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九十二章 猫戏老鼠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河西饭店顶层的一个KTV包间里,三个喝的脸红脖子粗的男人正在引吭高歌。尽管嗓子都已沙哑,唱出的声音也有些走调,但他们仍然尽情的吼着,宣泄着工作、生活带来的烦燥。这三个男人,正是楚天齐、云翔宇和于涛。

    他们是在将近八点半的时候,结束的宴席。在宴席结束前,岳佳妮和肖婉婷敬了几杯酒就走了。按楚天齐的意思是要马上回到省委党校,可云翔宇却说“离十一点还有两个多小时,唱一会儿歌再回去”。于是,三个人就到饭店顶层的KTV区开了一间包房,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涛刚刚唱完他的拿手曲目《涛声依旧》,他要楚天齐再高歌一曲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现在已经十点多了,我们再共同唱一首,就散了,怎么样?”楚天齐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于涛和云翔宇异口同声道,“曲目由你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天齐答应一声,在选歌器上操作起来。很快,熟悉的旋律响起,三人对着两支话筒,大声唱了起来:

    “在我心中,曾经有一个梦,要用歌声让你忘了所有的痛。灿烂星空,谁是真的英雄?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。再没有恨,也没有了痛,但愿人间处处都有爱的影踪。用我们的歌,换你真心笑容,祝福你的人生从此与众不同。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,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,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?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。把握生命里每一次感动,和心爱的朋友热情相拥,让真心的话,和开心的泪,在你我的心里流动……”

    再次和好哥们唱起熟悉的旋律,楚天齐顿觉心中激荡不已。曾经的青春年少,曾经的大学生活,曾经的过往种种,一齐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三人拿起各自的啤酒瓶,碰撞在一起,发出轻脆的“呯”的声音,然后一仰脖,嘴对嘴灌下了瓶中剩下的酒液,把空瓶“咚”的一声掷在了桌子上。酒液和着泡沫,顺着嘴角、下巴流进了脖子里,流到了衣服上,但三人根本就没在乎这些,他们的心中充斥的全是昔日的情形,和同学之间的友情。

    只到歌曲接近尾声,三人按照大学时形成的习惯,六只手叠加在一起,齐声喊了三个“嗨”,才松开。然后直起身子,“哈哈”大笑后,一同走出了KTV包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风穿过敞开的车窗,吹到楚天齐的脸上,暖暖的、柔柔的。现在已经是四月下旬,省会白天的最高温度已经有二十八、九度,有时甚至超过了三十度。楚天齐只穿着半袖上装和一条单长裤,也觉得很热,只有晚上才是最舒服的时候。

    出租车停在了党校门口,楚天齐付过车费,下了汽车。汽车车迅速向后倒了几米,然后划了个弧度,开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伸展了一下腰身,正要向院里走去,忽然听到侧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。他抬眼向发出声响的地方看去,只见离着自己这里大约四、五十米的地方,停着三、四辆汽车,看样子是跑车。车的旁边围了几个人,发出乱糟糟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干什么的?是刚到的吗?看样子不像,可我怎么刚才就没听到呢?楚天齐脑中闪过几个问题,但他马上给出了答案:这些人刚才就在这里,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正想着赶快回到宿舍解决膀胱的问题,再加上有出租车发动机的声音,所以才没听到。

    远远看了一眼那边,楚天齐认为肯定是小年青们在兜风、瞎玩,就收回目光,迈动了脚步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,楚天齐依晰听到了“学员”两个字,他不由得收住脚步,侧耳听了起来。听了几句,迈动脚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起来越清晰:“……妈*的,小婊*子,破党校学员有什么了不起的。只要你们陪老子去玩,想要什么老子都可以满足,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哟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男人的声音,旁边传来“哧哧”的笑声和起哄声,俨然他们和说话男人都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声音响起:“那边有人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嘈杂声停了下来,那边的人们纷纷看向楚天齐这里。同时,还有两个男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两人来到楚天齐近前,上下打量了几眼,其中一个穿花衬衫的瘦子说道:“哥们,别往前走了,我们大哥在办事,最烦别人打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理他,而是轻蔑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瘦子旁边的胖子说话了:“小子,笑什么?不服气?再往前走的话,小心溅你一身血。”

    “哦?我走我的,碍你们什么事?还说要溅我一身血,你以为你们是谁,黑*会呀?”楚天齐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“哟呵,今天还碰到吃生米的了。”瘦子再次打量着楚天齐,见对面这人高出自己足有一头,而且身上透着一股威严之气,不禁心中打鼓,于是说道,“小子,有种你别走,就在这儿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走?闪开,好狗不挡道。”楚天齐怒斥道。

    对方显然没有料到这个大个子竟然不信邪,二人对望了一眼,迅速回身,向那边跑去,边跑边喊:“段哥,这家伙要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被称作“段哥”的人,大声道:“知道了,看你们两人那熊样,一招没过,就他*妈的跑过来了,给爷丢死了。”边说边向楚天齐走来,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人 。

    楚天齐就站在原地,看着走过来的“段哥”。不一会儿,这个“段哥”到了近前,他的身后跟着五个人,包括刚才的那一胖一瘦。段哥站下后,没有立刻说话,而是上下打量着楚天齐,楚天齐也在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借着路灯的光亮可以看到,这个段哥身高在一米七五以上,上身穿着蓝、白相间的格子休闲T恤衫,下*身穿着米白色长裤,脚上是一款白色休闲皮鞋。他留着三七分的头发,头发油光水滑的贴在头皮上,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像是金丝边的眼镜。这个段哥看上去文质彬彬,人模狗样的,只是一张嘴说话,就破坏了这副形象。

    “你他*妈的怎么回事?不知道老子在那边办事吗?你还不知死活的非要过去?是不是找死呀?”段哥大模大样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,而是使劲的嗅了嗅鼻子,眉头还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意思?”段哥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嗅了嗅鼻子:“什么味?怎么这么大?”

    段哥先是一楞,接着轻蔑地道:“土包子,连这都没闻过?这是兰蔻香水,是新千年定制版。兰蔻,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,而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段哥自得的一笑:“你一个土包子,当然不可能知道兰蔻了,这可是法国品牌,有四、五百年历史了。”说着,他向旁边的人一招手。

    那人会意的从手包中拿出一个瓶子,递给了段哥。

    段哥拿过瓶子,对着楚天齐道:“看见没,这上面有花形图案,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向前凑了凑,段哥生怕被楚天齐弄坏似的,把拿瓶子的手向后撤了撤。楚天齐仔细看了看,先是摇摇头,后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大个子呆头呆脑的样子,段哥觉得挺有意思,就想玩猫戏老鼠游戏,调理他一番,于是说道:“不认识没关系,你看像什么花,就猜一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假装思考了一会儿,说道:“芍药。”

    段哥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月季。”楚天齐又说道。

    段哥再次摇了摇头,然后说道:“图案倒也差不多,不过还是不对。你知道这一瓶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想了想伸出五个指头,说道:“五十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段哥拉长声,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。”楚天齐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就是想破头也想不明白,告诉你吧,五千八。”段哥炫耀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张大了嘴巴,半天合不拢嘴。段哥看着是一个劲儿的笑,他知道自己说的价格把这个土包子吓住了。

    “段哥,你在那边玩什么呀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什么都想知道啊?怪不得你一个劲儿的看那边呢?”段哥说道,“两个学员而已。你也想玩?下辈子吧。”说完,哈哈大笑起来。他旁边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,并有人从他手中接过了香水瓶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没有听错,果然是学员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这个班的。只是自己在这里耽搁了这么长时间,就是想听她们说话的。怎么就没听到呢?难道是她们被人打晕了,还是出了其它状况。

    正这时,忽然传出女孩的叫喊声:“楚天齐,救我。”声音是从段哥身后方向传来的。只见一个女孩披散着头发,跌跌撞撞撞的跑了过来,她的身后有两个男人在紧紧追赶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脚下一闪,从几个男人中间穿过,快速冲到了女孩近前,女孩哭着扑倒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女孩身后的两个男人已经赶到,挥舞着拳头奔楚天齐面门而来。楚天齐左手护着女孩,右手迅速挥出,奔向对面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根本没想到对方出手这么快,他们还没来的及反应,只觉得拳头一阵钻心疼痛,口中大声“哎哟”着,另一只手护着拳头,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段哥也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,此时他才意识到,刚才确实是玩了猫戏老鼠的游戏,只不过好像自己成了老鼠,对方反而是猫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