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零九章 你有物证吗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此时屋里乱做一团,不但王晓英哭声不止,连宁俊琦也哭的泣不成声。而此时,站立的楚天齐,也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把头伏在椅背上,双肩似乎还在抖动着。

    黄敬祖看了看屋里众人,在地上来回走动了几步,然后,大手“啪”的一声拍到桌子上,吼道:“都别哭了,嚎丧呢?”

    这一声吼果然管用,宁俊琦和王晓英都停止了哭声。

    “你,抬起头来。”黄敬祖用手点指着趴伏在椅子上的楚天齐,说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和王晓英的目光也投向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就见楚天齐双肩停止了抖动,过了一小会儿,他缓缓抬起头,扭过了身子。不过让大家诧异的是,他根本就看不出一丝悔意和羞愧,反而好像嘴角还挂着微笑。

    无耻,太无耻了,这是宁俊琦的第一想法。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的德性,黄敬祖就气不打一处来,但还是压着火道:“你好像还挺得意的,是吧?你有什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说的。”楚天齐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你都承认了?”黄敬祖接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说。我是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?”楚天齐平静的说。

    黄敬祖怒声道: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在打马虎眼,你干了什么好事,自己不清楚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黄书记,你说我*干了什么好事?”楚天齐反问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猖狂,黄敬祖怒极反笑:“现在事情明摆着,你还在装什么糊涂?”

    “我没装糊涂,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你总不能逼良为娼吧?黄书记。”楚天齐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“你放肆。”黄敬祖手拍桌子,指着楚天齐道,“真没想到,你自己干了畜生不如的事情,现在态度还这么蛮横。”

    “黄书记,请注意你的用词。”楚天齐顶撞道。

    “注意用词?你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,还怕别人说吗?本来,我想着你只要态度诚恳,乡里还准备给你一条出路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没想到,你竟然顽固不化,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。好了,我也不跟你废话了,我现在就报警,还是让法律来说话吧。”黄敬祖说着,拿出了手机,做出拨号状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站起来,抓*住了黄敬祖的胳膊,说道:“黄书记,慢,慢着。有事好商量,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就要报警。”黄敬祖坚持道。

    “黄书记,不要,不要,那样大家脸上都过不去。”楚天齐继续抓着黄敬祖的胳膊,说道。

    “书记,别报警,那样我还怎么见人?呜呜……”王晓英在一旁哭泣道。

    黄敬祖看着王晓英,“哎”了一声:“真是受苦的命,我总不能……好吧,先看看他什么态度,再说。”黄敬祖收起了手机,顺势甩开了楚天齐的手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有什么可说的。”黄敬祖眼睛射*出两道寒光,看着楚天齐,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的。”楚天齐的语气一下子又冲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刚收手,他竟然又恢复了这个德性,黄敬祖气的不行,但还是压着火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没有继续说话,而是走到宁俊琦面前,说道:“乡长,你起来吧,地上凉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,畜……走开。”宁俊琦终于没有说出“畜生”两个字,而是坐在地上,双手捂面,“呜呜”的哭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把腰继续弯了弯,说道:“乡长,别这样,你还是起来吧,要不我就什么也不说了,爱咋咋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开,我不想看到你。”宁俊琦摇着头,哭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直起身,双手一摊,看着黄敬祖,说道:“书记,乡长就这么坐在地上,我没心情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黄敬祖气的只说了一个字,但还是对着宁俊琦道,“宁乡长,起来吧,坐到椅子上,看他怎么说。要不,我扶你起来。”说着,还做出了搀扶状。

    宁俊琦虽然气愤填膺、伤心欲绝,但她毕竟没有失去理智,听到黄敬祖这样说,急忙双手拄在地上,站了起来。她摇摇晃晃的走到椅子旁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黄敬祖看的出楚天齐在拖时间,不知道对方要使什么花招,但现在事实清楚,当事人都在现场,而且还有宁俊琦在场,谅姓楚的也耍不出什么花样。便说道:“这回说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答道:“好的。”说完,看向了王晓英,说道:“王委员,听你刚才的话,你是睡着了,有人就进了你的屋子。”

    此时,王晓英已经停止了哭泣,任凭两团雪白露着,说道:“是呀。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问道:“那你晚上睡觉就不插门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当然插了,今天可能是忘了。再说了,一开始你屋里黑着灯,你不在,我当然就更容易忘记插门了。”王晓英回答。从她说的话可以听出,她插门就是为了防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:“按你的意思是说,你今天没有插门。那我怎么就知道你没插呢?”

    王晓英也“哼”了一声:“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?你哪天不得到我的门外边转悠几圈?你的鬼心思我能不知道?你随时都想进来干坏事的,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哦,听你的意思,你明知道有人要进来干坏事,还故意留着门,这是不是解释不通啊。不是你给别人留着的吧?”楚天齐不急不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什么意思?你这是要血口喷人呀。我今天肯定是感冒难受忘了插了。刚才我也说了,你不在屋里,我还防着谁呀?”王晓英针锋相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插没插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要纠缠插没插门了,这并不是主要的,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进屋,进到屋里干了什么。”黄敬祖看着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“哦,黄书记,那你倒是说说,我为什么要进屋,进来是为了干什么?”楚天齐没有回答问话,而是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狂妄至极。”黄敬祖没想到楚天齐会这么有恃无恐,他可是嫌疑人呀。想到这里,不屑的说道,“这可是你要我说的,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。那还用说,肯定是你想进来对王委员图谋不轨,结果王委员宁死不从,所以你才恼羞成怒,意欲对她用强。正好我们听到了王委员的呼救,才让你的阴谋没有最终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肯定?那你说说,我为什么要对她这样啊?”楚天齐再次反问道。

    黄敬祖鼻子“哼”了一声,说道:“刚才王委员不是已经说了吗?平时你就对她多有挑逗,只不过她一直对你冷若冰霜。所以你就想趁人不备,来个生米煮成熟饭,或者直接来个霸王硬上弓。也是我们考虑工作不全面,像你这样一个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,体内邪火本身就盛的人,就不该把你安排到最后一排,而且旁边还安排了一个少妇。晚上其它房子的人都回家了,这排房子只有你们两人住宿,不是正好给你创造了可趁之机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呵呵一笑:“黄书记,按你的意思,我们就是孤男寡女、干柴烈火了。而且,他今天正好忘记插门,我就正好来了,是不是有点太巧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黄敬祖答道,“你每天都在想着这事,只不过今天被你找到了机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可能是她想趁机拉我成其好事呀,你为什么就直接怀疑是我主动呢?你对她就那么信任?”楚天齐又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黄敬祖一时语塞,还真不好回答。而且他本身就知道王晓英是一个什么货色。

    王晓英插话道:“楚天齐,你少血口喷人。我这么一个冰清玉洁的人,怎么会像你一样,做这不耻的事呢?”然后她又说道,“你今天去乡下采挖当归,肯定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提前品尝了。怪不得我闻到你的嘴里和身上一股怪味呢,原来是你已经提前大补了,那玩意可劲儿大,你能抗的住?你肯定是想找我泄火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完王晓英的话,先是一愕,接着“哈哈”一笑,说道:“亏你想的出,就像是你亲眼见到一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完,不待回答。他又转向了宁俊琦说道:“乡长,你怎么看这事?”

    自从坐到椅子上后,宁俊琦不再哭泣,就那样坐着,一言不发。她的大脑一片空白,她的心已经伤的碎碎了。她没想到,这个自己中意的人,竟然会是这样的人。虽然他没有亲口承认,但眼前的一切明摆着,加上王晓英和黄敬祖的说词,任谁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让宁俊琦没想到的,楚天齐现在竟然会问到自己,而且会问这么一个问题。她抬头看向了他,他的眼里满是浓浓的情意,可现在在宁俊琦的眼里,那分明就是他的邪火。只是,她从潜意识里还是不希望让他就此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于是,宁俊琦收回了目光,没有再看楚天齐,而是转向黄敬祖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书记,不是需要给省领导报材料吗?我们是不是先挑当紧的事做?”

    宁俊琦的意思很明显,先让楚天齐和自己去准备材料,眼前的事推后再说。

    黄敬祖焉能听不明白,他冷哼了一声:“宁乡长,不要顾左右言其它,材料的事我自会安排人去做,不需要其他人费心了。做为一乡之长,手下竟然出了这样的事,你现在需要做的,应该是立刻向公安机关报警吧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宁俊琦听黄敬祖这么一说,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好啊!那你有物证吗?”一旁的楚天齐忽然接了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