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四十三章 钝刀杀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还应该成立几个小组。”

    “对,每个小组明确任务分工,并且指定专人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小组负责人就需要特别甄选了,一定要选能胜任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定出几条标准,严格选拔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和蒋野二人讨论的热烈异常,仿佛把周围的人当成了他们的忠诚下属一样,也真是两个奇葩。

    黄敬祖对于他们二人的捧场却是非常满意,他用略带责备的口吻批评着其他人:“其他人也发发言,不要等现成的。干工作就要像王委员和蒋副乡长这样,要有激情、有责任心,而不能只是消极等待,甚至百般对抗。”其实,刚才王晓英和蒋野说的好多话,黄敬祖都没听见,因为他的大脑在“开小差”,他根本就没有认真去听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讨论很好,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事情,就需要成立专门机构,进行明确分工。要成立指挥部,选出总指挥、副总指挥以及各组负责人,当然也要有组员。”说到这里,黄敬祖突然对着楚天齐说,“楚副乡长,你还在坚持你的观点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我还是认为今年不合适全乡全面种植‘有机西芹三号’。”楚天齐的话说的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黄敬祖问道:“楚副乡长,你确定不同意全乡全面种植吗?”

    “书记,我是说不适合种植。”楚天齐斟酌着用词,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一样。”黄敬祖摆摆手说道,“那么,你参与吗?”

    黄敬祖提出的问题,实际上是两头堵的问题。如果回答“参与”,那就相当于认可了这件事情。如果回答“不参与”的话,那就相当于放弃了这项分管工作,不说是等于放弃了整个农业工作,最起码也相当于放弃了大部分农业工作。所以,不管楚天齐怎么回答,都会落入黄敬祖预设的陷井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同时心里在做着斗争,有些话能不能说,该不该说,他不由的看向宁俊琦。

    此时,宁俊琦也正好看过来。她面色凝重,但还是冲着他缓缓的摇了摇头。楚天齐不清楚她心里的想法是否和自己想的一样,但他还是暂时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他俩的一举一动全部落入黄敬祖眼中,他理解他俩的心情。毕竟这是一个系死扣的问题,楚天齐无论如何回答,不但占不到任何便宜,而且会吃一个大亏。所以,做为“盟友”的楚天齐和宁俊琦进行眼神交流是正常的,如果没有任何交流反而不正常了,黄敬祖自信而得意的认为。

    “楚副乡长,这么难回答吗?执着,本来是优秀品质,可也要看清大势,否则就是固执了。我是计划让你挂个执行总指挥的,现在看来只能做罢了。”黄敬祖看似语重心长的说,“哎……那就只能委屈你做个组员了。至于小组负责人什么的也别担任了,那样你也难受。不过,楚副乡长,你放心,农业工作还是由你分管,我不会向乡长提这方面建议的。说实话,乡里做成这么大的事,肯定是大政绩,总不能不让你沾一点吧!当然了,如果你感觉实在忙不过来的话,也可以向组织说话,组织会酌情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看似温言细语的话,听在楚天齐的耳中,感觉就像千万根银针扎在心上一样。看来,这才是黄敬祖的本来面目,原来的那副慈善面孔不过是一幅面具而已。黄敬祖的每句话都是刺人心脾呀。他讽刺自己固执,还假装怜悯自己,让自己沾点他们的政绩,这简直就是对自己的莫大侮辱。

    黄敬祖的话让现场众人不得不佩服,当然了,佩服的角度却不尽相同。有人佩服他有水平,他的话可谓字字诛心,让对手“哑巴吃黄连——有苦难言”。有人佩服他狠毒,笑里藏刀,杀人于无形。也有人在佩服的同时,感到后脊背发凉,担心一个不慎,遭受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俊琦也不得不佩服黄敬祖的老辣。就冲他拿楚天齐分管工作说事这件事看,他已经举起了刀子,而且是一把钝刀,他要拿着它慢慢的折磨楚天齐。

    黄敬祖不让楚天齐担任所谓的执行总指挥,连个小组长都不给,但还让楚天齐做组员。这明显就是在蹂*躏楚天齐。黄敬祖让楚天齐在这个机构里面没有任何权力,却要被别人吆来喝去的使唤,这不是折磨又是什么?

    黄敬组让楚天齐继续分管农业,包括让他做组员,其实就是在出现万一情况时推出的绝对替罪羊。而且黄敬祖最后说的让楚天齐“沾点政绩”的话,也是一种反话,在警告和刺激楚天齐:一但有个散失,你姓楚的就会第一个挨刀,谁让你是组员又分管这项工作呢?

    即使楚天齐参与了,而且把这项工作做的很好,让这件事大获成功的话,黄敬祖也不会放过他。甚至种植成功之日,就是楚天齐交出部分权力之时。

    宁俊齐猜测的没错,其实黄敬祖就是这么想的,现场其他人也猜了个**不离十。黄敬祖并不介意别人猜到自己的想法,他就是要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厉害,就是要起到“杀鸡儆猴”的效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来黄敬祖的本意,是要把楚天齐彻底踢出即将成立的指挥部。可就在刚才他想到了一个问题:从种种因素考虑,如果没有楚天齐参与其中,失败的风险会增大很多,而且万一失败,他也是最佳“替罪羊”不二人选,所以他才实施了这个“钝刀杀人”的方案。

    如果楚天齐拒绝的话,那我自己就更有理由收拾这个小子了,对于不讲组织原则、不服从工作安排的人,怎么收拾都不为过。黄敬祖断定,楚天齐只能接受自己这个安排,这就好比给楚天齐脖子上套了一个绳子套,而且绳子头一直在自己手里抓着,想紧就紧,想松就松。只要楚天齐一接受这个安排,那就只能好好干,这样的话又和他本意背道而驰,痛苦可想而知。如果楚天齐敢不好好干的话,那就不是光痛苦那么简单了,恐怕仕途也会一片暗淡了。

    连黄敬祖都佩服自己的“神来之笔”了,不光是因为自己的招数“绝”和“恨”,而是佩服自己玩的可是阳谋,赤*裸“杀人不见血”的阳谋。

    在黄敬祖眼里,表情痛苦的楚天齐,已经似一只洗净、待宰的“羔羊”了。看着宛若万箭穿心一样痛苦的楚天齐,黄敬祖没有哪怕一丝的怜悯,有的只是一种近乎变*态的快*感。他畅快的享受着因折磨他人而带来的身心愉悦。

    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楚天齐身上,目光中透出各种复杂的表情,有同情、有怜悯,有心焦,也有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大家的目光关注下,楚天齐缓缓抬起了头。此时,大家发现楚天齐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巨大变化。在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到痛苦,看到的只是一种决绝,下定了决心的决绝。

    黄敬祖也发现了楚天齐面部表情变化,心中不禁一凛:他要干什么?果然,只见楚天齐清咳了两声,一副要说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黄书记,我有几句话要说,可以吗?”声音不高,但很清晰。不过,不是大家以为的楚天齐声音,而是一个女声。

    发声位置吸引了所有人目光,大家纷纷看去,表情各异。大家发现,发声的人是乡长宁俊琦。

    黄敬祖不明白宁俊琦现在还要说什么,有什么好说的。难道她要搅局?

    楚天齐也惊异:自己正要发言,她为什么突然发声了,她要说什么?和自己要说的是一回事吗?

    “可以,当然可以。”黄敬祖大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有几句话要说给在座各位。”宁俊琦说道。说完,停顿了一下,见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自己,就又说道,“前任乡长离奇落水死亡的事,大家都知道吧?原因大家也清楚吧?”

    “扑通……”,仿佛一块巨石投进众人心湖。这件事当然知道,而且是大家私下讨论较多的话题,只是大庭广众之下却没人提及,尤其是当着黄敬祖的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乡长就是原县长的秘书,在原县长被纪委审查之前意外落水。当时人们都觉得事情蹊跷,但只是一种怀疑。结果在今年元旦前,有确切消息传出,原乡长并非单纯意外落水,而是因为牵涉原县长案子。在让青牛峪乡几个村养猪的项目中,原县长和原乡长都上下*其手,吃回扣、得好处,大捞特捞。原县长为了自保,残忍的下了手,原乡长就被意外落水了。

    当时,人们听说了这个消息,顿觉恍然大悟。但同时又有了新的疑问,难道青牛峪乡就只有原乡长参与了吗?其他人就没事吗?尤其是乡书记能一无所知,或者说是能独自清白吗?但这些都是人们心里的话,从来没有人敢在黄敬祖的面前,提起关于原乡长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现场开会的众人均感到震惊,震惊宁俊琦不但提出来了,而且是在黄书记面前提出来的。这不是明摆着在向黄书记叫板吗?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?很明显,就是在替楚天齐出头。因为,黄书记在变着法的折磨楚天齐,而楚天齐在黄书记的折磨下,正承受着噬心般的痛苦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替楚天齐出头,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