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一十八章 录音笔不见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王晓英的事,人们私下议论几天后,就不再成为热点。渐渐的只是做为人们偶尔谈起的一个话题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十一月底的时候,何氏药业收购了青牛峪乡所有的当归药材,包括当归的根和种子,并全部进行了结算。大致测算了一下,农民三年种植药材的利润所得,相当于种植八年庄稼的收入。这一下,农民们的担心彻底没了,都在念乡里的好,念何氏药业的好,尤其念楚天齐的好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玉泉矿泉水公司的市场总监海洋又来了一次青牛峪乡,其余时间都是由他的助理王语嫣和乡里接触。楚天齐也委托陆娇娇和王语嫣接洽、联系,这既体现了对等原则,也避免了楚天齐的尴尬。在和这个王语嫣有限的接触过程中,楚天齐总感觉对方在挑逗自己,但又不是那么明确。所以,他为了不惹麻烦,就尽量少和对方打交道。

    十一月底的时候,楚天齐专门去了一趟省里,省里的专家组告诉他,接通水脉的方案已经有了进展。但事关重大,还要再经过几次试验,才可以实施。而且一旦实施,还需要很大的费用,这也是需要合作商买单的。所以,现在也急不得。

    楚玉良的病恢复了很多,不需要拐杖也能行走了,只是时间还不能坚持太长。吃饭的事、方便的事也都能完全自理。语言交流不存在障碍,思维也似乎恢复的差不多了。这让楚天齐全家,心里都踏实了很多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恢复良好的常文还专程到柳林堡村看了楚玉良。二人见面自是一番唏嘘感叹,常文夫妇也不可避免的掉了眼泪。

    在十二月中旬,楚天齐写的《全乡经济发展规划暨农村经济发展探讨》,经过改动了三十多稿,宁俊琦才算基本满意,吝啬的给了两个字评语:还行。虽然楚天齐写的很辛苦,但收获也很大,现在的这篇文章既有理论总结,又有实践归纳。既有微观记录,也有宏观叙述。这篇文章写作的初衷,是为全乡经济把脉,但实际上已经远远超出了青牛峪的范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的这篇文章,虽然很是难产。但黄敬祖却在十二月份的时候,弄出了一篇稿子,稿件的标题是《论新形势下乡镇党委工作的新思路》,而且还上了沃原市日报。这一下子不得了,黄敬祖一下子成了全县的新闻人物,成了多面手党委书记的代表。

    等到乡里这些副职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,都觉得似曾相识。仔细一看,有些内容和自己报给黄书记的内容相似。这还是一个多月前,黄书记去南方学习归来,给大家布置任务后,大家按要求交上去的。

    看的眼熟,但又不是完全一样。而且自己写的只是一个方面,而书记写的就比较全面。自己可以说是被书记参考了写作内容,书记也可以说是被他们借鉴了素材。所以,好多人尽管牙根泛酸,但还是恭顺的对书记表示了祝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黄敬祖文章的发表,一个传言也跟着流传开来:黄敬祖要到县里当副县长了。

    这个传言对于老百姓来说,倒没什么。老百姓才不管谁当官呢,只要是给老百姓办实事的,老百姓就拥护,只要是祸害老百姓的,老百姓就反对。但说实话,百姓的态度,对于当官者的升迁,没有必然的关系。主要还是看上级领导的意见,主要还是看权力场上的博弈和平衡。当然了,如果民愤极大的官,还是会受到影响的,只是并不是民意起了多大作用,而是民意给反对一方提供了攻击对方的武器。

    老百姓也深知这个道理,所以一般时候不会对当官的行使监督权,当然了,也偶尔会有不一般的时候。虽然老百姓的想法不免有失偏颇,但在好多地方,还是存在民意被忽视现象的。

    老百姓不感兴趣,并不代表官员不感兴趣。听到黄敬祖要出任副县长的消息后,好多人都开始蠢蠢欲动,都在盯着那个乡党委书记位置使劲。全县总共才二十个乡党委书记,那个位置可是不容易出现空缺的,好不容易有空缺了,自然那些有心人就要动了。

    有人盯着乡党委书记,也有人在看着乡长的位置。这些人认为,如果黄敬祖上调的话,现任乡长宁俊琦极可能升任书记。那么,乡长的位置就空出来了。与其争那个一把手,不如瞄着这个正科实职位置。

    一时间,玉赤官场风云突起。有谋乡书记的,也有谋乡长的,还有谋自己单位领导一旦升任乡书记所空出的位置的。之所以一个乡书记的位置,引起人们这么大兴趣,主要是因为现在的青牛峪乡已不是从前,不是那个两年前的全乡倒数第一,而似一匹黑马突现在玉赤政坛。

    青牛峪乡不光去年进步很大,今年依然会跑步前进。现在蔬菜产业、药材项目都前景看好,而且锌矿泉水项目正在运作,还有几个项目也蓄势待发。只要一脚踏进这个地方,就好比直接站到了一辆快速行使的列车上,想要不快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自然也得到了这些消息,他刚一听到消息时,也不禁心中一动:自己是不是可以顺势上*位呢?如果一把手到县里任职,再如果二把手升成一把手,那么自己这个三把手升成二把手也就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冷静一想,楚天齐给自己泼了凉水:人不要贪得无厌,自己升常务副乡长才几个月,就是到乡里工作也才两年,不要好高骛远,自寻烦恼了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个事,楚天齐心态平和、不急不躁,该干什么还干什么。他开始总结一些工作,同时为一些项目持续发展创造条件。比如,种药材村这次是丰收了,明年该怎么做?农民是什么态度?何氏药业有没有继续合作的动机?这些都需要考虑。再比如锌矿泉水的事,如果找到合作伙伴,以后的一系列工作就需要着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有一周就元旦了。

    早晨,楚天齐吃完早点,从玉赤饭店走了出来,上了乡里的二一二汽车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昨天到的县里,下午开了半天的会,晚上又参加了县政府举办的一个联谊晚会。晚会由县政府主办,邀请了一些企业代表和政府部门分管领导参加。青牛峪乡派遣楚天齐参加。

    这些企业代表,有见过的,也有没见过的,还有合作过的。比如何氏药业就在被邀请之列,何氏药业派了一名分公司副总参加。既要结识新朋友,又要不忘老朋友,楚天齐也喝了不少酒,当天就住在了县城。食宿由县政府统一买单,不需要楚天齐操心。

    因此,今天一早,在吃早餐期间,和企业代表打过招呼后,楚天齐就直接往乡里赶去。

    就在二一二车刚刚进入青牛峪乡界的时候,楚天齐的手机响了。他拿出一看,上面的号码是宁俊琦的,就按下了接听键,说道:“乡长,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回来没?你到哪了?”手机里传出宁俊琦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对着手机道:“刚过乡界,估计再有半个多小时就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这样啊,有个事……回来再说吧。”宁俊琦一说完,手机里就传来了挂断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收起电话,心想:能有什么事呀?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,汽车进了乡政府大院。

    楚天齐下了车,向自己办公室走去,他准备把开会的资料放到办公室后,就去找乡长宁俊琦。

    沿途上,没有遇到乡里的同事,他径直走向最后排的房子。刚穿过过道,就看到赵钢和一名警察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,旁边还站着杨大庆和党政办要主任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回来,赵钢直接迎了过来,他身后的其他人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赵所长,有什么事吗?”楚天齐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赵钢回答:“楚乡长,你的办公室进去人了,是撬坏门锁进去的……”他讲了事情的过程。

    赵钢讲完,杨大庆又做了一些补充。

    原来,今天上午九点多的时候,杨大庆到楚天齐办公室去请示工作。刚到门口的时候,就看到楚天齐办公室门半开着。他还奇怪这么大的风,楚天齐怎么不怕冷。

    等杨大庆到了办公室近前的时候,透过半开的门,看到楚天齐没在屋里。他这才想起楚天齐昨天去开会了,好像没有回来。他不禁纳闷:门是谁开的?

    杨大庆无意中扫了一下门框,只见锁子和长的那段合页都在上面,合页上还挂着一个木螺丝。他马上意识到,门是被人撬开的。于是,他没有进入房间,而是直接跑到了党政办,向要主任做了报告。

    要主任随着杨大庆到了现场,看过后报告了宁俊琦,宁俊琦指示“马上报案”。于是,杨大庆守在现场,要主任找来了赵钢。

    因为乡长说楚乡长很快就到,所以赵刚等人在做完取证后,就一直等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楚乡长,你进去看看,少了什么东西没有?”赵钢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天齐答应一声,几步走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办公室里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几个档案柜的门都开着,上面的锁具已被破坏。里面的档案盒和档案袋也都倒了,柜子里也是,地上也有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走过去,他看到,里面的档案盒和档案袋好像都够数。打开几个盒子和袋子看了一下,也应该没缺东西。就连最值钱的那部手机,也连同盒子躺在柜子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纳闷:贼好像什么也没拿呀!

    这时,他扫了一眼办公桌,发现桌上中间的抽屉是开着的。赶忙走过去,翻看着抽屉里面的东西,一直翻了两遍。他发现:录音笔不见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