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四十章 英雄所见略同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书记、乡长,我的方案中,其实好多措施是有很大潜力可挖的。就拿“有机西芹三号”种植来说吧,去年种植是成功的。但也有一些不足在里面,这些不足其实就是我们今年增收的切入点。”楚天齐说到这里时,黄敬祖脸上的微笑不见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道:“去年,“有机西芹三号”种植的不足,主要体现在机井配置不够合理,出菜周期不科学,配套设施不齐全,产品质量控制不严密,产品无认证,市场拓展单一等。针对这些不足,已经制定了解决方案,比如增加机井数量、修建冷库、成立农业合作组织、申请认证、拓展销售渠道等。这些措施中只有绿色认证不受我们控制,其它的措施都是可以由我们掌控的,当然了,销售渠道拓展也有一些不确定性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解决了蔬菜种植的不足,就可以增收?”黄敬祖打断楚天齐的话,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的,如果情况正常的话,“有机西芹三号”增收百分之二十是不成问题的。”楚天齐乐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看来咱们是不谋而合了。”黄敬祖直接接过话头说道,“我的建议就是全乡所有村全部种植有机蔬菜,把青牛峪打造成有机蔬菜之乡,实现经济利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。”

    听到黄敬祖的话,楚天齐第一反应就是:这,怎么会这样?真是怕来什么就来什么。

    楚天齐就担心黄敬祖会揪着全乡种菜的事不放,没想到还真是这样,而且还是由自己引出的这个话题。看来姜还是老的辣,自己千小心万注意,还是没有躲过。不过,转而一想,也不必自己后悔,因为黄敬祖有他的政绩诉求需求,既使自己不讲“有机西芹三号”种植的事,他肯定也会提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大家议议,看看全乡种菜的事应该怎么落实?如何分工。有人反对吗?有的话可以提出来。”黄敬祖没有让楞在当场的楚天齐再发言,因为他清楚楚天齐肯定会说出“但是”,所以他采用“偷梁换柱”的方式,绕开了“是否全面种植”的问题,直接抛出来如何实施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书记让怎么干*我就怎么干,只要按书记的要求去干,就会越干越好。”王晓英直接进行了表态,不过她的发言极易让人产生联想。已经有几个人在极力忍受着,不让自己笑出来,因为王晓英说的“干”不由得让人想歪了,也不完全赖别人想歪。王晓英在说话的时候,把“干”字和“我”字紧紧连在一起,而且始终在一眼一眼的瞟黄敬祖,如果别人不产生联想才奇怪呢。

    蒋野接着表态:“黄书记主持乡里党委工作的这几年,全乡各项事业都取得了长足发展。尤其是去年,在黄书记的直接领导和指挥下,芹菜种植更是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。书记的决策都是高屋建瓴,我们只是具体的执行者,只要书记认定的事情,我老蒋就会坚决支持,并身体力行跟着去干。”

    蒋野不但拍了黄敬祖的马屁,还把“有机西芹三号”种植的大部分功劳记在黄敬祖名下,而且还表示自己想去参与,他是马屁和实惠一齐来。

    黄敬祖开始点名,被点到名字的人,大多数人都是说“没有”,也不知道是没有落实的办法,还是没有反对意见。反正黄敬祖是故意理解成,对于全面种植大家都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被点到名字的,除了楚天齐,就只有宁俊琦了。其实从黄敬祖在几个月前抛出全面种植“有机西芹三号”的时候,宁俊琦和楚天齐就多次探讨这个事情。两人最后形成统一意见,那就是市场情况不明朗,今年暂缓全面铺开。刚才当黄敬祖再次抛出这个话题的时候,宁俊琦下意识的看了看楚天齐,两人目光对视了一下,都从对方的眼神中发现了担忧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宁乡长,你看大家都没有反对意见。你是乡政府带头人,就谈谈如何落实吧。”黄敬祖的语气虽然比较平缓,但宁俊琦却能感受到对方那不容置疑的意味在里面。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立即发言,而是先看了楚天齐一眼,见他眉头紧锁,面露忧色,于是心中更有了底。

    “黄书记,我认可去年“有机西芹三号”种植获得了成功。但我不赞同今年全面种植,因为条件不成熟。”宁俊琦的话不多,语气也很舒缓,但却对在场众人产生了强大的震撼力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认为,楚天齐的方案肯定是得到了乡长的认可。既然楚天齐说今年的“有机西芹三号”种植收入仍能够递增百分之二十以上,那么乡长也应该是这个看法,而书记现在又明确提出要求全乡全面种植。也就是说,书记、乡长、主管副乡长都看好“有机西芹三号”种植,虽然楚天齐没有明确说到要全乡全面种植,但猜想也应该是同意的。其他人自然没意见,反正不用自己操作、负责,如果到时候有责任了,也找不到自己头上。要是有成绩了,反而能分得一杯羹。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谁曾想,乡长却说“不赞同”。难道书记、乡长提前没有商量好?难道楚天齐的方案没有让乡长过目?还是……反正大家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哦,宁乡长不赞同?那你说什么时候条件才成熟?”黄敬祖语气冷默的说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微微一笑,没有直接回答提问,而是按着自己的思路说道:“黄书记,我之所以不赞同,是因为没有看到让我信服的理由。如果要我赞同,请给出适合全面种植的条件,如果我认为理由充分,我会举双手赞成。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”是什么,宁俊琦没有说。但大家都明白,她省略的话的意思就是“我坚决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现场众人都以一种惊愕的眼神看着宁俊琦,大家都觉得不理解,不明白为什么宁俊琦会这么说。因为按照常理分析,首先,书记已经主张的事,即使乡长有不同意见,也可以表达的更加委婉一些,而宁俊琦说的却是这么直接,可以说是嘎巴响脆。这不太符合官场的常态规则,也不符合大家对宁俊琦的认知,平时的宁俊琦给大家的感觉是性情相对温和的。

    其次,这件事即使通过的话,真正操作也是主管副乡长楚天齐的事,乡长有必要反应这么激烈吗?她为什么要这样做?他是在替下属出头?还是……?不可能。人们心里面想着“不可能”,可是,事情却真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对宁俊琦的反应感到诧异,没想到她会这么旗帜鲜明的提出反对意见。但他从内心感激她,他知道自己不是孤军奋战。

    最最感到不可理解的是黄敬祖,从各方面因素考虑,乡长都不应该和自己这个乡书记叫板。但现在对方却叫板了,这究竟是为什么?黄敬祖一时想不明白,也没时间去想,他必须得回应宁俊琦的话了。

    黄敬祖尽量语气平静的说道:“宁乡长,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是能够给出让你足够信服的理由,你就可以同意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宁俊琦的回答很简单,但也很明确。

    “哦,好的。”黄敬祖点头道。说完,把头转向楚天齐:“小楚,你就给宁乡长和大家讲一讲蔬菜种植的美好前景吧。”

    “刷”,众人的目光一齐看向楚天齐。楚天齐实际上已经做好准备,即使书记不点到自己,自己也要发言。

    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,楚天齐发言了:“黄书记、宁乡长,刚才我的话其实还没有说完。我想接着说,可以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的话虽然平淡无奇,但却向大家传递了一个信息:我楚天齐刚才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黄书记打断了。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的话,黄敬祖有一丝不安的感觉,但还是说道:“可以,就是让你把美好前景给大家展现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数据显示,去年全乡财政收入增加了百分之二十,其中百分之十五是‘有机西芹三号’种植的贡献。全乡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八,实际上种植‘有机西芹三号’的七个村人均纯收入增加了百分之六十五,百分之二十八是被其它村稀释以后的数据。”楚天齐说的数据大家都见到了,只是被楚天齐再次说出来的时候,大家仍然有一些激动。甚至有人已经认为楚天齐肯定要提全面种植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着:“从数据上推算,如果全乡都种植‘有机西芹三号’的话,只需三年的时间,全乡农民人均纯收入就会翻两番,是现在的四倍。乡财政收入也会翻一翻,相当于现在的两倍还多。”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好多人已经想到楚天齐接下来的话肯定是说“所以,今年应该全面种植。”

    和大家猜测的结果恰恰相反,楚天齐不紧不慢的吐出了几个字:“但是,今年不适合在全乡所有村全面种植。”

    好多人感到失望和不解。失望的是,天大的政绩马上就要化为泡影。不解的是,为什么一片形势大好却要说不。

    黄敬祖脸色非常难看,他已经明白,这两个小年青是要明确反对,和自己唱反调了。实际上他心里有这种预感,只是没想到他们会这么明确的提出来。看来自己给他们“戴高帽”,包括用话语对楚天齐暗示,都是对牛弹琴了。

    只有宁俊琦是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,楚天齐的说法本身就在她的意料之中,两人的想法如此一致,只能说是英雄所见略同,也可以说是二人心有灵犀。想到“心有灵犀”这个词,宁俊琦的脸上迅速飞上两朵红晕,不由得去看楚天齐。恰好楚天齐也正望向她这里,她的脸更红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