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十章 取消后备资格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我记得《公务员暂行条例》第十四章第七十四条是这么规定的,国家公务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予以辞退:一、在年度考核中,连续两年被确定为不称职的;二、不胜任现职工作,又不接受其他安排的;三、因单位调整、撤销、合并或者缩减编制员额需要调整工作,本人拒绝合理安排的;四、旷工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不归连续超过十五天,或者一年内累计超过三十天的;五、不履行国家公务员义务,不遵守国家公务员纪律,经多次教育仍无转变,又不宜给予开除处分的。”赵中直说道这里,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接着,赵中直笑咪咪的说:“冯副书记,楚天齐的事符合哪条辞退规定了?另外,我纠正一下冯副书记的用词,是‘辞退’不是‘开除’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,”冯志国哼哧了两声,没说上来。

    “艾县长,你的意见呢?”赵中直又看向艾中强。

    “我刚到,不太熟悉情况。”艾中强虚晃一枪,“我建议按规定和程序办。”

    “艾县长说的对,这本来就是组织部份内的事,根本就没必要拿到书记办公会上来说,就让组织部处理吧。”赵中直不客气的说道。说完,拿起茶杯,这是“端茶送客”了。

    艾中强起身,冯志国也只得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冯志国的背影,赵中直心中暗道:冯志国,你明着是说楚天齐,还不是想削我的面子?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被开门声弄醒的,陆勇回来了,楚天齐下了床。

    “你是楚助理吧,我是陆勇,向阳镇副镇长。”陆勇直接过来握住了楚天齐的手,“不好意思,会务组在问到你时,我说没有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这有什么,本来你就没见到我嘛!”

    “认识就是缘份,现在该吃饭了,我请你吧,也算哥们给你赔礼了。”陆勇说话挺爽快。

    这时,响起了敲门声,楚天齐过去打开门,雷鹏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走吧,出去吃饭。”雷鹏进门说道,“哟,老陆也在呀!走,一块去。”雷鹏刚从向阳镇回城,自然和老陆很熟。

    陆勇大大咧咧的说:“行,一块去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雷鹏没有开车,三人打的,来到了一个叫“火辣辣”的烧烤店。因为有陆勇在场,没有说抓捕的事。三人啤酒就烤串,一直吃喝到九点多,才结束。

    回到饭店,陆勇出去了。楚天齐正要睡觉,电话响了,他拿起了话筒。

    “喂,楚天齐在吗?”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楚天齐答道。

    电话里静了几秒,突然大分贝声音传了出来:“楚天齐,你等着,回来再和你算帐。”“啪”的一声,对方电话挂掉了。

    电话是宁俊琦打来的,虽然她后面的话很不友善,但楚天齐却感觉今天她的话里多了一种叫做“关心”的东西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觉睡到大天亮,起床穿戴整齐。他正考虑要不要去参加培训,这时陆勇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楚,魏部长找你?”陆勇说道,“他让你去多功能厅。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天齐说道,然后和陆勇一起来到了饭店多功能厅。

    多功能厅内很静,门敞着,参加培训人员已经都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。主席台上摆着一张桌子,是给培训老师用的,现在魏龙正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陆勇进到厅内,陆勇回手关上了厅门,然后径直坐到了自己的培训座位上。楚天齐正不知该坐还是不该坐的时候,魏龙说话了:“楚天齐,到台上来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楚天齐身上,楚天齐扫视了一下全场,向台上走去,众人的目光随着楚天齐的步伐而移动。魏龙嘴角挂着轻蔑笑意,眼中闪着异样光芒,看着走向自己的楚天齐,他仿佛看到了对面走来的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已经站到身边,魏龙清了清嗓子,面色极其严肃的说:“同志们,站在我身边的这位,就是青牛峪乡的乡长助理楚天齐,就是被传的神乎其神的青年才俊,也是在座各位中参加工作时间最短的。昨天就是他没有打任何招呼无故缺席第一堂培训课,事后也没有任何合理理由,还蔑视全体部务委员,他已经不符合一名科级后备干部的条件,因此经过部务会研究,做出处理决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着魏龙的话,觉得特别刺耳,但他有心理准备,使劲咬着牙听着。

    魏龙拿起了桌上的纸,大声宣读起来:“部务会议决定。鉴于青牛峪乡长助理楚天齐,无视制度、不遵守培训纪律、态度不端正,经部务会议研究,做出如下处理意见:一、撤消楚天齐科级后备干部资格;二、《撤消后备干部资格决定》全县通报;三、给予楚天齐口头警告一次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到处理决定就是一惊,这就被取消科级后备干部资格了?不就是旷课一次吗?是不是太严厉了?唉,谁让自己这么悲催呢,忍着吧。只是全县通报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本来楚天齐以为这就完事了,自己接下来就是回宿舍拿上东西走人了,谁知,魏龙根本就没有让他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魏龙放下《决定》,盯着楚天齐看了一会儿,继续说道:“本来他的这种做法就应该被辞退,可有些人……算了,不说这个了。但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,才给了他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你去站到中间去,让大家好好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魏龙是咬着牙说的,他没注意到楚天齐也在咬着牙,正慢慢的把手握成了拳头状,但楚天齐依然还是迈出几步,来到主席台中间站定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被自己的气势“驯服”了,魏龙说话更加趾高气扬:“《决定》刚刚已经下发到各乡镇和各委办局去了,既然是全县通报,那在我们这里也要通报。楚天齐,你去把这张《决定》,贴到厅外公示栏吧。”

    什么?楚天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打脸,这是赤果果的打脸。俗话说“杀人不过头点地”,哪有这么侮辱人的?楚天齐的拳头攥的越来越紧,紧咬着牙关,一言不发,他在尽力克制着。他能感觉到现场火辣辣的目光,但他低着头,心中告诫自己:忍着,一定要忍着。

    魏龙看到楚天齐红头胀脸的吃瘪样,心中美极了,就像喝进了一杯冰镇的冰糖雪梨一样,全身清爽,舒服极了。他见楚天齐没有动,就大声叱责道:“怎么,不服气?不服从组织决定?好,很好,本来还想给你遮掩点,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识抬举,我现在再加一条,你要到饭店大堂也去贴一张。”

    魏龙说完,就这样瞪着楚天齐,心中暗道:“小子,还想跟老子斗,看你贴不贴?如果不贴,那你就是不服从组织,就会罪加一等。如果你贴了,看你以后还怎么抬的起头来?”

    楚天齐缓缓抬起了低着的头,厅内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自己身上,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身无寸缕一样,任由众人审视着。他的左耳急速抖动了几下,胸中闷气直冲头顶,张口吐出几个字:“好,好啊!”

    大厅里立刻响起了震耳的回音:“好,好啊!” 众人心头皆是一震:怎么了?什么情况?他们惊异的是楚天齐说话时也没看到大吼大叫,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回声?就是魏副部长用话筒讲话是也没有这样呀?他们的目光紧紧盯在楚天齐身上,希望能够找出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魏龙也被突然的回声吓了一跳,他怔怔的看着楚天齐,楚天齐正向自己走来,他感觉心中一颤:他从楚天齐的目光中感觉到了一丝可怕,楚天齐每迈一步他的心中就是一颤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步子迈得很慢很慢,可这对于魏龙来说,更是一种折磨。台下众人也感受到了一丝丝的紧张气氛,但也有一些人心中激动起来,看来要有一场好戏看了,目光随着楚天齐的走动而移动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走到了魏龙身旁,他左手握拳,右手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打啊,打啊。三、二”下面已经有人在心中倒计时了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,本来寂静的现场发出了这个堪称炸雷的声音。胆小的已经闭上了眼睛,胆大的心中激动万分,看着台上。不过,几秒钟后,大家觉得不对,楚天齐的手没有落下,而魏副部长还好好的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不对,声音是从门口发出的,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齐刷刷的把头看向门口。门口站在一名四十来岁的妇女,正是今天的培训老师—牛老师。

    “扑——”,好多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牛老师也觉出了一些异样,疑惑的问:“怎么了?”没人回答她的问题,大家又把目光移到了台上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的手已经落下了,不是落在魏龙的身上,而是拿起了桌子上的纸。只见他面向台下深深的鞠了一躲:“对不起,我不该无故旷课,我接受组织的处理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唉”,下面传来了一声叹息,不知道是为楚天齐叹息,还是在为没有精彩故事叹息,但很多人心中不免失望和鄙视:也是一个软蛋,看来传言是假的。

    魏龙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:小兔崽子,吓了我一身汗,看来我是高估你了,这不是也屈服了吗?

    就在大家拿出书本准备上课的时候,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把大家的目光再次吸引了过去,声音是魏龙发出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听到大家的喊声,怔了怔,边回身边关心的说:“魏部长,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。

    此时培训桌的一只桌腿正压在魏龙的右脚上,随着魏龙疼的滑下椅子,培训桌也向前倒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