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二百六十一章 眼神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发现了宁俊琦的异样,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原来是刚刚躺着的父亲醒了。此时,楚玉良正用一种很特别的眼神看着宁俊琦。

    楚天齐很是不好意思,哪有一个大老男人盯着女孩这么看的?就急忙说道:“乡长,你别介意啊!我爸醒来后,经常盯着一个人老看,可能还是病闹的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当然明白楚天齐说的话,但她却不认为楚玉良的眼神有什么不妥,而且也不认为楚玉良神智不清。因为,那个眼神分明像是见到了久已不见的熟人,才会有的。

    宁俊琦紧走两步,来到炕沿边上,看着楚玉良,说道:“大叔,你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楚玉良忽然怔了一下,然后收回目光,闭上了眼睛,像是又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宁姑娘,他怎么能认得你?村里的好多人都认不全呢。”尤春梅在一旁说道,“坐,快坐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坐到了楚天齐刚刚坐过的椅子上,把手中装水果的食品袋放下。又把身后的背包拿了下来,从里面拿出来两个包装精美的扁盒,放到了圆桌上:“这是给大叔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来一看,全是外文,但不是英文。就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国外生产的一种补养品,专门用于修复脑部神经受损,正对大叔的症状。这两盒能吃一个月,正好是一个疗程,如果有一些效果的话,我再让人给往过带。”宁俊琦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得好多钱吧?”楚天齐脱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几个钱,再说也不花你的钱。”宁俊琦娇嗔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听了,只得“嘿嘿”一笑。

    “宁姑娘,中午吃什么饭呀?”尤春梅在旁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娘,什么都行,我不挑食的。”宁俊琦回答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尤春梅马上说道:“那这样吧,中午吃饺子,我去买肉,你们在家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大娘,不用……”宁俊琦刚准备客气,尤春梅已经出去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既来之,则安之。一切听我娘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就这个话题多说什么,而是问道:“大叔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比我上次回来的时候好多了,每次行走的时间又长了两、三分钟,而且手和脚都比上次又利索了一些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宁俊琦高兴的说着:“那太好了,那么,大叔现在每次都能走八、九分钟了吧?”说到这里,她又说道,“我上次跟你说的,给大叔找专门的机构恢复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先这样在家吧,按照现在这样的恢复速度,有个一、两年,应该也差不多了。”楚天齐回答。

    其实,宁俊琦说的找专门机构,楚天齐也考虑过,还专门打听过。像这类恢复治疗,费用都特别昂贵,不是他们这样的家庭能承受的起的。他知道,宁俊琦这是真心帮忙,而且她已经明确表示,费用的问题不用他管。但楚天齐想过后,还是觉得在家更好一些。虽然宁俊琦说了,不用自己出钱,可那样的话,宁俊琦就得出钱,或者欠别人的人情。自己也就会欠宁俊琦的人情。

    尽管宁俊琦没有对自己提任何条件,但楚天齐觉得宁俊琦已经帮自己很多了,人家和自己又不沾亲带故的,如果再欠下这么大的人情,确实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,就是多那瞎心眼,跟我还这么见外。”宁俊琦埋怨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略显尴尬的笑了笑,转移了话题:“乡长,你今天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寒舍了?”

    宁俊琦不满的回道:“少那么阴阳怪气的。你以为我是来看你的?我是来看大叔和大娘,你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官大脾气长。”楚天齐嘟囔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一笑:“不过嘛!有一件事,顺便告诉你。昨天下午,县委召开常委会的时候,有领导提议任命你为常务副乡长。”说到这里,她停顿了一下,才又说道:“但最终没有表决,因为有领导明确提出,你任职时间太短,不宜提拔太快。”

    听着短短的一句话,楚天齐的心情经历了一次强烈的波动,从高兴到紧张再到失落。他淡淡的回道:“哦,有这么回事?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听出了他话里的落寞之意,就调侃道:“说的好听,我看你是非常失望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话,选择了沉默,实际上就是承认了宁俊琦的说法。

    对于楚天齐来说,常务副乡长的职位,他不是没有想过,但念头只是一闪而过。他知道,人不能得寸进尺,虽然县里现在的安排,看似那个位置像是专门留给自己的,其实也不尽然。因为一日没有明确任命,那就还有变数。按照自己的资历,能被任命为现在的职位,已经是破例了,如果再成了“常务”,恐怕县领导也不好交待。所以,他觉得那事有些遥远,也就没有怎么上心,心情反而比较平静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事被提起,但最终却没成,这就让他的心湖不平静了。这就好比,把一吃香喷喷的烤鸭放到嘴边,让你闻了半天,等你要吃的时候,烤鸭却被拿走了,这种感觉确实不太好。

    人都是这样,当一件事没有被提起的时候,往往不去想它。一旦被提起,又没有实现的话,心情就会受到很大影响。

    楚天齐好几分钟没有说话,宁俊琦也不知该说什么了,屋里只能听到楚玉良发出的鼾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宁俊琦忽然问道:“我刚才听大娘和你说话的口气,好像你知道我要来似的。我可没告诉你我要来,其实我来这里也才是今天早上决定的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她提起这件事,就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,省的他老想常务副乡长的事。那样,他心里不痛快,让她也不痛快。

    果然,他听到她的问话,不但不那么严肃了,反而一下子露出了笑容。她以为是自己成功转移了话题的功劳,一会儿她就会知道是自己理解错了,那个家伙笑的另有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问这个事啊?我不能告诉你。”楚天齐憋着笑,说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不解的问道:“为什么?难道是什么机密的事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。”楚天齐卖起了关子,“主要是,有时候我说的本来是实话。可是,当我说出来的时候,你没准又说我是瞎编的了。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自以为是了?你现在还没说呢?就下这样的结论,我看是你太的自以为是了吧?”宁俊琦回击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说了。”楚天齐回道:“昨天我妈问我一件事,我给了一个答案,他今天见你来了,所以才说我说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。什么乱七八遭的?好好说。”宁俊琦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真说了。”楚天齐一本正经的说道,“我妈昨天问我‘你都老大不小的了,什么时候娶媳妇’。我为了应付她,就随口说道‘不着急,说不准明天儿媳妇就自己上门呢’。果然,你今天不是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胡说,肯定是你胡编的。”宁俊琦红着脸,照他的胳膊上打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看,刚才我就料到你会这样,不信?你问我妈?”楚天齐从椅子上跳起来,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要问我?”尤春梅在外屋接话道。原来,是尤春梅买肉回来了。

    宁俊琦的脸更红了,支吾道:“没,没什么,他有时候净拿话骗我。”

    尤春梅一听,看着儿子严肃的说道:“狗儿,可不能骗小宁姑娘,这可是打灯笼都难找的好女孩呀!”

    “妈,你说的对,多好的女孩呀。我向你保证,我刚才绝对没有骗她。要不我当着你的面,再说一遍?”楚天齐拍着胸脯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一听,急忙道:“不用了,不用了,我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儿子的滑稽样,再看着宁俊琦娇羞的样子,尤春梅会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馅弄好了,大家一起包了饺子。今天没有弄过多的菜,只弄了两个热菜:炒柴鸡蛋、炒豆角丝。两个凉菜:凉拌西红柿、黄瓜沾酱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最有意思的,还是看楚玉良吃饭。大家越是关注,楚玉良越是兴奋,像小孩一样,尽情的“表演”着。

    吃午饭的时候,宁俊琦说黄瓜有黄瓜味,尤春梅就去园子里摘了好多,放到食品袋里,让宁俊琦走的时候拿上。

    午饭后,楚玉良被送回西屋,躺到炕上去了。自从除夕醒来后,楚玉良的觉特别多,而且磕睡的特别快。只不过,有时候睡的时间却很短。

    宁俊琦留在东屋,和尤春梅拉了一会家常,就表示要走了。她叮嘱楚天齐这两天在家里好好陪着父亲。另外,让他再考虑一下带大叔到专门恢复疗养机构的事。楚天齐点点头,表示明白了。

    临出门前,宁俊琦又到了西屋,去看楚玉良。楚天齐和尤春梅跟在宁俊琦的后面,一同去了西屋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西屋,只见楚玉良平躺在炕上,眼睛闭着,看来还是没有醒来。宁俊琦看了看,轻轻的说道:“大叔,好好养伤,有时间我再来看你。”说完,就准备扭头向外走。

    这时,她忽然注意到,楚玉良已经睁开了眼睛,而且正定定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注意到了父亲的眼神,再次对宁俊琦道:“我爸就是这样,总是盯着人不放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没有回话,而是和楚玉良对视了一会儿,才移开了目光,向外走去。她一边走一边回头,她注意到,楚玉良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自己,而且他眼中有泪光闪动。这让她不禁自问:这到底是为什么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