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二百六十九章 现场会的影响2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黄敬祖一抬头,透过窗户玻璃看到了蒋野的那张大脸,就没好气的说道:“门没锁”。

    蒋野径直走到了办公桌前面,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黄敬祖,这让黄敬祖大惑不解,同时也反感至极。

    黄敬祖训斥道:“老蒋,你这是怎么了?中邪了?”

    蒋野没有回答黄敬祖的问题,而是神情紧张的问道:“黄书记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黄敬祖不解的道:“老蒋,可是你来找的我,你怎么反倒问我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“黄书记,我是问胡三的事没有牵扯到你吧?”蒋野答道。

    听到蒋野的话,黄敬祖就是一惊: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和胡三的关系?还直接上门询问,又是什么意思?难道他想借胡三的事要挟自己不成?

    “蒋野同志,你要弄清自己身份,有你这么和领导说话的吗?我不认识什么胡三胡四的,更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。”黄敬祖厉声道,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听到黄敬祖质问,蒋野懵了,脸红脖子粗的辩解道:“书记,胡三不是你的小舅子吗?怎么,你不认识他吗?难道是他胡诌的?”

    蒋野的话,让黄敬祖明白了一件事:胡三与蒋野说了和自己的关系。但自己能承认吗?绝对不能。想到这里,黄敬祖“啪”的一拍桌子,手指颤抖的指着蒋野道:“蒋野,你,你气死我了。怎么非把那个混混和我往一块扯?你到底是何居心?你知道,诽谤罪是要获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我,我……”蒋野支支吾吾的,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观察着蒋野的神情,黄敬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,于是,手扶桌子“噌”的一下站了起来。瞪着对方道:“蒋野,我问你,是谁指使你来的?你来这里,就是为了来诽谤我吗?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就别想出这个屋子。我要控告你诽谤。”

    蒋野脸上布满了汗珠,带着哭腔道:“书记,没,没人指使我来,真的没人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手扶桌子,慢慢向下坐去,然后,忽的又站起,冷笑着道:“蒋野,你和那帮混混有勾搭,你就是他们的后台,对不对?”黄敬祖说着话,眼睛还一直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书记,我,我……”蒋野汗如雨下,身子摇晃,“扑通”一声,跌坐在地上,“书记,你要救救我,我是一时糊涂呀!”

    看着蒋野的熊样,黄敬祖知道,自己猜对了。于是缓缓坐到椅子上,威严的说道:“蒋野,你要老实交待,你收了他们多少好处?给他们提供了什么方便?要一字不差的交待。”

    蒋野趴伏在地上,抬起头,可怜巴巴的说道:“书记,我说了,你可要救救我呀!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你交待的彻底不彻底了,还要看你到底有救没救了。”黄敬祖冷漠的说着,然后命令道,“坐到椅子上,这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蒋野用手撑地,慢慢站起来,坐到椅子上,说道:“书记,事情是这样的,两周前的一个晚上,有一个人给我打来电话。对方自称姓胡,说是你的小舅子,找我有事情要谈。我一听既然是你的亲戚,就爽快的答应了,让他到办公室来,当时我正在办公室加班。这个人就是胡三,人称三哥。他来了以后,先是和我说了与你的关系,并且拿出他和您夫人的照片,用以证明。照片上,女的正是您夫人,男的就是胡三,看上去他们关系很亲密的样子,所以,我就相信了他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还有照片?在哪?”黄敬祖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胡三那儿,我看完又还给他了。”蒋野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?他妈*的,肯定是他伪造的,用电脑把两人照片拼在一起,引你上当。”黄敬祖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他就是这么让我信以为真的。”蒋野赶忙接话到。

    黄敬祖申斥道:“不要顺杆爬,给自己找理由,说的好像你挺在乎我这个领导似的。还不是他给你好处了,你才甘心情愿的为他们卖命?说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说重点。”蒋野连忙应称道,“胡三对我说,他们的中介公司准备参与乡里的蔬菜交易,让我帮忙运作一下。我说‘你既然和黄书记有这层关系,为什么不直接找黄书记呀’,他回答说‘你怕影响不好,不方便出面。’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王八蛋。”黄敬祖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听他这么回答,就又说‘我不分管这项工作,你找楚副乡长才正对’。他回答说他看不上姓楚的,就相中我了,还说也不需要我做什么,只是向我咨询一些信息就行了。我一想他说的这么简单,又有你这层关系,而且帮他做事,也就是替你分忧,自然就答应了。”蒋野罗哩罗嗦的讲着。

    黄敬祖生气的说道:“你说事就说事,干嘛非把我扯在里边?”

    “他当时确实是那么说的,我也是那么想的。”蒋野看似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没一句正经的。挑干的说,他是怎么许诺的?你给他做了什么?你又到底得到什么好处了?”黄敬祖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唉。他答应我事成之后必有重谢。”蒋野点头道,“从那天之后,他给我打过几次电话,无非就是问书记在不在乡里,多长时间回来。重点是问楚天齐行踪,也常问宁乡长在哪里。我当时还奇怪他为什么要问这些,他只说随便聊聊。我一想也没什么,就告诉他了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用手敲击着桌子说道:“说重点。你到底得什么好处了?”

    蒋野支支吾吾的道:“胡三昨天请我吃饭,还有一个王晓力在场。他给了我三千块钱,和我说‘事成之后,另有重谢’。他还,还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你什么?”黄敬祖诈乎道,“给你安排女人,让你尝鲜了吧?”

    蒋野大惊,急忙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想……想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黄敬祖本来想说“想也能想的出来”,话到嘴边,又临时改了口。然后冷笑道,“你的不法行为已经有人向我做了汇报,我现在让你说,只不过是给你机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蒋野惊的站了起来,说道:“书记,我都说,都说……”他又把刚才没有讲清楚的地方详细讲说了一遍,最后说道,“书记,你一定要救我呀!”

    黄敬祖听完蒋野的话,陷入了沉思。从蒋野的讲述中,可以知道,胡三是把自己摆出来了,而且也把蒋野拉下了水。他在权衡着,究竟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蔬菜市场出来,楚天齐和宁俊琦直接回到乡里,到了乡长办公室。泡上两桶方便面,二人开始谈论今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那么长时间才去现场?要是赵书记有个闪失,可怎么办?”宁俊琦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苦笑道:“我也不想那么慢呀!本来我是给小孟打电话,让他到现场来开车。等我打通后,小孟说他趁着这周休息,出门了,很晚才能回来,我只好说自己想办法。等我挂了电话,才意识到,我们的车并没毛病。但为了做的像,避免引起书记怀疑,我仍然把车弄到了修理点,说是汽车着不住。正好有些东西该换了,我就让人家给换了滤芯、机油什么的,又磨蹭了一会儿,才到了市场。正好就赶上了那个胡三要行凶、对书记动手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又问道:“对了,那个采购经理到市场,是不是你临时通知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昨天我和他在电话中说,让他四点左右到市场找我,当时我想着让他趁机在书记面前举报胡三等人的行为。谁知道胡三等人也跟去了。”楚天齐答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接过话头:“那还用说,肯定是胡三去逼要所谓的中介费了,他们上哪,胡三自然也就跟到哪了。当然,胡三肯定不会想到我们在市场。要不,他应该不会跟去的。”说到这里,她手抚胸口,说道,“你说今天真悬,这要是你再晚到一会儿的话,那我们就闯下大祸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想想也后怕。”楚天齐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胡三明明向赵书记挥起了拳头,怎么又放下了?正好让你赶到,扇了他耳光。你是不是拿什么打他了?我怎么没有看到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如果让你看到了,那还是高手吗?”说着,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颗榛子,继续说道,“当时我看事情紧急,不容多想,就拿这颗榛子打了他胳膊肘上的穴*道。主要是你提前不知道会有这个打到胡三,没有注意,如果你注意的话,肯定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回全乡人民都知道你会功夫,就连收菜商也知道楚副乡长是武林高手了。”宁俊琦嘻嘻道。

    “唉,你不要幸灾乐祸了。本来知道我会功夫的人少之又少,这下倒好,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。”楚天齐叹口气道,“这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,弄巧成拙呀!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