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五十三章 姥爷醒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进到家里,和母亲打了声招呼,楚天齐还是直接到西屋看了父亲。父亲还是老样子,只是又显得消瘦了好多。楚天齐一直在屋里陪着父亲,给他翻身,帮他按摩。吃完晚饭后,又进了西屋。

    晚上,楚天齐和弟弟、父亲,还是在西屋睡觉。刚九点的时候,弟弟楚礼瑞就躺下了,时间不长,就传来他打呼噜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给父亲翻了身,换上了干净的尿布。他坐在炕沿上,看着眼前的父亲。父亲又消瘦了很多,脸上颧骨突出,眼窝深陷。刚才掀起被子时,可以看到胳膊、腿已经瘦成了皮包骨。

    父亲已经昏迷了一百多天了,完全就靠那稀的不能再稀的营养液维持体能。一般这种情况的病人,都需要一直在医院住着。

    当时考虑到楚玉良的实际情况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,高副院长这才建议出院。而且母亲尤春梅也坚持让老伴回到家里,谁劝也不行。

    后来楚天齐才从母亲口中得知,她当时是考虑万一楚玉良去世了,一定要把他全尸进行土葬。而如果在医院去世的话,民政部门和医院是不允许把病人运回去土葬的,只能火葬。

    从出院到现在的三个多月里,楚玉良一直没有醒过来。仅靠着营养液能支撑到现在,也不得不说是一种奇迹,因为这可是在家里,并不是在医院。但是,从楚玉良现在的身体情况看,如果近期还不能醒来的话,就不敢保证能不能再扛过去一百多天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父亲,也可能不是亲生父亲的父亲,楚天齐心中充满了内疚。

    在对自己身份存疑的前几天里,楚天齐想到更多的是自己的委屈。直到自己负伤,从高副院长口中得知,是自己带的药膏才让自己不至于失血过多。他的这种委屈的情感就变成了内疚。之所以内疚,不但是因为父亲给的药膏让自己减少了危险,更重要的是如果父亲身上带着药膏,就不至于失血过多昏迷不醒,这就是一命换一命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关系,父亲应该不会认识常文,也就不会去甘沟,更不会去陡峭的山崖采药,肯定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。而正是因为自己,这一切都发生了。明知道不是亲生的,父亲楚玉良却把生的希望给了这个儿子。和父亲的无私相比,自己是那么渺小,渺小到还在婆婆妈妈的计较自己不是亲生的。于是心中的内疚更甚。

    父亲能醒来吗?一开始出院的那段时间,楚天齐很有信心,尤其是父亲开始说梦话的时候,他的信心更足。可是,随着时间推移,他的信心开始动摇了,而且越来越信心不足。

    如果父亲不能醒来,那就意味着他的多半条命都是因为自己而失去的。虽然是无心,但事情是因为自己而起的事实却无法改变,就相当于是被自己无意中推了一下,父亲才提早进了鬼门关。

    “爸,你瘦了,瘦得都脱相了。”楚天齐轻轻抚摸着父亲清瘦的面颊,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,轻声说道,“爸,你什么时候能醒来呀?我还等着你检查我的功夫呢,我还没好好孝敬你呢。你已经抚养了我二十多年,难道就不能让我也对你尽尽孝吗?爸,我知道你对我寄予了很多希望,希望我能上好大学,希望我能有好工作,希望我多为百姓办实事,希望我给你带来儿媳妇,生大孙子……”他已经泣不成声了。

    “首长、天齐、放心、冲啊。”楚玉良又“说话”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擦掉眼泪,伏下*身子,说道:“爸,爸,你听到我说话了吗?我是天齐,我是你儿子。”

    一切又归于平静,平静的可怕。就好像在黑暗中忽然看到一束光亮,等走到近前的时候,亮光却忽然不见了。身处黑暗的人不知道亮光在哪里,更不知道亮光会不会出现,会不会点燃人们心中的希望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在父亲的耳边呼唤了多次,但楚玉良仍然没有任何反应。寂静的暗夜里,只有弟弟的呼噜声打的山响。

    躺在炕上,睁眼望着屋顶,楚天齐思绪万千,久久不能入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年三十,楚天齐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。看了看身边,只有父亲还在静静“睡着”,弟弟楚礼瑞不知道什么时候早起来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起床,下地开始洗漱。刚洗完,妞妞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舅,我要找你来玩,妈妈非不让我过来。”妞妞进门就告状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姐姐的声音:“六点的时候,她就醒了,吵着要找你,我怕她影响你休息,就没同意,她还哭鼻子呢。”

    妞妞委屈的说:“大舅,妈妈就知道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给你打妈妈。”楚天齐哄着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打妈妈。老师说,好孩子不打人。”妞妞一本正经的说,“不过,你要给我讲故事,陪我玩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楚天齐说着抱起了妞妞,到了外屋。

    楚天齐随着吵闹的妞妞去院里放鞭炮了。贴完春联的楚礼瑞也陪成妞妞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九点的时候,吃了早饭。早饭简单了一点,因为三十晚上要弄好多菜呢。

    过年该准备的东西已经准备到位了,该置办的年货也置办了。今天白天就是准备年夜饭的活,母亲和姐姐不让楚天齐帮忙,楚天齐也帮不上忙。除了哄着妞妞玩以外,就是和来串门的人聊聊家常,陪着抽支烟的事。

    大过年的,本来心情应该很高兴才对。而且楚天齐见到母亲、姐姐、弟弟、妞妞确实挺高兴的,但是他又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家里大家都在忙着,开饭开得一会儿,于是楚天齐带着妞妞出了家门,开始到街上去转一转。

    妞妞已经从楚天齐身上下来,蹦蹦跳跳的在前面走着,楚天齐紧紧跟在后面。不时碰到村里的乡亲,楚天齐热情的与对方打着招呼,遇到会抽烟的还要敬上一支烟。庄户人家都比较纯朴,话也不多,见面一般也就是说句“回来啦”或者是“待几天”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村里戏台旁,有一家小卖部,是柳三爷的孙子开的。平时人们总来这里玩麻将或打扑克,门口是人们站着或坐着聊天的地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经过门口的时候,就看到了几个特别熟的人,这几个人都是自己的同学,有小学的也有初中的。大家都站在小卖部门口,双臂抱在胸前,正在胡侃神吹的聊着天。看到迎面过来的楚天齐,他们停止了闲聊,都看着楚天齐,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。

    楚天齐忙走过去,掏出香烟,给每人递过去一支。

    “二柱子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在哪干呢?”楚天齐对着一个穿皮衣、留分头的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狗……楚天齐。我回来,回来好几天了,在*弄,弄拖拉机,拉杂土。”二柱子有点结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很奇怪,就问道:“小来根,二柱子什么时候结巴的?原来不结巴呀?”

    小来根呲牙一笑:“楚,楚乡长。他不结巴,看着当官的才结巴。” 小来根的话,也不太利索,这引来旁边众人的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楚天齐本想和他们聊会天,可是几乎都是他问一句,对方回一句,根本不是聊天的感觉。于是,楚天齐干脆与他们告辞,带着妞妞往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走在回家的路上,楚天齐在想一个问题。他不明白为什么以前好的睡一铺炕的小伙伴,现在却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刚进家门,弟弟楚礼瑞就问道:“哥,怎么刚出去,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没意思,碰到几个人聊了一会也没劲。人们都不愿意聊似的,二柱子、小来根说话都还结巴了。他们这是为什么呀?”楚天齐向弟弟提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哥,很简单。这都是由于身份、地位、环境不同,而带来的变化。”楚礼瑞解释道:“小的时候,大伙在一起摔跤、打土仗,有时候还在一个被窝里睡。那时候主要是大家身份、环境都一样,都是老百姓家的孩子,都生活在农村,人们感觉是对等的。现在就不一样了,他们都把你当成了‘官’,而他们是‘民’,在人们的意识里自然就成了两类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插话道:“可我没觉得什么呀,我看到他们时,从心里还感觉挺亲切的。”

    楚礼瑞一笑:“那不一样,你比如就从称呼上,你依然可以叫‘他们二柱子’、‘小来根’,你认为这样亲切。而他们对你就不好称呼了,称呼你‘狗儿’吧,显然不合适了,叫你乡长吧,又显得太生了。光这一条,就别扭。再比如,还有聊的话题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开饭了。”姐姐在屋里喊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弟弟进了屋子,开始往桌子上摆放着白酒、饮料等。在摆放酒杯时,楚天齐迟疑了一下,还是在正面位置上摆上了父亲常用的酒杯。哥俩对望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丝伤感。

    “大舅,快来给我讲故事。”妞妞在西屋叫道。

    楚礼娟喝止道:“妞妞,别闹了,一会就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就不,刚才我看电视,你让我歇会儿眼,还把我赶到了这屋。现在让大舅讲故事,你又不让,你就知道欺负我。”妞妞不满的说道,话音里还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妞妞乖,大舅给你讲。”楚天齐说着去了西屋。

    一进西屋,妞妞就把一张报纸递给了楚天齐,说道:“大舅,你看给我读读这个故事,你看上面来有一个老爷爷的照片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报纸,一股药材味扑面而来。他想起来,这是刘文韬包肉苁蓉的那张报纸。

    按着妞妞指点的位置,楚天齐读了起来:“隐姓埋名大好青春奉献国家,薪火相传发挥余热回报社会——隐蔽战线特级英雄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徐大壮同志。徐大壮同志是我国隐蔽战线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舅大舅,姥爷醒了。”坐在楚天齐旁边的妞妞喊道。

    小孩就爱说冒话,楚天齐心里这样想着,但还是向父亲躺着的地方望去。当眼神触到父亲的一刹那,他惊呆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