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五十一章 心情过山车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八了,楚天齐早早去了邮局,他要打几个电话。

    他先分别给法院刘院长、尤主任、县信用社欧阳主任打电话拜了年,对方也祝他新年快乐,官运亨通。他又开始给欧阳玉娜打电话,结果没打通。

    接下来,楚天齐拨通了云翔宇的电话,电话很快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喂,您好,哪位?”话筒里传出云翔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。收起你那套官腔。”楚天齐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哪个美女给我打电话呢,原来是楚大乡长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整天就知道想美女,我看干脆称呼你流氓处长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呀!现在你这么老土。今天可是情人节,有女的给打电话不是很正常吗?对了,你以前可是每年都过情人节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,哪壶不开提哪壶,我现在早忘了还有这么个节日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特异功能,听说什么了,要不你小子从来不给我打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过年了,给你这个大处长打打溜须,拜个年。”楚天齐阴阳怪气的说道。说完,忽然反问道:“你刚才说我听说什么了,是什么意思?难道能有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“对你应该是个好消息,对我就不一定了。”云翔宇拉着长声说道,“我这里有一个扶贫项目,是针对贫困地区的,全省一共二百个指标,一个地市平均十五、六个,轮到县里也就是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什么项目?你可得给我们这里走走后门啊。”楚天齐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八字没一撇呢,你瞎激动什么?”去翔宇笑着说道,“是一个电脑普及扶贫项目,不知道楚大乡长有没有兴趣?”

    “有,有,当然有了。”楚天齐忙不迭的说道,“对了,都要什么条件,需要提供什么材料和手续?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吵吵,这也是刚开会定下来的事,我本来想先给你打电话通个气,正好你电话就来了。具体的东西,现在还没整理完毕,年后我给你发一份传真。”云翔宇说明道,“不和你说了,我办公室电话响了。对了,今天别给于涛打电话了,他一天都开会。”

    不等楚天齐答言,云翔宇已经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着话筒,心中激动不已:真是想什么来什么,自己刚做计划的事,云翔宇那里就有这样的项目,这不是天助我也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平稳了一下心情,楚天齐拨通了姜教授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通了,楚天齐对着话筒喊道:“教授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怪不得今天喜鹊直叫呢?原来是楚大乡长的慰问电话来了。大乡长,请问您有什么指示。哈哈哈……”话筒里传来姜教授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教授,您也拿我开涮。我今天打电话,就是给您和师母拜个早年,祝您二老身体健康,合家幸福。”楚天齐虔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代表老伴谢谢楚大乡长。”听筒里,姜教授的话很风趣,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既然大乡长给我们拜年,我也不能没有表示,到时候送给你几颗蔬菜籽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稍一迟楞,马上明白了:“教授,您是说还有新品种?”他的话中透着激动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‘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’,好几个月都不打,今个突然来电话,你不是惦记新品种,还能是什么?”姜教授的话就是这么幽默,“行了,有省里领导要来慰问了,不跟你闲聊了。我挂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咔嗒”一声传了过来,姜教授的电话挂掉了。

    今天这是怎么了?给谁打电话谁都忙。我还没说完,他们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”一笑,楚天齐自言自语道:“哎呀,今天电话打的值,收获太大了。再给谁打个电话?万一能再弄点好处呢。给雷鹏?不行不行,给他打电话说不准就揽上什么活了,别大过年的再出去抓*贩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付了电话费,兴高彩烈的回到了乡里。云翔宇和姜教授说的好事,让他这一整天都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腊月二十九上午,乡政府会议室。

    乡镇全体干部参加会议,说是全体,其实已经有人请假回家了。往年都是在春节前一周左右就开这种放假安排会,今年由于黄敬祖总是有事不在乡里,所以就推到了今天才召开。

    会议由黄敬祖主持,就是书记和乡长安排放假前和放假期间的工作。主要就是放假期间值班工作,排出值班时间表,把带班领导和工作人员名单、时间、联系方式打印在上面。强调安全管理,既有乡里自身安全管理,又有对辖区居民、企业的安全监督与管理工作。

    接听电话也是一项重要工作,放假期间,电话是乡里与外界互通的主要渠道。尤其要关注上级电话,遇有重大通知要及时联系党、政主要领导,并作好衔接工作。还有就是发生突发事件,而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会议是从九点开始的,现在已经十点半了,大家都以为会议要结束了,谁知黄敬祖忽然话题一转,说到了工作的事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放春节假了,但我还要强调一句话,干工作就要绷紧一根弦,不能三心二意。要把工作干踏实,不能模棱两可,尤其是向上级和相关部门申报材料必须要弄清楚,当然更不能撒谎欺骗领导。县长慰问那天发生的事,就是一个例子,是谁我就不说了。就因为那件事,我们成了各部门的笑话。其他人也要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。但我们要反思,尤其当事人更要反思,反思如何做一个踏实工作的人,诚实守信的人。”黄敬祖说着,眼睛狠狠瞪了楚天齐一眼。

    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,这是楚天齐现在心里的真切感受。黄敬祖说的就是自己,是明显的指桑骂槐,在场众人也是心知肚明。但黄敬祖的一句“是谁我就不说了”,连自己辩解的机会都给封死了,自己如果还要解释的话那就叫不打自招了。而且黄敬祖说的明白,“大过年的,留个面子。”如果自己还要解释的话,那就是自己不识好歹、不要面子了,同时也成了不给书记面子了。

    自己给县里送报告的事,你黄敬祖也知道呀。第一次送报告还是乘书记专车去的,当时黄敬祖也在车上,只是自己去政府办的时候,黄敬祖没有跟着罢了。而且在自己第一次拿出报告的时候,就是报给的黄敬祖,那时候乡长还没到位。后来黄敬祖还在上面签了意见,自己才报给的宁乡长,因为这件事,宁乡长当时还对自己有过误会呢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楚天齐。楚天齐明白,黄敬祖就是故意这么做的,他在大家面前埋汰自己,而自己又有苦难言。同时黄敬祖既小小的收拾着自己,也是在警告其他人:跟我黄敬祖做对,没好果子吃,姓楚的就是例子。

    哎,虱子上脚面——不咬人,它隔应人。就当他是一只虱子吧,楚天齐心里这样想着,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要嘻皮笑脸,要有一个正确的态度,不要在错误的道理上越行越远。”黄敬祖的话及时响起。

    真他妈*的,还没完没了了,楚天齐心中暗骂着,急忙收敛了笑容。他刚要做出一副沉痛的表情,一想,算了。那样的话,说不准又会被扣上“态度消极,对抗组织”的帽子了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过春节了,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,祝大家新春快乐、身体健康、合家团圆、万事如意。”黄敬祖说着,还带头鼓起了掌。待掌声停歇,才说了一声“散会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松了一口气,下意识的抬起头。此时已经起身的黄敬祖也正看着楚天齐,而且还向他露出了那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到黄敬祖那阴森的笑容,楚天齐心中就是一扑腾,暗骂道:真是他妈*的阴魂不散。然后急忙低下了头,直到黄敬祖走出会议室才抬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最后一个走出会议室的,他心情很低落,昨天的好心情荡然无存。就在春节前的最后的短短几天里,心情经历了一次由满心欢喜到极度郁闷的“过山车式”感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刚刚回到办公室,还没坐下,电话就响了,他伸手抓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过来一趟。”话筒里传出宁俊琦的声音,不等楚天齐答话,对方已经挂掉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怎么不说?”楚天齐虽然心里这么想着,但还是带上房门,向乡长办公室赶去。

    乡长办公室的门半掩着,楚天齐敲了一下门,里面传出宁俊琦的声音“请进”。楚天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把门关上,坐到这来。”宁俊琦用手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,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依言关上门,坐了过来。

    坐在办公桌后的宁俊琦,面色平静,说不上严肃,但也没有一丝笑容。她先是打量了一番楚天齐,这才缓缓说道:“近一段工作不顺?还是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“乡长,还行吧。”楚天齐犹豫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准备讲吗?非要等喝醉了再说?”宁俊琦看着楚天齐的眼睛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”楚天齐脸一红,略一思考,说道,“好吧,我说一下。我感觉他不会善罢甘休,一是对我不会放过,二是对种菜的事不会死心。自从那次会后,他就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,这倒没什么,而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,他总是对我露出那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笑,感觉阴森森的,让我有一种‘怕’的感觉。我是不是有些太软弱了?”

    “你那不是怕,而是‘爱’。”宁俊琦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爱?”楚天齐对宁俊琦的说法感觉很新奇,但还是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明白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