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下了他的枪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话音刚落,几名女孩走上前来,其中就有肖婉婷和贺平,说话的是肖婉婷。

    三名年轻警察面面相觑,于晓光急的再次喊道“带走”,三人只好再次向前。可是,有两名女孩已经挡在楚天齐面前,正是周仝和岳佳妮二人。

    于晓光看着眼前情形,大吼道:“怎么,你们要暴力抗法不成?那就休怪我们按条例执法了。”说着,把手伸向腰间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要动用武器?现在你已经是知法犯法了,难道还要继续错下去吗?”周仝盯着于晓光道,“如果你一旦拿出不该拿的东西,恐怕你就该脱这身衣服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敢威胁警察?”于晓光再次咆哮道,但终究没有拔出手枪,而是把头转向董设计,“董校长,这就是你们的学员?太无法无天了。现在我们要把他们三人全部带走。”

    董设计没有回答于晓光的话,而是对着周仝道:“这位学员,于局是依法办事,我们不要胡搅蛮缠,好不好?这对你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周仝回答,肖婉婷已经上前一步,抢先回答:“董校长,周仝他们做的没错,他们是见义勇为,他们是为了救自己的同学。而这几个警察偏听偏信,不分青红皂白,直接武断的定出受害者和所谓的行凶者。他们这是拉偏架,这是明显的胡乱执法,我怀疑……”

    贺平及时打断肖婉婷的话,说道:“董校长,从警察来到现场,我们就一直等着他们的询问,可到现在他们也没有这么做,也根本不会这么做。这不得不令我们生疑。”

    肖婉婷明白贺平打断自己的意思,她是怕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,说出极端的话,落人话柄。她看了看贺平,二人相视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“贺平同学,你怎么这么说?不要横生枝节,好不好?这对你没有好处。”董设计不悦道。听得出,董设计认识贺平。

    贺平一笑:“董校长,您的好意我心领了,可我却不得不说。”说着,她用手一指楚天齐三人,“否则,我就对不起他们,对不起他们的搭救之恩,更对不起我的良心。就不配做为一个人,不配活在这个世上。”

    “贺平,你可说的越来越不像话了。”董设计喝斥道。

    “董校长,不像话的人不是我,而是他,是他们,他们。”贺平用手指着段哥,又指着地上的那些人,最后指到了于晓光头上。此时,她已经泪流满面,声音嘶哑,“那些畜生要对我们……我们……,幸亏有几位同学相救,否则我们已经……而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,不但不给我们伸张正义,反而助纣为虐、为虎作伥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,他胡说,这是他们找来的托。”段哥急忙争辩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,你这个畜生,为了不让我们反抗,你们竟然用胶带封住了我们的嘴,还威胁我们,如果反抗就要对我们先奸后杀。”贺平哭诉道,“现在他们竟然还反咬一口,还来诬陷我们的同学,把见义勇为的同学说成行凶者。董校长,他们连基本的事实都不想搞清,而是故意混淆是非,我们怎能放心同学被带走,如何能不怀疑他们蛇鼠一窝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受害者,口口声声说我们没有公正办案,你有什么证据,又有什么人可以证明?”于晓光怒声道。

    贺平怒视着于晓光:“我的好几个同学都可以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都能证明。”旁边好几个学员异口同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他的同学吧?你们的证明是无效的,是不能被采信的,因为你们都是和她有利害关系的人,不排除做伪证的可能。”于晓光蔑视道。

    董设计深有同感:“是呀,自己人给自己人证明,警察也没法采信啊。我看还是让这位男学员和警察去一趟分局,黑的白不了,白的也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小伙子,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于晓光对着楚天齐说,并示意三名警察去带楚天齐。

    周仝和岳佳妮再次挡在楚天齐身前,紧接着肖婉婷、贺平和其他同学也纷纷站了过来,那意思很明确,要想带走楚天齐,先要过了我们这关。

    看到这情景,楚天齐内心一阵感动,这就是同学情,这就是自己的党校同学。但自己怎么能连累其他人呢?他向前一进身,就要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周仝拉住了他:“楚天齐,现在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,要走也不能现在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明白她的意思,但还是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看着这么多学员,挡在面前,要“暴力抗法”,于晓光心一横,从腰间拔出了手枪,对着众人厉声道:“好啊,你们要造反不成?竟然想暴力抗法,那我就成全你们。”然后把头转向旁边警察,“马上呼叫,请求警力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人群外一声断喝响起。这个声音并不是很高,但却足够振聋发聩。紧接着,一个男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董设计看到来人就是一惊,好多人也露出了惊异的表情。只有周仝和岳佳妮没有惊诧,反而会心的笑了,并冲楚天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、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李卫民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于晓光警惕的盯着李卫民道。

    李卫民看了一眼于晓光,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们有没有秉公办案,有没有公正执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来教,该怎么执法,我清楚的很。”于晓光现在只想快点带走“行凶者”,哪还管你谁是谁。

    李卫民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失礼,而是继续轻描淡写道:“哦,你的意思是我不够格,那就让够格的人教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来也不行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,我也要公正执法。”于晓光梗着脖子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于晓光,好大的口气。你也敢说是在公正执法?你的行为已经亵渎了‘公正’这两个字。”随着声音,走进三个人来,前面一人短头发,方脸膛,两道浓黑的眉毛,身高在一米八左右,满脸的正气,说话的正是此人。他的身后站着四个人,每个人都是身着全套警服,头戴白色头盔,头盔上是两个大字——“督察”。

    看到进来的人,于晓光腿肚子只打颤,结结巴巴的道:“刘,刘局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来了?”刘局冷哼着,对着两名督察道,“下了他的枪。”

    两名督察并不答话,直接走上前来。于晓光乖乖的把手枪交了出来,耷拉着脑袋站在那里。连同于晓光带来的三个年轻警察,也顺从的站在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正这时,躺在地上的几个人,都被身着警服的警察戴上手铐,押了过来,和段哥站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情形的快速变化,段哥知道不事不秒,但仍妄图一搏,大声道:“这位领导,请问你凭什么抓我们,我们犯了什么法,不能仅凭他们的一面之词吧?”

    刘局看了一下这个段哥,没有说话,而是向旁边的一名督察示意了一下。这名督察向前走了一步,说道:“刚才,我们到党校监控室,调看了党校门前的所有监控录相。录相显示,先是段某几人强掳两名女孩,女孩不从,他们便意图实施暴力。这时,有人发现了他们,并向他们走去,他们才暂时停手。录相还显示,段某指使手下人,挥舞刀具追赶党校学员,学员不得以情况下才进行了自卫还击……”

    待到这名督察说完监控录相情况,刘局才对着于晓光道:“于晓光,这些录相你看了吗?你是依据什么做出的判断?”

    于晓光支吾道:“没,没看录相,我这不是正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狡辩了,你不但没有进行调查取证,反而偏听偏信,颠倒黑白。可恨的是,你还要给见义勇为者戴上手铐。更不能容忍的是,你竟然把黑洞*洞的枪口对准了见义勇为者,对准了广大无辜学员,对准了受害者,对准了赤手空拳的人民群众。”刘局大声喝道:“人民警察明辨是非的使命去哪了?你的党性又去哪了?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又在哪?于晓光,我会向市局党委建议,调查你今天的行为,调查你在这件事中的立场,并调查你有无违纪行为。带走。”

    刘局一声令下,于晓光等四名警察被带走了。

    此时,刘局转过身来,对着李卫民道:“李部长,我代表雁云市公安局向省委党校、向各位见义勇为者、向各位受害人道歉,为我局人员执法不公而道歉,为给各位带来的伤害道歉。”说着,向李卫民、向楚天齐等人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李卫民用手搀扶了一下,说道:“刘局,这不是你的错。你能深夜带人亲临现场,主持正义,我们应该感谢你才对。”

    李卫民话音刚落,现场响起热烈掌声。

    忽然一个声音响起:“你是李卫民吧?我记死你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