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四十四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就在大家纷纷猜测宁俊琦的心思时,宁俊琦继续说道:“原乡长之所以落了那样的结局,起因其实就是因为他盲目的引进项目。如果没有这个项目,他也就不会在这个项目中有伸手的机会。如果没有这个项目,他也就不会被落水。他就是犯了一个‘贪’字,盲目上马项目是贪功绩,见利伸手是贪钱财,和原县长沆瀣一气是贪职位。大家认为我的分析对吗?”

    宁俊琦现在说的事,和很多人心中猜测的问题侧重点,根本不是一回事。所以好多人都感到泄气,因为没有他们认为的热闹看了。他们当然不会回答她最后的问题,现场很静很静。

    宁俊琦苦涩一笑:“现在如果我同意了盲目上马项目,那么等待我这个乡长的会是什么?我不敢想,但我肯定结果不会好。虽然我不会像前任那样贪功绩、贪钱财、贪职位,但是,如果我无原则的赞同了,那就是贪所谓的情义和脸面。官场中人追求政绩、追求进步很正常,无可厚非。但如果是让成千上万无辜百姓,冒着债务累累的风险去为自己换取时,那就是贪了。所以我不敢盲目同意,我要对自己负责,更要对治下百姓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宁乡长,太危言耸听了吧。”黄敬祖已经对于宁俊琦的说法忍无可忍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危言耸听呢?”楚天齐不等宁俊琦接茬,而是站起来抢先说道,“就因为盲目上马养猪项目,让上千人损失惨重,最后集体上访的事,大家不会忘记吧?后来要不是多方运作,会出什么样的事?谁也说不清,但农民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。如果真是那样了,乡里主管者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?大家想过吗?同样,良心的谴责也会让推波助澜者的心理遭受无尽的痛楚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你们要干什么?难道非要逆民意而为吗?”黄敬祖粗暴的吼道。

    和黄敬祖的气急败坏完全不同,此时的宁俊琦却是云淡风清,她微笑着说道:“民意?怎么个民意?”

    这不是装糊涂吗?黄敬祖心中暗道。同时,不快的道:“刚刚不是举手表决了吗?只有你俩反对这事,其他人都不反对,这就是民意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就是民意吗?”宁俊琦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抢先说道:“那何不再举一回手呢?刚才只让不同意的表态了,究竟谁同意还没有举手表决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?你们在这儿等着呢?有那个必要吗?其他人刚才没有认可你们的意见,自然就是同意了。”黄敬祖回敬道。

    “可我只相信眼见为实。”宁俊琦毫不客气的接道,“如果不能看到赞成者的实际表决结果,我拒绝承认这个所谓的‘民意’。难道,这很难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黄敬祖咬着牙说道,“就让你们输个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,一会儿请大家认真想好利害关系,这可是会记入会议记录的。”楚天齐适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黄敬祖被二人一唱一和气的够呛,心中暗暗发恨:小兔崽子,就让你俩死个明白。

    黄敬祖稳了稳情绪,说道:“刚才宁乡长、楚副乡长提出了建议,要求让赞同者也举手表决。那么,我就尊重他们的意见,对这件利国利民的事情,再一次做表决。请同意全乡全面种植西芹蔬菜的人,举手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说完,首先第一个举起了手,接着王晓英、蒋野纷纷举手呼应。“一、二、三”,敬祖心中默念着数字,他在等着数到“六”这个数字。可是,令他失望的是,没有人再举起手,而且刘文韬、郝晓燕、要文武都把头垂的很低很低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啦?他们两次都没举手,是什么意思?是骑墙派,是墙头草。可明明他们曾经在眼中流露出对巨大政绩的渴望呀?我明白了,一定是被他们二人后来的话给吓住了?

    “要文武。”黄敬祖直接点名了,“你什么意思,难道没有态度吗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要主任身躯“颤抖”着,嘴唇哆嗦起来,他抖抖索索的用手指了指胸前。紧挨着要主任坐着的刘文韬,赶紧把手伸向要主任胸前衣服口袋,从中掏出一个药瓶。在要主任示意下,刘文韬倒出两料小药丸在要主任右手中,要主任吃力的把右手捂在嘴上。

    众人被要主任的突然发病吓了一跳,黄敬祖也是震惊不已。大家不再说话,都静静的看着要主任。

    过了足足有五分钟,要主任的面色才缓和一些,右手也从嘴上拿了下来,虚弱的说了一声“我-没-事”,就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书记,赞成的人数也没有过半,这不算是通过吧?”宁俊琦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没有,没有,这事以后再议,散会。”黄敬祖气急败坏的说完“散会”,谁也不看,站起身,径直走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看到书记已经离去,王晓英和蒋野对望一眼,迅速起身跟了出去,完全忘记了应该待乡长离开后再起身的规矩。二人走的很快,可是,却发生了一点状况。

    刚出门槛,王晓英身子一晃,“哎哟”一声,马上弯下了腰。过一会儿后才直起腰离去,她走路一瘸一拐的,像是崴了脚的样子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蒋野,在王晓英紧急停下的时候,差点撞到王晓英撅着的屁*股上,于是慌忙收住脚步。饶是这样,他们的衣服也发生了短暂的接触。蒋野手中笔记本“啪”的一声掉在地上,他直楞楞的站在原地,只到王晓英走开了,他才急忙弯腰拾起,直起身后,向屋中慌忙一瞥后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王、蒋二人“落荒而逃”的滑稽样子,屋内众人都觉的好笑之极,但大家都尽力憋着,因为现在发笑的话,场合太不适合了。

    宁俊齐面带微笑看着眼前的一切,待一切归于平静后,才拿起自己的物品,从容起身。她走到要主任身边,轻声问道:“要主任,要紧吗?要不要去医院”

    “谢谢,一会就没事了。”要主任仍就闭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迟疑了一下,转过身,步履稳健的向外走去,身后留下了一串串有节奏的皮鞋“咔咔”声。

    郝晓燕紧随其后走了出去,快速跟上宁俊琦步伐,边走边谈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要主任已经睁开了眼睛,慢慢站起身,准备离开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要主任,现在没事了吗?”楚天齐急忙上前扶住要主任,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要主任说了声“谢谢”,便不再说话,而是摆摆手,示意自己没事,缓缓迈动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老要,你是真的还是装的。”刘文韬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要主任脚步迟缓了下,没有言声,继续向前走着。就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时候,要主任扭回了头,说道:“一半一半吧,哎……”叹完一口气,回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透过敞开的门,可以看到要主任边走边摇头,大概是在慨叹今天所发生的事吧。亦或是,引起了他更多的联想,而感慨不已吧!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楚天齐招呼着刘文韬。

    刘文韬站起身,不好意思的说:“小楚,今天没有支持你的意见,多谅解啊!”

    “刘哥,慎重考虑是对的。再说了,最后这次表决,你没有举手。这已经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。”楚天齐真诚的道。

    刘文韬由衷的说道:“小楚,你看事看的开,以后一定能成大事。”

    二人出了会议室,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敬祖是带着仇恨、遗憾和疑惑回到办公室的。

    他仇恨宁俊琦、楚天齐两个小兔嵬子,恨他们为什么偏偏要与自己做对。如果他们配合一下的话,他今天也不会对楚天齐祭出杀招的。其实一开始他夸赞他们二人,还给他们戴“高帽”,就是为了让他们同意自己的提议而做出的姿态。而且这件事情做成功的话,做为政府乡长和主管副乡长,分得的政绩可不是其他人能比拟的。谁知,他们依然不识好歹,要与自己背道而驰。

    他遗憾的是,好端端的事情,最后却功亏一篑。究竟是自己设计的环节出了问题,还是因为自己太自信了?黄敬祖在提前模拟推演时,做了各种假设,并对一些漏洞进行了弥补性封堵,他认为万无一失。所以他在开会前没有做任何人的工作。他认为水到渠成的事情,没必要画蛇添足。可是,最后结果却是他失算了。

    他疑惑的是,本来自己是突然发难,可为什么宁俊琦却像是早有准确是的,而且她和楚天齐后面的合作更像是提前商量好,并进行了明确分工似的。这是最让他不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慢慢的,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,黄敬祖的仇恨感暂时被强行埋藏起来。他开始反思、总结,并谋划着下一步的事情。

    黄敬祖最后总结出今天失利的主要原因:

    一是自己太自信,自信到考虑所有事情都比较主观,有些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二是轻敌,他一直自认为比较重视对方的实力,但却一直是把他们放在了一个年轻人的角度去看待。因为他总觉得,两人加起来的年龄才和自己相当,再怎么优秀也毕竟是毛孩子。从今天的事来看,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黄敬祖也不得不佩服两个年轻人,他们竟然给自己来了一招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”。自己把举手表决说成是“民意”,结果他们也给自己来了一招“民意”,而自己却不得不接招,最后弄了一个功败垂成的结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敬祖尽管进行了总结,总结的也很深刻,但最关键的一条却被他遗漏了。不是因为他总结的不够仔细,而是因为他始终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,而把应该放在第一位的事情却给忽略了。

    做为一个当政者,“老百姓的利益”才应该是被放在第一位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