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九十章 重温大学生活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经过姜教授给大家做的简单介绍后,众人对于接下来的学习充满了信心,对参加课题组的实践充满了期望。

    众学员在课题组的实践活动开始了,果然如姜教授所讲的那样,学员们所接触到的知识都是经过课题组高度概括、汇总而得,信息量非常大。饶是楚天齐、杨崇举、陆勇等直接在基层一线从事农业、农村、农民工作的人,还必须认真去听、去记,否则都容易遗漏知识点。像是肖婉婷、岳佳妮这样,接触农业工作较少的人,学习起来就非常吃力了。但大家都很珍惜这短暂的大学生活,都在非常努力的学习着这些异常宝贵的知识。

    针对学员中,相关基础知识参差不齐的情况,姜教授适时调整了教授方式。对那些平时接触农业工作较少的学员,专门减少了知识量的传授,他们这才勉强跟的上。

    在参加课题组的学习、研讨过程中,大家并不只是接触干巴巴的数字、枯燥的案例。同时还会观摩一些视频专题片,参观课题组试验基地,参加课题组一些问题的讨论。因此众人的时间被安排的满满当当,白天参加课题组组织的学习,晚上的时候,大家就要消化这些知识点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到课题组后,可以和恩师姜教授多一些接触,谁知除了见面多几次外,没有一点富余的接触时间。白天的时间,姜教授要忙的多,既要组织整个课题组的正常运行,还要应对组里的一些问题,更要为一些学员解疑答惑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众学员还不敢总是向姜教授请教。经过两天的接触,大家发现这位大专家并不像想象的那样高高在上,而是非常和蔼可亲,于是纷纷向其讨教。

    这天,肖婉婷向姜教授请教:“姜教授,我们学习的知识量非常大,有些更是一时难以理解。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,可以随时向您请教吗?”

    姜教授肯定的说道:“当然可以。如果你们觉得内容太多的话,还可以适当给你们再减少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姜教授,千万不要减少。”肖婉婷急忙说道,“能听到您和各位专家的讲授,做您几位教授的学生,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您几位传授的知识更是千金难买。我可不愿意到手的‘黄金’再让出去。我们不嫌内容多,只是在课下想请教的时候,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您和各位专家。”

    姜教授被肖婉婷有些俏皮的话给逗乐了,于是笑着道:“这位肖同学提的问题很现实,有些知识点只在课上确实很难理解透彻,但在课外又很难找到我们,因为我们也要有休息,也要处理一些个人事务。这该怎么办呢?”姜教授边说,边像孩子似的用手轻轻敲击着头部。

    看着姜教授一副为难的样子,岳佳妮和肖婉婷对望了一眼,说道:“姜教授,您也不用为难,确实我们不应该把您几位的课下时间也占用了,我们可以尽量在课上的时候请教,实在不行的话,也可以在以后找机会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岳佳妮同学,你这是在体谅我们吗?我怎么听着像是批评呢。”姜教授以玩笑的口吻说着,然后轻轻一笑,“其实我早已想到这个事情了,并且已经做了一些安排。在课下的时候,如果找不到我们的话,可以向那几位从事乡镇工作的同学请教,我发现他们对这些内容的掌握比较快,理解的也非常透彻。尤其是楚天齐同学,他跟着我的时间较长,在他上大学的时候,已经参加我的课题组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。”肖婉婷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他学员也很高兴,同时非常喜欢这个幽默的老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姜教授的推荐,楚天齐、杨崇举、陆勇等人忙了很多。不光要温习、巩固自己学习的内容,还要临时充当好多学员的老师,应答他们的提问,为他们解惑。但大家并不觉得累,反而心里特别感谢姜教授,知道这是他老人家对大家高看一看,给大家巩固、加深理解的机会。

    尤其楚天齐更是成为其他学员争相请教的对象,肖婉婷、岳佳妮几乎会一直向他请教到晚上十一二点,其他好几位学员也是见缝插针的向这位年龄小的“师兄”讨教。楚天齐每天晚睡早起,感觉身上多少有些累,但他的心里却一点也不觉得困乏,反而非常高兴和兴奋,充分享受着这种“累并快乐的感觉”。

    虽然每天休息很晚,可楚天齐却一时难以入睡,因为他还在想着一件事。从上次给宁俊琦打完那个电话后,已经两周多了,可宁俊琦还是没有来看自己。他知道她肯定是很忙,走不开,但还是会有一些失望。宁俊琦也理解楚天齐的心情,因此在通电话时,也会适时向他解释爽约的事。每当这时,楚天齐只得善解人意的说声“没事,你先忙”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里非常希望宁俊琦能来看自己,能和自己在党校院里走上几遭。这不光是因为他想她,更重要的是他要让肖婉婷、岳佳妮二人明白,自己已经是“名草有主”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能感受的出来,肖婉婷和岳佳妮都对自己有意思,只不过表现的方式有所区别而已。肖婉婷是那种直接表露、穷追猛打的劲头,而岳佳妮是那各含蓄但却浓烈的方式。尤其是肖婉婷见根本没有女孩来看楚天齐,她认为楚天齐那是随便杜撰出来的“女朋友”,对他的追求更是浓烈。

    在党校的时候,肖婉婷经常邀请他晚上散步或是周末一同出行。对于她周末的邀请,楚天齐一概找理由拒绝,尽管自己的理由有些牵强,但她拒绝的很干脆。对于在党校院内散步的事,他也总是尽量找理由推掉,但还经常会在校园广场或是路上“不期而遇”。每当这时,他只能和她同行,总不能直接跑掉吧,那样也太不像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参加河西大学课题组后,肖婉婷更有了找楚天齐的理由——请教,而且她也确实在请教。楚天齐知道,她的请教至少有一半是借口,但他却不好回绝,只能耐心的向她讲解。而这时,她看似在认真的听讲,但却让楚天齐很是不适应,因为她那美丽的大眼睛总是一直盯在自己的脸上,一副花痴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只是肖婉婷,就连岳佳妮也似乎变了。自从到河西大学后,岳佳妮也是经常找楚天齐,只不过她在向他请教时,不是死死的盯着他,但却也好似在充分享受着,享受着这份和他相处的甜蜜。

    让楚天齐有些奇怪的是,肖婉婷和岳佳妮都对自己有好感,按说是“情敌”,应该对立才是,但她们二人却相处的很好。楚天齐不禁心中意*:难道是我的人格魅力爆棚,所以他们二人才相处的这般友好?怪不得封建时代好多人的三妻四妾能和平相处呢,看来还是主要取决于男人的人格魅力啊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不禁好笑,笑自己的“无耻”。

    每当这时,楚天齐就更会想念宁俊琦,想让她及时出现,以免让肖婉婷、岳佳妮产生误判,从而产生不必要的误会。也想面对面和宁俊琦解释一下这些事情,他可是害怕类似岳婷婷那样的事情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,已经十二点多了,肖婉婷还在缠着楚天齐,向她“请教”,而且请教的好多问题都是以前问过的。楚天齐觉得她在故意磨时间,便说道:“肖婉婷,时间不早了,你该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肖婉婷看了看广场上或走或站的对对男女,说道:“你看还有那么多人没休息,时间还早。再说了,我也不睏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真是佩服肖婉婷“指鹿为马”的本事,广场上的那些男女,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在谈恋爱,怎么能和他们比时间呢?再说了,她这不是明摆着把他俩等同于那些痴心男女了吗?于是,他打了一个哈欠,说道:“你累不累我不知道,反正我是睏不行,要回去休息了。”说着,就要走开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楚天齐,你这根本就是在应付同学。姜教授曾指示说‘不论何时都可以向他请教,更可以向你楚天齐请教’,他亲口承认你是他的‘得意高徒’。为此,全班同学都在夸你,都说‘名师出高徒,果然名不虚传’。我今天才知道,原来你是浪得虚名,等我有机会一定要问问姜教授,他老人家是不是看人看走眼了。”肖婉婷振振有词的说道。

    明知道她是胡搅蛮缠,明知道她是用言语讹诈,但楚天齐也担心她万一向姜教授问出不合适的话,只好做了妥协:“这么吧,那就再延长半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时间有点短,干脆就到凌晨一点吧,怎么样?”肖婉婷讨价还价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一下时间,离一点钟还有四十多分钟,于是不再斤斤计较,便说道:“一点就一点,到时可不许耍赖。”

    “谁耍赖了?谁要是耍赖,就是小狗。你也不准提前离开,好不好?”肖婉婷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,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,而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继续向前走着,此时,肖婉婷已经不再“请教”学习的事,而是转而问起了他的事情。当他提出要走时,她马上就说他在耍赖。他们的这些争辩,落在身旁人的眼里,完全就是“小两口”在打情骂俏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