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大好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此时,楚玉良还是那样平静的躺着,唯一的不同就是眼睛是睁着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以为自己是看花眼了,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,大步跨到父亲躺的地方。这次他看清楚了,没错,父亲就是睁着眼睛呢,而且眼珠还转了转。

    为了验证自己不是做梦,楚天齐在手背上用劲掐了一下,顿时疼痛感传来,这不是楚。

    “爸,爸,你醒了。”楚天齐顿时声音哽咽,大声的叫喊着。

    “狗儿,狗儿,你说什么?”母亲尤春梅呼喊着,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,楚礼瑞和楚礼瑞紧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妈,妈,我爸醒了,我爸醒了。”楚天齐用手拍着炕沿,激动的说着。

    尤春梅几步跨了过来,她看到了楚玉良睁着的双眼,和脸上的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顿时,“老楚、爸、爸”的喊声响起,紧接着屋里一片哭声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,电视剧是这样的,应该是姥姥抱着姥爷的头,喊着‘你醒来了,你终于醒来了’”。看着众人哭笑不停的样子,妞妞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妞妞的尖锐声音,大家才停住哭声,放开了互相搂着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老楚,老楚,你终于醒了。”尤春梅看着楚玉良说道,“你,你认识我们吗?”

    楚玉良盯着尤春梅看了看,什么也没有说,也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“爸,你不认识我们了?”楚天齐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楚玉良又盯着楚天齐看了很久,终于吐出了两个字:“天——齐”。

    “爸,你认识我了。”说出这句话时,楚天齐泪水再次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爸,我是礼瑞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是礼娟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循着声音看向楚礼娟和楚礼瑞姐弟二人,盯了许久,眉头皱了起来,似乎也在尽力想着,但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。这让姐、弟二人顿时失落不已。

    “快,把饭桌摆到这屋来,让你爸看着我们吃饭。现在你爸能认识狗儿,很快就会认识我们了。”尤春梅边擦眼泪边吩咐道。

    听到母亲的安排,姐弟三人迅速把饭桌搬到了西屋,连同酒、饮料、碗筷一同拿了过来。凉菜拍黄瓜、凉拌绿豆芽也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很快,透着香气的煮猪骨头上了桌。紧接着炒黄花、炒豆角丝、香肝西芹、干炸小黄鱼也陆续摆了上来。

    母亲尤春梅一直坐在炕沿上,守着父亲楚玉良,只到所有菜品全都上了桌,才松开楚玉良的手,坐到饭桌上。

    桌上的酒杯、饮料杯都已经斟满,每个人脸上都荡漾着喜悦的笑容。

    尤春梅从桌上拿起一杯白酒,看了看躺在炕上的丈夫,目光从桌上众人脸上扫过,哽咽着说道:“老楚,孩子们,今天是大喜的日子。是全国人民普天同庆的日子,更是我们家大喜的日子。你爸醒了,这是苍天有眼啊!他现在能认识狗儿,相信过不了多久,就能认识我们所有的人了。我平时不喝酒,也不会喝酒,今天我要用你爸平时喝酒的酒杯喝一杯。孩子们,都端起杯来,感谢苍天让你们的爸爸醒来,也祝愿他身体尽快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姥姥,怎么不代表我呀?”妞妞抗议道,“第一个发现姥爷醒来的可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怎么把我们家的功臣、小公主给忽略了。”尤春梅俯身摸着妞妞的脸蛋说道,“妞妞,你自己说吧,准备说什么呀?”

    妞妞站在椅子上,想了想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祝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。”众人都是一楞,随即明白了,这是父亲楚玉良每年喝第一杯酒时说的话。妞妞接着说,“妞妞祝姥爷身体健康,祝姥姥、姥爷白头携老。干杯。”

    “干杯”,众人齐声响应,干了杯中酒或饮料。

    整顿饭吃的其乐融融,大家尽情的吃着、喝着、笑着、哭着,以表达来自内心深处的喜悦和激动,并倾吐多日来内心的苦闷和压抑。

    在七点多的时候,大家吃喝完毕,楚礼娟开始洗涮碗筷杯盘,尤春梅坐在炕沿上陪着老伴说话。

    “大舅,我们去放鞭炮吧。”妞妞提议道。

    听到妞妞的提议,楚天齐兄弟俩几乎异口同声的道:“对,放鞭炮,庆祝父亲醒来。”

    很快五挂大地红鞭炮,和十个“二踢脚”炮被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点着香烟,一人手拿一个“二踢脚”,用香烟点着了引捻。随着引捻“滋滋”燃烧的声音,“二踢脚”从手中蹿出,接着“咚——咔”、“咚——咔”声响起,两个“二踢脚”已经在空中炸响。

    躲在房沿下的妞妞,跳起脚喊着:“好啊,好啊,过年喽!”

    很快,十个“二踢脚”全部在空中炸响。紧接着五挂大地红鞭炮被点燃,霎时,“噼啪”声响成了一片,小小的农家院里炮屑飞溅、烟雾升腾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,这么早就放鞭炮?走到半路就听到了。家里又添什么喜事了?”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透过渐渐稀薄的烟雾,楚天齐看清了说话的人,正是村主任柳大年,后面跟着柳文丽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迎了上去,喜悦的说道:“大年叔,真有喜事,我爸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爸醒了?”柳大年抓着楚天齐的胳膊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爸醒了。”楚天齐点着头确认道。

    柳大年一下子松开楚天齐的胳膊向屋里快步走去,跟在身后的柳文丽嘴里喃喃着“大叔醒了,大叔醒了”。楚天齐哥俩稍一迟楞,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西屋门口,门帘一挑,柳大年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,差点和楚天齐哥俩撞到一起。他边走边念叨着:“楚大哥醒了,楚大哥醒了。”

    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,柳大年已经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柳文丽正坐在炕沿上,和尤春梅守着楚玉良在闲聊。

    “文丽,大年叔是怎么了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柳文丽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我爸进来后,到大叔这儿看了一眼,就出去了,谁知道他怎么了?要说他今天也没喝多酒呀。”说完,继续和大家一起聊着天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有十来分钟,村里大喇叭忽然传出了声音:“大家注意了,大家注意了。有一个好消息,有一个好消息。咱们村楚玉良大夫醒了,楚玉良大夫醒了。”

    一遍播完,下一遍接着播起,正是村主任柳大年的声音。足足播了有五、六遍,大喇叭才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大喇叭声刚刚停止。“咚——咔”、“咚——咔”的“二踢脚”声音、“噼噼啪啪”的鞭炮声就响了起来,天空中不时出现“滋——啪”的“闪光雷”炮的声音。

    忽然,一点亮光在空中炸响,并且马上幻化成一朵盛开的“菊*花”,在漆黑的夜空是那么耀眼和美丽。很快,一朵朵的“花朵”在空中爆响,一簇簇的“图案”在空中闪过。

    花炮的响动和身影在天空中还在不时出现,院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。很快,一群人进了院子,当先领头的正是柳大年。

    “天齐,大家听说楚大哥醒了,都想过来看看。你看人太多,也许要打扰楚大哥休息。要不这样,进去几个人代表着看一下,其他人都在院里等着。”柳大年进院就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了点头,向院里的上百号人深深的鞠了一躬,声音哽咽的说道:“谢谢。”他的腰弯的很低,过了很长时间才直起了身。

    众人注意到,此时的楚天齐已经泪流满面,这是喜悦的泪水、感动的泪水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楚礼瑞带着几名乡亲从屋里走了出来。走在中间的柳三爷,胡须抖动着,来到楚天齐面前,握住他的手,连声说道:“老天有眼,老天有眼,好人有好报啊。”

    柳三爷松开楚天齐的手,来到院里众人面前,大声说道:“乡亲们,柳家的子孙们,楚大夫已经彻底醒了,相信很快他就能彻底恢复了,就能为大家服务了。大家回去吧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柳三爷的话,人们转身向外走去。楚天齐、楚礼瑞兄弟急忙向众人鞠躬致谢,连连说着:“谢谢大家,谢谢乡亲们。”

    乡亲们走了,包括柳大年父女也走了,坐在炕沿边的楚天齐,看着清瘦的父亲,不禁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大年夜,众乡亲把本来准备初一起早响的炮,进行了提前燃放,是用这种方式庆祝父亲醒来。众村民大年夜,纷纷来家里探望父亲,这份情意既纯朴又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明白,村民这么做是以一种朴素的方式在表达对父亲的敬意。父亲在平时行医过程中,不但救死扶伤尽着医生的本职,而且经常扶危济困,免费甚至倒贴钱治疗。

    有时虽然只是两、三块钱,但对于病人来说,却是楚大夫无私的救了自己的命,救了自己的急。虽然只是免收两、三块,但经年累月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。尤其是对于一个抚养三个孩子,夫妻二人又是一个常年有病、一个脚上有残的家庭来说,这无异于给本就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正是父亲楚玉良,那看似微不足道,却又实实在在的为他人做的事,才让他在人们心中印上了“善良”、“正直”等印迹。大家用提前燃放炮竹和到家探望方式,来表达对楚大夫的关心,是因为他们都认定楚大夫是一个“大好人”。

    做好人不难也难,不难是因为谁都可以当好人,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嘛!说难是因为好多人都没有坚持一直做好人。

    做好人难,做大好人就更难。但楚天齐仍然坚定的要去做一个大好人,同时更坚定的要做一个好官,哪怕前方千难万险,他也要勇往直前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