就不要谦虚了。去年只有七个村种植有机蔬菜,就让农民增收将近百分之三十。这次要全乡都种植,那么一年农民就可增收百分之六七十,财政收入也会增加百分之三、四十。照这样下去,三年时间,全乡经济就会翻两、三翻,农民更会增收六、七倍。请问青牛峪乡的历史上出现过这种发展速度吗?就是玉赤县有过这样的先例吗?完全可以说,这就是前无古人,甚至后无来者的丰功伟绩。到那时,就是让黄书记领导全县人民搞经济,也是举手之劳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小王,你讲的有些太过了,还是议议下步的计划吧。”黄敬祖看似“谦虚”的说道。但是他对于王晓英的吹捧还是很受用的,也就没有责备王晓英的“满嘴跑火车”。其实,严格来说的话,王晓英刚才最后的那句话是犯忌讳的,而且是犯了官场大忌的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王晓英一边答应着,一边说道,“既然是这么大的事情,那就要成立专门机构来总揽全局。全乡工作必须要在党委的领导下,才不至于偏离正确轨道。所以,我建议,由黄书记任总指挥,其他党委委员任副总指挥和组员。”

    蒋野也不甘落后的说道:“成立专门机构是非常必要的,而且由黄书记任总指挥就是重望所归的事,无论从能力、贡献还是职务来看,黄书记都是不二人选。”蒋野先拍了黄敬祖的马屁,接着话题一转,“当然了,黄书记日理万机,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。这就需要选一名组织能力、协调能力、公关能力极强的同志来做他的助手。哎呀,我觉得王委员就完全能胜任。”

    “蒋副乡长,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。不过,只要是组织需要,我会无条件服从。”王晓英拍着胸脯说道,就好像她已经被任命了似的。接着,她又说道:“这么重大的事情,光有我辅助还是不够的。还需要配备一名成熟、稳重、责任心强的同志来做具体工作,依我看,你蒋副乡长就有这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对于王、蒋二人的表现,现场众人的看法也不尽相同,但大多数人都对他们的做法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王晓英、蒋野竭力表演,以期引起黄敬祖注意的时候,黄敬祖却在想着其他事情,根本就没注意他们俩的“卓越表现”。

    在去年,举行庆祝蔬菜种植成功的时候,黄敬祖就动了要在全乡全面种植的念头。他认为这不仅是农民增收、全乡经济快速发展的好办法,关键还是为自己打造“政绩”的最佳途径。所以,在当时他就策划了报社等对自己的采访、报道。

    后来,在全乡副科级以上干部会上,他抛出了这个议题逼着宁俊琦表态。谁知,就在宁俊琦不得不说的时候,纪委中途杀到,并带走了温斌。不过,从会上宁俊琦勉强的表情就可以看出,她不同意。实际上,在蔬菜种植庆祝晚宴上,她和楚天齐欲言又止的时候,他已经断定他俩对这件事有看法,甚至不同意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终于印证了自己的猜测,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,他俩的表态会那样决绝,不给别人余地,也不给自己余地。可是在自己导演的“民意”压力下,两个小家伙还不是乖乖俯首称臣。这时他又有点没想到,没想到看似斗志昂扬的两个青年才俊,遇到这么一点事情,就斗志无无,成了霜打的茄子。

    对于宁俊琦的明确反对,黄敬祖觉得可以理解。毕竟乡长和书记完全合拍的搭档很少,做为乡长的宁俊琦想发出自己的声音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可你楚天齐这么做就太不应该了,这是黄敬祖最不能释怀的。

    黄敬祖觉得,自己对楚天齐不薄。虽然一开始也利用过他,但互相利用本来就是生存之道,他有时也在利用自己嘛!否则,不借助自己的力量,他的好多工作就无法顺利开展,工作成绩也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之后,因为楚天齐是县委书记的人,黄敬祖对楚天齐一直礼让有加。再后来,又出现了自己“无意中”泄露信件给温斌的事,由于担心楚天齐抓住自己把柄,黄敬祖更是做的礼贤下士,甚至都有点低三下四了。

    虽然对楚天齐的示好,有无奈的因素在里边,但黄敬祖觉得毕竟让楚天齐得到了工作便利。光是出面替他解围就有两次,那可是好多老百姓在上访啊。领导能对下属工作大力支持,这应该是下属最大的荣幸了,可你楚天齐为什么就不能做顺水推舟的事情呢?

    去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,魏龙被降职、温斌被“流放”、冯志国权力被挤压,这些都是对黄敬祖不利的事。黄敬祖感到了莫大的危机,上*位副处的希望更加渺茫。但他不甘心,所以,他必须要拼一拼。靠什么拼?靠政绩。

    自从魏龙、温斌退场后,冯志国对黄敬祖的关心要超过以前很多,他们也是相互利用。甚至冯志国承诺,只要有拿的出手的政绩,在半年内肯定会助黄敬祖荣升副处的。所以,他才又想起了全乡大力种植蔬菜的事。

    关于全面种菜的事,他也想到宁俊琦会反对,但他对于楚天齐却吃不准,黄敬祖总认为楚天齐应该知道一点感恩吧?可是,却事与愿违,楚天齐就是一只“白眼狼”。

    你姓楚的也真是死心眼,只需要配合我一下,一旦我在半年内高升了,最后政绩你还是享受大头,而且我也会推荐你出任“常务”的。这不是多方共嬴的事吗?可你怎么就不开眼呢?

    姓楚的,温斌看信的事,你肯定不知道。而且现在温斌在几千里之外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,那我就更没什么可怕的了。你是县委书记的人又怎样?我有“民意”,他能耐我何?再说了,一个县委书记,会为了你这么一个小小的副乡长而轻易出手吗?你以为自己是谁?县委书记也不过是在利用你而已。黄敬祖恨恨的想。

    姓楚的,你不是不开眼吗?那可就怪不得我姓黄的了。既然你们已经无力无天了,那我就再踏上一只脚吧。黄敬祖打着自己的“如意算盘”,心里暗暗动了杀机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