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十八章 有人要报复你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骑着二手摩托,经过几十分钟的颠簸,到了柳林堡村界,楚天齐放慢了速度向村里骑行着。不时碰到赶着马车、驴车、牛车收秋的乡亲,大家脸上都带着憨厚的笑容,互相说上一句“回来啦”或是“忙着呢”,然后该赶车的赶车,该骑车的骑车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小在农村长大,对农村的生活一点也不陌生。每年一出正月,村民就开始了一年的劳作,一开始是往地里运送农家肥,接着翻地里的玉米茬子,到了播种的季节,种下玉米、谷子、黄豆等作物。然后就是等着老天爷下雨,期待种子早日发芽、出苗。

    出苗以后,一年最忙碌的季节就开始了。老百姓辛苦的一遍遍除着地里的杂草、间掉过密的秧苗,同时也在期盼老天爷风调雨顺。现在农民种植谷子少了,更多的是种植玉米,种玉米省工夫、好打理,每年粮食贩子都会专门收购,一年的收成也就变成了钱币,供农民开销。

    今年的暴雨使粮食大幅减少,玉米受影响相对要少一些,但叶片受损、秧苗倒伏仍然让籽粒正在成熟的玉米减产将近两成。

    靠天吃饭是当下大多数农民的劳作方式,他们没有表现出无奈,而是世代相传的适应。这既是农民的纯朴与乐观,也可以说是一种麻木。楚天齐知道,科学种田才是农民的出路,但这不能只靠农民自己去做,而是要靠像自己这样的基层干部去引进项目、技术,并跟进、服务整个过程,这也是他这多半年来思考和努力的方向。他顿觉使命神圣,同时感觉肩上担子沉甸甸的,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。

    楚天齐骑着摩托到了自家院外,开院门的响声惊动了屋里的人,母亲和弟弟都迎了出来,弟弟可是难得在家的,经常要在山上当“小野人”的。弟弟接过了楚天齐从车上拿下的大包小裹,母亲嘴上埋怨着“乱花钱”,同时眼中闪现着无尽的慈爱。

    进到家里,父亲不在,母亲说父亲去给村里人扎针去了。楚天齐的父亲一直在村里当赤脚医生,母亲身体不好,三个孩子又常年不在家,分到的田地大部分都租给了别人家。只有一小点自留地种植些白菜、豆角等。

    弟弟说今天是回家拿点东西,本来准备一会还回山上,既然哥哥回来了,今天就住家里了。听弟弟说刚刚又对没成活的苗木重新进行了嫁接,这次是严格按操作流程做的,问题应该不大,楚天齐听了很高兴。楚礼瑞只顾和哥哥说着果树嫁接的事,母亲尤春梅根本就插不上嘴。

    楚玉良回来了,楚天齐赶忙迎出去,叫了一声“爸”。

    “天齐,回来啦。”楚天良边进屋边说,“‘老抗战’的腿病又犯了,我给他扎了快二十天了,现在总算好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‘老抗战’爷爷不是做过手术,把里面的子弹皮都取出来了吗?怎么又犯病了?”楚天齐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是呀,这两年一直可以的,谁知前几天忽然感觉腿麻的利害,我估计是伤着神经了,就试着给他扎了扎,现在居然好了很多。”楚玉良坐在炕沿上,满脸都是兴奋之情。

    “是吗?爸你什么时候会扎针了?”楚天齐疑惑的问道,“没听你说过呀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哈哈一笑:“那是你没见到过,你在外面上学的时候,我给几个人扎过,都有一些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爸,甘沟村小学老师常文就是伤了神经,要不你给试试?”楚天齐觉得这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具体情况。”楚玉良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向父亲说了常文受伤的情况,以及现在的症状。楚玉良思索了一会儿,说道:“我去给试一试,后天出发,明天我还得给‘老抗战’再扎一天,另外我也得看看我以前的书。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一直谈论治病的事,母亲尤春梅也一直没有插上嘴。晚上楚天齐和弟弟住在西屋,聊到很晚才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星期六,楚玉良吃了早饭就出去了,尤春梅终于逮住机会了。她唠叨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后,又问到了一个几乎每次必问的事情:“狗儿,有对象没有?老大不小的了,也该成家了,永宁村大成子孩子都五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有什么着急的,再说了大成子人家二十八了?”楚天齐回答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小就聪颖好学,上学早一年,小学又跳了两次级,上初一的时候正好和大成子做同学,不过大成子要比他大四岁。从上初中开始一直到大学毕业,同班同学大部分都要比楚天齐大三四岁,当然也有例外,当时和她同级的孟玉玲就和她同岁。可能是物以类聚、人以群分的缘故吧,楚天齐还会遇到好几位有过跳级经历的人,有的还缘分不浅呢。

    尤春梅才不理楚天齐的“歪理”呢,依然在“开导”着儿子:“我看主任家的文丽就不错,以前她不是正式工,有点配不上你,我听说现在已经转正了,这不正好般配吗?”

    “妈,你又开始乱点鸳鸯了,现在搞对象要有感情才行,不像原来那样包办了。”楚礼瑞在旁边接了茬。

    “你哥和文丽有感情,我还见过他们俩拉着手说话呢。”尤春梅不无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楚礼瑞听到母亲这样说,转过头嘻皮笑脸的问道:“哥,真的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满脸通红,他知道母亲说的是上次柳文丽送他,他祝贺柳文丽转正时他握了她的手,正好被母亲看见,这就成了“你情我愿”的证据。

    真是“说曹操,曹操就到”,柳文丽正边进屋边说着:“天齐哥,你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楚礼瑞马上做了个“鬼脸”,嘻笑着道:“哥,看来妈说的真有准。”说完,快速躲开了楚天齐拍过来的巴掌,跑出了屋子,经过柳文丽身边时还“嘻嘻”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柳文丽看到楚礼瑞冲着自己傻笑,进到里屋又见楚天齐满脸通红,尤春梅也在极力掩饰着不笑出声,她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就问道:“大娘,你们怎么了?有什么喜事吗?”

    听到柳文丽这么问话,尤春梅直接笑出了声:“有喜事,同喜同喜。”说完,走出屋子,在院里大声说道:“我出去一趟,很晚才回来,你们多聊一会。”

    柳文丽听着尤春梅没头没尾的话,怯怯的问道:“天齐哥,你们家人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楚天齐尴尬的回了一句,急忙转移了话题,“文丽,有事吗”

    “天齐哥,我来是想告诉你,有人要报复你,你要多加注意。”柳文丽表情凝重的说道,“这次更厉害,听说是贩*集团要报复你。”

    通过柳文丽的叙述,楚天齐明白了事情的经过。星期一的时候,饭店薛经理找到了岳婷婷,说是道上朋友传来话,因为岳婷婷和楚天齐举报了吸*的人,牵出了贩*集团,贩*集团要报复。薛经理就劝岳婷婷辞职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以免被人报复。岳婷婷明白薛经理这么做更多是考虑饭店少受牵连,但自己已经被贩*集团知道,确实很危险,于是当天就辞了职。然后她给柳文丽打电话说了情况,直接就去外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了,贩*集团是如何知道举报人的,这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贩*集团知道了自己,自己随时都处在危险中。岳婷婷给柳文丽打电话,肯定也有让她提醒自己的意思。自己虽处在危险中,但还在熟悉的环境中,她一个小姑娘独处异地,举目无亲,危险随时都可能降临,想想确实挺让人揪心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一直没言语,柳文丽轻声问道:“天齐哥,你们真的得罪贩*集团了?那样会不会很危险?”

    楚天齐轻松的笑了笑:“我没什么,但你要告诉小岳随时警惕着,实在不行可以到我们这里,互相也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哥,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关心、体贴人。”柳文丽羞赧的一笑,“你不是喜欢我表妹了吧?”说完,不待楚天齐回答,她已经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柳文丽婀娜的身影出了院门,楚天齐心中一丝温暖掠过,自己平时不会想起文丽什么,而文丽却时刻牵挂着自己,想到这些又不免有一些惭愧。

    星期日下午,楚天齐就骑摩托带着父亲去了甘沟村小学。因为提前接到了楚天齐的电话,常海也在小学。看到楚天齐父子到来,大家都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常文没有同意乡里抽调一名老师来临时代替他,他坚持坐在轮椅上给学生们上课,这样上课要比平时辛苦的多,妻子小张老师也更加辛苦。

    常文一看到楚天齐就兴奋的说:“在教师节表彰大会上,县里奖励了二千元,县教育局奖励了一千元,我准备用这些钱给孩子们再置办一些文具。”说到这里,他又叹息了一声,“唉,要不是腿不行,早就给孩子们买回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接住了常文的话:“常老师,我就是专门给你来扎针的,虽然我只是一个赤脚医生,我可是治好过好多这种病的。”

    尽管不知道楚玉良的水平怎么样,但大家都本着“死马当活马医”的思想,都同意让楚玉良试一试。常海对楚玉良的吃住都进行了妥善的安排,让楚天齐放心回乡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叮嘱一番,吃完晚饭就骑摩托回到了乡里。因为回家这两天睡的晚没有休息好,回到办公室后洗漱一番,就直接上床睡觉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