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四十一章 借民意施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看众人,喝了一口水,继续说道:“为什么这么说,主要基于以下原因:一、去年种植成功,尤其是全乡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八,增速为全县第三,已经引起了好几个兄弟乡镇的关注。据我所知,已经有五到七个乡镇准备种植蔬菜,而且也瞄准了‘有机’两字做文章,这就容易在短期内形成供大于求的现象。所以,在这种情形下,销售形势会变得严峻,而价格也会走低。

    二、我们去年在种植过程中,发现了很多不足,在今年也要全部解决或绝大部分解决。这就需要我们做好许多工作,人力、物力、财力的需求就会增大。如果种植规模不盲目加大的话,这些问题解决起来要相对容易的多。如果全部种植,那就会增加一倍甚至更多的工作量,做起来会很困难,甚至不太成功。

    三、今年我们要力争取得‘有机蔬菜’绿色认证,所以我们必须严格控制‘有机西芹三号’的品质。去年种植西芹的几个村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,但也总结了很多经验,大部分村民对于种植技术都掌握不错,并且每个村都有了经过培训的‘土专家,这都是今年西芹品质的有力保障。

    如果新增好多村,那么专业人员就会奇缺,而且新种植村村民的培训也是很大的工作量,一旦出现偏差,那么我们的认证工作就可能不会成功,价格甚至销路都会受到影响。严重的话,可能会影响到近两三年的认证工作。

    四、乡里去年的数据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,有好几项数据都是得益于‘有机西芹三号’种植。这是机遇同时也是风险,如果今年全乡大面积种植的话,一旦有个闪失的话,影响面会非常广。可能有的数据要出现负增长,这不仅会造成各方面的损失,更重要的会挫伤种植户的积极性,对乡里开展其它工作都会有很大影响。

    五、种植当归药材的村今年也到了收获的季节,这可是花了农民三年时间啊,我们必须重视起来,帮助农民进行销售。不能狗熊掰棒子——掰一个丢一个,所以也不适合在种药材的同时,再种植‘有机西芹三号’。

    六、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楚天齐的分析,好多人在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看到事情发展偏离了自己设计轨道,黄敬祖眼珠一转,计上心来,决定实施另一套方案。他不待楚天齐继续发言,而是抢着说道:“听宁乡长和楚副乡长的意思,对全面种植还有疑虑,这也可以理解。因为做任何事情,都会有风险。做为年轻人,能有这么沉稳的心智,确实不容易,但我们不能因噎废食。在这件事上,既然有了分歧,那我们就采用民*主方式,举手表决一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虽然黄敬祖的口气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,但他并没等众人的回应,而是直接说道,“不同意今年全面种植芹菜的,请举手。”他在说“不同意”三个字时是咬着牙的,而且说完三个字还特意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黄敬祖说完,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视起来。目光过处,有人微笑并点头回应,有人则低头避开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宁俊琦和楚天齐没有与黄敬祖对视,也没有低头,而是不约而同的举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对于宁俊琦和楚天齐的态度,黄敬祖一点也不感到意外,因为他俩刚才已经表态,即使今天没表态,他俩的态度肯定也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正因为能想到他俩的态度,所以,在楚天齐开始时说到“今年会采取措施,以改进不足”时,黄敬祖才截住了他说到一半的话,采取断章取义的方式让大家表态。他当时一共设置了两个问题发问,问题得到了王晓英和蒋野的积极回应。其他人也纷纷回应“没有”,不管他们说的“没有”是没有方案还是没有意见,但黄敬祖都特意的理解成“对今年全面种植有机西芹三号没有意见”。

    黄敬祖在后来让楚天齐给宁俊琦做说明时,特意提到了“美好前景”四个字,既是向楚天齐暗示要讲全面大力种植的“美好前景”,实际上也是在暗示楚天齐要考虑自己仕途的美好前景。可以说是一种变相的应承和许诺,也可以说是一种提示和警告。

    现在,黄敬祖要用“民意”的力量让两个小青年知难而退。谁让他俩没有适可而止,反而明确而干脆的表示了反对,还说出了什么一、二、三条理由,那就不怪我老黄出招了。

    黄敬祖看着孤零零举着的两只手,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还有人举手吗?再给大家一分钟时间考虑,毕竟事关全乡经济发展的大事,而且一旦全乡种植的话,也不是一两个人可以完成的,还需要在座各位通力协作才能大获成功。”黄敬祖适时止住话语。

    黄敬祖的话虽然简短,虽然说是多给大家考虑时间,但他却利用这有限的时间,适时向大家传递了一个信号:一旦全乡种植,大家都要参与,都能分得一份政绩。

    果然,黄敬祖的话有了效果。刚才还低着头的几个人,已经抬起头看向黄敬祖。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政绩,大政绩,而且是理所当然可以得到的政绩。并不会像去年那样,虽然乡里取得好成绩,大家跟着露了脸,但毕竟觉得心里不是那么理直气壮。而且充其量只是一小片可以忽略不计的绿叶,这不,前几天,向县里报去年的先进时还是人家楚天齐的。

    有的人已经跃跃欲试,双眼放光了。

    蒋野更是粗门大嗓的热烈回应道:“黄书记这是给全乡人民谋福祉啊,这简直就是菩萨心肠。当然了,也是给我们在座每个人送政绩呢。

    蒋野就是要抱书记的大*腿,否则,自己这个排名最后的副乡长,什么时候才能出头?原来还有楚天齐垫底,现在人家已经一跃成为了乡党委委员、政府副乡长,自然就排在自己前头了,这让老蒋怎么甘心?

    时间又过去了两分钟,举在空中的仍然是只是那两只手。黄敬祖心中大定,他看着两个小青年,忽然有一丝怜悯他们:在场八个人只有他们俩反对,这不是自不量力还是什么?

    坚决不能心软。怎能妇人之仁呢?想到此,黄敬祖哈哈一笑,说道:“小宁乡长、楚副乡长,看来你们的意见只能保留了,众意如此啊,这就是民*的结果!你们的本意也是为了稳妥,刚才我也说了,这是超出同龄人的成熟。虽然没有人附和你们的建议,你们呢,也不要有情绪。当然了,你们肯定不会的,我对你们的大局观是没有怀疑的。哎哟哟……,手还举着呢?放下,放下,都举了五、六分钟了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话中透着得意,他说他俩“成熟”,实际意思是说他们保守。他说他俩“肯定不会闹情绪”,实际上是让他们有苦说不出,同时也是小小的刺激他俩:我就让你们有苦难言。“大局观”三个字,更是给他们扣上了大帽子,同时也是警告。最后说的“举手五、六分钟了”,就是直接的讽刺,其意思相当明确:你们再举多长时间也是孤家寡人。黄敬祖的这几句话既是赤*裸的打脸,又让人挑不出毛病。

    宁俊琦和楚天齐放下了举的有些发酸的右手,脸色有些难看。看着他俩的样子,有人从内心理解并同情,有人则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心情各异的时候,宁俊琦说话了,她的脸色虽然不太好看,但他的语气很平静:“看来,对于今年全乡全面种植“有机西芹三号”这件事,只有我俩明确反对了。这个事实我认可,但我有一个要求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止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“说出来,说出来。”黄敬祖的答复很爽快,人家都认可了,总不能不让人家说话吧,黄敬祖得意的想。

    宁俊琦把目光移到要主任身上,缓缓说道:“要主任,请把我和楚副乡长的意见和表决的态度准确记入会议记录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这是在场众人听到宁俊琦话后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要主任“这”了两声,不知道该如何去做。他看看宁俊琦,又看看黄敬祖,手中的记录笔拿在手中没有落下。从他的内心来说,他不想得罪书记,也不想得罪乡长,就连楚天齐也不想得罪,因为他们不是管着自己,就是上面有人。

    黄敬祖听到宁俊琦的话后,心里暗道:“还是太嫩,何必呢?”不过转而一想就又明白了,这是给自己找台阶呢,同时也是为他俩摆脱责任,摆脱万一不成功的责任。万一?怎么会有万一呢?再说了,如果真有问题的话,乡长和分管乡长又怎么能没有责任呢?

    见要主任迟迟没有动笔,宁俊琦口气严厉的说道:“要文武同志,如实记录会议内容是你这个党政办主任的职责吧。难道我这个政府乡长的正当要求你也要拒绝,你可别忘了,我不光是乡长,我还有一个乡党委副书记的职务呢,我可以随时向乡党委,甚至上级党委、政府建议调整一个乡党委委员、党政办主任职务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乡长的斥责,要主任就一个感受:哑巴吃黄连-有苦说不出。他心里暗道:我招谁惹谁了,这不是“神仙打架,小鬼遭殃”吗?

    黄敬祖看得出,这是宁俊琦在自己施出的强大压力面前,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,她在拿要文武这个“倒霉蛋”出气呢。其实现场绝大多数人都是这么认为的,同时也觉得宁俊琦把气撒给要主任,有些不妥,或者说是有失*身份。

    而楚天齐和其他人看法却不尽相同,楚天齐认为她对要主任的做法不像她平时的性格。

    “难道她要……”楚天齐觉得似乎猜出了她的真实想法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