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二百七十七章 尴尬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看向宁俊琦,宁俊琦也正一脸焦急的盯着他。楚天齐双手一摊,做了一个表示无奈的动作。看着他这种事不关己的样子,宁俊琦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外面敲门声停止了,宁俊琦松了一口气,轻走几步到了门口处去听动静。刚准备把耳朵贴到门上去听,敲门声再次响起。还传来了说话声:“乡长,乡长,起了吗?我是郝晓燕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脸色又是一变,紧皱眉头,四下张望。楚天齐仍然大马金刀的靠坐在椅子上,脸上满是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宁俊琦“蹬蹬蹬”紧走几步,来到楚天齐身旁,右手抓着他背心带子,左手一指里屋套间,示意他躲进去。她越是着急,他还越是来劲,坐在椅子上嘻皮笑脸的不挪地方。她实在气不过,把左手握成带尖状,狠狠捶在他的背上,又使劲在他的皮肤上转了个圈。他做了一个呲牙咧嘴的动作,才慢吞吞的站起身,一步三晃的向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宁俊琦调整了一个情绪,向办公室门口走去,边走边问:“郝姐,是你?就你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郝晓燕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就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来到门口,一边准备开门,一边向卧室方向张望了一下。让她吐血的是,那个讨厌的家伙正一脚门里,一脚门外的看着自己,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。她气的把双手握成了锥子状,向他挥舞,同时脸上也做着狰狞的表情。他这才做了一个鬼脸,走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宁俊琦手抚胸口,轻拍了几下,把手放到门把手上。又下意识的向卧室门看了一下,庆幸的是没看到那个家伙的身影,她这才把屋门拉开了一条缝隙,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只有郝晓燕一个人。

    看到门开了,郝晓燕上前一进身,从开着的缝隙挤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乡长,我刚才听到你到门口声音了,怎么现在才开门?”郝晓燕边走边说。

    宁俊琦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得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……你怎么还限制起乡长的行动起居了?”

    郝晓燕听到宁俊琦的话,稍微一楞,停下脚步,看着宁俊琦:“乡长,你好像太敏感了吧?”说到这里,又大惊小怪的说道,“你是不是生病了,怎么脸那么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有,身体好着呢!”宁俊琦应付道,快步坐到了办公桌后的椅子上,然后话题一转,“郝姐,这么早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下雨的事,民政局孙副局长天不亮就打来电话了。”郝晓燕边说,边在楚天齐刚坐过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她忽然像是被针扎着了一样,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嚷道,“怎么回事?椅子怎么这么热,就像刚被人坐过似的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脸红脖子粗的说道:“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我刚刚才坐过的,能不热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郝晓燕再次坐到椅子上,目光注视在椅子旁边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宁俊琦微微探起身子,伸长脖子,顺着郝晓燕的目光望去。她发现郝晓燕盯着的地方,正是楚天齐刚刚踩过的,上面有清晰的水渍脚印,脚印的四周还有泥巴。她不禁脸红心跳,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郝晓燕收回目光,眼睛在宁俊琦脸上逡巡着。

    “郝姐,你怎么了?”宁俊琦故意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“哦,没,没什么。”郝晓燕收回了目光,说道,“我刚才说到哪了?对了,民政局孙副局长打电话说,让我今天第一时间向他汇报受灾情况,我准备等雨停了,就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正想这事呢。看现在下雨的劲头,那几个山沟里的村子肯定受灾会很重。”宁俊琦看了一下桌子上的钟表,面色严竣的说道,“这样吧,一会我和书记通个气,今天多分几拨人下去看一下,一拨人恐怕看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直接回办公室了,等你通知。”郝晓燕说着,站起身,向门口走去。来到门口,她手抓门把手,说道,“对了,乡长,你一会儿联系一下小楚。我刚去敲他门,他的屋里没人。这么大的雨,农作物受损肯定严重。要去村里的话,他这个负责农业的副乡长怎么也得到呀!”

    宁俊琦迟疑了一下,点点头,“好,我联系他。”

    郝晓燕拉开门,走了出去。宁俊琦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儿,宁俊琦走到屋门口,轻轻打开屋门。她谨慎的探出头,四外看了一下,见走廊空空如也,这才缩回身子,关上屋门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。”宁俊琦边走向自己的椅子,边说。

    卧室门一开,楚天齐走了出来。他满面笑容,一看就不是那种好笑。楚天齐又坐到原来的那把椅子上,说道:“她走啦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宁俊琦没好气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。”楚天齐忽然叫了一声,从椅子上跳起来,嚷道,“怎么回事?椅子怎么这么热,就像刚被人坐过似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所说的和郝晓燕刚说过的一字不差,就连腔调也是一样,宁俊琦焉能听不出来。她顿时满面含羞,羞中带愤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都赖你,都赖你,我可说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说不清了?”楚天齐看似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急的顺口说道:“我的清白都被你玷污了,我,我恨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没那么夸张吧?”楚天齐睁大眼睛,惊讶的说道,然后“嘻嘻”一笑,“你放心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急道:“我,我都被你气昏头了。你,你,去死吧。”说着,抓起几本书,劈头盖脸的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椅子上跳起来,躲开了,仍旧“嘻嘻”的笑着。

    宁俊琦被他气不过,红着脸说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没个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你说的。”楚天齐申辩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。”宁俊琦黑着脸说道,“你赶紧回去,一会儿下乡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打立正,右手敬礼,说道:“好的,乡长小姐,属下遵命。”

    他的样子和口气像极了港片里的桥段,再配上他大裤头、背心的造型,滑稽至极。引得宁俊琦忍俊不禁,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宁俊琦止住笑声,说道:“严肃点,看看都有什么需要准备的,你罗列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天齐也一本正经的说道,说完,走出了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宁俊琦手抚胸口,长嘘了一口气。当手碰到光滑的肌肤,她才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的衣冠不整,不禁脸红到了耳朵根,急忙起身,向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?”宁俊琦收住脚步,略带惊慌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。”楚天齐的声音。

    宁俊琦咬着牙道:“你不回去,又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拿雨伞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:“哪有雨伞?”

    楚天齐:“办公桌桌脚那儿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紧走几步,来到办公桌旁,果然看到一把雨伞,躺在桌子角那儿。怪不得刚才郝晓燕盯着自己看个不停,原来不光是发现了脚印,还看到了这个“证据”。她弯腰拿起雨伞,快步走到门口,猛的拉开门,把雨伞扔了出去,说道:“给你,惹祸的东西。”不知道她是在骂楚天齐,还是在骂这把雨伞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想到,会被宁俊琦这样对待,苦笑着摇摇头,叹道:“女人心,海底针。”从地上捡起雨伞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撑起雨伞,正准备拐过走廊,冲进雨中。走廊另一面的一扇房门打开了,郝晓燕走出来,叫住了楚天齐:“小楚,着急忙慌的,这是去哪啊?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到声音,停下了脚步,对着郝晓燕道:“回办公室。”然后,他又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下乡?”

    “下乡?我跟你说过要下乡吗?”郝晓燕疑惑的问道,“你是不是听到我说话了?哎呀,你手里的雨伞我见过。”此时,她已经惊讶的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郝姐,不是你想的那样?”楚天齐急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不解释还好,他这一解释,把郝晓燕逗乐了,就调笑道:“小楚,到底哪样啊?怪不得我去敲你办公室门,半天没人应声呢,原来你们……啊,哈哈。”她说着的同时,还用两手的食指做了一个暧昧的动作。

    现在时间还早,走廊里没有其他人,否则,不知道会衍生出怎样的版本呢?

    看着郝晓燕八卦的神情,楚天齐明白她想到了什么,饶是他在宁俊琦面前时脸皮那么厚,面对着过来人说话的直接,也是尴尬不已。只能甘拜下风,溜之大吉。他身后是郝晓燕肆无忌惮的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俊琦回到卧室后,先把门从里边插上,然后就是到卫生间洗漱。虽然她在工作上雷厉风行,但洗脸却很费时,这大概是女孩的通病,也可能女人都是这样吧。先是洗面脸,接着是去角质层霜,然后是防晒、保湿类的油、粉轮番登场。大约半个小时后,她从卫生间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宁俊琦来到床边,褪掉睡衣睡裤,准备换白天穿的衣服。这时,她注意到在自己床*上,有一个坐过的痕迹,不用说一定是那个可恶的家伙留下的。而让她脸红心跳的是,紧挨着那个痕迹的地方,放着自己准备替换的内衣*裤,肯定是被那个家伙看到了。看着那个痕迹的地方,就感觉好像他正坐在那里一样,正看着自己身上的寸缕衣衫和雪白的皮肤,这让宁俊琦脸红心跳不止。

    她不再犹豫,快速褪掉身上的所有布料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进行“武装”。很快,那个魅力四射、性*感撩人的妙龄女孩,变成了严肃、庄重的女乡长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