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八十九章 再做姜教授学生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周末了,楚天齐哪也没去,就一直钻在党校里,他没有心情出去玩。虽然他表面并没在意董设计的血口喷人,但他内心却不似表面那么平静。他见董设计那么替董梓萱出头,就断定他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联系。同时,他也要想一想如何防备董设计,董设计可是党校的副校长,以后会不会耍花样?会耍什么花样?这都是需要他去考虑的。

    即使董设计和董梓萱真有什么联系的话,按说董设计也不应该在班里说出这些话,而且还是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颠倒黑白的话,这就耐人寻味了。尤其董梓萱可是被自己从高台上的危险境地救出来的,不说是知恩图报,怎么也不应该以怨报德吧,可事实却摆在那里,这又该如何解释呢?

    想来想去,楚天齐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。最后他只得出一个结论:一定要弄清楚董设计和董梓萱的关系,只有这样,才可能解开自己心里的谜团。

    又到周一了,楚天齐正走在去教室的路上,肖婉婷从后面追了上来。说道:“楚天齐,没事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肖婉婷指的是董设计对自己含沙射影的事,便说道:“没事,那算什么?谢谢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肖婉婷露出了微笑,然后又说道,“好像周末女朋友并没来吧?会不会这周或是下周来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出了肖婉婷话语中的揶揄意味,但他依然认真的答道:“这周不来的话,下周肯定来。”说完,大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肖婉婷明显不相信的话语:“我倒要看看,会不会真有人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十来天,董设计没有再找楚天齐的麻烦,也没有对楚天齐再含沙射影。但楚天齐心里却不怎么踏实,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。可是直到周末,也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天,刚刚下了选修课,田馨就来了。她向众位学员做了一个说明,原计划让众人走出去,到乡村、厂矿企业参加基层实践的课程项目取消了。换成了参加河西大学课题组的活动。面对学员提出的疑问,田馨只说这是党校的安排,但大家都隐隐感觉可能和上次参加拓展训练的事有关。肯定是党校担心安全问题,担心出现类似董梓萱的事情,才临时取消的。

    参加培训的这些学员都很向往到基层去参加实践,不管是出于好奇也好,或是真想学到东西也罢,反正这是大家期盼的。结果说取消就取消了,这让好多人失望不已,不禁心中暗骂董梓萱。骂这个害人精,人都不在党校了,还害的大家受她连累。

    失望归失望,但必须服从党校安排。河西大学共提供了五个课题组供学员选择,楚天齐仍然选择了农业课题项目,而这个项目的牵头人就是自己的恩师姜教授。

    姜教授这一段时间,一直在下面跑,而且一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的,中间即使回来,也只待个一两天,就又出发了。所以,楚天齐虽然来了这么长时间,却没能见到恩师,不是姜教授不在省里,就是不到周末时间楚天齐不能出去。因此,参加课题组活动,正好让师徒二人有了见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参加农业课题组的有十二个人,杨崇举、陆勇、肖婉婷、岳佳妮也在这个组。杨崇举、陆勇参加这个组倒在情理之中,因为这个课题组和他们现在的工作内容吻和。而肖婉婷、岳佳妮参加这个组,就有些让人费解了,楚天齐也不清楚她们这么选择,是不是和自己有关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她俩是在自己选择这个课题组后,才做出的决定。

    五十九名学员都要被直接送到河西大学,要在河西大学待上一个星期。虽然同样离开了党校,但在校园里参加活动,要比直接到陌生的基层去安全的多。送他们来的,除了田馨外,还有学员组织处的处长。

    当大家到达河西大学的时候,各课题组负责衔接的人已经等候在校园里了。楚天齐等人直接随着农业课题组的人走了,这个衔接的人楚天齐以前见过,正是曾经去青牛峪乡指导种植“有机西芹三号”的周教授。

    周教授带着大家进楼,一边向研讨会议室走去,一边和楚天齐聊着天。他首先对楚天齐进行了感谢,这让楚天齐有些摸不着头脑,只到周教授说出了后面的话,楚天齐才恍然大悟。周教授感谢楚天齐,委托姜教授给他多次带土特产。楚天齐心里明白,这是姜教授把自己带给他的土特产,拿出一部分给了周教授,而却说成是自己的心意。楚天齐心中惭愧不已,既有对周教授的惭愧,更是对恩师姜教授的惭愧。

    在前年刚刚种植“有机西芹三号”的时候,周教授和岳教授随姜教授去了青牛峪乡,并且在乡里多待了一段时间,指导青牛峪乡的蔬菜种植工作。为此,周教授还被甘沟村的常二牛给打了,周教授坚持没有追究常二牛的责任。当常二牛知道被人蒙蔽后,也是后悔不已,尤其是对周教授的大仁大量更是感念。后来,常二牛学好了,不但种植蔬菜致了富,还委托技术员给周教授带去了土特产,周教授又特意托技术员给常二牛捎回了两盒外烟。常二牛还一直拿着外烟显摆,既显摆这是好烟,更是显摆自己和省里专家的关系。

    想到蛮人常二牛都能做到这些,而自己却忽视了,还是恩师为自己补了漏,怎不让楚天齐汗颜?楚天齐心中暗道:以后一定要把事情想周全,尤其是对于给自己或是乡里帮过忙的人,更要时刻注重感情的联络和维系。

    当周教授推开研讨会议室的门,带着一众学员走进去的时候,会议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。姜教授走过来,同进屋的每一个学员亲切握手,这让大家既感动又激动。众人在来这里之前,都对姜教授进行过了解,知道姜教授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,全省也没几个。而且姜教授经常给省委书记、省长讲课,一些中央首长也听过他的课。就是这么德高望重的专家,竟然没有一点架子,还亲自走过来同大家一一握手,怎不让人感动和激动。

    当姜教授握上自己的手时,楚天齐顿觉一股暖流传来,不由得眼中一片湿*润,声音沙哑的说了声“教授”。姜教授右手有力的握着学生的手掌,左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,说道:“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专门给各位学员预留的位置上,已经在桌上放好了矿泉水、纸和笔。待大家都坐定后,姜教授发表了欢迎辞:“各位学员,欢迎大家来到课题组。你们能到课题组来,是我们的荣幸,也是你们的荣幸。我们这个课题组,既注重数据、案例的收集整理,也注重实践的运用。但我们所参与的实践,毕竟是以学者的身份参与,今天能和你们一起探讨,才是真正的理论与实践结合。因为你们当中的好多人,是真正在基层从事着与农业、农村、农民相关的工作,是真正奋战在农业第一级的基层管理者,所以说这是我们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大教授能给自己这些小科级干部如此高的评价,大家自是倍感受宠若惊,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待大家掌声落定,姜教授继续说道:“你们这个班级之所以称为特训班,确实特殊,反正在我给党校学员讲课的这些年,还是第一次遇到专门以副科、正科人员组成的班级。我听说你们这次实践课,本来是要到一些基层单位去学习、参观、蹲点,但现在又变成了到河西大学参加课题组。有些人感到遗憾,甚至失望,我这里要告诉大家的是,完全没有这个必要。”说到这里,姜教授停下来,喝了两口水。

    环视了一下现场,姜教授接着说道:“同学们,我之所以这么说,不是信口开合,是有根据的。大部分学员想去到一些单位实践,主要是想近距离感受、学习当地的先进经验、实践操作,这是实验室或是课堂所不能比拟的。但是,同学们能来参加这个课题组,却会有不一样的收获,这收获要超过大家亲自实践所得。可能有的同学会认为我在自吹自擂,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,这完全是事实。

    你们想啊,如果让你们自己去实践,最多给你们两周的时间,扣除来回及路途中间的往返,可能只剩不到十天的时间。这十天中,大家还要先熟悉所去地方的环境,以及了解一些基础资料等,真正能够实践的时间又被压缩了好多。而来到我们的这个课题组,那些耽搁的时间以及熟悉环境的时间就不存在了。虽然大家在课题组只有一周的时间,但这一周的时间,众人却可以学到相当于自己直接到现场一个月,甚至更长时间的东西。因为在向大家传授的这些知识,都是我们通过多次的实践,进行高度概括、去伪存真后,形成的知识精华。

    并且,我们拥有一般实践基地所没有的强大专家队伍。不客气的说,我们课题组的这些教授都是农业、农村工作的专家,最起码在河西省可以说是顶尖的专家,平时大家就是接触一两位都会受益菲浅,何况一下子接触这么多呢!”

    姜教授的话既实在,又说到了大家的心坎。众学员顿觉心中无比敞亮,现场再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同时,大家都在暗下决心:一定要好好学习,不能枉做了姜教授的学生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