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正常男女关系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六点多的时候,终于到了雁云大厦。

    此时的雁云大厦停车场已经是车满为患,好不容易在大厦保安的协助下,才找了一个车位,堪堪把车停了进去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金碧辉煌的大厦大堂,在礼仪人员指引下,乘电梯到了五楼。接到对讲信息的楼层礼仪小姐早已在电梯口等候,直接把他们引领到了“情义阁”包间。

    包间内正在等候的服务员,迎了上来,热情的帮客人把衣服、手包等放到了衣架或指定的安全位置。

    三人在休息区沙发坐定,女服务员递过来茶水单,请客人首先确定茶茗类型。云翔宇询问楚天齐,楚天齐只回了“随便”两个字,云翔宇点了一壶“大红袍”。

    服务员用对讲机通知茶艺员准备茶水后,拿过菜单,请客人点菜。

    “天齐,你先来,点几个你顺口的。”云翔宇把菜单推给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碰菜单,又回了两个字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?”云翔宇略微一怔,然后对着服务员,笑着道,“小姐,有随便吗?”

    “先生,没有。”服务员并没有随着客人一起笑,而是礼貌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云翔宇大笑后,开始点菜。

    面对云翔宇的戏弄,楚天齐没有任何不适,因为他们三人一直就这样,既真诚相待,又不拘小节,经常开玩笑。虽然两、三年没见了,但朋友间的真诚相待还没有变味。从云、于二人坚定的要给自己股份就可以说明一切,那可是真金白银的钱啊!虽然自己坚决不要,但两人对自己的心却是实打实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“随便”,其实也不是客气,因为他平时的生活就很随便。就拿喝水来说吧,茶水也喝,白水也喝。对于他来说,再好的茶喝的也就那样,再次的茶也不觉得怎么难喝,好多时候他还是喜欢盛半瓢凉水直接来喝。

    至于吃饭,也很“随便”。有米吃米,有面吃面,不挑食。吃炒菜也行,熬菜也行,剩下的旧菜汤泡饭吃的更舒服。在农村长大的人,其实都是这么过来的,并没有任何特意的成分,因为这就是自己真实的生活。

    云翔宇已经点菜完毕,把菜单给了服务员,并告诉服务员听到吩咐再起菜。服务员应了一声,去传菜间安排去了。

    “翔宇,你刚才点菜的时候,我看到市政府的薛处长刚过去,我们过去打声招呼吧。”于涛说道。

    “方便吗?”云翔宇问道。

    “方便,都是好哥们,趁他们现在也没开席,先过去打个照面。如果一会方便的话,就再过去敬杯酒,要是有外人不方便的话就算了。”于涛说着站起了身,又冲着楚天齐道,“你自己先坐会,我俩一会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。云、于二人出了包间。

    现在包间里就剩下了自己,楚天齐百无聊赖的观察起了房间里的布置。整个房间风格古仆,主色调是红、黑两色,就连休闲沙发、餐椅也是如此,屋顶上的灯具更是宫灯的式样。

    整张餐桌共能容纳八人,现在已经根据客人人数撤掉了多余的椅子,只留下了三张。从餐椅的式样来看,正东位置应该是主位。主位对面的墙壁上是一幅画,画上是三位人物,三人正跪在地上,手持香烛,意欲下拜,三人身后是一片桃林。中间之人两耳*垂肩,手可及膝,面如冠玉;右边之人卧蚕眉,丹凤眼,赤面长髯;左边之人豹头环眼、燕颔虎须。楚天齐当然识得此画,正是人尽皆知的《桃园三结义》。

    “翔宇选的房间还真应景”,楚天齐自言自语着,不由得哼起了自己喜欢的歌曲:“这一拜,春风得意遇知音,桃花也含笑映祭台。这一拜,报国安邦志慷慨,建功立业展雄才,展雄才。这一拜,忠肝义胆,患难相随誓不分开。这一拜,生死不改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停止演唱,说了一声“请进”,他知道肯定是找他们二人的,自己在这里又没认识几个人,再说了,也没人知道自己在这里呀!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门口,一个人走了进来。看到来人的时候,他知道自己的判断错了,来人就是找他的,只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,他不明白宁俊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她是出差?还是偶遇,也或者家就是这里的?

    “楞着干什么?不认识啦?”宁俊琦笑吟吟的说,“刚才和谁生死不改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这才反应过来,他知道宁俊琦在拿刚才的歌词调侃自己呢,于是忙问道:“乡长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来?就直许你来呀?”宁俊琦依然笑着,但说出的话却很噎人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。”楚天齐忙不迭的说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接他的话,而是背抄手绕着楚天齐转了一圈,上下打量着。然后摇头晃脑的说道:“楚大乡长,什么时候发洋财了?又是手机,又是雁云大厦的,不会真有一个生死相依的人吧?”说到这里,她忽然睁大双眼,吃惊的道:“你不会是被富婆包养了吧?什么时候的事?以前怎么没发现?”

    八卦,女人就是八卦,不管是当官的,还是务农的。从一小点现象,竟然被她给延伸出了这么多的内容,还什么“被富婆包养”?

    他知道宁俊琦是拿话调理他,就也没正形的说道:“哎,本人也不想出卖色*相,怎耐姿色出众,遭众美相求,就只好勉为其难风流一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……”宁俊琦脱口而出,接着觉得此话不妥,就改口道,“去你的,我来是有正事问你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答话,“叮呤呤”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宁俊琦打开自己的手包看了一下,又看向楚天齐,示意是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这个电话肯定不是找自己的,刚才在路上就接了好几个了,都是找云翔宇的。所以,他就任凭手机响着,没有去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接?是不方便?”宁俊琦有些不悦的道,“那我回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。”楚天齐解释着,下意识的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电话听筒里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:“老公,怎么才接电话呀?是不是身边有别的女人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着电话里的声音耳熟,坏了,是云翔宇的媳妇来的电话,他迅速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包间里一下子静了下来,静得让楚天齐有些心神不宁,他抬起头,看向宁俊琦。此时的宁俊琦表情出奇的夸张:嘴大张着,眼睛瞪着,脸上透着愤怒,又似透着失落,还有一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乡长,你怎……”楚天齐走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无耻。”宁俊琦愤怒的说道,眼中迅速噙满了泪水,“谁的电话?”

    因为刚才接通手机时,楚天齐没有把手机放到耳边,而是拿在手中,所以,宁俊琦也听清了电话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……”楚天齐正要解释,门被推开,云翔宇和于涛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进屋,云翔宇和于涛就是一楞:屋里怎么多了一个女孩儿?看样子还很委屈,而楚天齐却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。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房间里静了有三十秒,楚天齐才说道:“翔宇、于涛,这位就是我和你们说的宁乡长。”

    “宁乡长,你好!”云翔宇伸出了手,又觉得不妥,忙一指沙发,“请坐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神色镇定了一下,客气的说道,“不用了,我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于涛忽然说道:“宁乡长,你不是组织部的宁科长吗?我是小于,于涛。”

    听到于涛的话,宁俊琦仔细一看,想起来了。自己在刚工作的时候,曾经在市委组织部待过几个月,和处长到市委办公厅考察过于涛。

    “于,于处长。”宁俊琦礼貌的向于涛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称呼,叫我小于。”于涛谦虚的说道。组织部的人历来都要被人重视和尊重,因为他们手里可有权利,所以于涛虽然是副处,可他还是很尊重宁俊琦。

    “哎哟,宁乡长,你原来是在组织部工作?秦雪梅你熟吗?”云翔宇道,“她是我媳妇,她经常提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当然熟了,我们是大学同学。”宁俊琦也有点惊奇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客气了,大家坐下一起吧?我给雪梅打电话。”云翔宇热情的道,说着去包里拿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手机在这儿,快给你吧?差点给我惹麻烦。”楚天齐忙把手机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云翔宇接过电话,拨了出去,很快,电话就通了。还没等云翔宇说话,对方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:“老公,刚才怎么不接电话,是不是有别的女人在身边?”

    电话里的声音很大,大家都听到了。云翔宇略显尴尬的看了看众人,把手机贴近耳朵说道:“别瞎说,刚才我出去了,手机在楚天齐手里,他没接。对了,来雁云大厦‘情义阁’吃饭。……哦,你的同学不是刚来嘛……一会到了你就知道了。好的。”

    云翔宇挂断电话,对着众人说道:“都坐吧。宁乡长,雪梅一会儿就到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从刚才的事中,已经明白了,楚天齐拿的是云翔宇的手机,刚才就是人家媳妇来的电话。看来是自己理解错了,她的脸不觉得红了起来,有些羞赧的说道:“你们先坐。”说着,走进了洗手间。大概是去检查自己脸上的妆容去了,刚才她可是差点哭了。

    等宁俊琦进了洗手间,云翔宇低声而神秘的冲着楚天齐道:“什么情况?你们什么关系?老实交待?”

    “什么关系?正常关系,同事关系。”楚天齐有些脸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翔宇不怀好意的说道“正常同事关系?骗鬼去吧?”

    “正常男女关系。”于涛在一旁补充道,还故意加重了其中两个字的读音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