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零八章 成全我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房间内,灯光明亮,温暖如春,在房子西南角,放着一个大功率的电暖气,电暖气正在工作着,发出“嗡嗡”的响声。

    在灯光映照下,可以看到,屋子中间横着悬挂的布帘已经拉开,靠近东北墙角的床*上蜷缩着一个女人,女人正在“呜呜”的哭着。女人发丝零乱,满脸泪痕,粉红色的棉被盖在她的腿上。她上身的粉色睡衣薄如蝉翼,最上面的两粒纽扣已经解开,留出一片雪白,两个面团呼之欲出。看样子,面团上粉色的罩罩已经脱落。

    在离床边也就一尺距离的地方,站在一个人,一个男人。男人个头在一米八以上,长着一张国字脸,留着三七分的头发。他上身穿灰色保暖内衣,腿上着蓝色长裤,光着脚,脚上趿拉着一双棉拖鞋。他面色微红,脸上热汗涔涔,他的眼中一片茫然,还透着一点点怒意,和一丝尴尬。

    此时,床头柜上的台灯,还在发出粉色的光芒。再配上粉色的棉被、粉色的睡衣、粉色的罩罩,屋里的气氛是那样的暧昧。任谁也会认为他们在做那样的事,只是看现在两人的表情又与这氛围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房间是王晓英的房间,床*上的女人正是王晓英,地上的男人是她的隔壁邻居楚天齐。

    看着房间内的一切,宁俊琦五内俱焚。明眼人一看便知发生了什么,宁俊琦也不例外。她不愿意相信看到的一切,宁愿相信这是一场梦,一场噩梦,可这一切又是这样的真实,真实的让人心痛,痛彻心肺。

    床*上的王晓英还在哭着,胸前的两个面团随着她的哭泣而抖动,粉色的棉被也在轻轻动着,可以想见被子下面的腿在瑟瑟发抖着。

    黄敬祖脸色难看至极,他的手颤抖着,指着低头站在那里的楚天齐。黄敬祖在说出一个“你太令我失望了”后,因为愤怒,嘴唇只是轻轻噏动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过了有三、四分钟,黄敬祖的喉咙里才发出了声音:“说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没人答声。王晓英还在“呜呜”哭着,楚天齐的头垂的更低了。

    “说说,到底怎么回事。”黄敬祖的话是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,看的出他在咬着牙,在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还是没人答声,有的只是“嘤嘤”的啼哭声,和粗重的喘息声。喘息声是宁俊琦发出的,她太愤怒了,也太紧张了,她多么希望能听到楚天齐的解释,解释这是一个误会。可是,在她目光的注视下,他除了低着头外,还把脸扭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说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黄敬祖终于忍不住,大吼了出来,然后还不解恨,直接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玻璃水杯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叭”的一声,玻璃碎片横飞,摔到地上发出“叭叭”的声音,王晓英的哭声也在玻璃碎片掉地的声响中停顿了一下。紧接着,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满地的碎屑,耳中还在响着玻璃碎裂后的声音,宁俊琦的心也仿佛碎了。

    “说,说。”黄敬祖的手指头几乎已经快触到楚天齐的额头了,咬牙说道,“怎么?敢做不敢说了?我和乡长现在都在,有什么就说出来,让我们听听这是怎么了,究竟发生了什么‘误会’。”他故意加重了“误会”两字的语气,明显说的就是反话。

    任凭黄敬祖的手指头几乎都触到自己的头发了,楚天齐也没有任何的反应,只是高大的身躯仿佛更佝偻了。

    黄敬祖冷笑了一声:“无话可说了吧,你不是很能吗?怎么不说了?啊,你倒是说呀。”

    任凭黄敬祖如何声色俱厉,楚天齐就像老僧入定一样,不发出任何的声响。

    黄敬祖手指点了几点,又把头扭向了床*上的王晓英,咬着牙道:“哭,哭个*,有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还在继续啼哭着,仿佛没听到黄敬祖的话一样。

    “哭个*,有屁快放,否则,老子就不管这破事了。”黄敬祖收回了指着楚天齐的手指头,转回身,迈动了步子。

    “别走,我说,我说……”王晓英带着哭腔说道。说着,还直起了身,伸出右手,做出欲拉黄敬祖的样子。

    随着王晓英起身,她身上的粉色被子滚落到脚上,留出了小半截白色小腿。可以看到,她的腿上穿着和上衣式样、质地相同的七分腿睡裤。同时,她上身的罩罩也滑落下去,两个大馒头已经各露出了多半个,要不是有第三粒扣子在那里支撑着,恐怕早已经全身出境了。

    尽管王晓英春光外泄的更厉害了,但大家都无心关注她这个事情,因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关心。

    黄敬祖收住脚步,转回身,冷冷的说道:“说,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今天晚上,我吃完晚饭就回到了屋里,坐在那里加班。”王晓英边哭边说,说着还一指屋里的办公桌,说道,“这几天工作非常多,临近年底了,本来工作就忙,县委组织部又给临时加派了很多任务。乡里这么多的组织工作,就只有我一个人,又当部长又当小兵的,根本忙不过来,乡里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拣重要的说,扯这些有什么用。”黄敬祖打断了王晓英的话。

    王晓英继续说道:“是,呜呜……任务特别多,我就准备加班到一、两点。可是,我今天感冒了,还发烧,坐在那里冷的一个劲的发抖。后来我就插上了电暖气,平时我可是不舍得用的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黄敬祖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废话怎么那么多?你就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”说着,他用手指了指王晓英,又指了指楚天齐,还顺手划拉一下。

    “后来,实在冷的不行,我就只得把工作先放下,又吃了两颗感冒药,上床躺在被窝里。可能是感冒药的作用,一会我就感觉身上出汗,难受症状轻了一些,也渐渐有了睡意。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,忽然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动。”说着,她用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,然后抽抽嗒嗒的继续说,“一开始,我以为在做梦,再加上有感冒药的作用,我的头也昏沉沉的。后来,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,似乎那个东西在向下游动。我努力睁开眼,才发现一个人正躺在我的身边,他,他的手……”说到这里,王晓英哭声更大了,也停止了叙述。

    听王晓英说到这里,屋里的人都明白了她要说什么,也知道她说的那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宁俊琦只是呆呆的听着,不愿去想任何事情。只有这样,她才会暂时减轻苦痛,才不会因为痛苦难当而倒下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,哭什么哭。”黄敬祖喝斥道。

    王晓英“嗯”了一声,抽泣着道:“我发现他的一只手在我胸前乱*摸,另一只手又去扯我……扯我内……下面的衣服。我当时害怕极了,屋里又黑,也看不清对方长什么样。急切中我弄亮了床头灯,床头灯是感应式的,一碰就亮。灯光亮起的一瞬,我看清了他的模样,他,他竟然是楚副乡长,呜呜……”说着,王晓英看向楚天齐站立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是吗?你没有看错?你就没反抗?”黄敬祖咬着牙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,我怎么能看错?他现在不就在屋里吗?”王晓英解释道,“我能不反抗吗?可我哪有他劲大呀。我就求他,我说‘楚副乡长,你别这样,你别这样,我们是同事,你这样做的话,我们以后怎么相处?’。他却说‘王姐,我,我早就喜欢你了,可你一直对我冷冰冰的,我就只好自己过来了,我,我喜欢你’,说着,他的嘴就在我的脸上拱着,两只手也没有停下动作。”

    本不愿想事情的宁俊琦,听到这里,忍不住喉头一阵发*痒,感觉像有什么要吐出来似的。她急忙弯下腰,用手捂住了嘴。干呕了几声,眼泪都出来了,也没有吐出什么。她恶心,太恶心了,没想到他能说出这样的话。她的心碎了,碎的她不愿起身,仿佛一站起来,破碎的心就会从喉咙里掉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被宁俊琦中间这么一打岔,王晓英的讲述暂时停止了。

    黄敬祖冷冷的看了看宁俊琦,又狠狠的瞪了楚天齐一眼,一字一顿的说:“继续说,仔细的说,一字不落的说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手已经把我上面的衣服扯开了,就是下面的衣服也……也被褪*下了好多,他,他是哪里都摸呀。呜呜……”王晓英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,她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,继续说道,“我看他这么野蛮,就发狠道‘楚天齐,你明白你在做什么吗?你这是强*奸,如果我要是把你告发了,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?’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手上不停,嘴里却说道‘我当然知道,肯定是丢官坐牢呗,可是你有证据吗?你有证人吗?哈哈……’我一看硬的不行,就又求他‘小楚,放过我吧,我比你大这么多,你可以找年纪小的呀,为什么非要纠缠我呢?求求你,放过我,只要你现在收手,我保证不说,也肯定影响不到你的工作。’他根本不吃这一套,而是轻薄的说道,‘王姐,你都让我想死了,天天想,夜夜想。平时你总是对我拒之千里,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,你,你就成全我吧。’。”

    “畜生,畜生。”黄敬祖被气的怒不可遏,伸手把桌上一个瓶子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个瓶子是塑料的,在地上弹起后,蹦了几蹦又落下了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宁俊琦一声大哭,瘫坐在地上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