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二百六十五章 明目张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叮铃铃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宁俊琦拿出手机,看了一眼,挂断了。

    赵中直对着宁俊琦说道:“小宁,外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铃铃”,手机再次响起,宁俊琦拿出手机,正要再次挂断。

    “接吧,万一有什么要紧事呢!”赵中直说道。

    宁俊琦尴尬的笑了笑,走到一边,接通了电话:“喂,您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中直推开门,向吵闹的人群走去,秘书刘大智紧紧跟在了后面。来到吵闹的人群外围,赵中直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这群人分为两大拨,其中一拔人较多,不下二十人左右。较多的这拨人都戴着圆镜片墨镜,留着很短的“青皮”发型,胳膊上纹着张牙舞爪的青龙图案。他们统一着装:白色圆领半袖、黑色短裤,半袖前面部分是大大的骷髅头图案。这些人都双臂环抱与胸前,二十多人围成了一个圈状。

    在众“青皮”围成的圈里面有三个男人,这三人都是穿着长裤、半袖。但他们的样貌、发型却不一样,服装样式、颜色也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留“青皮”的这伙人中,有一个人把正嚼着的口香糖吐了出来。正好吐到中间三人中,一个留着长头发的人身上。这人急忙从包里拿出纸巾,厌恶的清除掉了沾在身上的污垢。紧接着又有两块口香糖“飞”了过来,长发男人向旁边躲开了。谁知,这仅仅是开始,二十多个“青皮”都把口中的口香糖吐向了中间的三个男人,尽管三人一再躲避,但还是不免身上中了“糖弹”。

    三人大声叫着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。”众“青皮”答道,紧接着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长发男人愤怒的说道:“你们欺人太甚了,昨天说好的价钱,怎么今天又加了一百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他的问话,只有众“青皮”更加放肆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还按昨天说好的每车三百,行不行?”长发男人商量道,“要是你们同意的话,我再做做其他人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“公鸭嗓”声音传来,紧接着人群闪开,一个尖嘴猴腮的人走了进来。这人留着短发,最大的特点是长着一双“斗鸡眼”。

    来到圈里,围着三人转了一圈,“斗鸡眼”继续扯着“公鸭嗓”说道:“渤海佬,我发现你就是个刺头,别人都没提出什么意见,就你事多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,不是我事多,是我实在没法向公司交待。昨天晚上,公司领导又把我骂了一通,说我给你们送钱,就是败家子,还要撤了我的经理职务。”长发男人可怜兮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在这儿装可怜,我还不知道?公司都有专门的活动经费。而且像你们做采购的,光吃回扣的钱就海去了,吐出一点就当是为自己的贪腐行为赎罪吧。”“公鸭嗓”说道,“再说了,我们为你们创造了安定和谐的收购环境,适当收点中介费,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长发男人辩解道:“三哥,你不要给我们泼赃水。”说到这里,他的口气更加软化,“还按昨天说好的三百元一车,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不行,就不行。你怎么这么叽歪?*市的老李、渤海市的老杨、鲁东省的老武都把中介费交了,就你这么难缠,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呀?”“公鸭嗓”不烦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哥,老李、老杨、老武财大气粗,我怎能和他们比?”长发男子继续申辩和商量道,“实在不行的话,按三百二一车,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你*妈个*,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呢?”“公鸭嗓”瞪着斗鸡眼,怒声说道,“渤海佬,老子现在改变主意了,五百块一车。”

    长发男人急的脱口而出:“你这不是抢劫吗?”

    “放你*妈个屁。我看你是敬酒不吃,吃罚酒。”“公鸭嗓”骂着,扬起了右手,奔长发男人而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,人群外面响起了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“公鸭嗓”的巴掌就要扇到对方脸上了,猛然听到这“住手”二字,急忙把手收了回来,怒声道:“谁他妈多管闲事?”

    人群让开缺口,一个男人闪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公鸭嗓”向着说话之人,走了过来,绕着此人转了两圈。只见此人有四十来岁,留着短发,四方脸,宽脑门。他上身穿白半袖衬衫,下*身穿藏青色长裤,脚上是黑色皮鞋,一幅公家人的打扮。再看他旁边还跟着一个带眼镜的年青人,应该是他的跟班。

    这两人就是玉赤县委书记赵中直和秘书刘大智,但“公鸭嗓”以前一直在外地,所以,他并不认识这位县太爷。

    “公鸭嗓”转了转斗鸡眼,脸上堆满了笑容,客气的说道:“请问,您是领导?省领导还是市领导?”

    赵中直摇摇头,说道:“我问你,你现在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公鸭嗓”回答:“领导,我们是在收取中介费,现在他们已经欠我们好多了,我们公司连锅都揭不开了,这才来求他们给一点。”他说假话一点也不脸红。

    此时,宁俊琦已经快步走了过来,边走边喊:“赵书……”

    赵中直急忙扭回头,打断了她的话:“赵叔叔现在有点儿事,你先在后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听到赵中直的话,明白他不想暴露身份,就吐了一下舌头,站到了刘大智身边。

    赵中直把脸转向“公鸭嗓”,疑问道:“中介费?什么中介费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这些收菜商都是外地人,对当地的很多事情不熟悉,尤其是经常受到一些小混混的滋扰。我们公司呢,就是专门替他们沟通这些事情,为他们创造一个安定的交易环境。”“公鸭嗓”继续“表演”着。

    赵中直马上说道:“哦?那他们是自己找的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就算是吧。当然,中间有人牵线。现在是市场经济,我们也会主动上门联系。”“公鸭嗓”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“就只有这些服务吗?”赵中直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鸭嗓”大言不惭:“还有其它的服务,比如,比如和卖菜方牵线,协调地方政府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哦?还协调地方政府?那你都和谁协调了。”赵中直面带笑容,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鸭嗓”走近赵中直,神秘的说道:“我和宁乡长还有主管农业工作的楚副乡长关系比较熟,一般的事,他们都还能给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你和他们很熟吗?我也正想和他们接触接触,你能帮我介绍介绍吗?当然,不让你白帮忙。”赵中直低声说道,“我会给你意思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熟了,昨天晚上我们哥仨还在一起喝酒呢!”“公鸭嗓”吹嘘着,然后疑惑的问道:“你不是领导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吗?”赵中直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鸭嗓”向赵中直身后看了看,然后笑了笑:“像,也不像。”

    赵中直问道: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你的气质像领导,只是领导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带着女秘书,到处跑的。不过,别看当官的个个道貌岸然的,其实私下里也都是男盗女娼。”“公鸭嗓”是把宁俊琦当成赵中直的秘书了。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话非常不舒服,赵中直岔开了话题:“你们收取中介费,有相关部门的批复吗?收费标准有物价部门批准吗?你们和收菜商之间有合同吗?”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“公鸭嗓”“这”了好几声,才说道,“你什么意思?真拿自己当领导了?听你满嘴泛着醋味,八成也是晋北过来收菜的吧?”他听出赵中直的口音了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样?”赵中直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样?还能怎样?交中介费呗,每车六百。”“公鸭嗓”认为赵中直是晋北来的收菜商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要我交这么多?”赵中直急道,“他们不是交三百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们。因为你话太多,所以就得多交。”“公鸭嗓”给出了理由。

    赵中直压着火气,说道:“还能不能商量?有点太高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话很软,“公鸭嗓”“嘿嘿”一乐:“别人不能商量,但你能,就是不交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赵中直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公鸭嗓”继续道:“当然了,前提是你的女秘书得给我帮几天忙,把我侍候高兴了,什么都可以商量。”他边说,边把色咪*咪的眼神投向了宁俊琦。

    宁俊琦看到这个斗鸡眼的样子,恶心的直想呕吐,心里话:也不撒泡尿照照 ,自己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赵中直怒道:“放肆。你竟敢明目张胆收取保护费,就不怕政府的严厉打击吗?你出言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*的,真把自己当根葱了?给脸不要脸,我看你是活腻歪了。”“公鸭嗓”恼羞成怒,挥出了自己的拳头。

    刘大智和宁俊琦看到眼前的一幕,俱是大惊,慌忙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赵中直自恃县委书记身份,根本不会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,所以没有任何思想准备,一下子楞在那里。可是,“公鸭嗓”根本不就知道他的身份,完全把他当成了多管闲事的客商。

    “公鸭嗓”的拳头眼前就要触到对方的脸了,他忽然觉得肘部一阵发麻,胳膊不由自主的垂了下来。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个巴掌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叭”的一声脆想,“公鸭嗓”只觉得脸颊生疼,眼前金星直冒。恍惚中,眼前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人。同时,耳中传来两个字:找打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