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一十五章 梦里梦里见过你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阳光明媚,微风习习。放眼望去,一片碧绿。

    林间小路上,出现了一个女孩。女孩身穿灰蓝色牛仔背袋裤,上身是菊黄色卫衣,脚上是一双菊色旅游鞋。她背后背着一个双肩挎包,挎包上缀着的一个卡通头像格外醒目。女孩蹦蹦跳跳的走着,头上扎着的马尾辫随着她的跳动而左右摆动着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女孩儿鼻翼出现了细密的汗珠,她找了块石头,坐了下来。女孩从背上取下背包,拿出*水瓶喝了几口水,然后看着这个卡通头像发呆。这是一个卡通人物头像,头像长着一张国字脸,留着三七分头发,左耳朵可以轻轻的动弹。

    卡通头像忽然动了,慢慢的向女孩靠过来。随着头像的靠近,这个卡通人物也变大了起来。直到头像的嘴巴印到了女孩的嘴唇上,女孩才看到这哪是头像,分明就是一个人,一个和头像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。女孩想推开男人,可男人的嘴就像吸住了一样,不但没有分开,反而吸的更紧了。于是,女孩不再推开他,也配合着男人亲吻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的胆子越来越大了,竟然腾出一只手摸*到了女孩的胸前,女孩再次用力去推。可是男人的手就像附有魔力一样,轻轻挡开女孩的手,继续向前伸去。女孩急的大叫:“放开,天齐,快放开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放开,快放开……”宁俊琦一边喊着,一边睁开了眼睛。她使劲摇了摇头,又努力看向四周。屋子里漆黑一片,只有床头柜上的小钟表发出“嗒嗒”的走动声。宁俊琦长嘘了一口气,原来是做梦了,做了一个怕梦。也不能算是做了怕梦,因为她并没有害怕,除了紧张外,更多的是一丝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宁俊琦急忙用右手去摸床头灯的开关,这才发现,原来自己的手正按在胸脯上。她的俊脸立刻滚烫起来,其实是一直在滚烫着。她轻骂了一句“不害臊”,打开了床头灯开关。

    宁俊琦轻抚了抚兀自跳动不停的心脏,臊动的心才渐渐平复了一些。她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,这样荒唐的梦。晚上的时候,自己除了和他牵手,他又把一只手搭到自己肩上外,并没有其它过分的动作,更别说亲吻,甚至……了。可自己为什么就做了这样的梦,而且还这么真实,难道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宁俊琦急忙翻身下床。来到屋门旁,看了看上面的暗锁,暗锁还锁的好好的。她手抚胸膛,再次长嘘了一口气:看来就是一场梦,是自己太敏感和紧张了。

    低头间,看到自己光洁的身子。宁俊琦顿时心中一紧,迅速跳到了床*上。

    俗话说,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。难道是自己白天想了这样的事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梦?难道真应了那句话——“哪个少女不怀春”?自己是在做春梦吗?自己可是端庄正派的女孩,怎么会有这么不健康的想法?

    正胡思乱想着做梦的缘由,不经意间看到了床头柜上一个小东西,就是那支录音笔。宁俊琦一下子找到了答案,肯定是这个小东西捣的鬼,否则自己怎么会做这么乱七八遭的梦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来,在楚天齐离开房间后,宁俊琦就上床休息了。她躺在被窝里,打开了录音笔的开关,鼓捣了几下后,录音笔开始播放,从楚天齐敲门时播放。

    一开始听的时候,宁俊琦只觉得很好奇。不一会儿,到了王晓英挑逗楚天齐的段落。宁俊琦边听边“咯咯”笑着,一边暗骂着王晓英“不要脸”。听着听着,就到了王晓英说的更露骨的地方,什么“你在床*上一定很棒的,姐姐喜欢你”,什么“姓宁的小妮子夜夜舒服到欲*仙欲死”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当听到这些话的时候,宁俊琦依然在骂着王晓英不要脸,但同时也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变化。身上麻麻的、痒痒的,有些地方甚至表现更强烈。

    她不敢再听,赶忙关了录音笔,强迫自己睡去。好不容易睡着了,谁知,又做了这种乱七八遭的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俊琦不敢再睡了,开着床头灯,仰躺在床*上,眼望房顶,静等着天快亮起来。她心中不禁想到:他现在在干什么呢?在睡觉吗?他会不会做梦?会不会也做那样奇怪的梦?想到这里,她的身上又是一阵燥热,不由得骂道:“不要脸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梦天齐是被一阵响动惊醒的,响动就来自于隔壁——王晓英的房间。

    虽然响动够大,但一般还不至于惊醒隔壁睡着的人。可楚天齐不属于那些一般的人,他因为练功的原因,比常人要耳聪目明的多。所以,在平时他总能听到或看到别人不容易发现的事物,俨然是一项特异功能。

    可今天的这个功能却有了副作用,他竟然被惊醒了,竟然听到了让人脸红的声音,里面还夹杂着女人“凄惨”的叫声和男人苍凉的嚎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急忙用被子蒙住了头,以减弱这种杂音的干扰。

    很快,一切都恢复了平静。楚天齐从被窝里探出了头,仔细听了听,确认确实没动静了,这才长嘘了一口气,暗骂道:“不要脸,狗男女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之所以要骂旁边屋子里的“狗男女”,一是因为他们的声音不堪入耳,污染了他纯洁的小心灵,二是因为他们打扰了自己的好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来,楚天齐从乡长办公室回来后,就脱衣服上床休息。

    躺在床*上,想着今天发生的事,让他感慨颇多。后来,他又想到了宁俊琦,想到了她对自己的关心,想到了今天她让自己牵上了手,想到了今天自己把手臂搭到了她的肩上。

    这些动作对于曾经热恋过五年的楚天齐来说,本身也没什么。可是,这却是发生在自己和宁俊琦之间,而宁俊琦又曾经明确说过“回到从前,暂时不要向前发展”的话。她今天竟然违背了这个约定,是她忘记了,还是故意在“放自己一马”?不管是哪种原因,这都是一个好兆头。

    想到宁俊琦柔弱无骨的小手,楚天齐就是一阵心*痒,禁不住把自己的右手放到了鼻子边。自己就是用这只手抓着她的左手,现在上面还残留着她淡淡的体*香,楚天齐不禁一阵心襟摇荡。突然,一个想法跳了出来:这算不算变*态?

    管他呢,变*态就变*态。楚天齐心里这样想着,依然没有把右手拿开,而是就这样睡着了。

    刚一睡着,楚天齐就做了梦。梦里只有他和宁俊琦,两人置身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。一开始,两人在嬉戏打闹,互相追逐。后来,她让他背着,她把两只小手搭到了他的肩头上,他用双手托着她的小屁*股。再后来,两人累了,就坐了下来。他把她拥在怀中,她把小嘴送了过来,他毫不犹豫的张嘴吸住了。并顺势把手伸到了她的胸前。他嘴上动着,手上也没闲着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谁知道,就在他在梦中恣意享受的时候,却被旁边屋子里的*声秽语给惊醒了,一下子没了睡意。

    于是,楚天齐仰面躺着,眼望屋顶,继续回忆着刚才梦中的情形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听到旁边房门响动和走路的声音,很快就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楚天齐起的晚了一些,但他还是到食堂吃了早饭。昨天折腾了半夜,确实也饿了,他吃了两个大馒头,喝了两碗稀粥。

    从食堂出来,楚天齐嘴里哼着“梦里梦里见过你”,向自己办公室走去。这时,宁俊琦迎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时候,楚天齐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梦,不禁心头一阵荡漾,就笑着道:“乡长,早啊!休息好了吗?”

    本来这只是一句很平常的话,可宁俊琦却一下子红了脸,支吾道:“还行吧。”说完,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正错愕的时候,宁俊琦又扭回头,说道:“多想工作,少唱这些乱七八遭的。”不等他答话,宁俊琦就快速走开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却弄了一头雾水,他不明白宁俊琦这是怎么了。她为什么要脸红?为什么还说了那么莫名其妙的话?

    殊不知,在楚天齐问宁俊琦话时,她听到了他唱的“梦里梦里见过你”,一下子又想起了昨晚那个荒诞的梦。而且楚天齐现在的表情,和昨天梦里的表情一般无二。她的心不禁“呯呯”跳个不停,一时产生了错觉,仿佛昨天的那个梦是真实存在的,仿佛楚天齐也知道似的。她就把他的问话,理解成了他在调笑自己,所以就有了那句奇怪的话。

    越想越不明白,楚天齐干脆不想了,直接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楚天齐又去了两次村里,去看当归采挖和收购工作。其余时间都是在乡里。

    在这几天里,楚天齐发现,黄敬祖和王晓英都没了踪影。他分析,那天听到旁边房门响动,可能他们就直接离开乡里了吧。楚天齐心想:他们不在更好,省得给自己添乱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