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四十章 又是一年春来到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醒来的时候,弟弟楚礼瑞已经起床出去,父亲楚玉良靠墙坐着,慈爱的看着自己。他和父亲打了声招呼,然后急忙起床,洗脸刷牙。现在每次回家,楚天齐入睡都很晚,但每次睡的很踏实,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
    农村人冬天一般都吃两顿饭,早饭吃的的比较晚,母亲和姐姐刚开始做饭。

    来到院里才发现,天空灰蒙蒙的,阴天,空气里的湿度比平时要大很多。正这时,弟弟楚礼瑞回来了,手里拿着好几副对联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在院里,楚礼瑞说道:“哥,正好。现在咱俩贴对联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去弄浆糊。”楚天齐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姐刚才就给熬上了,应该能用了。”楚礼瑞边说,边把对联给了楚天齐,然后走进了屋子。很快,楚礼瑞拿着一个塑料盒子出来了,里面盛着用面粉熬成的浆糊。

    哥俩个开始贴对联。楚礼瑞踩在凳子上抹浆糊、贴对联,楚天齐在下面递浆糊、并分清楚上、下联,递给弟弟。

    在农村,为了烘托气氛,也是多年流传下来的习俗,只要是有门的地方就要贴对联,有时在窗框上的柱子也要贴上。因此,他们家正房屋里屋外,加上大门口和几间小南房在内,一共需要贴的对联就达到了八副。

    “礼瑞,这些对联还是柳三爷写的吗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楚礼瑞一边贴着,一边说:“是的。一进腊月的时候,三爷就把给咱们写对联的事包下了。可我一直没有把红纸拿过去,所以就推后了。要不是有‘写对联红纸必须是本家提供’这种讲究,三爷说早就用他家的红纸给写了。前天晚上我把红纸拿过去,他让我昨天去拿,昨天去接大姐了,所以今天早上才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三爷每年写对联得写半个多月,光墨汁就得好几瓶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我刚才去拿的时候,见他们柜子上的墨汁瓶就摆了好几个。”楚礼瑞回应着。

    很快,七副对联已经贴上,就剩下最后一副对联了,这副对联是往大门口贴的。

    “哥,三爷特意给咱们家创作了一副对联,就是那副大的。”他边说,边用手指着,“我看了一下,觉得写的挺不赖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急忙对着这副对联看了起来,只见上联写的是:新千年新气象万象更新柳林堡旧貌换新颜,下联是:爱祖国爱人民人间大爱老楚家父子皆向善,横批是:爱心接力。

    楚天齐端详着这副柳三爷特别创作的对联,看起来对仗也算工整,但他总感觉那里有些不对劲。忽然,他看出了问题所在,对着椅子上的弟弟说了声:“等会儿”,拿着对联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弟弟楚礼瑞嘟囔了一句“搞什么名堂”,从椅子上下来,回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楚天齐急匆匆的回来了,手里拿着对联,对着屋里喊:“礼瑞,快出来,贴对子。”

    楚礼瑞慢腾腾的走了出来,说道:“你出去干什么了?害得我等了你半天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,说道:“我让柳三爷又把对联改了一下。”说着,把对联递到弟弟面前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楚天齐,楚礼瑞拿起对联看了起来。他发现上联内容没变,就是下联内容变成了“谢祖国谢乡亲心存感谢两代人同心谢党恩”,横批也变成了“党恩深似海”。

    “哥,为什么要改?我觉得一开始的时候写的就不错。”楚礼瑞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改改好,一开始写的下联,完全是给我们歌功颂道,又贴在我们家门口,这不是老王卖瓜——自卖自夸吗?这要传出去,还不见得会被说成什么样呢?就是乡亲们见了,会怎么样?”楚天齐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邪乎吗?”楚礼瑞不以为然的说道,“改成现在的样子,不是也差不多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。本来我想让柳三爷重给我们写一副对联,内容普通一些就行。可他说什么也不同意,他说这副对联是他多次推敲后,才写成的,是他的心血,也代表了村民的心声。后来,经过协商,各退一步,所以就改成了现在的样子。这么一改,原来带着自我吹嘘意思的内容,就变成了我们心存感激的内容,表达的情感就不一样了。”楚天齐解释道。

    楚礼瑞一笑:“哥,不知道是你这小官觉悟高,还是在故做姿态?”

    明知道弟弟是在开玩笑,但楚天齐不觉一楞:是啊,如果传出去的话,说不准好多人都会这么认为的,认为自己在沽名钓誉。

    看着哥哥患得患失的样子,楚礼瑞忍不住道:“哥,多大的事?别自寻烦恼了。世间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”

    “去,别跟我拽文嚼字了,赶快贴上去吧。”楚天齐说着,示意弟弟到院门口去贴。

    很快,这副在柳林堡村字数最多的对联,被贴在了大门口。还别说,农家土墙上,一下子贴上这么一副对联,立马显得喜庆又有气势。尤其柳三爷的字,带着魏晋的风骨,整副对联看上去都灵动飘逸、超凡脱俗。

    贴完对联,就是挂灯笼。好多家都已经提前挂上了,但楚家一直没挂。一是因为楚礼瑞没时间,二是这几天风太大,如果挂的过早的话,没等过春节,就该坏了。还别说,刮了好几天的风,今天忽然停了,大概大风也准备过年了吧。

    早饭做的很简单,都是这几天的剩饭剩菜,放到大锅里的高粱杆拍子上一热,就热气腾腾的出锅了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母亲和姐姐继续准备下午的晚饭。楚天齐和楚礼瑞陪着父亲聊天,还不时得陪着妞妞看电视,当然也要弄一弄生旺火的劈柴什么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的时候,开始飘起了零星的小雪花,慢慢的变成了雪片。后来,雪越下越大,整个天地间一片白茫茫。

    看着圣洁的雪花扑天盖地、洋洋洒酒从天而降,妞妞很是兴奋,拉着两个舅舅陪她在院子里玩耍。地上积雪越来越厚,踩上去“嘎吱嘎吱”直响。楚天齐三人,以妞妞为中心,在院子里追逐、嬉闹、打雪仗。看着身穿粉红色衣服、头戴五颜六色针织帽、洋溢着一脸灿烂笑容的小女娃娃,置身在白雪飘飘的银色世界里,楚天齐脑海中*出现了童话中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吃饭。”姐姐楚礼娟的一声喊,把楚天齐的思绪从遥远的童话世界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嘛!我还要玩。”妞妞噘嘴道。

    “走,妞妞,吃好的去喽!”楚天齐不由分说,抱起妞妞向屋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舅坏,大舅坏,你和妈妈一伙的,不让我好好玩。”妞妞一边踢蹬着小脚,一边不停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天天盼他回来呢,还是小舅好吧。”楚礼瑞不失时机在旁边添油加醋道。

    “小舅好,小舅好,你陪我去玩儿吧。”妞妞手刨脚蹬着,想要挣脱大舅,去找他的小舅。

    楚礼瑞一听外甥女当了真,急忙不在理会这个小女孩,率先冲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小舅坏,小舅坏。”妞妞尽管不停的喊着,但还是被抱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面白雪飘飘,屋子里酒香四溢、菜味浓郁。

    妞妞双手油乎乎的,碗里的肉骨头被撕扯成了好几块,她小手抓起一块骨头,放到了油渍麻花的小嘴里。

    看到女儿最后一个坐到了座位上,楚玉良端起了手中的酒杯。和前几年不同的是,他没有站起来,而是坐在椅子上,说道:“新的一年马上就要到来了,让我们共同举杯,祝愿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话音刚落,众人手中大大小小的玻璃杯撞击在一起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就连妞妞也不甘落后,一手拿着骨头,一手伸长胳膊,与大家碰在一起。接着,众人一饮而尽,手中抓着杯子,回味着口中和心中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姥爷像是国家领导人在讲话,就是每年都这么一句。姥爷,你还会不会说别的?”妞妞天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孩子纯真的话语,逗的大家哈哈大笑,尤其楚玉良笑的最是开心。

    “妞妞,姥爷还会说好多话呢。”楚玉良抚摸着妞妞的头发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那姥爷就再说一句,我最想听姥爷讲话了。”妞妞拍着小手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楚玉良慈爱的看着这个隔代的小人儿,说道。

    妞妞稚*嫩的声音说道: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一会儿再说,我得看看你还有没有新词。”

    妞妞的话逗得大家哄堂大笑,笑这个“狡猾”的小精灵。

    “有,当然有。”楚玉良也笑着道。

    大家夹了几口菜,楚玉良再次举起了酒杯,说道:“今年是新千年。俗话说“千载难逢”,可是我们遇上这个千年了,那我们就是幸运的。所以我这第二杯要说,又是一年春来到,今年过节更不同,让我们祝福神州大地风调雨顺、各族人民安居乐业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的还不错,我先干为敬。”妞妞小大人似的说道,并把杯中饮料喝的一滴不剩。

    大家自是欢欣的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楚礼瑞看着妞妞道:“妞妞,你刚才可是有话没说完呢,现在该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样吧,只要你们再满足我一个要求我就说。”妞妞讲起了条件。

    “呵,你人不大,讲究倒不少,你还有什么条件?”楚礼瑞逗弄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提议一杯酒。”妞妞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提酒可以,那你得说出一个让大家喝酒的理由。”楚礼瑞继续逗着这个小外甥女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是有充足理由的。诸位先吃几口菜,一会儿我要提酒了。”妞妞说着,学着大人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第三杯酒斟满了。妞妞在椅子上站起来,举着杯子道:“姥爷昏迷了那么久,去年除夕终于醒来了,到今天正好一年,身体也恢复了好多。让我们大家共同举杯,祝姥爷身体健康、长命百岁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一个小孩子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,大家在惊喜的同时,纷纷举杯响应。随着清脆的碰杯声,大家的眼中都泪花闪烁。不知道是因为听了孩子懂事的话,还是想到了这一年多所经历的种种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