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八十一章 水落石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这个被震动到的人,是坐在楚天齐前排的董梓萱,她已然明白这两个臭丫头要做什么了。因为纸上面的名字,赫然是“楚天齐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董梓萱心中暗道:绝不能让她们得逞。于是急忙站起来,说道:“经过肖婉婷同学的展示,以及同学们的讨论,可以看出,楚天齐同学在上大学时很优秀。所以,我代表班委会希望楚天齐同学,在党校学习过程中,能继续发挥专长,为党政干部科级特训班做出更大的贡献。已经讨论一个多小时了,我看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
    “班长,不急,再有一会儿就结束了。”肖婉婷难得对董梓萱说话如此尊重,然后话题一转,反问道,“班长,你难道不愿意我们学习这篇文章吗?还是你有什么担心呢?”

    听到肖婉婷的话,董梓萱的火“腾”的上来了,不客气的道:“肖婉婷同学,不要胡搅蛮缠,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,哪能把一下午时间都荒废在讨论上呢?”

    一直没有说话的岳佳妮,开口了:“班长,这么有意义的讨论怎么能算做荒废时间呢?不过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。要不这样,再给半个小时时间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就是,班长,就让大家再讨论一会。这也不至于上纲上线吧?”有人附合道,语句中透着不满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人讲了类似的话。

    面对“民意”,董梓萱只好说道:“好吧,那就再讨论十分钟。”说完,坐了下来。但她的心里越发不踏实,总感觉要发生点什么事。

    此时,肖婉婷又拿起了桌上另外两张纸:“同学们,近几天大家可能听到了一个传言,所谓楚天齐毕业论文涉嫌抄袭的传言。这两份东西可以证明传言就是谣言,就是无中生有。这是一张五年前的河西经济日报,上面就转载了楚天齐这篇文章,还有编者按,编者按明确标明这是河西大学一名学生的毕业论文。大家试想一一下,这样的重头报纸,怎能不严格审查论文的原创性呢?”

    好多人频频点头,表示赞同肖婉婷的观点。

    董梓萱一听要坏,急忙喝止道:“肖婉婷同学,你的话跑题了,马上停止这种言论。”

    肖婉婷语气异常生硬:“你没资格跟我说。”然后口气缓了一下,对着全班学员说道:“大家再看看这份东西,这是四年前省教育厅的回复,是回复给当时评审委员会的。回复上明确指出:省厅接到对‘楚天齐毕业论文涉嫌抄袭’的举报后,非常重视,派出专人进行走访、调查,经查,举报内容严重失实,纯属无中生有,是对被举报者的一种无端指责。”肖婉婷说到这里,已然满脸怒气,厉声道,“就是这样的一个谣言,今天又被人翻了出来,我想问一问,做出此事的人良心何在,意欲何为。”

    众人目光齐刷刷射向董梓萱,大家明白了,所谓的“毕业论文涉嫌抄袭”其实就是诬告。而两次被炒作“抄袭”,都和一个人脱不了干系,因为她就是这件事的受益者,这个人就是董梓萱。第一次炒作“抄袭”,她评上了省教育工作者。第二次炒作,她又如愿当上了特训班的班长。那么董梓萱就应该是当年诬告信的操刀者或是操纵者了,也肯定就是这次谣言散布的始作俑者了。

    感受着众人火辣辣的目光,董梓萱感觉自己就像寸缕未挂似的站在众人面前,心中顿生羞辱之感。她明白,现在大家都想到了自己头上。她认定这是楚天齐和两个臭丫头演的双簧,目的就是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丑,让自己的名誉一落千丈。董梓萱想出言相斥,也考虑过离席而去,但她权衡再三,还是做了一个自认为在目前最明智的决断——一言不发的坐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董梓萱,肖婉婷鼻子“哼”了一声,没有再搭理这个卑鄙的女人。而是和岳佳妮一起,拿着手中的这几份“证据”,在教室里慢慢的转了一圈,让大家看个明白。

    有意思的是,她们在把这几张纸递给楚天齐的时候,肖婉婷还故意说道:“楚天齐同学,看看这是你的笔迹吗?还有,这份教育厅的回复,你看过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置可否的接过了这几张纸,他首先翻了翻那几页论文。没错,就是自己递交的东西,签名也是自己的。只不过这几页纸是复印件,复印件上写着“此件与原件内容相同,仅做为借阅使用,另做它用时无效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看了看报纸,这张报纸他见过,那是他已经到沃原市一中上班后,报社专门寄给过他。

    楚天齐重点看了省教育厅的回复,回复上写的明明白白的,证明对自己的举报“严重失实,纯属无中生有,是对被举报者的一种无端指责”。并且在《回复》最后的部分,明确指出“要切实保证被举报者参加评定的权利”。不知是中间环节出了什么失误,还是评委会根本没有执行,也或者是董梓萱当时继续耍了手腕,反正事实是自己被取消的资格根本没有恢复。

    心中轻叹了一声“犯小人”,楚天齐把几页纸还给了肖婉婷。肖婉婷冲着楚天齐,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,得意的笑着走开了。

    其实,在刚听到肖婉婷说出文章名字的时候,楚天齐就觉得非常耳熟,等他再一听文章开头,就知道了:这是自己写的。他似乎明白了肖婉婷要做什么,但又不清楚她具体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这篇文章是自己大学时的毕业论文。当时楚天齐参加了导师姜教授领导的一个课题组,就是关于农村经济的,他那时还在大学上学,但仍抽*出时间和课题组一起下乡、到农村。最后,在毕业的时候,就交上了这篇论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教室内,好多人都亲自验证了“证据”,即使没有直接验证的人也看清楚了内容。大家已经彻底明白,楚天齐是被“黑”了,人家根本没有一点抄袭,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能力。众人再一次把目光投到了董梓萱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董梓萱,样子滑稽至极。只见她牙关紧*咬,故做镇静的坐在椅子上,脸上还挤出了笑容,但她的笑容是那样的僵硬,形象是那样的狼狈。看着她的样子,好多人不禁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董梓萱现在感觉非常后悔,她不是后悔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,而是后悔自己轻敌了,轻视了这个被人夺走女朋友的家伙。她没想到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的事情,怎么还能被人知道,而且还能找出一系列的证据。

    现在董梓萱明白了,楚天齐肯定早就知道了被举报事件的详情,但他却一直隐忍着,装着一副逆来顺受的可怜样。但他肯定一直没有忘记这件事,一直要找机会报复自己,而自己还愚蠢的以为对方一无所知,配合的送上了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怪不得,这个穷小子后来一直和自己极其不睦。当时还以为他只是因为孟玉玲的事,才和自己不对付的。现在看来,这个家伙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单纯、那么傻,他的隐忍只是为了给自己沉重的一击。想到这里,董梓萱心中暗骂:王八蛋,够狠的,走着瞧。

    董梓萱此时不光对楚天齐恨的牙根痒痒,她还恨上了另一个人——孟玉玲。她觉得之所以造成现在的结果,还是怨那个水性扬花的女人。当年肯定是她把举报信的事,透露给姓楚家伙的。也怪自己那次喝醉了酒,否则自己是不需要那个女人送的,她也根本没机会发现那张纸。董梓萱不禁心中感叹道:哎,交友不慎啊!

    就在董梓萱内心激烈活动的时候,肖婉婷又开口了:“大家都明白了吧,所谓的‘楚天齐毕业论文涉嫌抄袭’一事,根本就是无中生有,是小人的陷害,是对楚天齐的报复。不过现在真*相大白了,某些人的丑恶嘴脸被揭穿了。”说到这里,她转换了话题,“大家再来看看,所谓的‘楚天齐飞扬跋扈,打架斗殴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”说着,又拿起了桌上的那几张纸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期待中,肖婉婷和岳佳妮又出示了一些东西。其中有胡三、王晓力等人被抓捕的书面证据,证据详细记录了他们收取保护费,后被楚天齐等制服,又被县里严厉打击的事实。还有一些其它的辅证。

    让众人眼前一亮的是,肖婉婷和岳佳妮就像表演广播剧一样,还原了当年温斌向楚天齐挑衅,又被楚天齐当众要求道歉,而后狼狈不堪的结局。

    经过肖婉婷和岳佳妮一系列的讲述和展示,事情水落石出。大家已经彻底明白,所有关于楚天齐的传言,只是谣言,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扣在头上的屎盆子。

    瞬息间,身份反转,传言中的“抄袭者”成了能力出众、一身正气的真男人。而另一个身份引人猜测、被羡慕不已的人,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,虽然没有人直接说出那个人的名字,但事实已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的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静候着事情发展,平静的感受着人们情感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让楚天齐同学讲两句吧,大家说好不好?”肖婉婷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教室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理解肖婉婷等人的心意,但他确实不想说什么。盛情难却之下,楚天齐站了起来,直接离开座位,走上了讲台。在大家的关注下,他向台下深深的鞠了一躬,说了声“谢谢,谢谢大家!”然后,步履从容的走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大家先是一楞,紧接着雷鸣般的掌声响起了。这才是真男人,本就身材高挑的楚天齐,在人们心中的形象更加伟岸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事情过后,楚天齐从肖婉婷口中得知。她和岳佳妮一起,是在于涛、云翔宇以及其他一些人帮助下,弄到了那批证据。楚天齐再次表示感谢,肖婉婷一笑:“光嘴上说没用,要有实际行动,你记住你欠我们的,以后一定要还。”说完,跑开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苦笑的摇了摇头,不禁心中自问:以后会风平浪静吗?

    被褪去光辉形象的董梓萱,一下子老实了许多,每天都是沉默寡言的独来独往。但她的眼神里,分明透着浓浓的恨意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