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七十八章 路见不平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,楚天齐吃罢早饭,就回到办公室,开始看资料。他不知道宁俊琦和她父亲通电话的事,更不知道那个没见过面的老李会联想到了一个人。他只知道,今天一大早,书记和乡长就去参加县人代会了。

    县人代会一共三天,会议闭幕的当天,宁俊琦和杨大庆就要去省里办事,楚天齐也准备在那天出差,去“北国药都”何阳市。

    现在办公桌上放的资料,是杨大庆给整理的。很多都是传真件,看来是杨大庆托人从四面八方搜集来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对药材的知识了解不多,只是在村里时上山挖过药材,知道一些药材的名字,但从来没有接触过当归这种药材。后来他从钟科长那里了解到了一些当归的知识,再加上去实地看了几次,才对这种药材有了一些直观的认识,但对它的市场、销路情况却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近一段时间,楚天齐也向朋友、同学打听了一些这方面的知识,但大家都不甚了解,只是帮忙发来了一些文字资料。

    杨大庆拿过来的资料,有和楚天齐手里现成的资料雷同的,也有不一样的,尤其资料里面关于何阳的资料他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两天里,大部分精力都花费在看资料上,时间很快就过去了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三天一早,楚天齐和杨大庆坐上小孟驾驶的二一二车到了县城。把楚天齐放到汽车站,杨大庆和小孟走了,他们要等宁俊琦开完会后,一起去省城雁云市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上了去往沃原市的班车,他需要从沃原市倒车才可以去往邳州,在中午的时候赶到了沃原市。

    从沃原市出发去往全国各地就方便多了,考虑到坐火车的话还得晚上,楚天齐干脆坐上了开往何阳的班车,班车是五十五座的大轿子车,他坐在了一个邻过道的位置。班车从车站发车时,只坐了一半的人。于是大轿子车在市里又转了两圈,人上的差不多了,才向城外的公路驶去。本来是一点发的车,现在已经是两点了,估计到了何阳就得晚上十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坐在车上百无聊赖,楚天齐干脆闭上眼睛,想着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他首先想到了宁俊琦,他俩的首次相遇很有戏剧性,他在她的故事剧本里是以“色*狼”形象出现的。本来以为不会再见面了,不曾想,不但见了面,而且她还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。她一上任就给自己来了个下马威,她上任半个多月的时间里,每个副职都被找去谈了话,有的还谈了两次,就连一些股级干部都约见了,就是不见自己。他知道她是故意晾着自己,于是自己主动找她汇报,她又总以各种理由回绝。有一次好不容易见到她了,她却又说自己没有预约,之后约她,她又是不见。

    谁知,在第一次乡长办公会上,她却倒打一耙,还说自己不主动汇报工作。并且在每个副职例行汇报工作时,上来就批评了自己不懂礼貌、不懂规矩,把自己的汇报内容批的一无是处,甚至根本就没让自己汇报完。自己把校舍方案报给她时,她更是一压再压,直到发生了常文受伤事件后,她才进行了批复。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不知道,宁俊琦当时没有及时批复校舍修复方案,固然有宁俊琦“公报私仇”的因素,更主要的是黄敬祖在对校舍方案批复时做了手脚,才让宁俊琦对楚天齐的成见更大。

    要说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,还是从自己那次“被失踪”回到乡里后。当时她虽然冲自己发了火,但楚天齐能感觉出来,她对自己是关心的。而且对于村民告状的事,她选择了相信自己,这都是自己“忍辱负重”、“以德报怨”换来的。

    之后两人的关系就由冬天进入了春天,并且还在向夏天过渡。在自己父亲住院期间,她对自己及家人的关怀无微不至。尤其是在自己受伤和住院的时候,她更是怀抱自己,泪如雨下,想想就好感人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最终要发展到秋天,瓜熟蒂落啊!”想到这里,楚天齐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“这也太戏剧性了吧。”

    接着,两人初次相遇的情景又出现在楚天齐脑海里。那是他到乡里工作没多长时间发生的事情,那天他去县里参加一个会后,在坐班车返回乡里的途中睡着了,还做了梦。梦中他正在抓小白兔,就被人用手给拧醒了,原来是他的手放到了不该放的位置,竟然鬼使神差的放在了宁俊琦的胸前。

    说实话,当时手*感真不错,只是不知道是梦中的虚幻,还是真实的感觉。要是再有这样的机会,一定要好好感受一下,想到此,他禁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”响起了明显就是假咳嗽的声音,楚天齐觉得是有人提醒自己。

    楚天齐睁开眼睛,向四外看了看,周围的人们并没有注意他。只有隔着过道相邻座位上的老大娘在看自己,而且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。

    楚天齐冲着老大娘笑了笑,又歉意的点了点头。他不做这些动作还好,他这么一做后,老大娘看向他的眼神已不仅仅是奇怪了,倒像是看神经病了。

    见老大娘这个样子,楚天齐干脆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后来,楚天齐睡着了,还做了梦,好多人都在梦中*出现了。有宁俊琦、欧阳玉娜、柳文丽,有黄敬祖、魏龙、冯志国、冯俊飞,还有同事刘文韬、郝晓燕、王晓英等,甚至还出现一个模糊的自称“超哥”的人。以前的一些场景片段也出现在梦里,既有血溅玉赤的悲怆,也有与宁俊琦同乘火车的温馨画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是被人碰醒的。

    当楚天齐睁开眼睛时,邻座的老大娘已经不知去向,大概是中途下车了,换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。此人身材高大,体格健壮,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,此时正用挑衅的目光看着自己。楚天齐这才发现自己右腿伸在过道上,大概是挡了壮汉的正常通行了吧。壮汉肯定是平时习惯了通行无阻,刚才应该只是提醒自己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与壮汉对视,而是收回了自己右腿,又若无其事的闭上了眼睛。楚天齐知道出门在外少惹事的道理,而且父亲一直告诫自己不要恃武逞强。再说了,自己本身就不是一个爱惹事的人,以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很多事,都是被逼无奈的情况下,自己的一种自保行为而已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儿,身后不远处,传来了说话声,说话声音很大,就是说给大家听的:“各位朋友,旅途劳顿,大家辛苦了。相信大家一定很枯燥,而且还有好几个小时才能到站,为了给大家调节情绪,兄弟为大家准备了一套小魔术,请大家观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睁开眼睛,循着声音望去,见说话的人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,瘦子现在正站在最后排座位前面的过道上。

    瘦子说着,从身上拿出两只铅笔,一只红的、一只蓝的和一段绳子。他用绳子做了一个圆弧,在红、蓝铅笔上来回的套,接着用绳子慢慢缠住两只铅笔,再慢慢的打开,最后套在其中一只铅笔上。

    看到瘦子的表演,楚天齐知道这是一个“红蓝铅”骗局,以前听说过,可没见过。

    只见瘦子自己玩了一会后,停了下来。指着最后排座椅上的一个黄毛男子说道:“小兄弟,你说绳子套在哪只铅笔上了?”

    黄毛马上说道:“我不猜,猜对了你也不给钱,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瘦子笑着道:“本来就是随便玩玩的,你还非要带钱玩。行,你要说对了,我就给你五十块钱,你要说错了,给我十块钱就行。”

    黄毛挠了挠头,想了一会儿才回答:“好吧,你说了可要算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瘦子和黄毛的对话已经把好多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,瘦子赢少输多,黄毛已经赢了二、三百了。一见赢钱这么容易,有两个人也走过去参加了猜红蓝铅,其中就有自己旁边坐着的刀疤男。又是几圈玩下来,瘦子还是输多赢少,他的嘴里哮囔着:“我就不信了。”开始把红、蓝铅笔露出的部分控制的很小,这时,黄毛、刀疤男和另外一个人用手紧紧抓*住他们猜的颜色的那只铅笔,以防瘦子作弊,结果他们又赢了,还要求瘦子依然把铅笔露出原来的那么长。

    黄毛、刀疤男等三人赢钱了,他们开始和旁边的乘客探讨,并鼓励他们玩,黄头发还到前面的座位去做动员。大部分乘客都不愿参加,有的说不会玩,有的干脆摇头。

    终于,有两个五、六十岁老年人经不住他们的“好心劝解”,参与了进去。一开始这两人赢多输少,后来情况就发生了逆转,两个老年人手里的钱已经转移到了瘦子手里很多。这时,两位老人似乎也发现了情况不对,就吵着不玩了,还想和瘦子要回输出去的钱。这怎么可能?瘦子自然不会退给他们钱,黄毛、刀疤男等三人也说着“愿赌服输”的话。两位老人看情况不对,就准备撒泼耍赖要回钱,可他们想错了,对方那会让他们如愿。

    这时,就见瘦子和刀疤男三人一把推倒两人,两位老人手中抓着的钱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容不得楚天齐多想,他“噌”的一下站起,正准备冲过去。

    忽然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响起:“住手,不得行凶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的声音吸引了刀疤男等四人,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女孩。然后刀疤男大踏步走过去,劈手打掉了女孩手中的手机,还向女孩扬起了巴掌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