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七十七章 难道是他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中午是在楚天齐家吃的午饭,主食是白面饺子和米饭,菜有肉炒黄花菜、芹菜炒香干、大蒜烧木耳、素炒土豆丝,还有一些肉罐头。楚礼娟手艺很好,饭菜做的很香,要比政府食堂的好吃多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吃了一碗多的饺子和半碗米饭,菜也吃了好多,她都感觉肚子很撑了。要怪只能怪饭菜做的太香,而且主人家太热情了。尤春梅只怕宁俊琦吃不饱,一个劲儿的给宁俊琦夹饺子和菜,要不是楚天齐帮忙的话,宁俊琦是怎么也吃不完了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时,在东屋坐了两桌,炕上一桌,炕下一桌。柳大年和柳文丽也参加了,柳文丽是被宁俊琦和楚天齐邀请的。柳大年是去请乡长到自己家里去吃饭,结果乡长留在了楚天齐家,他于是就留下来和乡长一起吃饭,并把家里准备的香肠、肉罐头等拿来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吃完中午饭,在走之前,宁俊琦又到了西屋。当楚玉良再次见到她时,还是说出了那三个字“你姓李”。对于楚玉良一个劲儿的说胡话,楚家人感觉非常不好意思,尤春梅更是对宁俊琦不时说着“宁姑娘见笑了”。

    与大家告别后,宁俊琦、楚天齐坐着二一二车,返回了青牛峪乡政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刚进到自己办公室坐下,杨大庆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,有几件事向你汇报一下。”杨大庆坐下就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向杨大庆点点头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杨大庆开始汇报:“春节前,我向各村村主任讲了成立农村经济合作社的事,让他们向村民做宣传、动员,从这几天反馈的情况看,不太理想。首先,好多村领导对这个事不积极,尽管他们说了很多理由,但我感觉他们主要是担心合作社实行成员平等的民*管理方式,会对他们现有的权利和权威产生冲击。其次,好多村民把这个合作社等同于几十年前的人民公社,甚至有人说是‘大锅饭’、‘大食堂’,说这是倒退,不看好这个新事物。第三,好多村民包括有的村干部,他们认为有些事情就应该是政府替他们做,他们就等现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意料之中的事,也怪不得他们有这样的想法,他们主要是没有看到成立这个组织的巨大好处。就拿七个种菜村来说吧,他们去年就是按乡里的要求去做,不但省事还省心,而且赚的钱还不少。所以,他们就习惯于再等这样的‘好事’,只是他们不知道这种方式存在着的很多弊端。”楚天齐平静的说,“就是心里再急,我们也不能操之过急,毕竟这需要他们自愿。这样吧,你先从这些村里,选态度积极的村,鼓励他们先成立起来,一旦有人带头,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庆点头道:“好的。”然后接着道:“药材销售的事,我也做了一些工作。我通过同学、朋友掌握了一些信息,但要想找到收货方,还是需要出去找一找,并到相关企业实地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话头说道:“我也有这个想法,这几天我也托人做了一些调查。我准备在近几天去一趟‘北国药都’邳州,原打算咱俩一块,现在既然事情紧急,我就先自己去一下。你还有别的任务,你要和宁乡长去省里,跟进有机蔬菜认证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好。”杨大庆用失落的语气道:“本来还想和楚乡长一起出差呢,看来只能以后了。我什么时候去省里?”

    楚天齐哈哈一笑:“和乡长去省里不是更好吗?我只是去一个小地方罢了。等乡长去县里开完人代会,你们就出发,我也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楚乡长我汇报完了,您还有什么事吗?”杨大庆礼貌的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挥挥手说道:“没了,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杨大庆答应一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俊琦回到办公室后,就一直没有闲下来。先是郝晓燕来汇报工作,接着又接了几个电话,最后又是准备给县政府的文件。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忙完了手头的工作。

    她靠在椅背上,舒展了几下*身体。想着今天发生过的事情,尤其是在楚天齐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楚天齐家的基本情况和自己估计的基本相符,一切都是普通农家的样子。房屋、院落陈旧但很干净,家人淳朴而又热情,饭菜是家常便饭但很可口。只是楚玉良三次对自己说到“你姓李”,让她产生了联想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家人都认为楚玉良在说胡话,因为楚玉良和宁俊琦从来就没见过,而且人家本来就姓宁,可他偏偏说姓李,这不是胡话又是什么?

    可宁俊琦却感觉楚玉良的话不是胡话,因为“你姓李”这句话可能是对的,宁俊琦是随的母亲的姓,她的父亲就姓李。而且自己和父亲又有很多地方长的比较像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和爸爸才来到河西省不到五年,而且也从来没有听爸爸说起过在当地有这样一位朋友。但从楚玉良说话时的语气和眼神看,分明是认定了“你姓李”这句话的,难道说这个楚玉良还有另外的身份?难道……

    宁俊琦越想越乱,干脆插好屋门,走进套间卧室,又把卧室门也关上,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了,里面传出一个和蔼的中年男子声音:“琦琦,怎么想起给爸爸打电话了,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爸爸帮忙啊?”

    “爸,我想你了,给你打个电话还不行吗?给你打电话勤,你说会影响工作。给你打的少,你又怪罪。今天给你打过去吧,你还以为我在求你办事。”宁俊琦撒娇道,“老李同志,你思想不要这么复杂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电话对面的“老李”笑了起来,“琦琦,看来让你去基层工作就对了,这才多半年,你就有了这么大进步。爸爸的一句话,就引出了你这么多的感慨,说明你考虑问题更全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是夸我呢吗?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在说我碎嘴呢?”宁俊琦继续撒娇道,然后“嘿嘿”一笑,说道,“爸爸,和杨阿姨谈的怎么样了?妈妈已经不在这么多年了,你也应该抓紧啊。毕竟也快五十的人了,有个伴陪着,我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琦琦真懂事,还惦记着爸爸的事。不着急,顺其自然吧。再说了,不是还有你陪在爸爸身边吗?”老李的语气看似平静,其实也透着激动,女儿长大了,现在都开始操心父亲的事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轻叹了一声:“哎……爸,这些年,你又当爹又当妈的,把我拉扯大,多不容易呀。我现在又不能常陪在你身边,你肯定非常孤独,有个伴陪着就好多了。再说了,我也不可能一辈子陪在你身边呀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的事,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老李语气轻松的道,“听你的口气,你是不是有了中意的了?”

    “爸,你又来了,我还小呢,要以事业为重,这可是你教导的。”宁俊琦难为情的说道,然后转换了话题,“有一件事,我需要和你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说来听听。看看琦琦说的是什么国家大事。”老李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爸,严肃点。”宁俊琦回道,“我今天遇到一件事,有点奇怪。上午有一个病人,指着我说‘你姓李’,连说了三次。他们家人都认为他在说胡话,可我看他的眼神,听他的语气,感觉他说话时挺正常的。另外,舅舅他们不都说我的鼻子和眼睛像你吗?会不会他认识你呀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老李的语气也郑重了起来,“我们才到河西省四年多,全省也就有数几个人知道咱们的关系,别人不应该知道呀?对了,他叫什么?是做什么的。长的什么样?”

    宁俊琦不加思索的道:“他叫楚玉良,是沃原市玉赤县青牛峪乡柳林堡村里的赤脚医生,长的挺瘦,有两道剑眉。对了,他有一只脚没有脚趾头。”

    听完宁俊琦的话,对方没有什么动静,过了一会儿,才传来老李的声音:“不认识,印象中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人。大概是说胡话吧,对了,你说他是一个病人?”

    “嗯,爸,我总觉得他说话时很正常。他是为了救一个人,而上山去采药,结果从山上摔下来了,磕到了头。因为失血过多,医院费了很大劲才抢救过来。后来就出了院,人还一直昏迷,听说还经常说胡话。在大年三十那天醒了过来,现在能认识他们家的人了。”宁俊琦说着楚玉良的情况,“对了,爸,在他的头部取出了一块弹片,高副院长说这块弹片至少有三十多年了,高副院长就是你说的小高。”

    话筒里再一次没了动静,只能听到里面传出的呼吸声,呼吸声很重。过了很大一会儿,才传来老李似乎有些疲倦的声音:“琦琦,我实在是想不起来,等我下来再想想。时间不早了,你也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爸爸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父女互道“再见”后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电话的另一头,老李手里还兀自拿着手机。女儿电话中说的几个词语,让他的心里翻起了波澜。

    姓楚,头上有弹片,知道女儿姓李。“难道是他?”老李自言自语道,一个人的形象出现在脑海。

    “不能,他不是已经死了吗?再说了,名字也不对,一只脚还没有脚趾头。可能就是巧合吧?大概那个病人的记忆中有另一个老李吧。”老李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但同时另一个疑问又升了上来:一个赤脚医生脑袋中会有三十多年的弹片?这又怎么解释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