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五十七章 首尾呼应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读的这张纸,正是楚天齐这次去省城的成果。

    三月六日那天,宁俊琦接到省里水质专家组来的电话,让乡里派人去省城,并明确说要派对葫芦沟矿泉水项目熟悉的人。于是,宁俊琦才委派楚天齐前往。

    等楚天齐去了省城,才知道原来是葫芦沟村《水脉恢复方案》已经通过了,不但通过了论证,还取得了实验室验证成功。也就意味着,葫芦沟村民很快就可以饮用到与那口水井一样的水质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到《方案》论证结果后,本想向宁俊琦汇报,可又想给她个惊喜,所以就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众人听楚天齐读完内容后,现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接着就是村民的欢呼:“可以喝到好水啦,可以喝到好水啦。”

    台上众人都看向楚天齐,大家眼中神情复杂,有赞赏的、有叹服的,也有其它表情的。而楚天齐只关注宁俊琦的表情,他从她的表情中,看到更多的是甜蜜,好像还有一丝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知下面谁喊了一嗓子:“好是好,可这得好多钱吧?不会让我们摊份子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略一沉吟,说道:“我们在合作方案中,已经有关于这条的约定,这些钱由投资商出。”

    “想的挺好,投资商愿意掏钱才算呢。”还是刚才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回答,人群后面忽然有一个声音传来:“楚乡长,我来回答吧。”说话的是一个女声。

    大家循声望去,只见一位身着红色小上衣,腿上穿黑色套裙,足蹬黑色长筒皮靴的女孩正向台阶上走来。女孩身高将近一米七的样子,体态不丰满,但也不单薄,五官说不上多么精致,但绝对很耐看。她的小皮靴发出“咔咔”的声音,头上披肩长发随着她的移动而轻轻摆动着。

    好多人不认识这个女孩子,一开始楚天齐也只是觉得面熟。当他看到女孩后面跟着的陆娇娇和海洋时,他想起来了,这个女孩是玉泉矿泉水公司市场总监海洋的助理,名字叫王语嫣。初次见面时,王语嫣还满脸委屈的怪楚天齐不尊重女性,对她不理不睬。楚天齐当时只能说“对不起,是我失礼了”。

    王语嫣来到台阶上,站到了楚天齐旁边,冲着楚天齐笑了笑,然后对着下面的民众说道:“青牛峪乡葫芦沟村的乡亲们,我们愿意出这个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呀?”人群中有人说道,说话的人是卢三赖。

    王语嫣一笑:“我是玉泉矿泉水(集团)有限公司的一名董事,你们村的矿泉水项目就是要和我们公司签协议的。”

    “懂事?谁懂事?我也懂事。懂事是干什么的?”卢三赖“嘻嘻”的说道,不知是他真不明白,还是故意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“董事是指由公司股东会选举产生,具有实际权力和权威的管理公司事务的人员。”王语嫣说道,然后笑着补充:“也就是对于像刚才这种事,说了就能算的人。”

    卢三赖恍然大悟:“哦,就是说话算数的人,我还以为是懂事不懂事呢。”他的话引的大家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葫芦沟村民,已经撤出了政府大院,在村长胡小刚的组织下,正安排着回村事宜。

    看着王语嫣,楚天齐有些糊涂,上次还是助理,今天怎么就成董事了?楚天齐可明白,董事都是大股东,尤其是像玉泉矿泉水这样的大公司,董事就更不一般了。他盯着王语嫣,王语嫣也笑咪*咪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看着他俩的样子,一旁的宁俊琦不禁心中泛酸,忍不住轻咳了两声。楚天齐这才醒过神来,冲着王语嫣笑笑,又看向了宁俊琦。

    陆娇娇引着海洋过来了,宁俊琦等人自然也围拢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宁书记,这位是玉泉矿泉水(集团)有限公司董事王语嫣小姐。”陆娇娇介绍到,“王小姐,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王语嫣接过了话头:“青牛峪乡党委书记、原乡长宁俊琦小姐。对不对?”说完,她握住宁俊琦的手,道,“宁书记漂亮、有气质,认识你十分高兴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,宁俊琦只得礼貌的说道:“王小姐气质高雅、青春亮丽,有幸与你相见,深感荣幸。”

    接着,陆娇娇又把双方其他众人互相做了引见。

    在介绍到楚天齐时,王语嫣笑着道:“楚乡长,这第二次见面,就见识到了你的风采,看来你很不简单呀!怪不得上次你对我爱搭不理呢?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又提起了自己的“短处”,楚天齐不觉脸上一红,说道:“王小姐,上次是我礼数不周,对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王语嫣没有回答楚天齐的话,而是对着宁俊琦道:“宁书记,你得好好管管你的兵了。上次见面,楚副乡长的架子大的很,不但没给我让座,就是连一句话也没有和我说。你说他这是不是不尊重女性?是不是该罚?”说着,还俏皮的眨了一下眼。

    听到王语嫣的话,宁俊琦心中一喜:看来他们并没有瓜葛。而且,她从王语嫣的眼神和语气中,捕捉到了一些信息:对方似乎知道自己和楚天齐的关系。她不禁暗暗佩服这个女孩子的心思细腻。于是附合着道:“是该罚,狠狠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此时,时间已经十点多了,大家说笑着进了政府办公大楼。这里说的大家不包括楚天齐,因为他要急着回家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以“有事交待”为由,留在了办公楼外面,她要和楚天齐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为身处县政府楼前,宁俊琦和楚天齐之间,保持着一种同事间正常的距离。看着这个阳光、帅气的大男孩,宁俊琦心中不禁百感交集,反而一时不知说些什么,从何说起。平时贫嘴不断的楚天齐,此时也好似腼腆了起来,站在那里一个劲儿的傻笑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,有惊无险。但当时看到好几百号人涌过来的时候,宁俊琦内心还是无比的紧张和害怕。在她进入官场的这些年,还没有直接面对过这样的事情。以前在组织系统工作,根本就不可能遇到这样的事。后来到乡里工作后,虽然也经历过几次群众上访,但毕竟每次就几十个人,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——青牛峪乡政府,而且身边还有楚天齐等人,觉得心里比较有底。

    今天则不同。今天是与玉泉矿泉水公司签意向协议的日子,当时离签协议时间只有仅仅的两个小时了。如果不能及时平息上访,那么签协议的事情肯定得择日后延,有可能很快,有可能很漫长,甚至也有可能就此黄了。如果出现那样的后果,那自己这个现任书记、以前的乡长,肯定要承担责任的,更重要的是乡里大好发展和村民改善生活的机遇,就会由此白白的错过了。以后什么时候找到合作伙伴,能不能找到像玉泉矿泉水公司这样有实力的公司,都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因为她对签约的事极度重视,所以,她对可能由于上访影响到签约的事才更在乎,才更在意它的成败。就在她感到无助的时候,楚天齐出现了,当时她立刻感到有了依仗,心里踏实下来。

    明天楚天齐就要走了,宁俊琦一下子感觉心里空落落的,这种感觉实际上已经有了好几天了,只是今天在面对他的时候,这种感觉更强烈了。她甚至有一种冲动,一种想钻进他怀里大哭一场的冲动。但理智告诉他,冲动是魔鬼,现在的时间、地点都不允许她那样做。

    终于宁俊琦说话了,但当她说出去的时候,才发现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说的话:“你今天是怎么发现有人混在村民当中的?”

    “这事啊,简单。任何上访肯定有人组织,但究竟是村民组织,还是有其他人参与,就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。”楚天齐说起这事来,头头是道,“葫芦沟村有两大姓,是‘胡’和‘卢’。新到乡长冯俊飞是胡家外甥,并且村主任胡小刚也是胡家人,所以胡姓应该不会来。那就只可能是卢姓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点点头,表示赞同他的观点,其实她也没仔细听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一看上访的人足有三百来号,就是葫芦沟除了胡姓的人,其他人全来的话,也不过这么多人。何况还有孩子、老人,他们是不应该来到这里的,而且今天现场也没见到见个老人,更没见到小孩。就在我一开始说话的时候,我注意到,在人群最后面,有一个人正拿手机打电话。他把手机紧紧贴在耳朵上,同时歪着头挡着,尽量不让人看到,我就觉得他可疑。”楚天齐侃侃而谈,“等胡小刚到来的时候,我让他大致看一下现场的人,他告诉我没有一个胡姓人,其他的人也应该没有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接话道:“于是,你就让胡小刚和卢老七配合你进行了筛选,同时也磨蹭着等来了警察,警察那里的衔接是邹副主任进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我者,俊琦也。”楚天齐耍起了贫嘴。

    “德性。”宁俊琦娇嗔道,然后忽然笑了起来,“你这人挺有意思,上班第一天就在县政府遇到上访,马上就要出去学习了,还是在这里赶上了上访的事。你上辈子是不是上访专业户呀?所以这辈子才用这个来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,是呀,首尾呼应,有始有终,这是写作文常用的一种方式,可能这也是暗示着这篇作文该结束了吧。看来,我是要离开咱们乡了。”楚天齐的话里透着浓浓的伤感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还这么多愁善感的。”宁俊琦尽量压抑着内心的不平静,说道,“说不定,你的下篇作文会从两次上访事件的爆发地点开始呢。”说着,她指了指政府大院。

    正这时,一个声音传了过来:“楚乡长,你在呀?可找到你了。”紧跟着,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快步走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