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四十五章 冲突后遗症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回到办公室,先给自己沏了一杯茶放在桌上,然后开始想着今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楚天齐有几个没想到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黄敬祖推进全面种植的决心这么大,不惜明知风险超大,却仍义无反顾、勇往直前。没想到他对自己态度变化这么大,从极力示好到绝情打压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更没想到他会对自己接连祭出杀招,看来他是早有预谋,但自己却并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黄敬祖为什么要对自己下狠手?究竟是自己得罪了他而不知情,还是另有什么隐情?是他在替别人出手,亦或是他本身也是受人指使,身不由己?

    不管黄敬祖是出于什么原因,但从今天出手的狠辣程度看,他绝不会善罢甘休的,自己要随时小心才是。

    这让楚天齐很头疼,他头疼的并不是防着黄敬祖这件事情本身,也不是因为黄敬祖的狠辣。他头疼的是,这些事情会牵扯自己很大精力,而用这些精力却可以做很多有益的事情,可现在却被这么消耗浪费了。

    如果人们少一些不必要争斗,而是多为国家、社会、甚至人类做些有益事情的话,那将会是多大的财富啊!

    想法是美好的,但却是不现实的。如果世界真像楚天齐想的那样的话,就不是世界了。楚天齐尽管已经工作三年多,从政也一年多了,但他有时的想法却很单纯。这是他一种不成熟的表现,也是他秉性善良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残酷的现实会让他尽快丢掉一些幻想,理智而客观的看待自己及身边的一切。

    说起来,楚天齐也才二十五岁,现在的他已经比很多同龄人成熟多了。但因为所处环境的差异,他不得不尽快更成熟、更理智,否则自己就会被急速转动的时代巨轮所抛弃,甚至会被挤压得粉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也没想到宁俊琦会这么支持自己。对于宁俊琦在工作上对自己支持,楚天齐是有自信的。但却没想到,她为了支持自己,会抢着去挑战黄敬祖,去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宁俊琦这种不计后果的帮助,让楚天齐非常感动。感动得他心中暖流涌动,不禁慨叹道:“这才是知己,愿为自己两肋插刀的知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的宁俊琦,也是感慨颇多。

    今天黄敬祖抛出全面种植芹菜议题,自己并不感到奇怪。奇怪的是,黄敬祖对自己和楚天齐的不赞同会反应那么强烈,强烈到对楚天齐痛下杀招,更残忍的还是用钝刀折磨。

    其实关于黄敬祖想要全面种植的事,宁俊琦也和楚天齐多次探讨过。参照相关数据,依据乡里及农民现状,比照相关案例,并结合多次的探讨、分析,二人得出结论:今年不适合全乡全面种植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想找合适的机会,在私下向书记建言,从而阻止今年全面种植。结果近期事情很多,加上黄敬祖经常不在乡里,所以这件事也就搁浅了。

    从内心来说,她觉得黄敬祖到时候应该会听进去一些建议的,到那时他自然也就不会再提议全力种植了。反正只要不经过会议讨论,这件事肯定就不会实行的,也不用着急。所以,她也就没把这件事当做急事去跟进。

    可黄敬祖的心思却不是这样的,他想的是必须促成此事,促成此事就意味着离副处的位置更近了一步。那么越早定下来就越好,那样会给前期准备、种植等留下充足的时间。在他心里,这件事就是十万火急的事。

    正因为两人对此事的急切程度不同,才让本来平静的会场,忽然在短期内聚集了大量的*,从而产生了极大的震撼力。

    一开始,宁俊琦并不想赤膊上阵、和黄敬祖真刀真枪的干。她一开始提出反对意见,就是想让黄敬祖暂缓此事讨论,待会后她会第一时间和他私下沟通。所以,她一直任由事情的发展,也用眼神阻止楚天齐不要轻举妄动。她想用一种温和的手段来阻止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事情的发展超出了预估,就在她的温和办法还没有成形的时候,黄敬祖已经向楚天齐连连出招。此时,宁俊琦觉得温和的手段已经不足以阻止黄敬祖了,所以,他果断的出了手。而且上来就用了狠招,提到了她本不愿意在黄敬祖面前提起的人——前任乡长。这个名字是黄敬祖极力回避和忌讳的,果然她一提出后,黄敬祖的气势明显就弱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想法也和自己一样,二人巧妙配合,借用黄敬祖“民意”的说辞,成功来了一招“以眼还眼,原物奉还”。让黄敬祖用以借力的所谓“民意”,成了捆缚他黄某人的绳索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为什么要替楚天齐强出头,宁俊琦自有理由。首先,他认为楚天齐是一个一心为民办事的人,就冲这一点她觉得有义务维护这样的下属。其次,她见黄敬祖出招凌厉,担心楚天齐难以应付,恐他最终妥协,那将是最糟糕的事情。再次,她担心楚天齐没有太过硬的后台,而自己却一点都不惧黄敬祖。最后一点,他觉得楚天齐现在刚刚进步,而且还带着光环,这些都来之不易。

    即使有这些理由,也不足以让宁俊琦引火烧身、迎着枪口而上,而且这些理由都是基于对楚天齐关心才成立的。

    其实让她奋不顾身的理由很简单,就是她已经有了对他超出一般关心的关心和牵挂。而她没有意识到,或是已经意识到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次总结会上发生的事情,以核裂变的速度传播、变异着。在青牛峪乡产生的震动,也不亚于核爆炸产生的冲击力。

    当时参会的人,可是好多年没见过党、政主官这样的直接冲突了,有的人在以前干脆就从来没见过。官场争斗由来已久,包括最基层的乡镇也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有时争斗的强度和烈度要远远超过这次,但那些多半都是私下进行,或者是心知肚明而不点破。比如,今天乡长写了书记的告状信,等明天上级调查时还故作无辜的关心书记,这就叫杀人不见血。

    而这次总结会上的事情和平时的不同在于,书记直接说必须要搞,而乡长和主管乡长却说坚决不同意,这是直接对着干呀!这就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尽管乡里的工作人员,知道这是坚决不应该谈论的事情,可越是这样,人们越是好奇。总有人关住屋门在悄悄议论,当然还必须有一个人站在门口,边参加议论边放哨。笑话,这要是被书记或乡长任意一个听着的话,那都会吃不了也兜不走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意思的不光是这些,民间谈论更多的是经过演绎的版本:女组织委员支持男书记,女乡长支持男副乡长,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?争斗的原因真像说的那样,是为了工作吗?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,八成还是男、女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了,是你说的那样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什么呀?他们不是有男有女吗?我说男、女关系有错吗?是你想歪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真能狡辩,明明是你瞎说的,现在还装成没事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告诉你们啊,可不能随便议论当官的。要是在古代的话,说不准就杀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古代呀。再说了,他们听到了也没什么。如果他们不是男女关系,再说也不会给他们说成真的。如果他们是男女关系的话,还怕别人说吗?”

    “横竖都是你的理,你总是常有理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各种演绎版本漫天飞舞,实际上这就是那次冲突的后遗症。这可是各位当事乡领导始料不及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也听到了一些议论,但他无心理会这些。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对自己工作的查漏补缺,这本身就是自己的工作内容,必须要做。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他要防着黄敬祖的报复。

    通过这次的事情,楚天齐算是彻底知道了黄敬祖是怎样一个人。黄敬祖能屈能伸,既能做出上门送电脑那种故意示好的事情,也能做出钝刀子杀人的事情。这次事情发生已经有五、六天了,黄敬祖见到自己的时候,仍然可以像以前那样和颜悦色,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。这让楚天齐更加认识到了他的可怕,可能黄敬祖就是要给自己这种心理压力,用以震慑和警告自己吧!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黄敬祖既然能在毫无征兆,而且似乎毫无恩怨可言的情况下,只是为了自己的政绩,就发动了攻击。那他下次的攻击,恐怕就更加雷霆万均了,也或者是杀人与无形了。这次,自己和乡长让他铩羽而归,他能咽下这口气吗?要是咽下的话,那才是见鬼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动过主动向黄敬祖修好的念头,但随即就否决了,这种想法太天真了,这就好比是乞求狼不吃肉一样困难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要时刻防备着黄敬祖的攻击。他不知道对方会从哪里进攻,但是自己的工作却是极有可能被攻击的方面。一旦工作出现失误或是错误,那就等于是自己上门送死了,因为对方是自己的领导,监督自己的工作那是天经地义的事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给各分管部门开了会,要求他们对各自的业务进行梳理,分门别类列出条目,并进行标注。待他们这些工作完成后,会集中时间一起进行讨论,总结经验、吸取教训,安排下一步工作。他自己也没闲着,一直也在梳理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