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四十九章 情为何物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我问你,楚天齐在省城救你那次,面对坏人拿出的刀子,他害怕了吗?”宁俊琦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吓怕了,没注意到,他应该不害怕吧?要不他也不会把他们打跑了。”欧阳玉娜支吾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确告诉你,他当时肯定不害怕。我可是亲眼看见,他面对几十名手拿凶器的歹徒都毫无惧色,而且还大发神威。你说,他怎么偏偏会怕黄敬祖的一个笑容呢?”宁俊琦声音中透出对楚天齐无尽的信任,“他因为爱,因为爱百姓,所以他才会怕黄敬祖的笑容。”

    “俊琦,我还是不明白。”欧阳玉娜摇着宁俊琦的肩膀说道,“你就再给我讲清楚点。”

    “从楚天齐昨天的醉话中,你也听出来了。他多次表明了一个意思,就是如果盲目全面种植,老百姓的结局会比养猪时的局还惨。”宁俊琦语气沉重的说道,“他怕的,或者说他担心的就是黄敬祖万一对他出手,在他没有能力反击时,而实施全乡全面种植,那时候百姓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那他就太伟大了。”欧阳玉娜的话中透出了无尽的崇拜之情。忽然,她转换了话题:“俊琦,我有一件事不太明白。你说一个人酒后的话,能算数吗?”

    宁俊琦轻轻道:“你不信吗?有一句话叫‘酒后吐真言’,你该知道吧?也许越是酒后的话反而越真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他在酒后说的话都是真的了。”欧阳玉娜的话中满是失落之意,她忽然盯着宁俊琦的眼睛说道,“俊琦,他喜欢你,你也喜欢他,对吗?”

    宁俊琦急忙辩解道:“玉娜,你怎么这么说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酒后吐真言。他在喝醉的时候,还吵着要到你的办公室,这不正说明他很想到你这里,也就是说他喜欢你嘛!你对他太了解了,有时甚至超过他自己吧?这不正说明你也喜欢他嘛!”欧阳玉娜的话语透着哭音。

    对于欧阳玉娜的说法,宁俊琦觉得太牵强,但也似乎不无道理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答复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台灯已经关掉,暗夜里,四只眸子显得是那样明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醒来了,看了一下手表,已经七点半。他急忙起床,快速洗漱一下,穿上外套衣服,到了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乡长办公室里,宁俊琦和欧阳玉娜正在聊天。看到进来的楚天齐,二人都哈哈笑了起来。楚天齐被笑的不好意思,用手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楚大乡长,睡醒啦。你记不记得昨天是怎么回来的?”欧阳玉娜调笑道,“喝醉了不回自己办公室,非要嚷着到女领导屋里,你是不是图谋不轨啊?”

    楚天齐红着脸,不知道怎么答话,只是傻笑着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怕别人听不见啊?粗门大嗓的。”宁俊琦假装生气的娇斥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忘了,忘了这是宁乡长的领地。如果别人听到了,会给大乡长带来桃色新闻的。哈哈……”欧阳玉娜虽然声音低了下来,可还是一幅调笑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真拿你没办法。”宁俊琦哭笑不得的指了指欧阳玉娜,“要不要我回避一下,你俩告告别?”

    “别那么假慈悲了,来了两天多了,也没给我们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,现在反而装好人了。”欧阳玉娜假装生气的说道。接着,伏在宁俊琦耳边,狡黠的说道,“俊琦,我会和你公平竞争的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就是一楞,脸红了起来,嘟嚷了一句:“谁稀罕呢。”

    “嘴硬。”欧阳玉娜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楚天齐虽然不知道刚才她们二位说的是什么,但他感觉肯定是在说他,在说调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嘟嘟”,有人敲门。宁俊琦说了一声“请进”,刘文韬和郝晓燕走了进来,手里都拎着袋子,是给欧阳玉娜带的土特产。简单聊了几句,欧阳玉娜表示了感谢,并把手机号码留给了刘文韬和郝晓燕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要走了,众人帮着她拿东西,大大小小的袋子被放到了车上,包括两个用筐装着的大南瓜。这些东西有的是她们昨天用车装回来的,也有宁俊琦给她准备的,还有刘文韬和郝晓燕今天带来的榛子和蘑菇等。后备箱有些放不下了,只好又在车的后排座位一放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众人和欧阳玉娜挥手告别,并嘱咐她以后常来,她也叮嘱大家去省里的时候一定要去找她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缓缓启动了车子,在人们的注视中,向大门外驶去。透过倒车镜,欧阳玉娜看到并排站立的宁俊琦和楚天齐,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楚。

    客人已经走了,大家都回到了各自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到办公室门口,楚天齐看到司机小孟正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孟,有事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小孟赶快说道:“楚乡长,报一下票,攒了三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,楚天齐说着,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小孟在后面跟了进来,待楚天齐坐定后,才把一个票据夹打开,放到了楚天齐面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起最上面的一张打印纸看了起来,打印纸上有打印好的表格,内容包括时间、地点、消费项目、陪同人、备注等内容。在下面的空格里,写着具体的内容。上面内容是按时间顺序记录的,*类型有加油票、就餐票、修车票、过路费等。还有个别票是用于代替一些没有正式*的票,小孟都在备注里进行了详细的记录。

    领导对于下属报票,尤其是司机报票,需要掌握一个度。既要让当事人感觉到领导不会随便被糊弄,也不能让下属感觉到领导不信任自己。所以,领导每次在签字时,都不会马上签批,而是让对方先把票留下,过几天再签批。而且在签批时,还会对个别票进行过问。

    青牛峪乡在原乡长缺岗的那段时间,大钱一直由书记审核,小钱由常务副乡长温斌审核,最后都由温斌签字。

    后来,在宁俊琦到任后,这种现象也没有完全杜绝。虽然她已经是乡长了,但只要是温斌经手的项目,他还会先找黄敬祖做事实上的审核,然后才到宁俊琦那里签字。

    直到温斌调走,乡长宁俊琦才把“一支笔”签批制度真正落实到位,实行当事人签字、主管副乡长审核、乡长最终签批的程序。

    小孟用表格辅助说明的这种方法,让主管副乡长、乡长省事不少。也表明小孟这个人办事非常细心和认真。实际上,小孟这个人平时办事就很有分寸,做为一个司机,平时的嘴特严,但该提醒领导的也会提醒一下。而且不管领导对他多么平和,他也会摆正自己的位置,不会忘乎所以。

    楚天齐觉得小孟这个人,如果培养一下的话,还能干好除司机之外的一些工作。

    小孟按惯例正要离去,楚天齐叫住了他,他以为是领导要直接审核票据了,就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小孟,昨天是你接我们回来的吧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孟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是怎么回的办公室?”

    “你下车时,先去的乡长办公室,是我和刘乡长把你扶进去的,然后我们就出来了。后来,我在党政办公室接到乡长电话,我又去了她办公室,把你扶了回来。”小孟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,谢谢你啊,那你先忙去吧。”楚天齐冲着小孟点点头,说道。

    小孟出去了,楚天齐验证清楚了两件事。一件就是他去乡长办公室待了一段时间,另一件事就是自己是小孟给送回的房间,当然水也是他给准备好的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在乡长办公室没有瞎说什么吧?希望千万别出丑。”楚天齐这样想着,开始了手头的工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欧阳玉娜驾车已经驶出了很远,但她脑中一直盘旋着一个情景:宁俊琦和楚天齐站在一起的情景。

    她这次来青牛峪乡,一是为了工作,二也是为了看看楚天齐。

    那次在县医院病房见面后,欧阳玉娜直接回了省里。她当时心里非常失落,她在内心中实际已经把他当做男朋友来处了,只不过一直没有挑明,而且也不知道楚天齐心里是怎么想的。总觉得和他相处时,他比普通朋友近一些,可又不似男朋友应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等她在病房看到他的身边莺莺燕燕时,心中很不是滋味。尤其她发现自己的好朋友宁俊琦可能也是竞争者后,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后来,在楚天齐联系她时,她故意冷淡他,一方面是看他是不是在乎自己,另一方面也想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。

    谁知,那个呆子打了几次电话后,就没了音讯。要说不在乎自己吧,他为什么要给自己打好几次电话?要说在乎吧,才打了几次就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欧阳玉娜在这段时间里,也想了很多,甚至试着忘记他,都没有成功。她反而更期待与他见面,但女孩子应有的矜持又让他不能放下面子主动找她。

    这次报社安排下基层的任务,正好给她找到了看他的借口。只是还是放不下面子,而且是以工作的名义到青牛峪,所以她联系了在省里出差的宁俊琦,两人一同返回了乡里。

    她本来期待在乡里能和他单独相处。谁知“可恶”的好朋友宁俊琦,行则同车,卧则同榻,无微不至的“看着”自己。

    “俊琦,你还不承认喜欢他,骗鬼去吧。”欧阳玉娜心中暗道,“我要和你竞争,公平竞争。”

    “噌”的一声,一辆轿车冲了过去,差点刮到自己的轿车。欧阳玉娜这才发现,自己的车太靠近路的中线了,急忙打了把方向,继续靠边行使。

    不敢继续走神了,欧阳玉娜稳了稳心神,旋开车上音乐按钮。霎时,男歌手那略带沙哑的歌声传了出来: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只教人生死相许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