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五十章 晚宴众生相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大家的期待中,宁俊琦开口了:“尊敬的黄助理、各位同事、各位兄弟姐妹,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晚宴,既是欢送宴,也是欢迎宴,同时也是祝贺宴。欢送老书记黄敬祖荣升副处级县领导,欢迎冯俊飞同志加入青牛峪乡大家庭,祝贺王晓英同志荣升新职,也欢送楚天齐同志到省委党校学习深造。让我们大家举起酒杯,饮尽杯中美酒,庆祝这些喜庆的事情。”说着,她已经从要文武手中拿过斟满美酒的酒杯,向大家做了一个“请”的动作。

    书记提议喝酒,下面众人自是积极响应了一声“好”。宁俊琦把酒杯送到嘴边,杯中酒一饮而尽。在场众人自是不甘落后,仰头喝下了这第一杯酒,包括雅间里的人也没有搞特殊,同样一杯见底。

    “这第二杯酒,我提议敬给一个人。这个人在青牛峪乡工作了好多年头,光是做领头人就达十年之久。为了青牛峪乡发展,他的满头青丝,已经披上斑斑霜花。他也由一个而立之年的小伙子,步入到了不惑之龄。正是在他的领导下,全乡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,全乡经济更是实现了大踏步前进。根据工作需要,他要到县里去上班了,尽管不舍,但我们要服从。现在,我们只有用美酒表达心中的敬意了。大家说,这个人是谁呀?”宁俊琦煽情的道。

    下面众人响应宁俊琦的号召,齐声说道:“黄书记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个人就是我们的老书记黄敬祖同志,大家知道,他已经荣升为玉赤县县长助理兼县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,从正科升为了响当当的副处级领导。”宁俊琦大声说道,“来,共同举杯,献上我们的敬意。”

    此时,黄敬祖已经由雅间走了出来,来到宁俊琦身边。他握杯的手微微有些抖动,眼中也是泪光闪闪,看得出他很是激动。不知是因为宁俊琦对他的奉承之词让他感动,还是勾起了他内心深处的联想。他喉头快速动了几下,什么也没有说上来,而是把杯中酒一饮而尽,对着众人连鞠了三躬,快步走回了雅间。在此期间,其余众人也喝下了宁俊琦提议的第二杯酒。

    目送着黄敬祖进了雅间,宁俊琦收回目光,继续说道:“我要提的第三杯酒,是代表乡党委也代表我个人,敬给青牛峪乡所有的同事,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。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乡里工作,支持我的工作。谢谢大家!”说完,她向在场众人深深鞠了一躬,并从要文武手中拿过重新倒满白酒的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自是积极响应,喝了宁书记提议的第三杯酒。

    “三杯酒提完,大家随意,吃好,喝好,但尽量不要喝醉。”宁俊琦笑着道,“喝醉酒不光肚里难受,还要丢丑的。”说完,向雅间走去。

    听着书记幽默的话语,好多人忍不住笑出了声,现场气氛也一下子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回到雅间,宁俊琦赶忙吃了几口菜,又加入了打圈、敬酒的行列。

    楚天齐尽管今天一直心情不佳,但仍强颜欢笑,既要迎接别人的打圈,也要主动出击,表示自己的敬意。

    酒桌上各种喝酒方式轮番、交叉进行,有打圈的,有捉对厮杀的,还有回敬的。一上来人们都要向黄敬祖敬酒,因为他是这桌最大的官,又是刚刚离任的乡书记,而且马上就要到县里走马上任。对于这些下属敬酒,黄敬祖没有不喝的理由,但总这么下去的话,也不是个事。于是,他开始利用自己的职位、年龄,采取一打二或一打三的方式回敬。

    做为现任一把手、曾经的二把手,宁俊琦也是人们敬酒的目标之一。只不过做为女领导,酒桌上天生有优先,可以让男下属一干而尽,而自己只许少抿一些即可。但也不是所有的男下属都这么好忽悠,因为这是喝酒,又不是工作中,女领导也不能随便翻脸的。

    要说主动出击的,还要数冯俊飞。他不仅对曾经的老书记频频举杯,就是对现任一把手宁俊琦,也不时屡屡敬酒。而宁俊琦也挺给面子,总是一杯对一杯,没有少喝的时候。但和其他副乡长喝的时候,他就可以利用职务优势,以一打二或是讲条件的方式来喝。

    楚天齐要到省委党校深造,也是可喜可贺的事,自然免不了大家以酒祝贺。楚天齐是来者不拒,但尽量不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副处、正科都这么主动,副科更是不能落后。这些副职们尽最大能力,“还击”和“出击”着。一时间,雅间里碰杯声此起彼伏,众人喝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小楚,我敬你一杯。”说话的是黄敬祖。

    刚才楚天齐敬过黄敬祖,黄敬祖此时的回敬也在情理之中。但毕竟对方是副处,自己只是副科,而且对方还曾经是自己的顶头上司。现在对方竟然用了一个“敬”字,自己可不能不识敬,连忙起身说道:“不敢,不敢,应该是我敬您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一边双手示意,一边说道:“小楚,你坐下,坐下。我敬你这杯酒,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到黄敬祖这么说,依言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楚啊,你来这两年,全乡经济取得了长足发展,青牛峪乡也频频在县里露脸,甚至省报都有专门介绍。如果说这功劳全是你的,也不客观,但不可否认,你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。所以,我要敬你一杯酒。以我曾经担任过的乡党委书记一职敬你。”黄敬祖说到这里,已经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楚天齐又站了起来,“黄书记,您过奖了。这些成绩都是大家的功劳,都是在您和宁……书记的领导下,大家共同努力才取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不争论了,不争论了,干杯。”黄敬祖心情大好,说完,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是一饮而尽,然后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天齐,我敬你一杯。”冯俊飞向楚天齐举起了酒杯,“还请你在以后的工作中多多支持。你到乡里工作比我早,对各方面情况都很了解,有些工作还是你亲自操作的,请你不吝赐教。虽然我是正职,你是常务,但我们也是老同学,还望你不要藏着掖着,多多给我一些帮助。”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看不惯冯俊飞,并从心里防着对方,虽然他知道冯俊飞的话言不由衷。但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,而且对方的姿态做的很到位,给足了自己的面子。所以,自己也不能失了礼,以免让大家感觉自己小肚鸡肠。于是,他端起酒杯,欠了欠身,说道:“乡长,你客气了,有什么事尽管吩咐,只要在我职权和能力范围的事情,我责无旁贷。这怀酒,我先干为敬。”说着,把杯中酒送到嘴边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喝酒的同时,冯俊飞也满饮了此杯。

    冯俊飞的话姿态到位,颇有上级的度量。楚天齐的回答礼貌有加,又设定了条件。因此,两人的对话很符合官场的套路,也适合现在的情景。如果不熟悉他俩关系的人,会对二人的相处非常乐观。但做为当事人的二人,却心知肚明,两人不可能和平相处。抛开以前的恩怨不说,就是两人的理念也不尽相同,根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,三五成群的到雅间里来敬酒。雅间的领导,也不时单独或结伴出去表示。在一次次举杯、落杯间,人们的脸上都布上了红晕,有的人甚至连脖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王晓英今天的表现也很出彩,既显示了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,又没有醉态不断的狼狈。她端起酒杯,向楚天齐高高举起:“楚副乡长,咱俩喝一杯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听到王晓英的喝酒邀请,楚天齐没有说话,但还是痛快的举起了酒杯,向着王晓英举了举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一言不发,就喝掉了杯中酒,王晓英微微一笑,继续举着酒杯道:“楚副乡长,你这一句话不说,就把酒喝了,这可不能算数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想耍赖?”楚天齐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我耍赖?这倒是头一次听说,我王晓英在酒场上是从来不告饶的。”王晓英笑着道,“只是你什么都没说就喝了酒,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和我喝,所以不能算数。”

    “不算就不算,反正我是喝了。”楚天齐嘴上这么说着,其实他的心里在想:我懒的搭理你。

    王晓英眼珠一转,给楚天齐扣上了大帽子:“你要这么说,就是耍赖,就是瞧不起我们女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说法,我没有这么想。”楚天齐不慌不忙的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你就是瞧不起我个副书记了?如果是书记、乡长和你喝的话,你也是这么喝吗?”王晓英巧妙的把话题引到了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听到王晓英的话,楚天齐不由得抬头看了看宁俊琦和冯俊飞,他们也正在关注着他。

    话赶话,赶到了这里,楚天齐只得道:“该怎么喝还是怎么喝。”

    “哦,呵呵……怪不得别人都说你自恃过高,目中无人呢?原来书记、乡长也不在你眼里呀?”王晓英直接对楚天齐的答复,来了个上纲上线。

    虽然楚天齐不怕宁俊琦和冯俊飞多想,就是连黄敬祖多想也不怕,但是现在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总不能说“他们都是个鸟”吧。他一时不知如何问答,张嘴只说了个“你……”就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屋子里忽然响起手机铃声,大家不由得把目光投向发声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见宁俊琦不慌不忙,从包里拿出手机,接通了:“喂,您好……是,我是……好的,我让人去办。”说完,挂断了手机,对着楚天齐道:“楚副乡长,麻烦你帮我去办一件事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