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零七章 太令我失望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又在乡长办公室逗留了很长时间,后在宁俊琦的一再催促下,才恋恋不舍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从宁俊琦说出“回到从前”的话,到现在已经两个月了。而宁俊琦和楚天齐的感情不但没有退步到从前,反而越来越升温了,心越来越近,只是二人都刻意保持着身体接触的距离,再没有发生那次山上的意外事情——亲吻。虽然这样,可当看到对方的嘴唇时,总会引起某种联想。尤其楚天齐还会经常利用上次的事,进行暗示,让宁俊琦是又羞又恼,现场气氛暧昧不已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想明白了,不管宁俊琦是出于什么原因提出的“及时刹车”的要求,但只要她心里有自己,那自己就不会放弃。不会放弃对宁俊琦的爱,不会放弃对未来二人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,楚天齐简单洗漱了一下,就上床,钻进了被窝里。十月下旬的天气,当地已经很冷了,有的人甚至在屋子里插上了电暖气,但楚天齐没有那么做,他觉得再有几天就供暖了,没必要那么娇气。

    尽管不惧现在的温度,但一钻进被窝,楚天齐还是感觉到被子里冰凉冰凉的。他努力把身子倦在一起,好让身体尽快暖和起来,以便早早的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越是急切的想着某件事,反而越是感觉时间过的很慢。楚天齐现在就是这样,都过了十多分钟了,脚还是凉凉的,因此大脑不但不困倦,反而无比的清醒,不由得想着事情。一会儿是工作上的,一会儿又是生活上的,一会儿是关于同学之间的,一会又是和同事一起的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就在楚天齐迷迷糊糊将要入睡的时候。忽然,一阵响动传进了耳朵,他顿时又清醒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屏住呼吸,仔细一听,声音是从隔壁传过来的。“咚咚”,听起来像是物体砸到物体上的声音。听到这闷声,楚天齐首先想到的是那种少儿不宜的事。因为旁边是王晓英的屋子,那可是一个骚到家的女人,虽然以前并没有发现有异性在夜间出入她的屋子,但楚天齐知道她可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。楚天齐经常会在凌晨三、四点的时候,听到她皮鞋走动的声音,和回到屋子开门、关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但楚天齐马上否定了自己的判断,因为他感受到了声音是来自自己床铺紧挨着的墙上,同时还有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哟,哎哟,救命啊!”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,是王晓英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一动:难道真是那个女人在做什么事?这听起来要死要活的,惨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小楚,楚乡长,救命啊!”王晓英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在叫我吗?楚天齐心中一闪念。究竟她在做什么妖,深更半夜的喊自己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楚,小楚,你在吗?救我呀,救我呀!”凄惨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,还伴随着“咚咚”敲墙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道:“她是怎么了?难道遇到什么事了?”虽然,楚天齐看不惯王晓英,平时也懒的搭理她。但现在听她的呼救声,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。于是,楚天齐不再犹豫,急忙坐起身,开始穿衣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宁俊琦刚刚躺到床*上,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。她心想:这么晚了,会是谁的电话呢?难道是爸爸?可是,爸爸一般时候过了晚上十点也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。莫非是有什么紧急的事发生?她一边想着,一边急忙弄亮床头灯,坐起来,下了床,到电视柜上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一看电话号码,宁俊琦就是一楞,这个号码很熟悉,是书记办公室的。她没有犹豫,直接按下了接听键。说道:“黄书记吗?”

    手机听筒里传来黄敬祖的话:“宁乡长,不好意思,这么晚了还打扰你。来一下我办公室,现在有一件急事,我们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什么……”宁俊琦说道,刚要问是什么事,对方的电话已经挂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不敢怠慢,急忙穿戴整齐,用梳子拢了一下头发,到外间办公桌上拿起笔记本和笔,向书记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刚拐过走廊,就看到书记办公室透出的灯光。来到书记办公室门口,透过窗上的玻璃,可以看见黄敬祖正端坐在办公桌后,手中拿笔在纸上划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宁俊琦抬手敲了敲门,里面传出黄敬祖的声音:“请进。”宁俊琦推开屋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书记,您找我?”宁俊琦进门就问。

    黄敬祖放下手中的笔,说道:“宁乡长,真是不好意思。本来不想再惊动你了,结果还是把你叫起来了。你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虽然黄敬祖说了几句废话,但宁俊琦明白,书记不会半夜三更没事给自己打电话的,于是,说道:“书记,您太客气了,有什么事您就直说吧。”说完,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宁乡长,今天省里老领导临走时,说了一句话,你还有印象吗?”黄敬祖问道。

    听黄敬祖这么一说,宁俊琦想了想,也不知道是哪句话,就摇了摇头。宁俊琦确实不知道黄敬祖指的是哪句话,因为今天来的这个省里退休老领导,一到乡里就先去了书记办公室。当时黄敬祖没有叫自己,自己也就没有跟过去。就在省领导刚从书记办公室出来的时候,县里冯副书记带队的一批县领导也来了。于是,大家到乡里会议室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见面会。在见面会上,冯志国做了欢迎辞,黄敬祖做了汇报,老领导做了几点指示,始终也没轮到宁俊琦说什么。只是在老领导和众人握手告辞时,才和宁俊琦说过一句“年轻有为”,宁俊琦回了一句“谢谢您老鼓励”。

    见宁俊琦做了摇头表示,黄敬祖说道:“那我来说吧,当时老领导说了‘会把你们乡所做工作向现任省领导反馈’的话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经黄敬祖这么一说,宁俊琦想起来那个老领导倒是说过。但她只把这句话当做老领导的随口一说,所以没有放到心上。

    “书记,您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了。老领导是这么说过,难道这么快就有信了?”宁俊琦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觉得有些快的出奇。我刚接到老领导司机打来的电话,对方说,老领导已经在电话里和现任省领导说了青牛峪乡的事情,省领导很感兴趣,要我们把情况形成书面材料,最迟在明天中午前把材料传真给他。”黄敬祖兴奋的说道,“这一下,我们乡的发展就更了不得了,省领导都关注了嘛!”

    宁俊琦一听,也是既惊讶又高兴,急忙说道:“那太好了,我马上去准备。对了,我们都需要准备哪些内容呀?”

    黄敬祖用笔指着自己的笔记本说道:“我听老领导司机说,省领导对乡里农业和招商引资的事,很感兴趣。尤其特意指出,要把蔬菜项目引进、合作何氏药业、锌矿泉水招商的事进行详细汇报,需要有数据、有时间点、有措施、有分析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想了一下,说道:“哦,这些呀。这些都是楚副乡长分管的项目,我现在就找他。”说着,往桌上看了一下,却只看到自己的笔记本和笔,于是,又说道:“书记,我忘带手机了,用你桌上的电话打吧。”说完,起身向黄敬祖的办公桌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这样吧。不如现在直接去找他,反正领导需要的好多资料也在他的档案柜里,我们直接去,还节省时间呢!”黄敬祖说着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宁俊琦站起身,把笔记本和笔拿在手中,说道:“书记,您不……”本来宁俊琦想说“您不必去了”,又忽然意识到,自己深更半夜的去,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,于是急忙改口,“那好啊,有书记坐镇,肯定效率会更高。外面的风‘呜呜’直响,我还有点害怕呢!”

    黄敬祖接住了她的话,说道:“反正我也睡不着,正好一块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先给他打个电话。”宁俊琦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现在刚十一点,估计他还没睡,平时他屋里的灯几乎都是亮到十二点呢!”黄敬祖说着,已经率先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宁俊琦也只好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来到院里,二人都不由得把衣服往紧裹了裹。现在这个季节,当地的天气就是这样,昼夜温差大。中午的时候,如果艳阳高照的话,人们还是会感觉身上暖烘烘的。可是一头早晚却很冷,尤其是深夜更会刮起四、五级的风。

    来到最后一排房,看到楚天齐的房间黑着灯,黄敬祖笑着道:“看来今天楚副乡长也偷懒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笑了一下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黄敬祖快走几步,来到楚天齐房间外,抬手敲起了房门。“咚咚”“咚咚”连敲了好几次,里面都没有答声。

    此时,宁俊琦也跟了过来。在黄敬祖敲门的同时,她喊道:“楚副乡长,我和黄书记来找你了,我是宁俊琦。赶快起床,穿戴整齐,开门。”宁俊琦也觉得自己的话,有些别扭,不由得“扑哧”笑了。

    屋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屋里忽然传来了尖叫声:“你要干什么,救命啊!救命啊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宁俊琦就是一楞,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黄敬祖已经快速循声而去,踢开房门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等宁俊琦跟进去的时候,正赶上黄敬祖拉着了电灯,她看到了让她意想不到的一幕。顿时,呆在那里。

    此时,黄敬祖脸色铁青,指着屋里的男人,怒气冲冲的说道:“你,你太令我失望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