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四十三章 心碎的天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正月十三早上,楚天齐坐班车到了乡里,开始值班。他被安排的正常值班时间,是从正月十三到正月十五,共三天。正月十六、十七两天是乡长宁俊琦值班,如果她有事不能来的话,就由楚天齐代劳。

    楚天齐到的比较早,他到乡里的时候,刚刚七点多。来到办公室,屋子里到处都是灰尘,他脱掉外面厚重的衣服,打扫了一遍屋子卫生。忙完这些,沏了一杯茶,静静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派出所赵刚、土地所朱成国、副乡长蒋野陆续来到楚天齐办公室,向代班领导楚天齐报到,杨大庆是将近中午的时候到的。众人人在到楚副乡长办公室的时候,主要就是报个到,拜个晚年。现在还没正式上班,人们互相之间说的更多的是过年的话题,至于工作的事情,还是等着正式上班后再说。

    就这么几个人,乡里没有正式开伙。值班这几天,大家轮班坐东,互相请了请。在值班期间,楚天齐去刘文韬家吃了两顿饭,他也正好把给刘文韬儿子的压岁钱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值班这几天,乡里挺太平,包括村里也没有出什么事。可能是放假的缘故,大家的心还没有收回来,就连楚天齐也是心不在焉,没有怎么办公。白天的时间糊里糊涂就过去了,吃完晚饭后,要不打打麻将,要不就是看看电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月十六这天,宁俊琦没有来,楚天齐也就没有询问,而是继续值他的班。下午两点多的时候,楚天齐正坐在办公室,无所事事的吸着烟,忽然响起了敲门声。他抬头看去,透过玻璃,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快起身,走了过去,拉开屋门,说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来人一挑门帘走了进来,俏皮的道:“来看看你呀!”

    刚刚进屋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多日不见的河西日报社记者——欧阳玉娜。她身穿一件米色呢绒大衣,头戴一顶紫色鸭舌帽,既婷婷玉立又气质高雅。柳眉弯弯,皓齿明眸,她的五官依然还是那么精致。只是她眼窝有些深,颧骨也突出了一些,显得很是清瘦。

    “楞着干什么,是不欢迎吗?”欧阳玉娜看着呆楞在当场的楚天齐,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忙不迭的说道:“欢迎,欢迎,热烈欢迎。”并且伸出了双手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微微一怔,把自己的一双玉手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如羊脂玉般的小手,楚天齐才意识到,自己握手的举动,太唐突了。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他只好轻轻*握了一下对方的玉手,又马上松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的糗样,欧阳玉娜“咯咯”直笑,忍不住逗弄道:“楚大乡长,小女子手上有毒吗?看把你吓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。”他尴尬的搓着手,说道,“你请坐。”

    欧阳玉娜笑着,脱掉了米色呢绒大衣,放到楚天齐手中,说道:“请楚大乡长帮忙放一下。”

    当欧阳玉娜脱掉大衣的时候,上身露出了雪白色的羊绒衫,腿上是一条紧身黑色弹力裤。整个身材玲珑有致,凹凸立现,楚天齐一时楞在那里。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欧阳玉娜另一只手从头上拿走了鸭舌帽,满头青色黑瀑披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快点呀。”欧阳玉娜一边说着,一边把帽子也放到了大衣的上面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过神来,答了一声“好的”,双手拿着大衣和帽子,奔向屋子里西北角处,把大衣和帽子挂在了靠着墙边的衣架上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的时候,欧阳玉娜已经坐到了椅子上,正看着自己微笑呢。他忙找来干净杯子,沏了一杯茶水,放到了她面前桌子上,说道:“请用茶。”然后,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很淑女的说了声“谢谢”,然后“咯咯咯”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好笑的人,当然要笑了。”欧阳玉娜回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她在笑自己的手足无措,脸一红,岔开了话题:“你从哪来呀?怎么又一下子到了这里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欧阳玉娜面色一黯:“我从尚礼县而来,有个采访任务完成了,特来拜访一下楚大乡长。你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理我了,大过年的连个电话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这不是……你家里不是不让你和我接触吗?”楚天齐支吾半天,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想的?”欧阳玉娜眼睛紧紧盯着他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尊重你们家的想法。”楚天齐低着头道,“他们也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尊重?你是在逃避吧?”欧阳玉娜追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舒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一直拿你当小妹妹,而且我们也不适合。虽然现在不讲究门当户对了,但我过不了心里这道坎。”他的理由给的有些牵强,其实他一开始是没朝那方面想,他觉得欧阳玉娜对他主要是感激。等后来他的心里彻底放下孟玉玲的时候,宁俊琦已经在他心里迅速占据了重要的位置。当然,从那次市纪委事件后,他猜出了欧阳玉娜的家庭背景,所以也就正好给自己找出了合理的理由:差距过大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的家庭吧?那你是很在乎了,很在乎女方的家庭非富即贵了?”欧阳玉娜带着颤音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重重点了点头,做了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欧阳玉娜点点头,“那要是别人的家庭也是这种情况,或者是超过我的家庭,你也会这么想吗?比如宁俊琦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从来没有想过。”楚天齐撒谎道。哪是他没有想过?他猜到欧阳玉娜的家庭情况后,也曾经做过假设,假设宁俊琦的家庭也是这样的,他该怎么办?当时,他没有给出自己答案,就选择略过了。今天,当欧阳玉娜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他心里明白,自己担心的事终于变成了现实:宁俊琦的家庭也不一般。那自己该怎么办呢?他没有答案,只能这样模糊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在自欺欺人,你知道我的心吗?这次为了能到这里找你,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心思吗?”欧阳玉娜质问道,“我要你回答,你真是因为我的家庭才这样?还是你心里根本就没有过我?”

    楚天齐面对着欧阳玉娜的咄咄提问,叹气道:“好吧,那我回答你。几年前的那次相遇,我只当做是一次偶然,根本就没想过还会见面。两年前,在欧阳主任那里见面后,你们帮助了我,我就当成了你对我曾经帮忙的回报。至于你后来对我的一再帮助,我都认为是你对我心存感激,我没有往别处去想。等到后来,我猜到了你家庭的情况后,我更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。你好比一只天鹅,而我就是一只普通的山鸟,我们根本就不在一个圈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人。”欧阳玉娜带着哭腔道,“你记住你说的话,我倒要看看,你和别的天鹅在一起的时候,是不是仍然把自己当做一只普通的山鸟而敬而远之。”说完,呜呜的啼哭起来,她的心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劝也不是,不劝更不是,急的一个劲在地上来回的踱步。

    忽然,欧阳玉娜站起身来,来到衣架前,穿上呢绒大衣,戴上帽子,向外跑去。

    看着满脸泪痕的“天鹅”夺门而出,楚天齐略一楞怔,匆忙向外追去。当他追到前院的时候,欧阳玉娜已经拉开车门,正要上车。他在后面急道:“有话好好说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?”欧阳玉娜哭泣道,然后迅速钻进汽车,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来到车旁,一只手拉着门把手,一只手拍打着车窗,嘴里说着:“下来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欧阳玉娜哪听他这些?根本没有开车门,也没有下来,而是发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人匆匆向这里走来。她一手提着行李箱,一手使劲挥动着,嘴里喊着:“等等,等等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,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乡长宁俊琦。

    宁俊琦快步到了车旁,把行李箱给了楚天齐,并白了他一眼。然后,拍打着车窗道:“玉娜,什么时候来的?赶紧下车,有话好说。”

    欧阳玉娜已经伏在方向盘上,哭的更厉害了,“呜呜”声透过车窗传了出来。宁俊琦站在车外不停的劝说着,可欧阳玉娜依然是一个劲的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办公室吧。”宁俊琦对着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看车里伤心的“天鹅”,又看了看身边的宁俊琦,向宁俊琦点了点头,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欧阳玉娜终于下了车,跟着宁俊琦去了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吃晚饭的时候,楚天齐给宁俊琦打电话,宁俊琦只说了一句“不用管了”,就挂了电话。宁俊琦没有出来,欧阳玉娜也没有露面,楚天齐没有随着杨大庆等人出去吃饭,而是在办公室,用方便面对付了一餐。

    后来,楚天齐去敲乡长办公室的门,里面没人答声。

    他给宁俊琦打电话,手机响了好几遍才接通,他说道:“我想进屋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静了一会儿,传来宁俊琦的声音:“现在不合适。如果找你的话,会给你去电话的。”说完,电话里传来“嘟嘟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尽管不死心,但还是回到了办公室。他一直等到很晚很晚,也没有等到宁俊琦或是欧阳玉娜的电话。终于,意志没有战胜磕睡,在天快亮的时候,他睡着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