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六十六章 县长视察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县长一行是下午三点多到的甘沟村,刚一到村口,因为轿车底盘低,根本走不了了,众人只得下车。

    甘沟村整个地形是两山夹一沟,村民的房子都在沟两边高处建着,相当于建在半山腰。这里的山光秃秃的,植被很少,当然青牛峪乡有很多村都是这样。由于植被少,水土涵养不好,平时降水很少,即使下点雨,很快就蒸发掉了。但是一旦雨特别大、特别急的时候,从山里边沟沟岔岔中流出的水,以及山上流出的水就会短时间内汇聚到村子中间的河道,形成两、三米深的大河。发大河的时候很少,可以说是十年九旱,平时庄稼都缺水,今年要不是打了井,西芹根本就没法种植。

    甘沟村原来叫干沟村,后来为了好听,也为了寄托人们的一种美好愿望,才把“干”改成了甘甜的“甘”字。

    经过大雨和浊浪的肆虐,河道里杂乱不堪,混浊的河水还没有完全退去,在宽阔的河道上形成一股股的支流。河床和河道里到处是淤泥和石块,还有树杈、杂草、破布片。在不远处,一块足有几吨重的石块也被冲刷到了河道中央,可见当时洪水是多么大,大自然的力量太恐布了。

    艾钟强一直在机关上班,没有在最基层工作的经历,这种情况很少见到,即使看到相关消息,一般也是通过资料,和现场的感觉完全是两回事。刚刚看过的两个村,虽然受灾也比较严重,但主要是农田大面积过水,和这里看到的场景不可同时而语。

    看着光秃的荒山和眼前的惨状,艾钟强脱口而出:“穷山恶水”,这时,站在人群里的两个人马上说出了三个字:“出刁民”。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原来是政府办邹副主任和青牛峪乡常务副乡长温斌。此时的二人也非常后悔,本来是想拍县长的马屁,等到接完话的时候才发现接错了,可是晚了,齐刷刷的目光已经像刀子一样射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艾钟强的脸色更加难看,森冷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二人,吐出了几个字:“素质太差。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四个字,邹、温二人却感到了无形的压力。素质可以理解成工作能力,可以理解成处事水平,可以理解成思想道德,当然也可能是几种理解都包含。总之,拍马屁拍马腿上了,县长是对他们印象深刻了。只不过二人都不希望是这样被领导记住,可是世上有卖后悔药的地方吗?

    看着混浊的河水、裸*露的河床、随处可见的破布和杂草,人们都驻足不前。要想进到村里就必须涉水而过,好多人都在等着县长的决定。艾钟强看了身后众人一眼,他发现宁俊琦、郝晓燕已卷起裤腿直起了腰,就冲她俩微笑了一下,迅速卷起裤腿。

    艾钟强率先踏进了混浊的河水,宁俊琦、郝晓燕紧随其后,其他人也只得慌忙卷起裤腿,跟了过去,村口只留下几辆汽车和司机。踩着低洼不平的河床,趟着浑水,看着沿途的惨景,艾钟强心情很沉重。沿途半坡上的农田里,本来应该是绿意盎然、结果挂穗的景象,可现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泥浆,偶然能看到一点泥浆下的绿色。

    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步行,艾钟强一行到了村委会,因为沿途趟河就走了十多分钟,好多人的脚都被泡的起了皮。不过好多人都穿的是凉鞋或是布料的运动鞋,一会水就干了。而有几个人就要倒霉多了,因为他们经常是在温度适宜的办公室里,所以都穿着皮鞋,在阳光的照射下,湿的皮鞋就像烤箱一样蒸着他们的臭脚。这几个人就是邹副主任、温斌,还有县长秘书任跃祥。

    村委会主任常海接待了众位领导,向各位领导汇报了村里受灾的情况,也讲了提前采取防灾降灾措施而减少的损失。

    县长艾钟强对常海说的防灾降灾措施很感兴趣,夸赞常海有想法、有能力,常海不好意思的说:“这都是乡长助理楚天齐给指导的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”,艾钟强再次听到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常海要汇报小学受灾情况,艾钟强提议直接到隔壁学校去看一看,一行众人到了甘沟村小学。

    小学院里地面上被水冲出了一道道浅沟,靠西南墙角堆在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,看样子是雨后收拾院子而堆到一起的。

    正面最西边的房子锁着,中间的教室里静悄悄的,孩子们正在做着作业。最东边教室里正响着一个孩子稚嫩的声音,众人正要走过去,艾钟强用手示意大家停下来,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在木头掉下来的一刹那,常老师伸出他那并不宽大的手掌推向了我们,我俩脱离了危险,他却被无情的木头压在地上,痛苦的*。”孩子读到这里的时候,声音哽咽了,屋里一片抽泣声。

    一个男声响起:“昨天,常文老师圆木下舍身救学生,二十年前,常玉田老师弃命救弟兄。一门三代,教书育人,父子舍身,再造生命。让我们记住他们,他们不光挽救了鲜活的生命,更用行动教导我们怎样做人。在这里,让我们再一次祝愿敬爱的常文老师早日康复,好人一生平安。”

    教室里哭声一片,院外众人面面相觑,向教室走去,艾钟强站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,搞什么鬼?”温斌忍不住指责道。其实宁俊琦和郝晓燕自然也听出了楚天齐的声音,只不过两人没有说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楚天齐在教室里?”艾钟强问道。

    温斌还没回答,楚天齐听到外面的声音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么多人,楚天齐就是一楞:“宁乡长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楚助理,你这是做什么?”宁俊琦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还能做什么?不当老师了,现在又想过一过讲课的瘾呗。”温斌岂能放过攻击楚天齐的机会,“不是我说你,楚助理,你刚刚被取消后备干部资格,就应该好好反思,踏踏实实做事。你倒好,全乡遭遇这么大的水灾,你躲到这里享清闲。这是一个政府干部应该做的吗?”

    “楚助理,昨天你没回去,肯定是有特殊事,那你也得汇报一下呀。”宁俊琦看似责备的说,“今天早上又联系不上你,结果你只是在这里给孩子们上课。你看你现在的样子,像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听到温斌和宁俊琦的话,楚天齐“腾”一下火就上来了,本来这几天心里就不顺。昨天常文被砸伤,现在还不知道情况如何。他自责自己没有及时劝阻,更痛恨宁俊琦没有批复方案,也痛恨县、乡政府不闻不问。现在倒好,不问青红皂白,上来就是一顿批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不上课,谁来上?难道你们来上。”楚天齐说出的话,气粗的很。

    温斌唯恐天下不乱,不怀好意的问道:“上课重要,还是陪县领导视察重要?”

    温斌这是明显的在下套,可楚天齐心中有气,再加上根本没看到人群后面站着的县长。于是,不加思索脱口而出:“县领导怎么了?就是书记、县长来了,我该讲课还是要讲课。要是县领导、乡领导多关心下面的教育,乡领导多重视一下我的方案,我也不至于今天到这里来上课。我就是这个样子,这就是乡干部本色。”

    郝晓燕急的直给楚天齐使眼色,可他根本就没看。宁俊琦责怪楚天齐听不出好赖话,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小楚很有个性嘛!”艾钟强从后面走了过来,指着楚天齐的衣服,“看看你的样子吧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县,县长,您怎么来了?”楚天齐这才发现艾钟强。

    “刚才有人说了‘就是书记、县长来了,我也照常讲课’,对吗。”艾钟强盯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是我说的。”事已至此,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常海担心艾钟强难为楚天齐,来到前面,对着县长说道:“县长,有特殊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说说看。”艾钟强面带严肃的说。

    常海打了一个“唉”声说道:“昨天,楚助理要不吃晚饭就赶回乡里去,结果摩托车胎上划了一个大口子,没气了,他只得留了下来,住在我家。半夜突降暴雨,我俩急忙来到学校。当时是屋外下大雨,屋内下小雨,教室全部漏水,我们忙着帮他们搬东西,接雨水。

    尤其西屋漏雨最厉害,里面有乡亲们给的粮食和东西,常文老师准备给孩子们换成文具。因为担心东西受损,常老师就和两个孩子往外搬运东西。突然多半截木头从屋顶落了下来,眼看就要砸到两个孩子,常老师毫不犹豫推开了两个孩子,而他被压在了木头下面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后,我和楚助理组织救人,他还给县里的朋友打电话,让帮忙联系医院。车就要出发时,常老师让楚助理留下,因为常文担心没人给孩子们上课。后来我和楚助理商量,让我大女儿先回来给免费代一段课,等常老师的爱人回来了,她再走。我女儿还没到,楚助理就给孩子们上课,课间还和大家整理院里的杂物,所以他的衣服弄成那样也就不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,大家都沉默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