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五十九章 回首七百多个日夜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从赵书记办公室出来后,楚天齐直接到了汽车站。先买上车票,然后到饭馆慢慢吃饭,又在候车室等了好长时间,才开始检票、进站。

    进站后,直接找到发往青牛峪乡的班车,楚天齐坐在了倒数第二排靠窗的座位上。非常庆幸,班车出站后,很快就拉了满满一车人,没有在城里慢吞吞的转那两圈,就直接开上了出城的公路。

    楚天齐本想睡上一觉,怎耐心中思绪万千,根本无法入睡。他闭着眼睛,倚靠在车座靠背上。赵书记送给的那条“华夏”牌香烟,已经被装进了一个黑色塑料袋,袋子放在腿上,抓在他的右手里。手中触碰着整条香烟的轮廓,他不由得想到三次到书记办公室的事。也回想起到乡里工作后,七百多个日夜发生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是第三次到赵书记办公室,这次去和前两次的感受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第一次去赵书记办公室,是在前年冬天。

    那时,自己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,先是处理上访,后又引进“西芹三号”蔬菜种植。蔬菜种植、销售获得圆满成功后,自己也获得了由县委书记直接提名推荐的科级后备干部资格。

    参加了激动人心的开班仪式后,自己阴差阳错的参与了抓捕吸*毒人员的行动,在参加行动的过程中,紧赶慢赶误了第一天的培训,而且由于没有手机信号,也就没能及时请假。

    这一次缺课,给了早已对自己恨之入骨的魏龙机会。对方不惜把事情闹大,上岗上线。而自己又由于要替公安局保密,不能说明事情真*相,结果落了个“无故失踪”的“罪名”,被取消了科级后备干部资格不算,还被记了一次口头警告,并且被全县通报。这还是有赵书记等人当时的强硬坚持,否则,在冯志国和魏龙的鼓噪下,等待自己的肯定是被开除的命运。

    之后,不甘心的魏龙、温斌等人,屡屡给自己使绊。自己就是在“有朝一日真*相大白”的期盼中,克服着他们这些人的阻挠,而努力工作着。在这过程中,不但背负着“受处分”的包袱,而且坏事也是连连上身。先是父亲为常文采药,掉下山崖,在医院经历九死一生,以近乎植物人的状态出了院。后自己又遭受贩毒集团和魏超群雇佣团伙的双重报复,经过艰苦的鏖战,以血溅玉赤的代价,为警察成功全捕歹徒创造了机会。

    自己本已是恶运不断,可魏龙等人不死心,多路对自己出手。一方面,让温斌和自己做对,魏龙也是亲自上阵,对自己连敲带打。另一方面,由无赖“狗二横”、村妇董桂英等,采用花钱雇人、愚弄村民的方式,到县里、乡里一次次上访,以达到他们“恶心人”、败坏自己名声的目的。这还不解恨,最终导演了县政府喊冤、常委会对质的闹剧。

    也正是在常委会对质这场戏上,出现了戏剧性反转。待冯志国、魏龙及其几个爪牙充分表演后,市政法委、市纪委领导及时出现,先是魏龙、董桂英、“狗二横”被带走,紧接着自己的冤情真*相大白。自己不但不是“无故失踪”,还成了见义勇为的英雄。过后不久,自己的职务就由乡长助理,变成了乡党委委员、副乡长。

    成为副乡长后,第二天,就受到了县委书记赵中直和组织部长郑义平的接见。那是楚天齐第一次到县委书记办公室,当时赵书记对自己既是鼓励,也是安抚,同时也有一些欣赏。那次到书记办公室,楚天齐怀着紧张和激动的心情,感受更多的是县委书记的关怀和器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次到县委书记办公室,是在去年春节前。

    去年的一年,整体工作还算顺利。蔬菜种植规模扩大了百分之十,还取得了有机认证,并注册了商标。由于有机认证的取得和商标的注册,加上计划较科学,并且补充了前年蔬菜种植、销售的短板。最终,蔬菜种植再次丰收,并且村里、种植户获得了较高的利润,乡财政也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在去年里,药材种植也是有惊无险。经过种种波折,最终与何氏药业成功合作,困扰乡里、村里、村民将近三年的大难题得到了圆满解决。尤其是村民,经过三年的劳作,获得了相当于种植粮食作物七、八年的收入。

    由于蔬菜和药材都卖上了好价钱,乡财政收入在县里的排名由上年的倒数第四进了五个名次,在全县二十一个乡镇中排名第十三位。两年前,青牛峪乡财政收入在全县排名可是倒数第一,短短两年,向前跃进了八个名次,这可称得上是跨跃式发展。

    去年,在处理葫芦沟村民挟持村主任的事件时,顺便引出了井水检测的事。经检测,井水为优质锌矿泉水。之后,想尽办法,让可研报告在县委常委会通过,最终获得市发展计划委批复。

    去年不光有这些喜事。糟心事也不老少。

    先是在去药都何阳市的路上,因为路见不平出手相助,被歹徒记恨。接着就陷入到歹徒和警察设计的圈套,被骗入审讯室,遭受不白之冤,还被无良警察用枪指向身上要害。关键时刻,定野市公安局副局长兼警风警容警纪督查室主任周子凯及时出现,才把自己救出困境,得以连夜到了何阳。

    谁料,歹徒“刀疤”逃脱,从同伙那里得知楚天齐消息后,欲到其入住饭店实施陷害。幸亏被岳婷婷无意间听到,这才有了夜半示警,并一同辗转省城,而后坐火车回到玉赤这一系列事情。也正是根据岳婷婷提供的“刀疤”信息,楚天齐向周子凯进行了通报,而后才使“刀疤”落入法网。

    老话说的好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正是因为对王晓英的疏忽,才让她有机可乘,看到了欧阳玉娜送的价值万元手机。王晓英凭着主观臆断,借助想象,向市纪委举报自己受贿,以致自己连夜被带走。所幸,欧阳玉娜家族关系直通省里,才让自己化险为夷,躲过了可能的牢狱之灾。

    树欲静而风不止,正进行的红红火火的蔬菜销售工作,冷不防冒出了胡三、王晓力收保护费的事。单纯收拾他们并不难,但不好办的是,他们是黄敬祖和王晓英的至亲。后来,自己和宁俊琦施巧计,借助赵书记之手,才去了这个毒瘤。虽然没有直接证据,但胡三、王晓力的胡做非为,依稀有王晓英的影子。

    一计不成,又生一计,月黑风高之夜,王晓英再次祭出了杀人之刀。她利用自己的善良,成功把自己骗入卧室,并用言语挑逗,挑逗不成再次威胁。黄敬祖适时出现,王晓英直接来个倒打一耙,给自己意图扣上“强*奸”的帽子。黄、王二人以为这次自己再劫难逃,极尽表演,威逼、胁迫齐上阵。就在他们得意洋洋之际,自己挥出致胜利器——录音,彻底揭穿了他们的鬼把戏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不久,赵书记第二次接见了自己。书记大人此次召见,主要是对自己的文章赞赏有加,并顺带点了自己和宁俊琦的关系。第二次进入书记办公室,感受最多的是忐忑,先是担心书记清算被自己“利用”的老帐,临走时又因书记点到和宁俊琦的关系而不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是第三次进入书记办公室,这次的感受和前两次有很大不同。最大的区别就是,前两次书记的言谈举止完全是上级对下属的状态,既有威严,也有关怀,身上透出更多的是官威。这次则不同,这次赵书记更像是一个长者,既对自己推心置腹,又不乏谆谆教诲。

    赵书记此次既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,向自己做了当面提点和教诲。更以一个长者的身份,向自己说了一些平时不会讲到的话,甚至就连别人对自己告状的事,也抖了出来,进行提醒。

    而且,从赵书记的话中,也听出了关于这次党校培训的一些端倪。赵书记讲的很明白,早有让自己培训之意,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一推再推。这次上党校,既有赵书记的意思,也正好中了对方的下怀,对方肯定担心自己在乡里,不利于冯俊飞尽快掌握局面。所以把自己礼送出去,就是上上之选,同时也是给赵书记一个顺水人情。

    此次接见和上次仅仅相隔两月时间,期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,但赵书记对待自己的方式就有了这么大的区别,这究竟是为什么呢?难道就是因为自己要走了?即使自己三个月后不回到乡里,肯定也跳不出玉赤县一亩三分地,不照样还在赵书记的治下吗?但看他的样子,仿佛从现在开始就不再是自己的上级,而变成了一个长者,或者说忘年交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心中一凛:难道他要走?而后,马上给出了答案:有这个可能。赵书记可是交流干部,如果要走的话也可能离开玉赤县,甚至离开河西省,直接回到晋北省。那么他让自己到省委党校学习,更多的可能就是因为对自己赏识,从而进行栽培和提携的一种方式,也可以说是对自己兢兢业业工作的一种交待?

    赵书记真的要走吗?什么时候走?他要去那里?他对自己学习回来后有具体安排吗?这些问题一古脑涌上来,楚天齐大脑顿时混乱,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忽然,“叮呤呤”的铃声响起,楚天齐手机来电话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