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愿意当人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不是这家请,就是那家叫的。楚天齐当然不能不去,同村乡里乡亲的正常走动是不能拒绝的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楚天齐还联系了县医院的高副院长,告诉了父亲醒来的事情。高副院长非常高兴,叮嘱了楚天齐一些事情,并说会尽快从外地回来,然后会第一时间察看楚玉良的情况。

    正月初七这天,父亲楚玉良忽然能认出楚礼娟了,这让全家又是一阵激动,大家对于父亲的身体恢复充满了信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舒服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,转眼已经到正月初八了。一大早,楚天齐就坐上了班车,今天乡里该他值班了。

    按照规定,春节假期就到正月初七,初八就应该正式上班了。而各乡形成的惯例是正月十八正式上班,多年约定俗成的习惯,过完正月十五才算过完年。只不过从初八这天开始,会增加值班人数。其实县里一般也是这种惯例,最起码没有特殊事情的话,在正月十五前,县里的大领导是不会正式上班的。

    来到乡里的时候,还不到八点。楚天齐直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一开门就闻到了浓烈的土腥味。打水、烧开、擦洗,一整套工作下来,时间也到八点半了。

    刚泡上一杯茶,土地所所长朱成国、派出所所长赵刚先后到来,互相拜个晚年,坐着闲聊了几句,朱、赵二人离去。

    今天值班的共四人,带班领导是楚天齐,其他人员还包括王晓英、朱成国、赵刚。就差王晓英没到了,没到就没到吧,反正有事也指不上他。这组人值班从初八到初十,共三天。

    楚天齐打开电脑,准备看一些资料,可是怎么也看不进去,脑子老是走神。大概是因为放假好几天,一直还没从过年的气氛中走出来吧。后来干脆关了电脑,点着一支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一支烟还没抽完,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电话是赵刚打来的,他的声音很急:“楚乡长,葫芦沟村会计报警,有人在身上泼满汽油,手拿打火机,要和村长胡小刚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好的,咱们马上去。”楚天齐来不及细问详情,焦急的应道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楚天齐从衣架上取下羽绒服,走出办公室,锁上房门,迅速向前院走去。

    刚穿过走廊过道,就看到派出所门前停放的警车。警车已经发动,烟囱正在向外突突冒烟,楚天齐走到警车旁,拉开副驾驶门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关上车门,警车就“嗖”的一声蹿了出去。驾驶警车的是所长赵刚,车后排座位上坐着一名协警。

    “据村会计说,今天早上,他刚到村部,就接到村主任胡小刚媳妇电话。说有人在她家挟持了胡小刚,要求胡小刚答应他的条件,要是不答应的话,就会点燃身上泼洒的汽油,与胡小刚同归于尽。村会计知道此事后,马上向派出所报了案,他就知道这些,至于事情起因、挟迫者做案动机,目前一概不知。”赵刚边开车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”楚天齐答了一声,便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一路上警灯闪烁,警笛鸣响,大约二十来分钟后,就拐上了葫芦沟村的土路。赵刚关掉了车上的警报器,向村里开去。从村口到村委会也就一公里左右的路,却走了十多分钟,因为路不好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在门口等候的村会计,一看到警车,急忙走了过来。村会计姓杨,是村里少有的外姓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赵刚、协警三人从车上下来,杨会计冲他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杨会计直接对着赵刚说道:“赵所长,身上泼洒汽油的人,叫卢三赖,常年靠卖豆腐为生。他承包了村里的一口水井,年前到期了,他今年还想再租,主任有其他安排,就没有租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去胡小刚家,边走边说。”赵刚说着,示意杨会计带路。

    杨会计走到了前面,继续说道:“今天早上,胡主任刚要出门,卢三赖来了。他没有进屋,而是在院里,隔着玻璃说让主任出来一下。主任媳妇知道卢三赖近一段时间总找主任麻烦,就提醒主任注意,她话没说完,主任已经走了出去。她在屋里看到,卢三赖和主任一前一后向外走去,没有发生争吵什么的,就放了心,进了里屋。就在她准备干活的时候,听到外面有响动和吵闹。等她抬头看去的时候,就见在院门口的地方,卢三赖把主任搂在怀里,用胳膊卡着主任脖子,手里还有一把刀子。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只打火机。她跑出院子就要冲过去,主任告诉她自己和卢三赖身上都有汽油,叫她不要过来。于是,她就回屋往村部打了电话,我就向派出所报了警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一个小伙子迎面跑了过来,对着杨会计说道:“卢三赖要点火了,点火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惊,急忙向前跑过。

    赵刚边跑边问:“点着了吗?”

    “快了,快了。没点呢。”小伙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不再说话,专心致志的向胡小刚家里跑去。

    还隔着一段距离,就见前面围了一堆人,小伙子用手一指说道:“到了。”众人不再奔跑,急速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人群外围的时候,赵刚示意协警在外面等候。围观的人看到警察到来,有人说道“警察来了”,赵刚急忙用手做了个禁声的动作,那人不再说话。楚天齐和赵刚穿过围观的人群走到了前面,在院子栅栏门外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院子里并没有人,却听到南房里有人在喊:“我要点火,我要点火。”

    胡小刚家的正房面南背北,共有三间。东西两边都有围墙,还有几间小南房,院门开在西围墙靠近南房的角上。所以,在院外看不到小南房里面。

    小南房里再次传出了声音,而且越来越急躁:“是不是来警察了,他妈*的,那就一块死,谁也别想活,我要点火,我要点火。”

    赵刚伸手去推栅栏门,就要进去,楚天齐伸手拉住了他,赵刚扭头看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向赵刚做了手势,赵刚把头探了过来。楚天齐伸过头,对着赵刚的耳朵说道:“你是警察,虽然没穿警服,他也可能认识你,他不认识我,我去。”

    赵刚觉得楚天齐的话有些道理,因为卢三赖现在精神高度紧张,一旦看到警察的一瞬间,情绪如果失控的话,就可能做出蠢事。赵刚还知道楚天齐参加过抓捕*贩的行动,他听刑警队的哥们说起过,还说楚天齐身手不凡。可那也不能让人家楚天齐去呀,赵刚迟疑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赵刚迟疑的空当,楚天齐往后轻推了赵刚一下,对着南房说到:“你别着急,乡干部来了,给你解决问题。”楚天齐边说边推开了栅栏门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别过来。”卢三赖大喊着,同时在南房屋角的地方已经看到了进来的楚天齐,就又喊到,“你是不是警察?我听有人说‘警察来了。’”

    楚天齐慢慢走进院子,一眼就看到了卢三赖和胡小刚。小南房光线很暗,但楚天齐因为练功夫的缘故,目力极佳,看清楚人并不困难。果然,见一个人用左胳膊把胡小刚搂在怀里,左手拿刀放在胡小刚脖子上,右手拿着打火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乡干部,不是……不是你说的警察。”楚天齐有些结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。”此时胡小刚也看到了楚天齐,就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乡长?”卢三赖看看楚天齐,又看看胡小刚,“不是警察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副乡长。”楚天齐胆怯的看着卢三赖,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说话结结巴巴的熊样,卢三赖认定这个家伙不是警察,而且乡里的那几个警察,他基本都见过。

    “副乡长?我怎么没见过你?”卢三赖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到乡里上班刚一年。”楚天齐说话稍微流利了一些,“我来过你们村,看过村里种的药材。对了,在村里吃饭时还吃过你们家做的豆腐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刚才的话,一半真一半假。他真来葫芦沟村看过药材,但没有在村里吃饭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卢三赖拿眼翻着楚天齐,心里寻思着,“不对呀?听说来的是个女乡长呀?”

    “对,乡长是女的,我是和他一起来的,是胡主任到你家去买的豆腐。”楚天齐接话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楚副乡长也来了。”胡小刚也慌忙说着,还特意加重了“副”字的读音。

    卢三赖沉思着,他在辨别楚天齐说话的真假,不由得身上用了劲。他这一用劲不要紧,顿时胡小刚感觉脖子上凉丝丝。

    “啊,血,血。”胡小刚大叫道。

    听到尖叫声,卢三赖也是一惊,猛然想到了自己要办的事。他的左胳膊一用劲,把胡小刚夹的更紧了,顿时胡小刚的脸憋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好,你既然是副乡长,那我的事怎么解决。”卢三赖问到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楚天齐假装思考了一会儿,为难的说道:“要不我让胡主任回去拿合同,现在就跟你签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扯蛋,你这是糊弄小孩呢吧?我把他放了,你们还不得反悔。”卢三赖自信猜中了对方的心思,他又见楚天齐一副害怕的样子,就说道,“放了他可以,要不你给我当人质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,我……”楚天齐“我”了好几声,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就知道你不敢。”卢三赖轻蔑的一笑,又对着胡小刚道,“快让人把合同拿来,当场就签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签。”胡小刚很硬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不签,那咱们就同归于尽。”卢三赖发狠道,但他的话音明显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“别,别。”楚天齐赶忙打着圆场,“有话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商量?”卢三赖看着这个软蛋干部,不屑的道,“好啊。让他去拿合同,你给我当人质,你敢吗?”

    “楚乡长,不要,你不要给他当人质。”胡小刚急忙喊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头低了下去,步子也在轻轻向后挪动着。

    “胡小刚,死了你那份心吧?他就是个软蛋,肯定不敢过来。”卢三赖算是看扁了这个副乡长。

    在卢三赖话语的“刺激”下,楚天齐终于抬起了头,颤抖着声音道:“我,我愿意当人质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