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一十一章 录音证清白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王晓英没有理会宁俊琦的话,继续哭喊着道:“楚天齐,求求你,别播了。否则,我,我就真的死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冷哼一声:“哼,王晓英,少拿这套把戏吓唬人。现在有书记、乡长在场,又有录音证据,你就是真的寻死了,也只能是畏罪自杀、以死谢罪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你说句话呀。”王晓英急着哭喊道。

    黄敬祖正怒火满胸,听到王晓英的话,不但没有任何同情,反而大吼道:“闭上你的臭嘴,还嫌丢人不够吗?”

    现在已到这个情形,黄敬祖何偿不想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可他知道,不到楚天齐说话的时候,这事怎能轻易了结?

    王晓英见求助无望,只能独自“呜呜”的哭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晓英没有阻止了播放录音,录音笔继续工作着,而且楚天齐还把录音弄到了和刚才衔接的地方:

    王晓英:“哼,我知道你是条汉子,可你也要知道人命关天、人言可畏、唾沫星子淹死人这几句话。”说到这里,她的口气一下子软了下来,“小楚弟弟,你是不是瞧不上我?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你,可我就是喜欢你,从心眼里喜欢你。你要是实在不愿意的话,我也不勉强。那这样好不好,你关住门,坐到椅子上,听我说说心里话,说完,我就放你走。否则,你就别怪我到处乱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好吧,我也正好有话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关门的声音响起,然后是脚步走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王晓英:“小楚,你是嫌弃我吧?嫌我平时不检点,我和老黄好了好多年了,这你肯定也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和宁俊琦不由自主的看向黄敬祖。黄敬祖此时脸上神色迅速变了几变,嘴唇噏动,想要说话,但最终没有说。

    录音笔里,王晓英的声音还在继续:“……其实我也很无奈,一个女人要想发展,没有男人在后面帮衬是不行的。我和他也算是各取所需吧,老黄喜欢我的风情,我需要他在仕途上帮忙。只不过有些时候也是事与愿违,快十年了,老黄一直原地踏步,我也只弄了个破委员当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我主要就是在说我的不容易嘛!其实女人都不容易,你的小情人宁乡长肯定后面也有人帮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宁俊琦的脸“刷”的一下就红了,紧*咬牙关,恨恨的瞪着王晓英。

    录音笔里传来楚天齐的喝斥声:“少拿你和她做比较,你不配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咯咯,说到你的心肝宝贝,着急了?我并没有说她有相好的,也许她后面有亲戚撑腰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行了,少扯别人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哎,看你多懂得心疼人。老黄要是有你对她一半的心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他除了在我身上的时候,能说几句甜蜜的假话外,平时对我不是喝斥就是谩骂。他那方面又不行,每次都猴急猴急的跳的很凶,到关键的时候就掉链子了。看你的体格就不一样了,肯定能让那个姓宁的小妮子夜夜舒服到欲*仙欲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黄敬祖和宁俊琦都向王晓英投去憎恨的目光,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才解恨。看到他们的目光,王晓英嘟囔道“我说别播了,你们还不同意”。

    录音笔里传出了楚天齐的声音:“少他*妈扯蛋,谁像你整天那么骚,你要是再用脏话说宁乡长,别怪我抽你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好啊,抽吧。我就等着你的手来呢,来吧,往这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贱货,收起你那一套。我问你几件事,你要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好吧,看你问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我问你,刚过完年的时候,你为什么要进入我的房间?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多会的事,我怎么没印象?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别他*妈的装蒜了,就是正月初十那天晚上,你进了我的房间,还意图占我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你是说那天呀?我不是喝酒多了,走错屋了嘛!要不是你专门留着门,我能进去吗?那天是你给我留门,今天又是我给你留门,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少他*妈的瞎胡搅,我那天确实是忘了插了,事后我又多加了一道插销,就是为了防备你的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怪不得呢,后来再也没能在晚上推开过你的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自己都承认了吧,果然你是贼心不死,他妈*的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嘿嘿,我就喜欢你对我曝粗口,要是能‘啪啪’的打我几下就更好了。来呀,照这,就照这打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真是犯贱。我问你,那天晚上你醉酒是假吧?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刨根问底呢?也罢,我就告诉你吧。确实我那天没有真的醉酒,但也确实喝了不少酒,你不是也喝了酒了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少说我,说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我仗着有酒盖脸,试着去推你的房门,结果门被推开了。等我到了你床边时,你睡的呼呼正香,我凑近一闻,你也喝了酒。这不是天意又是什么。我一看你这样,就去脱你的衣服,一开始你并没有阻挡,好像还有点配合。谁知,你忽然一巴掌推开了我,当时都把我摔懵了,到现在这儿都疼呢。就这儿,要不你摸*摸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收起你的把戏,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我被摔的晕头转向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只好假装醉酒,先是说你走错了我房间,后来又用言语试探。谁知,你根本就不解风情,不但辱骂了我,还把我又狠狠的摔了出去。哎,愿不得人们常说‘痴情老婆负义汉’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哼,你也配这么比喻自己?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我知道你瞧不起我,可我就是犯贱,就是喜欢你。要不,今天能给你留门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你再想想,那天就这些事吗?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可不就这些吗?我最后只好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走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好好想想,你还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想想,我说了‘你就从了我吧’,还说了‘姐姐喜欢死你了’,还有无非就是‘想你’或是‘要和你好’的话。其它的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看来你忘性不小,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。你临走时说了十一个字‘你不走,老娘走,你可别后悔’,我说的对吧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嘿嘿,看来你还是对姐姐有点意思,要不你能记得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少他妈*的自做多情。我想问问,你当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能有什么意思,还不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?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恐怕不是吧?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难道还能有其它的不成,你把我一个女流之辈想的太高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不是我把你想高了,而是对你低估了。低估了你的狠毒,低估了你的蛇蝎心肠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你怎么能这么说姐姐,姐姐恨你不假,可姐姐更喜欢你呀。我恨不得天天和你做那事,你要是现在想的话,我也愿意奉陪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恶心死我了,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好不好。你这是故意在转移话题吧。我刚才说到了你的狠毒,可不是空穴来风的,我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纪委调查我的事,你应该知道吧,而且肯定是提前知道的,对吧?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你……那事不是我举报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你着什么急,怎么不打就自招了,这样也好,省得我再和你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我可没承认,那就不是我*干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真是千年的鸭子,肉烂嘴不烂。那怎么纪委的人能够直接找到那部手机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我怎么知道?也许是别人看到过呢。我听说乡长和党政办都有你房间的钥匙,该不会是他们说的吧?对了,一定是乡长捅出去的。她想和你好,可你又和那个记者勾勾搭搭,她不嫉妒你才怪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行了,不要顾左右言其它了。纪委人员当时让我看了一张字纸,上面打印着‘在五节档案柜从上面数第二层的柜子”的内容。我事后回忆,有一次你在我房间瞎转的时候,我那节柜子是开着的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按你说法,是我看到了手机盒子。那么,你当时能没发现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也是该着,我当时烦都烦死你了,就低着头,根本懒的看你,又怎么能发现。不管你承认不承认,这事肯定是你干的。一计不成又生二计,后来你指使你堂弟王晓力到青牛峪乡收取保护费。他们的目的是发财,你的目的就是搅乱蔬菜收购这件事,从而破坏整个蔬菜产业,而这项工作正是归我主管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:“楚天齐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录音笔里忽然传出另一个女孩的声音:“楚副乡长,我和黄书记来找你了,我是宁俊琦。赶快起床,穿戴整齐,开门。”正是宁俊琦的声音。

    录音笔里王晓英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:“你要干什么,救命啊!救命啊!”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“咣”的一声,是门被踹开的声音。然后响起了黄敬祖愤怒的声音:“你,你太令我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在录音笔上按了一下,顿时,里面的声音停了下来。楚天齐看了一下屋里众人,说道:“书记、乡长,听明白了吗?录音笔上的内容能还我清白吗?”

    黄敬祖铁青着脸,牙关紧*咬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,宁俊琦“噌”的站了起来,说道:“能,太能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