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七十五章 穷寇莫追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大家下了车,车前站着一个人,正是甘沟村主任常海,他已经等候多时了。正这时,面包车也进了政府大院。

    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,宁俊琦安排众人到昆仑饭店吃了饭,饭后,常海和常文夫妻一起坐上了面包车。宁、楚二人嘱咐常文、常海一番后,面包车启动,向甘沟村驶去。

    直到面包车已经没了踪影,楚天齐还在原地凝望着。在与常文告别时,他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焦虑、孤独和茫然,他理解他的心思,同时心中沉甸甸的,暗暗祝福常文身体早日康复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我办公室。”宁俊琦说道,楚天齐跟在她的身后,到了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宁俊琦直接坐在了办公室桌后,楚天齐依然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楚助理,这次乡里抗洪你怎么看?”宁俊琦直接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做了好多工作,但不排除有侥幸的成分在里边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宁俊琦感叹道:“是啊,我也有些后怕。你知道吗?这次抗洪救灾会,还有一个议程被临时取消了,那就是宣布对两名乡长撤职,原因就是抗洪不力、死了人。议程临时取消可能和市里的过问有关系吧,市委今天突然要求县里上交书面检查,等候处理。县里应该是在等待市里的一个处理态度吧。实际上,因为抗洪不力,县长艾钟强在县委常委会上已经做过检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。”楚天齐回答,继而感叹道“当官不易呀,县长刚来没几天就赶上这个事,也够悲催的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谈了一些其它工作,楚天齐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慢着,今天下午的事是怎么回事?”宁俊琦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楚天齐装傻充楞。

    宁俊琦眼睛盯着楚天齐,严肃的说:“别装糊涂了,老实交待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件事呀。”楚天齐装做恍然大悟,“是这么回事,那个董科长呢,我们原来是市一中的同事。在学校时,她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熊样,总说‘你们乡下人怎么怎么着’,又是“不讲卫生啦”、“素质差啦”、“不会打扮啦”,总之就是她显摆比别人强呗。

    今天她又说,‘听说你在乡下工作,你们那里肯定是穷山恶水,除了村姑就是土老帽吧’?我一听就来火了,心里就想:你污蔑我无所谓,可你不能把我们的美女也算在内呀?于是,我义正词严的反驳。我说‘你说错了,我们乡山美水美人更美,尤其我们乡长,更是闭月羞花之貌、沉鱼落雁之容。你和她比,简直就是萤火虫之于月亮,电灯泡之于太阳,档次差着十万八千里呢!’正好你过来了,她一下子被你天仙般的容貌和气质震住了,所以只傻傻的说出了四个字:果然漂亮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已经笑的直不起腰来了,她第一次见到楚天齐这么幽默,知道他是瞎胡编的,但还是很高兴。谁不想被人赞美呢?尤其还是很帅气的异性呢?

    好半天,宁俊琦才止住笑,擦掉眼角笑出的眼泪,直起了身。当她看到楚天齐的样子时,又不免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楚天齐完全是一本正经的样子,而且还故意很天真的说:“有那么好笑吗?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说谁是太阳、月亮呀?”宁俊琦边笑边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你是太阳、月亮啦。你没发现她和你站在一起,你的形象气质就像女王,她简直就是小丑吗?”楚天齐的话越说越没边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狐疑的盯着楚天齐看了一会儿,忍住笑说道:“真是这样吗?我看别是你以前追求过她,被她甩了,你才这么说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有恋情结呀!”楚天齐脱口而出,“全世界女人都死光了,我也不会追她。”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急头白脸的样子,宁俊琦觉得很好玩,于是慢条斯理的说:“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我就断定你不是好人,后来慢慢的我以为你可能是好人,今天我终于看清了,你果然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口若悬河的楚天齐,听到宁俊琦不带脏字的骂人话,一下子闹了个脸红脖子粗,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。不过,转而一回味,又觉得美滋滋的:被美女调侃才他*妈的幸福呢。“有时候,男人在女人面前就是犯贱。”这句话不是作者说的,而是楚天齐心里想到的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出糗,宁俊琦乘胜追击:“唉,对了,我什么时候让你称呼‘俊琦’了,你不觉得肉麻吗?”

    唉呀,小女子还登鼻子上脸了,楚天齐心里这么想着,马上换上了皮笑肉不笑的表情:“名字就是被称呼的嘛!你姓宁,名俊琦,我称呼你的名字自然要称呼‘俊琦’。如果你不同意,那么我该称呼你‘宁宁’还是‘琦琦’呀?”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滑稽的表情,听着他强词夺理的谬论,宁俊琦“你”、“你”了好几次,吐出几个字:“讨厌死了,快滚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面色一整,说道:“这可是你让我走的。”然后,带着胜利者的表情,快速走了出去。紧接着走廊里传来放肆的笑声。

    看着讨厌鬼走出去,想到刚才本来是要乘胜追击,结果反胜为败了,宁俊琦自言自语道:“穷寇莫追啊。”随即“呸呸”两声:“谁追他呀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参加完抗洪救灾大会,黄敬祖就没回到乡里。楚天齐抓紧利用这个时间,把蔬菜种植的整个过程进行了仔细梳理,总结了里面的得与失。他总觉得黄敬祖一回来肯定要说蔬菜种植的事,因为黄敬祖在几天前当众承诺了,而且承诺肯定不是心血来潮,只不过是把他的想法在那个场合提前说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通过梳理,加上平时的一些零星记录,尤其是前几天与收菜商等的交谈,楚天天两天时间总结出了一份成形的报告。他拿起报告,向乡长办公室走去,准备先向她汇报一下。

    敲门进去后,没等宁俊琦询问,楚天齐直接说道:“乡长,你现在有时间吗?我这里有份总结报告,请你指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先放这儿,我有二十分钟时间,你先挑重点说一下。”宁俊琦用手一指对面的椅子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宁俊琦对面的椅子上,把报告放在桌子上,说道:“乡长,这次‘有机西芹三号’的种植,整体上是成功的,村民利用少半年的时间,得到了比往年一年还多的利润,而且乡里税收也增加了好几成。从种植到销售的整个过程总结了一些经验,我在报告里都写了,就不详细汇报了。

    我主要说一下教训,或者说不足。首先,我们准备不够充分,主要体现在机井配置不够合理、出菜周期不科学、配套设施不齐全。虽然省里专家对机井设置进行了合理测算,但从今年的实际效果看,还有偏差,现在专家也是这种看法。比如,在干旱季节,机井供水明显紧张、供应不够充足,洪涝的季节又供大于求。种植的时候,各家都想着早点卖菜,结果今年销售的时候,出现了前天出菜量过大,后几天供应不足的情况,明年一定要分批次种植。配套设施欠缺很多,就拿冰块来说吧,我们自己没有冷库,一旦遇到突发事件就不能保障供应。

    其次,产品质量控制不严密、产品无认证。今年基本都是靠技术人员前期指导,然后各家自觉来控制蔬菜质量。因为每个家庭不够专业,对同一标准的理解有偏差,结果就出现了不同家庭的同一等级菜的标准有很大差异。另外,虽然我们按照有机蔬菜的标准种植、打理,但没有得到相关机构认证,就不会得到市场认可,价格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再次,市场拓展单一、市场前景不明朗、产品没形成品牌。今年的订单集中在首都*市和渤海市,这种方式太单一,隐藏着很大的风险。今年的市场前景不错,但不代表明年的市场行情可观,所以要提前拿下订单,这样相对有保障,但也对我们多了一层束缚,不过风险和机遇往往是并存的。还有,明年必须申请商标,否则我们的产品就会被视为杂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到这里,略微停顿了一下,说道:“还有好多不足,我在报告里都写了,因为时间关系我就先不说了。这些不足,既有主观原因造成的,也有客观原因造成的,我们需要弥补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拿起桌上的报告翻了翻,抬起头说道:“那么你得出了什么结论?”

    “我的结论就是,经验方面继续保持和改进,不足方面弥补和调整。”楚天齐回答,“再有,明年是否全乡种植必须经过调研、论证,不能一拍脑袋就决定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接茬,他知道楚天齐说的拍脑袋决定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沉默了有三分钟,宁俊琦严肃的问道:“你确定自己的结论能经得起推敲吗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,就是不能盲目乘胜追击。”楚天齐也着重回答。

    听到“乘胜追击”四字,宁俊琦一下子走了神,顺嘴说出了“穷寇莫追”。

    意识到失言,宁俊琦赶快改了口:“先这样吧,我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带着疑惑走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望着那个高大而俊郎的身影,芳心乱跳:“我这是怎么了?为什么总在他面前出状况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