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百七十五章 卖你个人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黄敬祖是哼着小曲回到办公室的,这是他近一段时间最高兴的一天。

    上次他想借“民意”达成目的,结果最终失败了,这让他懊丧不已。所以,他就用自己特殊的笑容折磨楚天齐,以期扰乱对方的心智,好让楚天齐乱中出错,给自己创造机会。同时,他在看到楚天齐面对自己眼神的无奈与畏惧时,得到了极大的快感与满足。但是,越是这样,他反而越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黄敬祖也进行了深刻的反思,他发现,上次自己之所以功亏一篑,是有多方面原因的。首先,自己对对手的能力与后手估计不足,犯了轻敌的大忌,同时他也没有预估到宁俊琦会那样坚定的支持楚天齐,甚至抢着替楚天齐“挡子弹”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是为什么,他可不相信小道消息说的他俩好。他虽然不知道宁俊琦究竟有什么后台,但他知道她肯定有来头,省委组织部可不是谁都能进的。他认为楚天齐和宁俊琦相比,简直就是小家雀与孔雀,根本不是一个档次,又怎么可能谈恋爱呢?

    黄敬祖还找到了自己上次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,自己没有得力帮手。宁、楚联手之所以能化解自己的进攻,主要就是他俩都是有能力的人,而且在配合中能够互补。自己只有王晓英和蒋野在配合,王晓英就知道瞎喳喳,没能力、没水平。蒋野水平一般,而且也想利用自己往上爬,更加靠不上。

    黄敬祖总结了很多原因,但自己有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却没有看到,那就是没有真正换位思考。因为他在考虑问题时,虽然也换位思考了,但他经常是换位不换思想,所以他那不是真正的换位思考。

    就比如,他不相信宁、楚会谈恋爱,他是基于认为宁、楚不是门当户对,可是很多人的感情是纯真的,并不会像黄敬祖那样从利益出发来考虑。虽然现在宁、楚确实没有提过“谈恋爱”三个字,但谁又敢保证他们以后不会呢。即使按黄敬祖所谓的“门当户对”来衡量的话,谁又敢说保证他俩家庭面纱揭开的时候不是门当户对呢?

    黄敬祖考虑问题总会把对手往坏里想,就相当于首先对对手做了有罪推论。他认为宁、楚在联手对付他,找他的毛病。其实只是因为宁、楚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一致,所以才会采取相同的办法。宁、楚对有些问题的看法之所以一致,是基于他俩的一些价值观、世界观相同,得出一样的结论也就不足为奇了。就拿阻止黄敬祖全乡全面种植这件事来说,实际是因为他俩都是首先考虑老百姓的利益,所以就会得出相同的结论了。至于黄敬祖所谓的“联手对付自己”,也是二人不得以采取的自保行为而已。

    今天,黄敬祖之所以没有直接发起进攻,就是因为他总结了上次失败的教训,他这次要谋定而后动。

    黄敬祖在会上注意到,在肯定成绩的同时,很多人都在回避一个话题:今年的“有机西芹三号”怎么搞?只有王晓英和蒋野提到了今年应该“大力种植”的话题。但他们俩的话,似乎份量不够重。王晓英只是一个挂着党委委员的组织员,而蒋野更是一个连党委委员都不是的副乡长,而且他俩都不分管这项工作。

    而且,宁楚二人在会上不时眉来眼去,他总觉得他俩又要冒什么坏,而自己又不清楚。所以当时他心里道:小兔崽子,你们又有什么鬼主意了?想再来一次联合作战?没门,老子改变策略了,今天还不是发动进攻的时候,因为条件还不成熟。

    正因为黄敬祖认为条件不成熟,所以他采取了退一步的策略,在最后,给参与的众人套上了一个笼头:写读后感。并对大家有了强烈而明显的暗示:注意后续。

    黄敬祖现在心里也有强烈期待,他期待省报“时真平”的后续报道尽快发表,如果真是提倡大力种植的内容,那自己可就要向对手发出炮弹了。

    同时黄敬祖也有一点点担心,担心楚天齐在欧阳玉娜那里使坏。“他以为自己是谁呀?省报记者会听他的。”黄敬祖这样想着,心里的担心一扫而光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还真联系欧阳玉娜了,但并不是像黄敬祖想像的那样使坏,楚天齐只是有几个疑问要问她。可是他没有打通电话,他一共打了两遍,她第一遍没有接,第二遍的时候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八点,宁俊琦和楚天齐出发了,由小孟驾车直奔柳林堡村,去看望楚玉良。当然了,乡里上班人得到的信息是这样的:乡长和楚副乡长去柳林堡村委会和村小学调研了。

    离村委会还有很远的距离,就看到柳大年已经在门口等候了。车子刚停稳,柳大年就为宁俊琦打开了车门,请乡长下车,检查工作。

    宁俊琦和楚天齐下了车,小孟按照乡长吩咐,直接到楚天齐家里去卸车上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仔细看了柳大年拿出的资料,并且认真听了他的汇报,对村委会工作进行了充分肯定。

    肯定完柳大年的工作后,宁俊琦说道:“柳村长,从日常考察,以及你今天的汇报和提供的资料看,你是一个党性强、有原则、顾大局的同志。你有没有做党务工作的考虑?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柳大年明白宁俊琦的意思,她是想让自己当村书记。他既喜又忧,喜的是可以当村里一把手了,忧的是村主任当不成了,如果再上来一个和自己不对路的人,那会很麻烦的。不过,还是喜大于忧的。于是有些支吾的道:“我……我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勉强,如果没有这个意愿,就算了。”宁俊琦平静地说。

    柳大年迟疑了一下,然后坚定的说:“乡长,我考虑好了,愿意做党务工作。刚才没有立刻回答您,是因为我觉得此事责任重大,现在经过慎重考虑,我感觉自己能做好党务工作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对柳大年略有狡黠的回答还算满意,就点头道:“不要声张,很多事情在没有正式发布前,还是会有变数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。”柳大年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柳主任,你要考虑一下,看有没有合适的接班人选。”宁俊琦看着态度虔诚的柳大年道,“当然了,选举通过才能算数。”

    一听此话,柳大年心里乐开了花,兴奋不已。乡长的意思是让自己推荐村长人选,那就意味着以后在村里还是自己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乡长,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厚望。”柳大年激动的表着决心。

    “干工作不是为某个人干的,而是为了百姓。”宁俊琦严肃的说道,然后话题一转,“你要感谢就感谢楚副乡长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”柳大年连连应道,他听明白了乡长的话,自己能进步,是楚天齐帮了大忙。

    “楚副乡长,我们去小学吧。”宁俊琦冲着楚天齐道,然后又转向柳大年,“柳主任,你忙工作吧,就不用带我们去了。”说完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柳大年刚要说什么,就见宁俊琦脸色非常严竣,于是点了点头,停住了准备跟上的脚步。

    楚天齐紧走几步,跟上了走在前面的宁俊琦。一出院门,楚天齐看看柳大年没有跟上,就说道:“我没有和你说过他的事呀?”

    “你家就住村里,那不是卖你个人情吗?反正昨天我和书记已经研究过他当村书记的事了,这只不过是个顺水人情罢了。”宁俊琦轻松的道。

    “又学一招。”楚天齐也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村小学。

    柳文丽刚刚给学生上完课,回到办公室。她看到宁俊琦和楚天齐进院,马上迎了出来,在她身后跟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“欢迎宁乡长检查工作。”柳文丽有些腼腆的道。后面的小伙子也说了一句:“欢迎。”

    “文丽,怎么也学会来虚的了。再说了,要欢迎也同样得欢迎楚副乡长呀。”宁俊琦拉着文丽的手,笑着说道,“我到学校来,主要是看一看你有什么困难,同时也是来参观的,某些人可是把你们学校的管理夸的好的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柳文丽羞赧的一笑,她知道乡长说的“某些人”是天齐哥。

    由柳文丽引领着,把学校屋里屋外转了一遍。孩子们看到有领导来检查都很重视,纷纷拿出了自己最好的状态。在柳文丽的要求下,宁俊琦还向孩子们做了简短的讲话,鼓励他们好好学习,争做社会有用人才。

    “文丽,确实不错。从学校环境、教室布置、孩子精神状态以及作业等情况看,你的工作非常出色。虽然村里的硬件环境不能和城里相比,但我相信,你教出的学生无论成绩还是品德、能力,都会很优秀的。我说的这些都是心里话。”宁俊琦真诚的说道,“有什么困难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”,柳文丽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忽然微微一笑,低声说道:“文丽,新来的老师怎么样?如何不合适,我再给你调整。”

    柳文丽脸一红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后面站着的小伙子却接了茬:“乡长,我在这里工作的挺好。挺好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看看红着脸的柳文丽,又看看面露焦急的小伙子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,柳文丽跟着笑了起来。小伙子用手挠挠头发,也露出了憨厚的笑容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