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五十九章 胡、卢恩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看着远去的楚天齐,围观的人们再次议论起来:

    “我早就看出这个副乡长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掰了,刚才是谁说人家软蛋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还说人家刚才也许是装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听见,谁听见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么说了?刚才你俩怎么不早说?要我说,现在看到的也未必是实情。也许是卢三赖为了让副乡长立功,主动投降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你就是胡咧咧,总是瞎猜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开始不也是瞎猜吗?还说人家缺钙,白挣公家工资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几人争论不休的时候,忽然有人大声的说道:“哎呀,我想起来了,这个副乡长叫楚天齐。在去年因为抓捕*犯、勇斗歹徒,被评为什么先进个人,还上电视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”,有人附合道:“有这么回事,我想起来了。我当时去市里我二姨家,在她家正好看到了这个新闻,他被评为市里的‘见义勇为先进个人’,市领导亲自给他颁奖,电视台还专门采访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,怪不得呢。”众人顿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忽然,有一人不解道:“他既然这么厉害,为什么不直接抓住卢三赖,还要装的像个软蛋呢?”

    看过颁奖新闻的人说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,要不说你没文化呢。人家楚乡长这是为了保护人质,那样做是为了麻痹对方。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补充道:“是呀,不光要保护胡主任,也要保护我们大家。当然也要保护卢三赖,卢三赖毕竟是村民,又不是穷凶极恶的亡命徒。你们想啊,卢三赖手里有火机,还在他和主任身上泼了汽油,又把刀子架在主任脖子上。如果不用计谋的话,可能主任就会被刀子伤了。也可能激怒了卢三赖,而用火机点着自己和主任。如果要是卢三赖身上或是屋子里有其它什么易燃易爆物的话,那我们大家也可能就会被炸个粉身碎骨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的妈呀。”众人发出惊呼,都觉得非常后怕。

    紧接着议论声又起:

    “得感谢楚乡长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要不是他的话,我们可能就都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想真后怕,以后有些热闹可不能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于村民的议论,楚天齐无从得知,也没想着要知道,他现在已经坐在警车上,快出村子了。

    警车上共坐着五个人,依然是赵刚开车,副驾驶位坐的是楚天齐,协警、胡小刚、卢三赖坐在车后排座椅上。

    卢三赖坐在协警和胡小刚中间,左手铐子已经取下,取下的一端被锁在车顶一个特制圆环上,另一端还铐在卢三赖右手上,他的右手就一直那样举着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,就是那口井。”胡小刚用手一指村口边的井棚。

    “哦”,楚天齐应了一声。然后对着赵刚说道,“停一下车。”

    赵刚没有问为什么,依言踩了刹车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车门旁放杂物的地方,找到了两个空的矿泉水瓶,拿着下了车。他径直走向井棚,来到井旁,井边还结着冰。

    让楚天齐奇怪的是,井沿上有一块铁皮,铁皮上有两个洞,两只铁环分别穿过小*洞。水泥井沿上打着两个膨*胀螺栓,两只铁环就焊接在螺栓上。铁皮的另一边有一个半圆形铁环,井的另一面沿上也有一个铁环。楚天齐明白了,这个井口曾经被盖上铁皮锁住过。

    井口上方是用来打水的辘轳,在辘轳上缠绕着井绳,井绳另一端下垂到井里。井台上有冰,楚天齐不敢大意。他上前抓*住辘轳把,小心的转动着,不一会盛满井水的黑色胶皮水斗升了上来。他右手摁住辘轳把,左手一探抓*住了水斗,拉了过来,放在井台地面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试着用水斗往瓶子里灌水,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,因为瓶口太小,不是倒不进去,就是水流冲倒了瓶子。后来,他干脆把瓶子伸到水斗里,灌满了两瓶水。把水斗重新放回井里,他拿起两瓶水奔向警车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拉开副驾驶门,正准备上车的时候,听到一片人声嘈杂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,快上车。”赵刚急促的喊道,同时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楚天齐坐到车上,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大家身体一震,警车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从倒车镜可以看到,警车扬起的尘土后面,一群人正手举着铁锨、镐头,向这里冲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忙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刚横了卢三赖一眼,说道:“这要问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真不知道。”卢三赖急忙辩解道,此时的他心里直剩下后悔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对话中明白了,是有人要拦车,不让带走卢三赖。

    “在村里经常会遇到这种事,他们就挡在车前。走是走不了,留人是肯定不能留,很不好办,所以,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他们截住。一旦出了村,他们也就没脾气了,就更不敢追到乡里去了。”赵刚边说边打着方向盘,以目前尽可能快的速度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村口离公路没多远,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上了大路。后面追赶的人群已经停下了脚步,远远的站着。警车一上了大路,他们就更追不上了,他们剩下的选择就是返回村子里。

    果然,看不到后面追赶的人群了。

    警车很快回到了乡里,赵刚和协警带着胡小刚、卢三赖回了派出所,楚天齐拿着用瓶子灌的井水,直接回到了自己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刚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,赵刚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赵刚把手里拿着的一沓纸递了过来,说道:“楚乡长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是两份笔录,一份是对卢三赖的审讯笔录,一份是对胡小刚的询问笔录。楚天齐仔细的看了起来,通过两份笔录,他知道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葫芦沟村名的来历,有两种说法。一种说法,说村子整个形状像一只大葫芦,所以取名葫芦沟。另一种说法,说村名的由来是由于姓氏,村子里最大的两个姓就是胡和卢,胡、卢两姓的人口共占全村人口的百分之九十还多,所以谐音“葫芦”。

    胡、卢两大家族,历经百年的时代更替,一直关系非常融洽。直到有一天,这种关系出现了巨大变化,两大家族甚至反目成仇了。

    事情的起因,是缘于四十多年前。当时整个葫芦沟村的人都很长寿,各界的说法是由于村里饮水的缘故。人们在喝水的时候,总能闻到一丝淡淡的味道,说不上好喝,也说不上不好喝。有几年遭灾的时候,粮食奇缺,人们就靠吃野菜、喝水生活。附近的村子都死了很多人,不是死于营养不良,就是肠胃疼痛而死。只有葫芦沟村没有一人死亡,虽然同是挨饿,可村民的体质却不错。

    人们对葫芦沟的水产生了兴趣,甚至有人千方百计的想到村里买水,或买井,但胡、卢两大家族不为所动。为此,有人趁着夜晚来偷水,但大多数都被村里发现了,及时进行了制止。后来,村里想出了办法,全村就留两口井,其余的进行填埋,并在两口井旁建房子派人看护,果然偷水的人渐渐被杜绝了。为此,有人放出了话,要给葫芦沟村好看。

    一天夜里,沉睡中的人们,忽然听到一声巨响。大家纷纷起来,向发声的地方跑去。等人们到了地方才发现,村西头水井旁的房子蹋了。扒拉开砖头瓦块,发现下面有人,准确的说是一个死人,死者是当天负责看护的人之一,姓胡。另一名卢姓卢姓看护人却不见了。而且在现场还发现了*。有关部门经过多次调查、取证,也没有弄清楚原因,这个案子就成了无头案了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破。

    而胡、卢两姓的恩怨却就此结下了。胡姓的人说死者就是被卢姓的人害死的,然后那个卢姓的人跑了。卢姓的人说他们自己的人到现在活不见人、死不见尸体,一定是被姓胡的看护人给害死了,至于胡姓看护人为什么死了,那是他准备破坏水井时把自己炸死的。

    为此,胡、卢两姓发生了多次大规模械斗。

    发生爆炸后,人们发现,西头的水井变味了,一开始还没引起人们的注意。大约又过了一年,大家又发现,喝西头水井的人身体明显不如东头。

    于是,本就结怨的胡、卢两家为了抢东头水井的使用权,又开始打斗。后来,在有关各方的协调下,两家的打闹次数慢慢少了下来。随着几十年过去,当年的参与者渐渐故去,两家的恩怨也慢慢化解了很多。人们对东边水井的迷信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强烈。

    上届村委会主任,以给村里创收为由,把东边水井租给了卢三赖。卢三赖直接把水井一上锁,供自己做豆腐使用,其余村里所有人都用西边的水井。也有人找过村里和卢三赖,但最后毫无结果。

    卢三赖家的豆腐明显要比其他家的好吃,他知道这都是水的作用,在年前合同到期时,就想继续承包水井。胡小刚没有同意,并派人拆了井边栅栏,打开了井盖上的锁子。为此,卢三赖多次找胡小刚理论,但胡小刚就不同意他承包。所以才发生了这次泼油、挟持人质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小刚、卢三赖的描述基本一致,只是在个别具体细节上略有出入,有出入的地方和本案关系不大。

    看完笔录,楚天齐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对于这次泼油威胁、挟持人质的事,赵刚谈了自己的一些想法,楚天齐做了一点补充,二人形成了一致意见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