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三百零六章 当归采挖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冯俊飞虽然和冯志国说自己在“说着玩”,也没有再说任何过激的言词。但其实在心里,他又一次说道:“处理品”,老子和你没完。

    从上中学时,冯俊飞就把“处理品”当成了一个“假想敌”。他认为只要有“处理品”的地方,就会给自己带来不痛快,以往发生的事情也证明了这一点。既使没有直接表现在自己的身上,也会表现在自己身边人或是“战友”的身上。

    去年,魏龙被“处理品”设计而降职降级,跟着就是温斌被“处理品”逼的远走他乡。就连自己的大伯冯志国,也因为受“处理品”事情的牵连,当众道歉,颜面尽失。今年,自己的小弟魏超群,又因为被“处理品”告发而被抓捕。

    虽然黄敬祖也一直在屡战,但几乎都是屡败,只是黄敬祖这家伙比较狡猾,总能审时度势、及时收手,有时也虚与委蛇,甚至不惜委屈求全。否则,恐怕已经遭“处理品”毒手了。

    在工作上找自己麻烦就罢了,在生活上“处理品”也让自己不痛快。好不容易赶上第一个“国庆黄金周”,自己和几个好朋友出去游玩,没想到竟然碰到了十年不见的初中同学——王猛。同学相见,自是和普通朋友不一样,虽然上学时有过不痛快,但已经过去了,二人自是“把酒言欢”。只是那个傻大个把“处理品”捧上了天,而把自己却贬的一文不值。也许他对自己只是戏虐之言,但拿自己和“处理品”做对比,本身就是对自己的蔑视,也不排除“处理品”在中间说了什么坏话。

    本来自己已经够郁闷了,更可气的是“处理品”又一次追到了医院,而且故意提起了王猛。这就是故意刺激自己,让自己生气,从而做出失去理智的事,“处理品”才好趁乱出坏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遂你的心,你越气我,我越不气。‘处理品’,我不会放过你的,有你没我,有我没你,咱俩的疙瘩已经结成死扣了。”冯俊飞咬着牙,暗骂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本来很不情愿去看望冯志国,无奈宁俊琦以“这是官场礼节”相劝告,他只得前往,到医院探望了冯志国。冯志国对于大家的探望,表示了诚挚的谢意,就是对楚天齐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情绪。

    在进入病房,与冯俊飞相见时,冯俊飞表现出了一种错愕,甚至是对立的情绪。在他大娘的及时提醒下,他倒没有难为楚天齐,反而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在高干病区休息区,冯俊飞和楚天齐更是难得的进行了互动,甚至给郝晓燕和高远造成了“二人关系融洽”的错觉。只是楚天齐和冯俊飞都明白,这只不过是一种“逢场作戏”罢了。

    在已经发生的一些对楚天齐不利的事情里,虽然没有冯俊飞直接参与的证据,但楚天齐明显感觉到里面有冯俊飞的影子。楚天齐知道,即使自己没有任何敌意并释放出善意,冯俊飞也不会和自己成为好朋友的,只要他少找自己的麻烦,就烧高香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本来是委屈求全才去看的冯志国,结果却被对方的侄儿认为自己在故意找茬,从而又给自己记上了“罪恶”一笔。这是楚天齐万万不会想到的,而且他也没有闲心去想这些,因为现在的这些日常工作还忙不过来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月中旬的时候,当归植株叶变黄。在何氏药业技术人员的指导下,药农割去了药材的地上部分。这样阳光就会晒到地面,能够促使根部成熟。

    经过一周多的等待,十月二十二日,正式采挖当归药材的根部。

    当归根部采挖很有讲究,不宜过早,也不宜过迟。过早采挖的话,根内的营养物质积累不足,根就不充实,质量差,产量也低。过迟的话,气温过低,根内的营养物质就会分解消耗很多,质量和产量都会下降。

    采挖当天,楚天齐早早就到了小营村,随他一起去的还有杨大庆和司机小孟。本来宁俊琦是要一起去的,谁知临时接到通知,省里一个老领导要经过青牛峪,需要书记和乡长出面接待一下,她只得留在了乡里。

    到了小营村村委会,冯强等几个村干部已经到了,紧跟着,何氏药业的技术人员也来了。大家吃过大米粥和花卷馒头后,就到了一户农民的地里。好几十个农民已经在地头等着了,这些农民中有这块地的主人,更多的则是村里其他的当归种植户。

    两位技术人员,从农民手里拿过来三齿铁叉和二齿镢头,提请大家注意后,开始做示范并讲解。通过技术人员的讲解和示范,农民开始自己操作。没一会儿,大家都掌握了基本要领,除了这块地的主人外,其他人都回自己地里去劳作了。

    看着农民大哥采挖的热火朝天,楚天齐也手痒难耐。就从男主人手里拿过三齿铁叉,开始亲自操作。他手持铁叉的木柄,把铁叉三股铁齿杵到地上,用右脚一踩铁叉横梁部分,铁叉深深的刺进了泥土里。然后手上稍微用力,大块的土块被翻到地上,土块碎了,当归根部露了出来。只是让人遗憾的是,当归的两根支根断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一次调整了一个开挖的位置,这次终于挖出了完整的当归。他有些小兴奋,急忙弯腰从地上拿起这根当归,抖去泥土。目测当归长有三十厘米左右,主根上端膨*大,直径有四厘米左右,其余部分直径也有二厘米,主根上面还有好多须根。他把当归放到近前闻了闻,有浓郁的香气,整个根部看上去呈黄棕色,油润润的。

    有了这次采挖的成功经验,楚天齐又连续采挖了几根,才罢手。然后随着村干部和技术人员,又去好多家地里看了采挖的情况。一天下来,楚天齐看了小营村等三个村子,天黑的时候才回到了乡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把一桶泡好的方便面“收拾”掉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楚天齐顺手擦了一下嘴,按下了手机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吗?”宁俊琦的声音传了出来,“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答了一声“好”,挂断电话,穿上外套衣服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乡长办公室,敲门得到允许后,楚天齐走了进去,径直坐到了宁俊琦对面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第一天还顺利吗?”宁俊琦问道。

    “非常顺利。技术人员先做了现场采挖讲解和示范,种植户按照技术要求进行采挖,再加上采挖工具也是按照要求定做的,所以采挖的当归都很完整。我还现场挖了好多根呢。”楚天齐兴奋的说道,“采挖后的当归,已经按照等级标准进行了分装和保存。一周后,何氏药业就会来收购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又问道:“效益怎么样?估计过吗?”

    “技术人员结合今天采挖情况,做了测算。保守估计,每亩地应该能产二百到二百五十公斤当归根,一等品和二等品大约各占百分之五十。”楚天齐回答,“加上八月份采摘的当归种子,扣除直接的生产支出,利润应该在百分之一百到百分之一百三十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太好了,也就是说每年至少百分之三十多的利润。”宁俊琦的声音透出明显的兴奋,“这是一个什么概念?你再说明白点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哈哈一笑:“你这个大乡长也不淡定了?就是说现在的收入相当于在同样的地块上种五到六年的粮食作物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怎么淡定?这不就是说,种当归一年的收入等于种粮食作物两年的收入?”宁俊琦激动的说:“还有,那么今年乡里的各项指标恐怕会被拉伸一大截吧?在去年和前年,这块收入可是零哟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看到大大的政绩已经摆在眼前了。”楚天齐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去你的。我有那么狭隘吗?当然了,给农民做好工作,顺便获得政绩也是顺理成章的嘛!小同志,你没有这样的想法吗?”宁俊琦毫不掩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,老同志。”楚天齐也按照她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当然也高兴,哪个当官的不想要政绩?只不过有的人是为了政绩而政绩,结果往往都是做一些劳民伤财的事。而楚天齐和宁俊琦等人,是首先考虑百姓的实际需要、乡里的工作大局,这些工作做好了,自然也就有工作成绩了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,你才老呢?”宁俊琦娇嗔道,然后又阴阳怪气的说,“你又要出名了,楚副乡长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出名的?宁大乡长。”楚天齐也用同样的口气说道,“这可是前任乡长引进的产业,我们只不过是继承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先是一楞,继而说道:“不要谦虚了,你的这份功劳是跑不了了。谁不知道,你刚到乡里的时候,这个药材种植就是一个烂摊子。是你找来了市农业局的钟科长,给农民做指导,进行病虫害防治和隐患排除。更是你引来了何氏药业,这才让农民既丰产又丰收。否则,农民如果自己到市场上销售的话,利润可能连现在的一半都达不到。”说到这里,她忽然莞尔一笑,“你当然也收获颇丰,轻轻松松就遇到了一个红颜知己小师妹,小师妹对你又是崇拜不已,你真是公事私事两不误呀!”

    听到宁俊琦最后说的调侃的话,楚天齐脸色微微一红,支吾道:“你……你都想的什么呀?”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的囧样,宁俊琦哈哈大笑起来,笑的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灵机一动,说道:“是呀,是公事私事两不误。小师妹打电话还问我,什么时候能吃我和某个美女的喜糖呢!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宁俊琦脸红了,她的脸一下子变成了红苹果,连脖子都微微的发热了。她知道,何佼佼把和自己耳语的话,告诉这个讨厌的家伙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