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零四章 演戏谁不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大家没有在套间的外间做逗留,而是直接到了走廊外面休息区,各自找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冯俊飞是后出来的,和几位青牛峪乡的副乡长再次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“冯科长,冯书记怎么就晕倒了?”郝晓燕问道。

    冯俊飞料到会有此一问,早已经组织了语句。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大伯是七号下午将近四点的时候晕倒的。我当时刚从外地旅游回来,就接到了我大娘的电话,说我大伯晕倒了。我急忙赶到了他们家,等我到的时候,就见我大伯已经倒在沙发上,嘴角还有血迹,茶几上放着他写的党校授课教案。

    我听我大娘哭诉,本来她想让他在放假这几天休息休息,去亲戚家走一走,可大伯不听,非说正好趁这几天把党校授课教案再补充完善一下。大娘拗不过他,只好随了他,并且叮嘱他‘一定不要像九月份那样,一熬夜就是到半夜一、两天,更不要像有时候那样,一夜不睡。’

    叮嘱是叮嘱了,可大伯该怎样还怎样。面对大娘的提醒和埋怨,他还振振有词,说什么‘晚上清静、思路清晰’,还说‘本月十号之前肯定就成稿了’。听我大娘说,放假这几天,大伯是不过凌晨三*点不休息,就这样,教案没完稿,他却……哎……”说到这里,冯俊飞声音变得沙哑,用手抹了一下眼角。

    没想到一句问候的话,勾起了冯科长伤心事,郝晓燕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冯科长,别难过,让你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看着郝晓燕劝解道:“郝乡长,别多心,既使你不问,我也一直想着大伯的事,也不由得引起伤感。我在这里,还要谢谢大家,谢谢你们来看大伯。这几天,我们担心影响他,就谢绝了好多人来访。虽然大伯也非常不愿意麻烦大家,不过,我和大娘都能感受到,其实他特别想见到同志们,特别想谈工作的事,在他心中工作永远是第一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说冯书记敬业,没想到竟然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,真是我们这些公务人员学习的楷模。”郝晓燕佩服道。她这话并不完全是恭维,确实人们都传冯副书记是个工作狂。她虽然没有亲眼见过,但她也相信这应该不是空穴来风。

    高远和楚天齐也只得应和道:“是呀,是呀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苦涩的一笑:“他就那样的性格,这么多年了,一直没有改变。我大娘说他‘工作比命都重要’。”

    郝晓燕感慨道:“真是让人敬佩呀。”说完,又问道:“冯书记怎么就吐血了?不要紧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。”冯俊飞说道,“医生说他这是毛细血管破裂,并没有大碍。之所以晕倒,就是长时间熬夜,导致大脑供血不足,吐血只能算是一个小诱因。其实,在他当教育局局长时,有一次就吐血了,那还是盖教育局办公楼的时候。当时,为了给教育局省钱,他就动员局里工作人员参与劳动,尤其他自己更是没白天没黑夜的耗在工地上。拆迁的粉尘加上长时间超负荷的劳动量,导致了他肺部感染,所以就吐血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的众人只得吧咂着嘴,说着“真是,真是”的话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问完冯志国的病情,大家一时没了话题,全沉默起来。首先,大家和冯俊飞不太熟,平时只是见面打个招呼,顶多寒暄几句。楚天齐倒是和冯俊飞熟,只是冯俊飞根本看不上楚天齐,楚天齐也看不惯冯俊飞那副德性,两人平时就没有联系。

    其次,好多时候,人们和组织部人员在一起的时候,话题本身就少。因为公务人员在一起的时候,更多的时候会谈到工作,但和组织部人员就有很多工作话题不方便谈。当然了,如果互相之间是好朋友,又没有其他杂人在场的时候,就什么都能谈了。

    另外,冯俊飞平时总拿出一副上级领导的架势,也让好多乡干部难以接触。当然这只是表相,如果是年轻漂亮的女干部,冯俊飞就会主动联系,甚至效劳。就是对于那些“懂事”的基层干部,冯俊飞也是很乐意接触的。

    刚才冯俊飞的话,有真有假。他讲医生说冯志国是毛细血管破裂,这是真的,也确实没什么大碍。但他说的冯志国吐血和晕倒的原因却是假的,因为冯志国就是被他气成这样的,根本不是所谓的倒在工作的时间段。

    冯俊飞讲冯志国敬业也不假,冯志国在年轻的时候经常通宵达旦、废寝忘食,工作做的很扎实,曾被有关领导称做“拼命三郎 ”。否则,他一个穷小子,也不可能受到当时县委办主任的青睐,把闺女嫁给了他。不过,像冯志国他们那一批人,整体都要比现在的好多年青人敬业的多。

    后来在冯志国当了县领导后,这种经常工作到深夜的方式改了很多。一是长期下去,身体吃不消;再一个,县领导主要是要调动下属去工作,而不只是靠自己亲力亲为。否则,就是把自己累死,也未必能把所有分管工作做好。

    冯俊飞说到冯志国以前曾经吐过血,确有其事。只是那是冯志国当教育局领导时,陪市局领导喝酒,为了让市局领导喝的满意,才导致吐血的。

    尽管刚才说的这些话,有真有假,但冯俊飞已经讲的越来越得以应手。因为,从看到大伯晕倒的那时起,冯俊飞就在想着怎么说,就设计好了一套说辞。这几天,经过在县委常委面前的演练,更是驾轻就熟,连他自己都相信自己的话是百分之百真的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家都无话可说,一直沉默着,现场气氛很是沉闷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话找话,打破了这种沉默:“冯……科长,昨天王猛打电话了,说是这次在海边遇到你了,还一起喝了酒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表情变了几变,“哦”了两声,说道:“你说王猛啊,对,我见到他了,他们是单位组织着出去玩的。当时,我正从海边游完泳,刚上岸,就被人在后背拍了一巴掌。我当时就是一激灵,回头一看,一个戴着大的黑墨镜,五大三粗的家伙站在我背后,我还以为遇到坏人了呢。他也做的赖,不和我说话,只是一直冲我疵牙笑。我一看这家伙比我高一头,壮的就像是黑猩猩,心里就有些发怵,赶忙赔小心说‘你认错人了’。没想到,这个家伙居然得寸进尺,闷声说‘没认错,‘我找的就是你’。我一听就坏了,只得硬着头皮道‘我不认识你’。那个家伙说道‘你是冯俊飞吧?’我一听对方认识我,我却不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,也里就有些发怵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插话道:“是呀,初三毕业的时候,王猛没考上学,就只身一人到了特区,离现在已经快十年了,你肯定一下子认不出来他。这个家伙在初中的时候确实黑,也挺壮,不过没你说的这么高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继续说着:“我只得又说了一句‘我不认识你’,没想到这个家伙说道‘我可认识你’。接着他就说了好多以前的事,包括初中的,还有后来的一些事。后来他说道‘你可没少欺负我,我今天要收拾你。’他刚说完,又有两个戴黑墨镜的家伙站在了他身后,虽然比他型号小了一点,但也是壮的很,把我差点没吓尿。”冯俊飞说到这里,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冯科长也有这个时候?他们三个人就把你吓成了这样。你没有同伙吗?”楚天齐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注意你的用词,还什么‘同伙’。‘冯科长’三个字也不是给你起的,你瞎跟着叫什么。”冯俊飞笑道,然后接着说,“我们一起去的一共十个人,里面大部分都是女的,剩下的几个男的比我还软。再说了,他们几个都在水里,根本不在我身边。我估计他们就是看见了,也肯定猫在水里装孙子呢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的话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笑到中途,发现是高干病房休息区,这样不合适,于是马上止住笑声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家伙见我吓的够戗,这时他摘下了墨镜,说道‘你小子知道我是谁了吧?’我仔细一看这个家伙,有些面熟,但就是想不起来哪里得罪过这么一个家伙,就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那个家伙这时又一本正经的说道‘你十年前,得罪过一个大哥,你想起来了吗?’听他这么一说,我就明白了,他这是故意找茬。十年前我还在上初中,怎么能得罪什么大哥,就干脆摇了摇头。他这时候又疵着牙说道‘那个大哥就叫王猛,这回想起来了吧?’他说到了‘王猛’的名字,再一看他的熊样,我想起来了。什么狗屁大哥,不就是外号‘张跑’的傻大个吗?”冯俊飞绘声绘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张飞的兄弟就把你吓成了这样,当年你可不是这样的。”楚天齐调侃道。

    冯俊飞接到:“是呀,那时候我只要给他一把瓜子,他就得屁颠屁颠的在后面跟着。哪像那天,我后来认出了王猛,就在他的前胸给了他一拳,结果他还没动,他后面的那两个家伙却举起了拳头。要不是王猛及时喝止,恐怕我早成乌眼青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没想到,当年的大哥和马仔,今年翻个了。”楚天齐揶揄道。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和冯俊飞相处融洽的样子,郝晓燕和高远心中都不禁暗道:都传言楚天齐和冯俊飞不合,还来并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只有楚天齐和冯俊飞心照不宣:演戏谁不会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